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08

丁雄泉_do you like red roses

今宵酒醒何處?—-談談丁雄泉

                                                                                       ( 2008/7/2 中時嚴選好文 )

                                                                                          ( 2010/6 典藏投資 No.32 )

        丁雄泉 (1929-),別號「採花大盜」,據聞是華人藝術家中唯一承認自己熱愛嫖妓的藝術家〈筆者印象中還有其他華人藝術家宣稱自己熱愛嫖妓,但那些華人藝術家有些不是從事繪畫雕塑,有些等級不夠〉。丁雄泉一生忠於自我的感受,率真豪邁,熱愛女體,研究女體,也取得了相當的成就。丁雄泉的作品「哥雅的情人」(如下圖),二OO六年十二月在台北羅芙奧以台幣1141萬元拍出,是目前丁雄泉畫作的最高價。

丁雄泉_哥雅的情人

丁雄泉  哥雅的情人 127*178 cm  1977

     丁雄泉最知名的代表作品,就是這批油畫或壓克力的美女圖,如下圖「你喜歡紅玫瑰嗎?」丁雄泉的畫面,色彩斑斕,極具動感,以歡愉的情色畫面表現妓女精神上的哀傷,是一位獨樹一格的大家。

有論者謂丁雄泉的作品來自荷蘭畫家Kees van Dongen (1877-1968) (如下第二圖「肖像」),為此筆者特地研究了Kees van Dongen的畫冊。

Dongen以重點部位的色塊,搭配少量的勾邊,簡單幾筆抓住了優雅仕女的神采。丁雄泉確有若干筆觸 (例如眼睛) 和對色塊的處理,與Dongen有相似之處,但是不能說這樣子是抄襲。西方美術史如此浩瀚,任何人隨便畫一筆,大概都能被指出那一位大師用過這一筆。必須是「表現方式」與「精神」或者「中心思想」都一致,才叫做抄襲。丁雄泉的「歡愉」和「肢體情色感」,再從「歡愉」走到「哀傷」,都是Dongen所沒有的。有論者謂丁雄泉的藝術是「歡愉的藝術」,筆者以為「哀傷」才是真正的核心,類似「狂歌當哭」的心情。

  如果說丁雄泉抄襲Dongen,那等於是說丁雄泉的妓女內在精神本質,和Dongen優雅仕女的內在精神本質是一樣的囉?請女性讀者幫我駁掉此一劣說吧。
丁雄泉_do you like red roses

丁雄泉  你喜歡紅玫瑰嗎?  1983

     嚴格來看,筆者認為丁雄泉其實是Kees van Dongen揉合Jackson Pollock (1912-1956)的滴彩潑灑,然後再放輕鬆一點、情色一點。這麼多的揉合、修正,加上「輕鬆」與「情色」都是發自丁雄泉個人的生命,也就是說「中心思想」是丁雄泉本人內在發出來的。A+B加上自有的中心思想,產生了大於A+B的效果,這不是簡單的堆疊,筆者認為這已經完全跟抄襲無關。
Dongen_portrait

Kees van Dongen  Portrait

 再看看丁雄泉的水彩作品,如下圖「鸚鵡」。以相接近的色彩飽和度和粉紅色的色調變化,組合出韻律感十足、生動活潑的作品。丁雄泉告訴我們,就算不用Pollock的滴彩潑灑,他還是能畫出有趣的作品。

觀賞丁雄泉的作品,總令我想起柳永「雨霖鈴」後半闕:「多情自古傷離別,更那堪,冷落清秋節。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此去經年,應是良辰好景虛設。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

