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澄波_自畫像_1927

星漢非乘槎可上—-談談陳澄波

                                                                                           ( 2008/8/29 中時嚴選好文 )

        陳澄波 (1895-1947),台灣嘉義人,留日學畫,主要創作活動在台灣,二二八事件中歿於嘉義市。OO七年十一月在香港Christie,陳澄波的「淡水夕照」(如下圖) 以約當台幣 2 億 1102 萬拍出,是台灣前輩畫家的天價之一。

陳澄波_淡水夕照_1935
陳澄波  淡水夕照  1935

陳澄波除留日六年、任教於上海五年外,多在台灣寫生,如下圖「淡水風景」。「淡水風景」的遠近跑在一起,透視法、明暗都不對勁,顯示陳澄波的繪畫技巧並不成熟。如果扭曲遠近比例,是為了製造一點「漫畫感」的效果,可是上圖「淡水夕照」的透視卻又是正確的?這兩幅畫還是同一年的作品?是有一幅創作年代搞錯了?還是陳澄波在同一年探索兩個方向?抑或是這兩幅不是同一人所畫?

陳澄波應該完全沒有要畫漫畫的意思,只能說陳澄波的畫藝,偶然性太高,技巧未臻成熟、表現非常不穩定。

論者謂下圖「淡水風景」以及陳澄波其他風景寫生是Paul Cézanne (1839~1906) 的「視點移動」,這是似是而非的論調。「視點移動」必須造成畫面的統一性才算成功,「視點移動」並不是視點茫然,否則每一幅透視法失敗的畫都是「視點移動」。何謂真正的「視點移動」,我們會在談談Paul Cézanne時詳談。

陳澄波_淡水風景_1935

陳澄波  淡水風景  1935

        下圖「嘉義遊園地」有一樣的問題,樹木似乎想做超現實,但是跟前景的鶴、鴨,背景的行人、小橋並不協調,筆觸非常混亂,似非一人所畫。想強調前方的水景?後方背景卻又清晰無比?不知聚焦在那裡?右上角的天空又來一抹夢境?

        我愛我的家園,我愛家鄉的語言和文化,陳澄波的畫面是勾起了我的懷舊情緒,但是這張圖真的讓我沒辦法稱讚下去。

陳澄波_嘉義遊園地_1937

陳澄波  嘉義遊園地  1937

        到了下圖的「懷古」,筆觸一致性稍微進步了一點,出現較佳的協調。但是徒有熱情卻不持久;有衝動沒有續航力。例如說前方土地畫得很認真,後方兩排房子夾住的天空就忽然亂畫,熱情沒辦法貫徹到完成一幅畫,用筆頗為隨便,一直給人「漫畫」的感覺。

這樣一陣風式的熱情,在多件作品處處可見,例如第一圖「淡水夕照」的中景紅色屋瓦,左邊屋瓦是精雕細筆,緊鄰的右邊屋瓦又變成團塊大寫意?有什麼特別理由要這樣做呢?陳澄波作畫缺乏耐心,一生的大方向是投入了繪畫,但真正面臨畫布時,又露出三心二意。或者另外一個可能,下圖「懷古」的前方土地和後方兩排房子夾住的天空,是不同的人畫的。

如果說下圖「懷古」的前景,樹是房子的兩倍高,那應該是一棵參天古木囉?可是看樹的根部、樹鬚、樹枝卻又不像參天古木?這樣的隨意錯置,又不是在實驗動漫式的當代藝術,只能說給我一種不知所云之感。

陳澄波_懷古_1945

陳澄波  懷古  1945

        本文標題來自庾信「哀江南賦」:「況復舟楫路窮,星漢非乘槎可上;風飆道阻,蓬萊無可到之期。」意思是划小木筏沒有辦法摘星星,這樣子走下去到不了蓬萊。

        陳澄波受限於個人才力不足,沒有取得亮眼的成績,整本陳澄波畫冊看下來,問題重重,水準落差、筆觸歧異,已經到了懷疑不是出自同一人手筆的地步,如下圖陳澄波的「自畫像」:
陳澄波_自畫像_1927

陳澄波  自畫像  1927

陳澄波喜愛Vincent van Gogh,特意以Vincent van Gogh的向日葵為背景,為自己畫了自畫像,這幅畫在台灣雄獅圖書家庭美術館陳澄波一書,Page 48裡的評論是這樣的:「陳澄波畫裡的向日葵,乍看之下,畫得與南台灣盛產的罐頭鳳梨切片像極了,這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但這幅作品除了令人感受莊嚴肅穆之外,還另有一番鄉土氣息的樸拙與趣味。」

