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冠中_雙燕

冠絕天下—-談談吳冠中

                                                      (本文「雙燕」照片引自www.shuhua365.com)

        吳冠中,西元1919年生於中國江蘇宜興,是中國現存最重要的藝術家之一。近幾年來吳冠中的畫價屢創新高,為文時的最高紀錄是「交河故城」(如下圖)於二OO七年五月在北京保利以約當於新台幣17948萬拍出。冠中老人一生獻身藝術,有「要藝術不要命」之說。晚年終獲藏家肯定,可謂名實相符,實至而名歸了。

吳冠中_交河故城

吳冠中  交河故城  1981  102*106cm (國畫)

        近代中華藝術的主要問題之一,就是國畫與西畫如何調和的問題。一派是固守國畫傳統,一派是國畫西畫尋求融合,一派全盤西化。在尋求融合派中還有誰是「體」誰是「用」的問題。筆者不懂國畫,雖然筆者其實看過150本以上國畫畫冊,但還是沒有能力評論固守國畫派,目前正在下功夫學習,希望未來可以談談國畫。

        幸好吳冠中屬於「融合派」,多數融合派的大師使用西方的媒材或技法,但因他們的中華文化素養深厚,不知不覺在筆下就流露出傳統中華文化的內蘊,這些作品往往是當代藝術的頂尖之作,區別「傳統派」、「融合派」其實沒有太大的意義。品味吳冠中的作品,不需要拘於形式。吳冠中早已超越了西畫、國畫、具象、抽象之分,可以以觀賞者個人中華文化的素養加上西畫鑑賞的素養去理解吳冠中的精神。這一點在筆者讀到吳冠中的畫論「筆墨等於零」時,終於豁然開朗,在該文中吳冠中認為美術要以整體來欣賞,孤立的筆墨價值等於零。吳冠中此論引起很大的爭議,但筆者完全同意吳冠中此論,在讀到此文之前筆者一直是秉持此一信念。

        西方的藝評大師Herbert Read (1893-1968)認為,藝術鑑賞是一種直覺,取決於一瞬之間,作品在一瞬之間便已經告訴你全部的事情。拿放大鏡分析鑑賞是沒有直覺的人的行為,或者是有直覺的人在反覆享受當初那一瞬的直覺。分析是對美感最大的破壞,等我們把高潮分析清楚早就沒有高潮了。友人責怪我,我的BLOG罵人的太多,誇人的太少。其實是筆者面對偉大的作品無話可說,無須多言。如果要談它是如何地好,就落入了下乘。有人問Picasso的畫如何精妙?Picasso回答,早晨起床,聽見鳥鳴很美,你會問為何很美嗎?美在一瞬間直擊心中,不需要第二句話。面對陳庭詩常玉如是,面對吳冠中亦如是。

吳冠中_雙燕

吳冠中  雙燕  1981  70*140cm (國畫)

        上方的電腦圖「雙燕」,左右兩邊是拼接的,畫面變得混濁而不自然。欲體會接近原作的精妙,請另尋套色精準的畫冊。

        要欣賞吳冠中,便不得不提清朝的大畫家石濤 (1641-1718)。吳冠中致力於研究「石濤畫語錄」,闡釋評析了石濤的思想:「石濤,是一位十分重視自己的感受,並竭力主張畫法是依據每次不同的感受創造出來的。」這種「法無定相,氣概成章」的深刻理解,是極具現代藝術意義的。即使到了三百年後的今天,很多所謂當代的藝術家都還沒有弄清楚這一點。

        「雙燕」以國畫的留白和描邊技法,去掉所有不必要的枝節,呼應了西方抽象幾何的美感。造型極端簡潔,有力地表達出吳冠中對土地的深刻觀察和拳拳眷戀。什麼叫愛鄉土?什麼叫愛台灣 (或吳冠中的中國)?不需要把空洞的口號喊得震天價響,大藝術家默默地以作品傳達了真摯的愛。

        筆者竊以為「雙燕」如果用油畫來畫,會取得更高的成就,不過這已屬求全之毀,讀者參考參考就好。

吳冠中_鸚鵡天堂

吳冠中  鸚鵡天堂 1988 (國畫)