  丁雄泉待友豪邁,揮金如土,酷嗜女人,人格與作品一體,是一位完整的藝術家。
丁雄泉_circa

丁雄泉  鸚鵡 (水彩) 1981

  除了千種風情的女人和鸚鵡,丁雄泉還有對抽象的探索,如下圖「愛」。乍看以為是抽象作品,仔細一看是具象的口交畫面,實在令人拍案叫絕。這張外似具象實則抽象的妙品,色塊分布的平衡感極佳,三對角斜線四大塊的穩定構圖,韻律出一個非常有趣的情色畫面。丁雄泉又告訴我們,他絕對比Dongen懂得妓女。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丁雄泉  1968

筆者找不出丁雄泉抄襲西方大師的痕跡。在華人藝術界,只要沒有抄襲,有自己獨立成熟的語言,就已經是很難得的佳作了。若勉強要說丁雄泉的缺點,可能就是圖像雷同性太高,內涵稍微單薄了一點。一生只研究女體一件事,以女體為中心思想?但筆者完全相信,這正是丁雄泉忠於自我,誠懇的表現。筆者滿懷喜悅地將丁雄泉列為第二等A的評價。丁雄泉雖不是震爍古今的宗師手筆,但絕對是一方之雄。丁雄泉的例子說明了,一位藝術家只要誠懇,不抄襲,不論所思所見為何,必定能走出一條康莊大道。

  為文時「採花大盜」丁雄泉病況正篤,據聞已經無法作畫 (2007年台灣有一家拍賣場,竟放丁雄泉去世的假消息來炒作丁雄泉畫價,這家台灣拍場之不疼惜藝術家,可以想像)。「採花大盜」在世之時藝術生命如此精彩,此生應該可以無憾,您千秋萬世之後,魂魄也會是鬼界的豪傑吧。

李真_大士

Botero來台灣了嗎?—-談談李真

                                                                                           ( 2008/4/29 中時嚴選好文 )

        Fernando Botero (1932~),南美洲哥倫比亞重要的畫家、雕塑家,是全世界探索「肥胖」最有名的藝術家,他的作品幾乎都圍繞在「肥胖」這個主題上,帶有強烈的社會批判和教化社會的意圖 (如下圖,Botero的「蒙娜麗莎像」,如第二圖,Botero的雕塑「坐姿女人」)。Botero對自己的作品有過解釋:「一位藝術家會無法解釋地被某種形式所吸引,藝術家直覺地採用了某一個姿勢,之後才嘗試地給出理由。」僅憑兩圖,讀者可能沒辦法感受到Botero教化社會的意圖,欲多瞭解Botero,可購買他的畫冊研究。

        為什麼談李真要先談Botero呢?因為兩者有太高的相似性,基本上是Botero遊台灣,拿掉社會批判和教化意圖。

Botero_Mona Lisa

Fernando Botero  Mona Lisa

        Botero的肥胖圖騰,係源自南美洲體態的普遍印象,觀諸重要的南美洲畫家Frida Kahlo、Diego Rivera、Candido Portinari筆下均出現不少豐腴之人,足見肥胖的形象是普遍存在南美洲畫家的意識之中。Botero自己解釋,當他把東西予以膨脹時,可以讓他進入充滿民間意象的潛意識世界,圓胖的造形,與歡悅有不可分的關係。

Botero_sculpture

Fernando Botero  Femme Assise

        Botero使用存在於現代南美洲意識之中的圓胖造形來表現歡悅,將人體以及萬物都予以充氣式地過胖,形成了一種成人卡通式的肉感歡悅,在強烈逸樂傾向的南美洲文化氛圍下,幾乎是一種歷史的必然。什麼東西是從生命裡發出來的?什麼東西是外部的添附?在這裡又得到一次驗證。李真使用肥胖的意象,表現的也是歡悅,Botero的歡悅跳進中華傳統文化的觀音裡,搖身一變為宗教上的喜悅。宗教上的喜悅如果不是來自悟道,一不小心就成了「歡喜佛」。