確實是像罐頭鳳梨切片啊!1927年有罐頭鳳梨切片麼?就算有好了,貼罐頭鳳梨切片在自畫像上幹嘛?既然把向日葵畫成了罐頭鳳梨切片,怎麼還會莊嚴肅穆呢?樸拙跟笨拙很難分啦,趣味則不是來自繪畫,而是搞笑式的。

其實這幅自畫像更大的問題是,自畫像本身的筆觸和力道,和周圍的罐頭鳳梨切片,根本不是同一人的手筆?陳澄波素描底子不佳 (見諸多張陳澄波的素描),畫人像通常模糊帶過,如何能畫出這雄姿英發的自畫像?

這幅自畫像的筆觸,和三年後陳澄波幫祖母畫的畫像,也不是出自同一人?後來的祖母像,才是真正的陳澄波手筆吧?沒有辦法清楚交代面部表情,是陳澄波一大特色,絕不是陳澄波1927年自畫像中的英銳眼神。

這樣的問題,在陳澄波的畫冊裡俯拾皆是,讓筆者對陳澄波是否有找人代畫 (1927年,陳澄波在日本,是否是同學間相互為模特兒,日本同學畫的人像?),起了根本性的懷疑。筆者懷疑的基礎如下:

一、美術面:

陳澄波畫冊裡有三人以上不相容、年代相互參雜的筆觸。這三種以上的筆觸,年代相互混雜,前後錯落,忽然洗練成熟忽然又像是不會畫畫,無演變脈絡,不能以風格多變來解釋。舉例言之,主畫面出現的第一類筆觸是透視法正確的風景畫,第二類筆觸是一位仿Paul Cézanne的高手,第三類筆觸是畫面混濁、透視錯誤、遠近比例錯誤,筆者認為第三類是陳澄波本尊。第四類是1927年的自畫像,還有第五類、第六類等等。第三類筆觸幾乎出現在每一幅畫裡,推測陳澄波取走他人的半成品,進行補筆的工作,所以會在同一畫面上出現兩人筆觸,而第三類筆觸則貫穿一生。

不能自圓其說的狀況,在陳澄波畫冊裡隨處可見,如果1927年「日本二重橋」,已經是婉轉靈動的樹木與水,就沒有理由1946年「碧潭」裡是平塗粗陋、全畫面呆掉的樹木與水。惟一的解釋,就是1927年「日本二重橋」裡的樹木與水,並非陳澄波手筆。

陳澄波素描底子不佳已是公認,素描不佳就無法畫好事物的細節,人物四肢比例、人的手掌、樹、海、植物,對陳澄波都是難題,因此我認為第三類混濁式畫面 (如第二圖「淡水風景」) 才是陳澄波手筆。其餘類別的筆觸,主畫面應為他人所畫,再由陳澄波隨意補筆。

二、非美術面 (本段落引號部分,為筆者濃縮雄獅家庭美術館陳澄波、錦繡出版中國巨匠美術週刊陳澄波二書之事實敘述,二書作者均為林育淳):

1. 「陳澄波喜歡找人來看他的創作過程,陳澄波拿筆的架勢像打拳舞劍,眼神像決鬥,吸引不少圍觀群眾。」筆者按:很少有創作者喜歡讓人觀看創作過程,這是刻意要造成作者是我陳澄波的印象麼?生出來的可愛小孩喜歡給大家看,但是生產過程應該不喜歡給大家圍觀吧?

2. 「聞知廖繼春成為台展審查員,陳澄波即寫信給石川欽一郎,要求當審查員,遭石川拒絕,石川並鼓勵陳澄波再精進自己的畫藝。」

3. 「楊三郎回憶,一夥人去淡水寫生,陳澄波畫不順暢,將畫箱摔在地上,搥胸痛哭,大家只好一再安慰他,並感動於陳澄波的熱情。」筆者按:跟著一群內行畫家出去的話,就毀掉自己的畫?如果周遭是外行人,就以打拳舞劍吸引觀眾?