        到了「鸚鵡天堂」,中國水墨的線條得到更自由的發揮。這幅畫的構圖應該是參考Jackson Pollock (1912-1956) 1948年的「夏天,19489號作品A(如下圖)

Pollock_Summertime_48

Jackson Pollock  夏天,19489號作品A

        這是區別創造與抄襲的好例子,也就是筆者一再提及的,什麼是發自藝術家內在的生命?什麼是外部的添附?吳冠中的作品是發自內在的生命。

        吳冠中的「交河故城」、「鸚鵡天堂」和下圖的「春風桃柳」,都同樣地運用了Pollock滴彩潑灑技法,但吳冠中的線條和精神很明顯都是中華文化的,與Pollock美國式的狂暴激情截然不同。一個藝術家站在歷史裡的某一點,他就包含了所有的過去,包含了中華文化與歐美文化 (如果有接觸),他的創作是他全部的素養與人格的總體現。吳冠中已經完全找到了自己,過程中有學習任何大師不是一個問題,在我眼中只看到良好承接中華文化傳統的冠中老人,再也沒有Pollock的影子。

        「鸚鵡天堂」整個畫面呈現出自然歡快的氣氛、天真、無與倫比的想像力,是一位天才的誠懇、努力之作。藝術的三大要件:誠懇、天才、努力,在冠中老人身上全部齊備。

吳冠中_春風桃柳
吳冠中  春風桃柳 1999  45*48cm (國畫)

        本文格於篇幅,只引了吳冠中四張圖,其中三張是「Pollock型態」,一張是「雙燕型態」,沒能談到冠中老人的油畫和水彩,尚未能全論冠中之妙。電腦圖距離原作也太遙遠,盼望有興趣的讀者進一步研究。

        據聞冠中老人以九十高齡,仍創作不倦,欲將全部的生命化為藝術。真正的大藝術家就是如此,中華有吳冠中,就有了不成為三流民族的希望。

2011.9.16 增補

吳冠中先生,已於2010年六月去世,華人四天王,台灣陳庭詩、海外常玉、朱德群、中國吳冠中,僅餘朱德群一人在世。

13 thoughts on “冠絕天下—-談談吳冠中

  1. joechou1939

    Dear Ailleurs , 很同意 Pollack,Rothko 等人的抽象美學觀的創新。  Pollack 與 Rothko都是無中生有地從抽象出發嗎? 沒有辦法鑽進他們腦袋去了解。 但是Kandinsky, Mondrian這些抽象先鋒都是從具象抽取要素。Pollack, Rothko在紐約, 一定受到Gorky, de Kooning這些人從具象到抽象, 加上情感表現,gestural 能量。。。等 摸索的影響。  我想他們的美學觀還是美術史上蛻變出來的。 也許“萬點惡墨”是相當於Kandinsky初期的抽象意圖,在意像外尋求更純的審美觀, 但是後繼無人, 沒有再進一步純化。 不過, 我很同意, 東方美學自古就不求形似, 而求意境, 筆法, 墨色。。。等等比較抽象的元素。 謝謝你拋出議題, 讓我這個老腦袋多點思考。

    [版主回覆04/20/2011 21:24:08]是,我覺得他們是累積的,他們有一整個西方油畫雕塑藝術傳統讓他們倚靠。

    華人藝術家卻面臨一個斷裂,華人的傳統在水墨,油畫是從西方傳進來的。所以如何承接傳統,開創未來,是一大難題。

  2. joechou1939

    真抱歉。 我這個老花眼, 沒有注意。 您已提到石濤影響。 我只是‘英雄所見皆同’。 我自己臉上貼金。 :)
    [版主回覆04/19/2011 20:33:39]好說,好說,您大封英雄,我也沾了光。小弟對水墨的扼要看法,都在趙春翔一文中,完整看法會另寫一篇 "水墨總論",但是還需要時間。