        李真複製八件的銅雕「大士」(如下圖),二OO七年十二月在台北Ravenel以台幣590萬元拍出,同場複製八件的銅雕「飛行樂士」以台幣613萬元拍出。李真活動甚勤,上國際拍場,參加國外的展覽不一而足。Botero還在世,且已被全球肯定為目前在世最重要的南美洲藝術家之一。西方論者謂「華人當代藝術不過是西方藝術的衍生物 (derivatives)」,誠非無據。

李真_大士

李真  大士 140*80*152 cm

        有論者幫李真辯護:「中國唐代的陶俑在形制上就已經趨向於肥胖身裁的結構,而李真在詮釋仿如吹氣般的人物塑造上,講究的絕非是Botero極端感官式的外在形體,反倒是一種生命能量囤聚所展現的豐沛,我覺得那是生命最圓融的一份心理情境追求。」

        這一段話並不能為李真脫罪,誠然Botero是比較肉感,但李真不過是把Botero灌進中華觀音的身體,肉感減少是中華文化對南美洲Botero所做的自然修正,並不是李真有何「生命能量」。Botero的「過胖」,不是只有在人體,而是灌注到萬物之中,李真同樣地把所有事物皆以「過胖」表現,這並非唐代陶俑所能解釋。李真用和Botero同樣的手法 (「萬物皆過胖」) 來表現和Botero一樣的目的 (「歡悅」),唐朝的「豐腴」 (如下圖,唐三彩,仕女) 並沒有「過胖」,和Botero、李真充氣式的過胖並不相同。

唐三彩_仕女

唐三彩  仕女

        再從李真的創作經歷來看,李真從早期的佛雕工藝製作轉入藝術創作,算是從工匠企圖走入藝術家表現自己的領域。一旦要表現自己,才發現自己並不存在。如果李真是從傳統佛雕中發展出「過胖」的表現手法,就很難解釋何以山、雲等事物也都是Botero式的充氣胖。

        李真的尷尬在於,如果不把萬物都「充氣胖」,表達的意念將不完整,如果把萬物都「充氣胖」,參考Botero就非常明確。再就法律上的實質要件「接觸可能性」而言,基本上可以假設雕塑家看過所有業餘藏家看過的東西。做為一個雕塑家,如果李真說他沒看過Botero,那未免太不用功。

        有位友人看到李真的作品,說道「這是………Dodoro嘛」,我當場笑了出來。友人想說Botero,一時拼音拼不出英文,說成了宮崎駿的胖龍貓DodoroDodoro正好是會飛的胖胖龍貓,李真也有一件「飛行樂土」胖胖的飛行動物,友人口誤卻也有巧合之處。

        下圖這件佛緣作品「三生石」,能更清楚地觀察李真的創作:

李真_三生石
李真   三生石

        這是Brancusi的「吻」被抓過來加個底座,來個中國風的命名「三生石」,羅密歐與茱麗葉抓過來當梁山泊與祝英台?Brancusi的「吻」是探索「吻」的本質,什麼是「親密」?什麼是人類最大程度的結合?李真這件作品,兩人側頭不敢直視對方,搞了個「貌合神離」,欲取中華文化「三生石」李源與圓澤後世相認的佛緣故事。異性的吻改成同性的前世今生相認故事,把頭轉過去把身體變黑白兩色 (黑白兩色就是前世今生了嗎?),西方的經典抓過來,想想看東方的經典有什麼可以套用,做點適當的修改,創作如果搞成這樣,未免太簡單了吧?劉其偉同樣畫過Brancusi的「吻」,劉其偉很老實地將畫作取名為「向Brancusi致敬」,筆者建議李真將這件作品改名為「向Brancusi致敬」。

        如果李真說他沒有看過Brancusi,這跟讀物理的人說他沒有讀過愛因斯坦,然後獨立發展出相對論一樣 (真的有讀物理的人不知道愛因斯坦麼?),令人不知怎麼說才好。如果李真也沒看過Brancusi,獨立做出「三生石」,那水準不算差?就讓我們拭目以待李真的下一批作品。