4. 「陳澄波因覺得就讀嘉義女中二年級的女兒畫得不好,以畫筆在女兒的畫布上亂塗亂抹,令女兒相當害怕。陳澄波受難後,女兒終身不願再畫畫。」

5. 很多作品沒簽名,造成目前藝術市場裡陳澄波偽作一大堆。

6. 「陳澄波留日時,以不會畫畫為同學所輕,及至三年後入選帝展,同學的態度才改變。」筆者按:不會畫畫的問題,從最早期作品到最晚期作品都存在,因此筆者認為那個不會畫畫的第三類混濁筆觸是陳澄波本尊。至於入選帝展,沒有表示畫得好,也可能只是同學出手救陳澄波一命而已。

7. 至於代筆人是誰,筆者推測,留日時期是日本同學,上海時期是上海畫友,在台灣時則隨處亂找無名畫家不錯的半成品。因為整本陳澄波畫冊,實在混亂到難以想像,不只三個人的筆觸啦,除第三類筆觸外,沒有連貫性,也沒有前後關係。

非美術面的間接證據不重要,讀友參考參考就好。重點在美術面的問題,只要有人能駁倒筆者美術面的質疑,筆者即會重發一篇文章向陳澄波道歉,並重新評價陳澄波。

陳澄波在市參議員任內,為民眾請願,被無審判槍決,此即台灣的二二八事件。二二八事件是統治者的虐政,歷史裡已有定評。對台灣文化史而言,二二八事件殘殺許多知識份子,傷害了台灣文化的發展。陳澄波受難是歷史悲劇,但是該悲劇的本身跟藝術信仰無關,不能為他的藝術加分,如果有受難跟藝術信仰相關的,也許有加分的可能。藝術就是藝術,藝術是一種獨立的價值,不依附於市參議員的社會地位或是二二八政治事件。

在雄獅家庭美術館所選五十位台灣前輩藝術家代表中,陳澄波沒有比其他人更出色,也不應該特別地被突出。愛台灣的朋友不需要懷憂喪志,台灣的前輩美術,絕不僅僅是如此而已。

More Help: 被捕了
dog70

16 thoughts on “星漢非乘槎可上—-談談陳澄波

  1. 然然

    前幾天一個朋友參加什麼陳澄波研討會的 回來後誇成神乎其技
    我說我不喜歡
    她說如果陳澄波的作品沒什麼,就不會美國還有亞洲大家都一直研究
    對後世影響深遠等等
    還說了些故事跟你的文章幾乎相反
    (例如他想當比賽評審老師說不要,但參加研討會的朋友說 是石川堅持要讓他當之類)
    請問…!?
    [版主回覆05/09/2012 23:01:18]陳澄波水準不佳是一件可受公評之事。

    石川事件記載在雄獅家庭美術館陳澄波一書中。

    可邀請貴友前來看看敝格此文,我相信敝格的看法經得起時間的考驗。

  2. neversea

    現在台北美術館有陳澄波畫展,實際看了之後,真的覺得板主說得很正確。陳的人物畫技巧確實不佳,人物表情無法清楚交代,好幾幅畫人物表情不如不畫,反而破壞了畫面。身體比例也畫的很怪,甚至出現裸女碗公奶等不協調現象。部份風景畫畫作筆跡相當粗率潦草,品質差距頗大,板主的評價中肯無誤。相比之下,同場展覽的黃銘昌畫作較有可看性許多..
    [版主回覆04/09/2012 00:08:15]是,陳澄波的水準確實差,黃銘昌比陳澄波好多了。所以之前姚文智立委提議以陳澄波為鈔票肖像人物時,我心中的OS :這樣我們國家會不會太 low 啊?人家瑞士法郎印的是 Giacometti 像耶…….。如果要印烈士像,鄭南榕比陳澄波強太多了;如果要印藝術家,陳庭詩和席德進才是台灣的上選。

  3. Seitizen

    您好,很佩服您的直筆敢言。我不是美術界的人,是個門外漢,但您的說明我都能體會,而且深有同感。您提的一些「陳澄波不會畫」的歷史疑點也很有意思,只是我想請教您,陳澄波三度(還是四度?)受選入日本的帝展,不知憑的是什麼?如果是別人的代筆,那麼那個代筆者可能要非常厲害才行,而這樣的高手,還用得著做這種事麼?最後,很同意您藝術歸藝術、政治歸政治的看法,一個藝術家絕不能因為受害者的身份而加分。這是另一種扭曲。所以他的畫作,賣到二億多,不也是人間古怪的現象?可惜陳澄波本人享受不到這種因禍得來的福,天上有知,大概也很不平吧。
    [版主回覆04/27/2010 21:12:28]安安,歡迎。日本的帝展並不是一個重要的展覽,入不入選都不太重要,事實上,就繪畫雕塑來說,日本是一個落後國家。