  3. joechou1939

    Jackson Pollock 應該沒有看到石濤的“萬點惡墨”。 但是石濤的藝術觀很前衛。 吳冠中當然看過石濤。 可能受到影響嗎? 覺得上面那張“鸚鵡天堂”沒那麼好。構圖凌亂, 鸚鵡分佈等距離,沒有韻律感。用無與倫比的想像力 的形容詞是不是太過?  只覺得沒有其他幾張緊湊。  沒有看過他的畫集或真跡。 只是直覺而已。
    [版主回覆04/19/2011 20:30:52]如果與 Jackson Pollock 相比,Pollock 當勝吳冠中一籌。

    小弟說個說法一起討論:石濤的 "萬點惡墨" ,是在傳統水墨上加上了 "萬點" 的技法,但是並不具當代藝術的抽象意識,與Pollock 從抽象意識出發是不一樣的。回過頭來說,傳統水墨多為寫意,性質上本就不寫實,比較接近抽象,但這種中華寫意抽象和西方當代藝術從抽象出發去思考事物,本質上並不相同,如果與西方抽象意識相對照,則中華寫意又變成 "不算抽象"。

  4. Hajime

    近來香港有吳冠中先生的畫展,
    尤其喜歡捕魚及雙燕, 這兩張畫真的從心底裡打動到我, 終讓我有一點踏進藝術的感覺
    [版主回覆08/27/2010 14:11:22]

    喔喔,香港是華人最富裕地區,眼光頗為國際化,可惜腹地太小。

    小弟抱怨一下:實在不公平,吳冠中拿去香港展,中國當代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拿來台北北美館展?吳冠中今年去世了,台灣實在應該開個吳冠中紀念展才是。冠中老先生去世之後,小弟對中國當代藝術,實在是非常非常悲觀。

  5. 含笑

    分享!!!

    [版主回覆08/06/2008 08:57:12]

    歡迎分享,請註明來源,感謝。

  6. ailleurs

    對方已EMAIL誠懇道歉並刪文,抄襲事件已經落幕了,謝謝。請大家別把我當成免費寫報告手,引用請註明來源呵。

  7. ailleurs

    發現抄襲:剛剛發現有人抄襲這篇文章完整四段,當做報告作業來交,然後貼在BLOG上。已留言請對方註明來源並過來道歉,本BLOG歡迎引用,但請註明來源,否則必會追究。

  8. gnohop

    Pollock並不是自動書寫更非隨機揮灑,兩者相差甚遠,如果閒來無事不妨在家嘗試Pollock的繪畫技法,相信定有一番全新體認.當我們把顏料調製到非常稀釋(但是還帶有黏稠性不同於水一般程度),拿合適的畫筆均勻沾上顏料之後于平舖地面的 畫布進行滴流時會發現,自己的身體與手腕等的的移動對於畫面的韻律有著非常大的影響.畫筆停頓處的顏料自然滴流較多造成淤積,而畫筆快速移動則產生細小的線條,加上筆毛與顏料含量多寡等等許多細微的不可抗拒因素而造成一種自然生成的呈現.當畫家在創作的過程中嘗試安排畫面的構圖時自然會產生活潑的律動感,當然,我們也可從Pollock早期的繪畫作品中窺見其創作演進.Pollock剛發展出此種技法時並不能靈活運用,也是經過實驗與練習,而同樣一批畫中也有拙劣之分,因為他不是立於畫前作畫而是"進入"(諸多跡象顯示他想進入畫中表示其存在感,例如蓋上自己掌印)畫中作畫,自然視線與行動上難以完美控制.有時藝術作品本身的奧妙就藏于創作過程中.
    [版主回覆05/28/2008 00:21:02]

    謝謝gnohop君的闡釋!

    ailleurs未來會有一篇談Pollock。在小弟眼中,Pollock是重新定義了一次平面繪畫的大師級人物,這一篇約排在三個月後,屆時至盼方家交流討論。

  9. ailleurs

    抱歉,養樂多-木艮君,剛剛沒寫完:

    直覺在哲學中,指既不靠推理或觀察,也不靠理性或經驗而可獲得知識的能力。人們認為它是原始的、獨立的知識來源,並非您所說"但引起直覺式的美感卻是受時間與經驗的累積完成的,只是被取決於那一霎那的感動罷了"。直覺式的,先驗式的美感即普遍性的美的基礎。Kant說"審美趣味是一種自主體發出的感性的判斷,但是這種感性的判斷卻不是專屬於個人個別的判斷,而是每一個人都會產生一種類似的情感所引發出來的判斷,所以,它是有相當的普遍性"。