        藝術不是可以選擇的職業,某種程度來說藝術家是一種「天選者」。套句墨西哥畫家Diego Rivera的話「是真的畫家,他就會畫到死為止,外在的讚美跟報酬都不重要」。觀諸筆者心中第一流的藝術家也確實是如此。「假、大、空、偽、惡、劣」的藝術工作者都應該思考從事其他工作。筆者有許多朋友是上班族,他們在工作崗位上努力奮鬥,朝九晚五甚至朝九晚九。他們心懷誠懇,景仰藝術。我絕不能讓三流作品來交換這些朋友的年薪。三流藝術家吃香喝辣意味著一流藝術家要受苦挨餓。我壓抑內心的憤怒,給所有藝術家一個忠告:「誠懇一點,不然離開創作!」

吳冠中_雙燕

冠絕天下—-談談吳冠中

                                                      (本文「雙燕」照片引自www.shuhua365.com)

        吳冠中,西元1919年生於中國江蘇宜興,是中國現存最重要的藝術家之一。近幾年來吳冠中的畫價屢創新高,為文時的最高紀錄是「交河故城」(如下圖)於二OO七年五月在北京保利以約當於新台幣17948萬拍出。冠中老人一生獻身藝術,有「要藝術不要命」之說。晚年終獲藏家肯定,可謂名實相符,實至而名歸了。

吳冠中_交河故城

吳冠中  交河故城  1981  102*106cm (國畫)

        近代中華藝術的主要問題之一,就是國畫與西畫如何調和的問題。一派是固守國畫傳統,一派是國畫西畫尋求融合,一派全盤西化。在尋求融合派中還有誰是「體」誰是「用」的問題。筆者不懂國畫,雖然筆者其實看過150本以上國畫畫冊,但還是沒有能力評論固守國畫派,目前正在下功夫學習,希望未來可以談談國畫。

        幸好吳冠中屬於「融合派」,多數融合派的大師使用西方的媒材或技法,但因他們的中華文化素養深厚,不知不覺在筆下就流露出傳統中華文化的內蘊,這些作品往往是當代藝術的頂尖之作,區別「傳統派」、「融合派」其實沒有太大的意義。品味吳冠中的作品,不需要拘於形式。吳冠中早已超越了西畫、國畫、具象、抽象之分,可以以觀賞者個人中華文化的素養加上西畫鑑賞的素養去理解吳冠中的精神。這一點在筆者讀到吳冠中的畫論「筆墨等於零」時,終於豁然開朗,在該文中吳冠中認為美術要以整體來欣賞,孤立的筆墨價值等於零。吳冠中此論引起很大的爭議,但筆者完全同意吳冠中此論,在讀到此文之前筆者一直是秉持此一信念。

        西方的藝評大師Herbert Read (1893-1968)認為,藝術鑑賞是一種直覺,取決於一瞬之間,作品在一瞬之間便已經告訴你全部的事情。拿放大鏡分析鑑賞是沒有直覺的人的行為,或者是有直覺的人在反覆享受當初那一瞬的直覺。分析是對美感最大的破壞,等我們把高潮分析清楚早就沒有高潮了。友人責怪我,我的BLOG罵人的太多,誇人的太少。其實是筆者面對偉大的作品無話可說,無須多言。如果要談它是如何地好,就落入了下乘。有人問Picasso的畫如何精妙?Picasso回答,早晨起床,聽見鳥鳴很美,你會問為何很美嗎?美在一瞬間直擊心中,不需要第二句話。面對陳庭詩常玉如是,面對吳冠中亦如是。

吳冠中_雙燕

吳冠中  雙燕  1981  70*140cm (國畫)