    繪畫與雕塑,並沒有一個諾貝爾獎這樣的東西,唯一比較有威望的,可能是Turner Prize,但也不能說得了Turner Prize 就是好藝術家。

  4. 憤怒的92

    陳澄波的畫作很偶然的成為台灣本土意識關注的文化物 228的悲劇讓台灣仕紳珍惜他的作品 而作品屢創天價 更讓他的作品登入廟堂 沒有人敢批評 至多就是以"精品"或"偽作"來充當說詞 又再一次的見到兄揭開坊間無知的面紗 醜惡的裹腳步 真是痛快

    [版主回覆03/08/2009 20:12:44]

    謝謝,陳澄波這種國王的新衣能在台灣這麼威風,我對於台灣研究藝術的學者,不能說沒有失望啊…………

  5. 牛大

    因為看了您這篇我一直笑,特地去維基一下罐頭的歷史
    http://en.wikipedia.org/wiki/Canned_food
    那時候的確可能有鳳梨罐頭了XD

    無論如何您的文章實在很棒
    [版主回覆02/08/2009 09:14:46]

    哇,熱心的讀友出現了,原來1927 確實可以有鳳梨罐頭,但是當時台灣的經濟狀況……應該是少數人才有鳳梨罐頭吧?也罷,陳澄波是留日的,大概也可以在日本看過鳳梨罐頭吧。

    謝謝您的鼓勵,敬請長期支持。

  6. 藝術 時尚 跨界展演

    有很多事本來就是這樣,即使是畫家本人也很難每件作品都是精品,也不乏一些實驗之作,但早期台灣人的繪畫技巧實在無法和當代藝術家相比,畢竟台灣藝術是從野獸派開始,許多前輩畫家之作技巧方面的確不佳,但相對的在藝術感情方面,當代的藝術家就比不上老前輩的執著了! 畢竟現在應沒有藝術家會畫的不順暢就搥胸痛哭吧,反而當代藝術家最大的問題反倒因技術太好,而失去那股樸實感,反倒變成假假的…….

    [版主回覆11/04/2008 17:58:52]

    陳澄波的問題,技巧不佳是其次,到底是不是同一作者才是真問題。至於搥胸痛哭,恐怕是因為旁邊跟的是畫家吧?旁邊是外行人的時候,陳澄波以喜歡找觀眾來看他作畫聞名,請參閱諸本台灣出版的陳澄波畫冊。

    江山代有才人出,當代藝術家是否比不上老前輩們執著?還可以討論。當代是現在進行式,如果要跟老前輩相比,就要以同年齡時相比才公平。假設某一位當代藝術家是50歲,就跟老前輩50歲前的成績相比即可。要等當代藝術家去世了,才能把他的一生蓋棺論定。

  7. Lady Chamomile

    臺灣在地畫家我倒是挺欣賞李梅樹先生的作品!
    [版主回覆10/25/2008 22:00:54]李梅樹也在雄獅美術列名50位台灣前輩之列。

  8. 我的痛苦我的狂妄我的快樂我的愛

    其實這些狀況今股皆然.

    前輩畫家可能是最早的藝術運動者.但絕不一定是最好的藝術家.
    [版主回覆10/04/2008 16:51:02]

    嗯嗯,但是也有又是前輩,又是絕頂的人物。西方經過整理的美術史是幾乎沒有問題的,中華唐宋明清水墨畫史說不定也沒有問題 (我不確定,我不懂國畫),只能說缺少一部真正的華人近現代繪畫雕塑史。

  9. shyang

    原來在兵器譜裡有評為C等。
    [版主回覆08/24/2008 23:15:48]

    是,有時等級就只寫在兵器譜了。現在小弟寫兵器譜面臨一個困擾,第三等A-是誠懇努力有才華的好藝術家,但是缺少了足以寫歷史的天才。以廖繼春而言,他的一生是感動我的,把他放第三等我心裡也很不捨。但為了史的嚴謹性,也只好放下個人情感,希望此BLOG的全體文章,能在十年後還有一讀的價值 (行情的部分除外)。

    又有友人電話質疑,說 "你以常玉要求大家,但是世上能有幾個常玉?難道你要剝奪平凡藝術家的創作權麼?"