     

  10. 養樂多-木艮

    事實上中國繪畫像不以抽象為表現方式,而抽象的意涵是於具象欣賞後得到的想像那一方面,但那想像是文字以及經色的經驗產生的,可以說是意象好了。

    直覺與鮮豔多屬於自然景觀的欣賞方式,具有經驗為前提,但這美容易狹隘主觀,不多元人的想像層面,應該說會過於主觀的認知(個人經驗的欣賞)。

    畫圖的動作向以描寫的為主,繪圖時的動作無法開展,而人的舒適還包括生理部分,所以繪者加上動作的繪事可以有兼顧雙重的舒適感。本能是指人的生理行為的反應,繪圖有一部份會形成自然反應,一部份於思考層面。因此,自動書寫是於心理傳達餘生理,而生理的反應動作因為畫面很大,產生的動作容易體察的到,故是本能的動作行為,就像打大極拳時一樣,思考招式已經融入於動作,使用招式時是由身體自動反應出來的,所以成為自動的書寫行為。

    Pollock不就是如此,有解釋他源於印地安人的祭式行為。

    動作與韻律是一體的,因為生理與心理是共同性的作用互相交集產生的,無法說是哪種先於前後之分。

    [版主回覆04/19/2008 20:03:05]

    呃,看來我們對幾個名詞用法不一:

    我對抽象的定義是描繪內在本質而非外在形象的,傳統水墨山水基本上是文人內心的風景而非實存的風景,存在物也都以象徵意義來看待,因此我說傳統水墨山水是抽象的。

    "直覺與鮮豔多屬於自然景觀的欣賞方式,具有經驗為前提"小弟說的是"直覺與先驗的(transcendental)",即先於經驗的,不以具有經驗為前提。

    若是韻律喚起Pollock,那Pollock接近自動書寫;若是Pollock喚起韻律,則是創作行為。小弟認為Pollock是後者。之所以提此問題,因為此為Pollock關注的中心問題,即美術是在喚起宇宙的基本韻律,以及此韻律對藝術家內心狀態的聯想。

    之前確有人論及Pollock是隨機揮灑,小弟極不同意此一看法。近人Pepe Karmel指出,以電腦分析重組Pollock的創作過程,發現Pollock實際上是非常仔細地控制畫面構圖,以意識在作畫,有別於自動書寫。筆者同意此一看法,即Pollock的作品是Pollock喚起韻律的創作行為。

  11. 養樂多-木艮

    我想。你可能把吳冠中與美個別的解釋太少,直覺是心理感官的現象,屬真實的層面,但引起直覺式的美感卻是受時間與經驗的累積完成的,只是被取決於那一霎那的感動罷了。基於直覺,有時候會偏於自己的感受觸引而成,不一定合於所謂「美」的全面定義。

    吳冠中的美有人會基於畫面寫景景觸發生的關係,但真實並不是景的觸動,而是在於「形式」,異於傳統的水墨的表現形式。傳統水墨受西化觀念影響,已經有一段時間的為了質感表現(光、影、空間),而吳冠中畫面卻以平面來看,所以形式又符合傳統的形式,但又有西畫的裝飾主義風格的形式(只是具象與抽象不同。繪畫元素更清楚如點"線、面),因此觀看中有時必要的將視覺平面化而不受形象的導引,符合繪畫形式的美感。

    所以這裡的美提到的是景象的連結的感受,不是繪畫形式的美,屬個人性的表面的美,但與直覺美感也略有不同。

    吳冠中與Pollock表現的異同,除了中西可能文化的不同,但很顯明的吳冠中是受西化的影響,只在於素材特性不一樣產生的。而合乎中華文化的美感則是於景的描寫,視覺形式與視點方式也是於西方的。

    Pollock的抽象繪畫是繪畫形式,當中符合人性行為的動作,如果用東方的太極動作應該可以有所理解。因為畫圖的動作是一個活動,連結生理活動與心理反應,所以畫面可以呈現一種當時的行為,如果體會這行為時,活動就是一種舒暢的感受,繪畫的表現至此發生。