        上方的電腦圖「雙燕」,左右兩邊是拼接的,畫面變得混濁而不自然。欲體會接近原作的精妙,請另尋套色精準的畫冊。

        要欣賞吳冠中,便不得不提清朝的大畫家石濤 (1641-1718)。吳冠中致力於研究「石濤畫語錄」,闡釋評析了石濤的思想:「石濤,是一位十分重視自己的感受,並竭力主張畫法是依據每次不同的感受創造出來的。」這種「法無定相,氣概成章」的深刻理解,是極具現代藝術意義的。即使到了三百年後的今天,很多所謂當代的藝術家都還沒有弄清楚這一點。

        「雙燕」以國畫的留白和描邊技法,去掉所有不必要的枝節,呼應了西方抽象幾何的美感。造型極端簡潔,有力地表達出吳冠中對土地的深刻觀察和拳拳眷戀。什麼叫愛鄉土?什麼叫愛台灣 (或吳冠中的中國)?不需要把空洞的口號喊得震天價響,大藝術家默默地以作品傳達了真摯的愛。

        筆者竊以為「雙燕」如果用油畫來畫,會取得更高的成就,不過這已屬求全之毀,讀者參考參考就好。

吳冠中_鸚鵡天堂

吳冠中  鸚鵡天堂 1988 (國畫)

        到了「鸚鵡天堂」,中國水墨的線條得到更自由的發揮。這幅畫的構圖應該是參考Jackson Pollock (1912-1956) 1948年的「夏天,19489號作品A(如下圖)

Pollock_Summertime_48

Jackson Pollock  夏天,19489號作品A

        這是區別創造與抄襲的好例子,也就是筆者一再提及的,什麼是發自藝術家內在的生命?什麼是外部的添附?吳冠中的作品是發自內在的生命。

        吳冠中的「交河故城」、「鸚鵡天堂」和下圖的「春風桃柳」,都同樣地運用了Pollock滴彩潑灑技法,但吳冠中的線條和精神很明顯都是中華文化的,與Pollock美國式的狂暴激情截然不同。一個藝術家站在歷史裡的某一點,他就包含了所有的過去,包含了中華文化與歐美文化 (如果有接觸),他的創作是他全部的素養與人格的總體現。吳冠中已經完全找到了自己,過程中有學習任何大師不是一個問題,在我眼中只看到良好承接中華文化傳統的冠中老人,再也沒有Pollock的影子。

        「鸚鵡天堂」整個畫面呈現出自然歡快的氣氛、天真、無與倫比的想像力,是一位天才的誠懇、努力之作。藝術的三大要件:誠懇、天才、努力,在冠中老人身上全部齊備。

吳冠中_春風桃柳
吳冠中  春風桃柳 1999  45*48cm (國畫)

        本文格於篇幅,只引了吳冠中四張圖,其中三張是「Pollock型態」,一張是「雙燕型態」,沒能談到冠中老人的油畫和水彩,尚未能全論冠中之妙。電腦圖距離原作也太遙遠,盼望有興趣的讀者進一步研究。

        據聞冠中老人以九十高齡,仍創作不倦,欲將全部的生命化為藝術。真正的大藝術家就是如此,中華有吳冠中,就有了不成為三流民族的希望。

2011.9.16 增補

吳冠中先生,已於2010年六月去世,華人四天王,台灣陳庭詩、海外常玉、朱德群、中國吳冠中,僅餘朱德群一人在世。

「藝術品交易管理法」立法勢在必行

 

(本文寫於OO七年十二月,為筆者二OO七秋拍總觀察)

( 2008/4/10 中時嚴選好文 )

        二OO七年十二月的藝術品拍賣市場,在拍賣業者持續激增,拍賣紀錄頻創新高下熱熱鬧鬧地收場。以前門可羅雀的畫廊,現在萬頭鑽動,乍看以為是個菜市場。廣電與平面媒體也不斷討論藝術品做為股票、房地產之外第三種資產的可能。在這喧嘩的榮景之下,台灣藝術家的春天果真來到了麼?多數嚴肅意義的收藏家會給你搖頭的答案。虛假混亂的哄抬價格,偽作、劣作充斥於市場,人民平均鑑賞力的不足,都使得華人藝術品市場的榮景,僅僅是表現華人驚人的經濟實力成長,並不具有美術史的意義。