    小弟順便在此回答:平凡藝術家應該靜靜地創作,不該拿出來喊天價,如果靜靜地創作,說不定平凡藝術家能在有生之年,進步到不平凡藝術家。 

  10. shyang

    ailleurs的文章,現在要看好幾遍慢慢的思考,這裡面有太多的啟發,值值細細品味。
    這個題目相當大膽哦,你的良知與勇氣同樣令人敬佩。

    補充一點:你沒有給評等,是故意的嗎?或是巳無法給出一個評等了?

  11. doglover

    回味全體文章,受益良多,真是太驚人了。 ailleurs真是一位天才鑑賞家,這就是傳說中的風清揚了吧? 
    [版主回覆08/22/2008 10:19:23]

    呃,小弟是美學派高手之一,但是還不到風清揚的地步,小弟也在尋找風清揚。

    引羅文主唱,黃霑作詞的 "世間始終你好" 答覆:

    論武功,俗世中不知邊個高

    或者,絕招同途異路

    但我知,論愛(美術) 心找不到更好

    待我(美術)心,世間始終你好

  12. ailleurs

    補充答覆:Fromage 君對筆觸的意義可能有所誤解。在美術裡,筆觸不是輕易會改變的東西,筆觸有似於簽名者,其變化必有脈絡可循,一個右撇子喜歡重捺筆,他變化風格時還是喜歡重捺筆。文章裡已說明變化無脈絡、時間前後錯落、筆觸非同一人。

    當然世事無奇不有,如果這些作品真的是出自同一人手筆,那麼一位藝術家呈現如此不穩定的水準,一生整體看來沒有形成個人風格,也無法說是一位OK的藝術家。   

  13. Fromage

    你膽子不小啊, 同學。

    補筆的假設很大膽。這是一種可能的解釋, 但是不是也可能是其水準還不夠穩定, 或是持久性不夠, 所以有時好有時不好, 或是一開始滿腔熱情提筆時好,  但不能持久, 所以看起來是兩三種筆觸?  同一幅畫作的不同部分水準或是筆觸不同, 因為佐以畫作說明, 是有說服力的。但不同筆觸是出自同一人不同時間不穩定的表現或是不同人, 這部份較交代不清楚 。 至少我沒有完全被說服。 Is there any more convincong evidence to support it?

    看這篇文章讓我想起以前在醫學院, 教授們用幻燈片上課。因為時間有限只能挑重點說, 所以用細胞切片或是顯微鏡照相讓我們看現象, 最後歸納整理出總結說明。 可是就一篇評論畫家ㄧ生畫作文章的表現方式而言, 我覺得還可以更長篇更完整更精細些。

    [版主回覆08/21/2008 07:25:53]

    文章內已說"無演變脈絡,不能以風格多變解釋",重要問題在談"日本二重橋"時說得很清楚,沒有早期已是高手,20年後卻變低手這種事情。除非是由利返鈍的絕頂表現,但陳澄波並非如此。

    我的文長限定在五圖,ㄧ、二千字左右,我點出方向,無數的證據在陳澄波的畫冊裡,要一直舉例下去,這篇文章要寫10萬字也很容易,我把這個題目留給美術系的學生。若有美術系學生引用敝文,記得註明來源,謝謝。

  14. Fromage

    咦, 我沒砍留言啊….竟然不見了

    其實只是要跟你說, 真不好意思忙到現在終於有空可以看你的文章了。 接下來幾天看完再分享心得。 我這一個月人在紐約, 嗯, 混…..九月計劃未定, 確定再跟你說。

    現在是怎樣, 每一篇文章最後都要看你獻寶似地張貼狗兒子的照片嗎?

    [版主回覆08/20/2008 08:23:08]

    歡迎舊雨新知。

    犬助理是很helpful的,牠係second writer。

  15. sotia.tw

    感謝您解我對陳澄波的疑惑,我之前一直搞不懂為何我會越看越不愛。
    政治事件的遺憾的確和藝術成就無關,小子領受。
    [版主回覆08/19/2008 17:44:37]

    您太客氣了,很多美學派中人,心裡應該都對陳澄波有疑問,我只是提出一個可能的解,一個令人不太愉快的解。

    歡迎常來逛逛。

  16. doglover

    謝謝ailleurs無私的分享。以前只覺得陳澄波變化很大,有時頗感人,有時很差,但從沒想過是不同的人畫的。看來ailleurs不但眼光非凡,連假設也很膽大心細。
    [版主回覆08/19/2008 10:41:56]謝謝支持,關於陳澄波的推測,我不希望我是對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