    這樣可以發現,吳冠中的畫也略帶一點動作,因為他的畫面都不小,也不適合小畫,就像是莫內的具畫一樣(Pollock的畫也是),使觀者無法太容易受到具象或形象的直覺式感受的牽絆,才能欣賞純視覺的平面繪畫的表現空間(所謂的「繪畫」本身的性質與屬性)。

    將空間平面化是繪畫的特性,所以將景象除移時,才是吳冠中所謂的美。他是西化的(移除景的造形);他是抽象畫(除了畫作名稱外),只有景的造形與作品名稱才以為是中華的。

    [版主回覆04/19/2008 18:24:56]

    感謝養樂多-木艮君的闡釋!如您所述,我僅以"呼應了西方抽象幾何的美感"一句帶過,確嫌疏漏。小弟的意思是抽離景象後的吳冠中形式美,仍是東方與西方混合的。吳冠中融會中西,區分抽象、具象、西畫、國畫其實沒有多大意思 (畢竟中國傳統水墨山水,全部都是抽象畫呀)。

    我服膺藝術欣賞是直覺與先驗的,分析較接近事後之見,例如有人將Pollock創作過程錄影研究,還是無法解釋何以Pollock能創作出如此魅力的畫面。貴文"當中符合人性行為的動作"所指為何?是指本能行為麼?因為小弟係Pollock粉絲,若將Pollock歸往自動書寫派有貶低Pollock之意,希望再賜高見討論。例如說,您認為是韻律喚起Pollock,還是Pollock喚起韻律?

  12. scf2004tw

    "對於何謂美,有堆積如山的探討學說。" — 美學論著我有興趣,但"幾乎"沒讀過。

    "主觀面具有獨特性,客觀面則具普遍性。例如客觀來說,全球普遍地承認Picasso是美的,但是主觀上我個人並沒有很喜歡Picasso,雖然客觀上我會承認Picasso是第一等A+。" — 主觀客觀云云我向來是這個看法。我也不太欣賞P同志,不過P同志的天才與成就實在是非同小可。立體主義沒什麼藝術價值,但也是創新。

    吳冠中的玩藝兒帥。

    SCFtw2

     

    [版主回覆04/18/2008 00:34:33]嗯嗯,有一群人不喜歡立體主義,認為立體主義用情太少。但是立體主義有源流、有創新、有發展,給人耳目一新的感受,還是很有意思的流派啦。

  13. shyang

    美,絕對是主觀的感受
    情人眼裡出西施,可以想見每個人對美的感受,都是不一樣的,會因為個人的經驗、環境而有相當的不同
    但是,就如善惡的分別,拋開個人的偏見,大多數人都認為是美的,就是當代的美
    如同對美人的要求,唐朝是豐腴的貴妃出浴,漢朝則要掌上可舞的飛燕
    以審美的角度,最高境界就如同文中所謂「直覺」,出現的剎那,就令人眼睛為之一亮,就令人讚嘆,無可挑剔,就是真的美
    但也有不同的美,如同氣質美女,乍看之下並不動人,但愈看愈好看,愈看愈能感受
    如同常玉的孤獨的象,至今仍在我心之盤旋
    昨天看星光三的重播,袁惟仁有一段評論講的好
    「有些人的聲音,大家聽了都會叫好,但聽過就忘記了;有些人的聲音,聽過以後心中的感動會一直記得」,能令人感動,久久不忘的畫到底有那些?
    如繞樑三日的餘音、如千日仍醉的美酒、如舌下生津的好茶。生活中的事物,那一樣不帶有美的鑑賞標準?
    冠中大師的筆墨「無價」論,我亦完全贊同,工具當然是沒有價值啦,但作品出來,就是無價之寶了
    [版主回覆04/13/2008 19:00:51]

    對於何謂美,有堆積如山的探討學說。我比較傾向這樣的看法:美有主觀與客觀兩個面向,主觀面具有獨特性,客觀面則具普遍性。例如客觀來說,全球普遍地承認Picasso是美的,但是主觀上我個人並沒有很喜歡Picasso,雖然客觀上我會承認Picasso是第一等A+。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