 

        藝術品的收藏植基於對藝術品的愛,如果要把藝術市場當成股市,買進是為了尋找下一手買家,那麼當有一天華人經濟回檔時,多數劣質的藝術品便會迅速崩盤。西方對藝術的愛,並不僅僅表現在畫作的高價,西方重要的作家、畫家、導演、舞蹈家、音樂家乃至小劇場,都得到很大的敬重,台灣其他領域卻幾乎都陷入飢餓邊緣,這說明台灣或華人的當代藝術熱,根本是個炒股票的假象。大家心裡做著要跟國際四十億、五十億比價的美夢,卻沒有能力分析華人藝術跟Mark Rothko的水準,相距有多麼遙遠。短期可以炒炒股票,長期在未來的全球交流,同台較勁之下,誰是真金誰是垃圾,歷史必會定價。

 

        要導正目前台灣市場亂象,治本的做法當然是美學教育,從提升全民鑑賞力做起,但此非二、三十年不為功,治標的短期辦法便是「藝術品交易管理法」的立法,此一法律應規範下列問題:

 

        一、拍賣法明定拍賣規則,消彌內線交易、關係人交易:拍賣場要取悅VIP無可厚非,但須明文佣金標準,給予大交易額者明定的大折扣,不可私下再亂給折扣,所有公告的交易均須執行,政府據公告價額向拍賣場課稅。拍場本身不可進場喊價,是流拍就公布流拍,哄抬價格不是不可以,但要支付佣金,不可以做免成本的哄抬價格。藉由稅制和強制執行的設計讓交易價格透明化,讓收藏家可以信賴拍賣價格。

 

        二、贓物問題:由政府成立一贓物公告網,讓所有失竊的藝術品公告登記,使其無法公開交易,失去流動性,大大降低偷竊的誘因,也可便於追贓。此一做法在國外早已施行,頗有成效。過往的贓物是否可以申報?如何防止亂申報,需要立法時精密設計。

 

        三、偽作問題與鑑定師、鑑價師:拍賣品需註明來源,由政府認證的鑑定師、鑑價師來做鑑定鑑價工作,發現偽作即訴追、法辦、公告。

 

        四、活絡第三市場:設計一個公開交易平台,讓第一市場畫廊和第二市場拍賣場以外的藝術品,長年性地在公開規則下公開流動和交易,藝術品想正式成為資產,流動性是第一要件,可以類似股市公開上市公司般天天公告公開交易行情。

 

        五、拍賣師專業資格:拍賣師應當具有一定的美術史觀,應由國家舉辦考試選拔,不應僅由學位認證,打瞌睡混來的學位多得很。因為拍賣場具有篩選作品訂價的權力,對拍賣場經營者的資格也應做出資歷要求。

 

        六、非營利組織、稅法:國際藝術品的高價,有一個部分是靠非營利組織支撐,否則沒有人天天有二十億買Rothko。應以稅法設計,鼓勵非營利組織與藝術品的交易。

 

        七、營利型藝術基金:免稅、抵稅等規則明確,購買藝術品列財務報表的價格,鑑定的價格可以信賴,才有可能談及營利藝術基金的設置,藝術品貸款、抵押等才有可能。雖然筆者認為藝術之愛是要收藏一輩子,甚至當傳家寶,其實不太適合要求短期獲利的基金。

 

        台灣有一些收藏家水準極高,兼具美學鑑賞力與財力,筆者非常期待在他們之中出現國際重量級鼓勵文化藝術的非營利基金、美術館。「藝術品交易管理法」的立法,是導正市場亂象,讓資深者有法定規則可循,讓新進者不致受傷,是藝術品收藏最重要、最基本的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