楊英風_鳳凰來儀

華而不實—-談談楊英風

        楊英風是台灣重要的雕塑家之一,因楊氏生前長袖善舞,擅於行銷自己,其知名度無庸置疑,大概連小學生也知其名。楊英風作品的公開交易價格,截至為文日為止較高的一件是二OO七年十一月在香港Christie賣出的雕塑「鳳凰來儀 ()(並非下圖,但姿態與下圖相近) 220*140*180cm,版數10/10,約新台幣856萬元左右。「鳳凰來儀」系列,做了許多相近的姿態、許多不同的尺寸,而且版數不是唯一。複製十件、多種尺寸、多種相近姿態之一的作品賣了八百多萬,應該說並不便宜。

        「鳳凰來儀」(如下圖)算是楊英風的代表作品之一,平心而論,這一件做得不算太差,有一個高明工匠的水準,但如果要說這是大藝術家的代表作品,則遠遠不足。

楊英風_鳳凰來儀

楊英風   鳳凰來儀  有多種尺寸,此為104*125*70cm

        「鳳凰來儀」的主要問題在於:它沒有傳達出新的東西。楊英風自述「鳳凰來儀」的靈感來自於童年凝視離去的母親留下的紅色木框大鏡子,鏡框上木雕的鳳凰紋飾。楊英風以新穎的材質,重現了童年感人的記憶,造型優雅生動,是一個工匠的力作。但也僅僅是「重現」而已,幾乎就是紋飾直接搬下來立體化,運用了中華文化固有的、具有表現力的圖騰,卻沒有加入藝術家個人的理解。尤其楊英風是台灣現代雕塑的旗手之一,單純再現的工藝能力是不夠資格扛起現代雕塑的大旗的。

        為何我如此確定「鳳凰來儀」不過是取巧於固有文化圖騰?因為楊英風另外兩件代表性的動物雕塑,實在是荒腔走板,水準極低,遠不如「鳳凰來儀」。一為1969年為花蓮航空站所做的地景雕塑「大鵬」(如下圖)

楊英風_大鵬

楊英風  大鵬   

        這件堆成一團的醜怪物就是藝術家所理解的大鵬抽象本質麼?這是大鵬墜地而亡還是小時候無敵鐵金剛的原子光研究所?材質、造型、比例統統都不對勁,與周遭不和諧且突兀,作者的功力距離完整表達感情還很遙遠。老實說,如果擺著這團醜怪物,我就不會想去花蓮航空站。

        另外一件也差不多糟糕,1990年的地景雕塑「飛龍在天」(如下圖)

楊英風_飛龍在天

楊英風    飛龍在天

        我跟楊英風並沒有仇,但我認為,這一件如果命名為「死蛇在地」,在我心中會高分一點點。由這兩件作品可以看出,楊英風根本沒有能力駕馭他的主題。

        我懶得一一點評楊英風其他的作品,基本上楊英風抽象題目的其他作品,例如說昇華、孺慕之球、回到太初、東西門等,都沒有抓住事物的本質精神,缺乏作品的必然性,沒有什麼表達力。為莫名其妙的造型安一個莫名其妙的題目,讓你很難說他做錯,因為反正那塊東西要叫太初也可以,要叫陰陽也可以,要說是孺慕也可以,要說圓融,要說怨念也都可以,根本極度的不誠懇。

        抽象雕塑不是這樣混的,我會另外寫幾篇文章談談我心中世界雕塑之最高,Brancusi的作品,以及一些其他國際大師的手筆,何謂好的雕塑,兩相比較,讀者朋友就會看得很清楚。

        最後談一件我心裡疑惑的作品,楊英風1963年的「蓮」(如下圖)

楊英風_蓮

楊英風  1963

        我懷疑這一件作品抄襲自美國雕塑家Hilda Morris,可惜楊氏已經不在,無法當面詢問他。

        Hilda Morris1954年以Early Voyagers (如下圖) 展開了一系列「似籠形線條結構」的探索 (cagelike structure),到最後代表作「時間之環」(Ring of Time) 總結集其大成,一生的作品有前有後、有根有背有血脈關係。如果把楊英風全集拿起來跟Hilda Morris全集一比對,則楊英風那件「蓮」,就好像從Hilda Morris畫冊裡偷過去,然後再設法安上一個中國風的名字。「蓮」在楊英風整個作品脈絡裡,也有天外飛來一筆的味道。以楊英風經常出國旅行,四處社交,他看到Hilda Morris作品的機會是很大的。據此,我合理地懷疑抄襲,當然,僅僅是懷疑而已,不排除有萬分之一巧合的可能。讀者可自行購買兩者的全集做比對,我所引的這件Early Voyagers是探索的起點,最直接的證據在Hilda Morris的畫冊裡。

Hilda Morris_Early Voyagers#2
Hilda Morris  Early Voyagers 1954

        社交的功能是在世時有許多達官貴人支持,享盡榮華富貴。一旦過世,要靠作品本身說話。跨越世代,利害關係淡了,藝術真正的價值就會出來。Van Gogh的作品持續震撼每一代的心靈,但有些東西就是三、四十年就會消亡。楊英風做為一位台灣現代雕塑的先驅,不能說是全無價值,如果用九品官人ABC三級來評斷藝術家,我將楊英風評為第六等B-

12 thoughts on “華而不實—-談談楊英風

  1. lin

    "楊英風確為新北市永和區第一, 有紀念館為證"

    看到這句話,我笑了

    [版主回覆12/08/2011 16:54:23]我也笑了, 這位 "堂主" 是很幽默的, 我本來還想問問 "為何紀念館即可證為永和第一"?

  2. 堂主

    同意評等 !
    但楊英風確為新北市永和區第一, 有紀念館為證.
    [版主回覆12/07/2011 23:17:13]如果是永和區,那大概對吧…….我對地方美術沒那麼熟悉,我們討論的規模是全球級的………

  3. 虛懷

    除非李遠哲的父親和兒子是學化學  ,但據我所知楊英風的長子是美術館館長,所學也是這方面,早年常跟隨在楊英風身邊,有空可以去拜訪拜訪~很希望能看到你的新文章,因為你是個有想法的人,很不錯唷

     

    [版主回覆10/10/2011 23:50:32]呵呵,有趣,"除非李遠哲的父親和兒子是學化學",您這句話還要加一個條件,"而且也得諾貝爾獎"。

    小弟也學過化學,不過我的化學和李遠哲的化學,當然是有一段不小的距離。學化學的,不全然是化學家。

  4. 虛懷

    感謝你這麼犀利的批判,想必你是一位很有想法的藝術家,才會這麼激憤囉!真想看看你的美作呢!雖然楊英風已逝,無法為你解答他當初創作的意涵,甚至是否抄襲?你可以問他的長子,就可了解,他的長子一定很樂意為你解答~也感謝你這麼用心寫這篇文章跟大家分享~

     

    [版主回覆10/10/2011 23:07:08]藝術創作是相當個人的事,多數藝術家的至親並不十分理解藝術家本人。例如如果有化學問題要請教李遠哲先生,應該不會想問他父親或他兒子吧?

    小弟沒有從事繪畫雕塑,謝謝。

  5. 彤影

    不懂
    嘴巴就放乾淨一點
    [版主回覆05/29/2011 21:59:45]請指出我那裡說錯了?

    藝術評論和潑婦罵街是不一樣的喔。

  6. ynn

    對楊英風聽得多了. 其實不甚了了.

    讀你這篇評論, 趣味十足. 也讓我對雕塑的認識多一點,

    以 "蓮" 和 Morris 的那個造型相比, 雖類似, 但是M的造型確實明確清朗得多.

    看你文章是一大享受.

    ynn

    [版主回覆08/22/2010 13:17:26]多謝鼓勵!

    是啊,而且Hilda Morris 的是原創,是一系列脈絡的中心思想表達,等級不一樣呢。

  7. Ally

    哈!哈!你說出我一直以來的疑慮.

    不過,我認為他對台灣藝壇還是有其關鍵性的地位.

    [版主回覆04/18/2010 21:42:14]只要我們一起努力,假藝術將無所遁形。

    國王的新衣的地位?台灣藝術史是華人藝術史裡的一支,華人藝術史是世界藝術史裡的一支,往後將盡量從世界藝術史的眼光來看事情。

  8. doglover

    您這篇楊英風實在是太犀利,令我回味再三,一讀再讀,請問是否能更新快一點?
    [版主回覆03/14/2008 19:07:53]

    謝謝您的鼓勵。

    因筆者忙碌,下周一更新後,可能會固定於每周日更新一篇,一周一篇比較適量。

  9. 寶通行

    國內好的藝評實在不多,多數是拿了畫商或藝術家的好處然後為文歌頌,很少說真話,所以很多畫冊前面的引言或報章的展覽評介總是讓人看不下去,期待藝術圈能有更多"他方的他方",少一些投機性的收藏客,這樣藝術家的創作環境會更健康!

    [版主回覆03/07/2008 10:05:18]

    感謝寶通行的期許,小弟盡力就是。

    歡迎各位行家交流意見、批評指教,謝謝。

  10. Dear shyang

    呼應作者的一句話,身為藝術領域的小學生程度的我,確實也知道楊英風這個名字

    不過,會不會罵的太兇的點?對於一位名人評給第六等?那台灣有前五等的人嗎?不過看起來罵的也蠻有道理的。尤其是那隻大鵬,我的舊家就在大鵬路,小時對金翅大鵬鳥、甚至與麻雀、與岳飛、與李世民的弟弟、與許許多多神話故事都相當注意。我也感受不到有任何「大鵬」的氣息,或許,只有「大」勉強有關吧。但我不會因為一件作品不去機場的。我倒是會因為不信任機場而不去坐飛機,特別是台灣有名危險的台東機場。
    [版主回覆03/05/2008 07:09:16]

    太激憤了麼?那下一篇來談個真正的好東西好了。一個世代裡真正的藝術家本就屈指可數,我希望能像小李飛刀的兵器譜般,列出真正的高手。

    原則上希望3到5天更新一篇,如果忙碌可能會更新的慢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