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義雄_零

百年磨一劍—-談談張義雄

張義雄 (1914~),生於嘉義,留日習畫,晚年定居法國、日本的台灣大畫家。張義雄一生命運多舛、孤苦飄零,但是個人的小歷史,從來沒有影響張義雄對美術大歷史的追求,幾近一百年的奮鬥,張義雄終於將自己寫入台灣美術的大歷史裡。二OO六年六月在台北Ravenel,張義雄的作品「合歡花」(如下圖),以台幣 894 萬拍出。

張義雄_合歡花

張義雄  合歡花  1992

        由於張義雄長期處於生活困頓、心情淒苦的環境之中,筆下常出現沉鬱憤懣的黑色,或物件邊緣使用黑色線條包圍住,這便是為人所津津樂道的「黑線條時期」,如下圖「萬華秋天」,嚴謹平衡的構圖,偏暗的色調反射出張義雄心中的秋天。筆觸似粗實細,氣氛統一而完整。

張義雄_萬華秋天

張義雄  萬華秋天  1957

        到了晚期,張義雄的作品出現明朗開闊的調子,如下圖「靜物」。白花映襯紅花,更顯嬌艷芬芳。背景的分割巧妙地搭配朱紅色的桌面,為畫面注入了現代感,白牆紅桌分別與花朵的顏色呼應唱和,既細緻又優雅。就寫實花卉而言,這是一件巔峰之作。

張義雄_靜物_1990

張義雄  靜物  1990

        在巴黎的張義雄,曾因創作靈感枯竭的困境,一度想要結束自己的生命。如下圖「零」,試想這件作品的創作過程:在找不到出口的狀況下,張義雄脫下自己的長褲,直接貼到畫布上,然後在褲腳畫了兩隻上吊的腳丫。不但是發自內心的誠懇之作,心酸中帶有幽默地自我解嘲,以拼貼的做法,直接反應張義雄的心境。近九十高齡還能不斷突破自己,實在令人讚嘆。

這個突破,不是在玩弄潮流或是以奇技炫人,而是完全出自內心的需要。仔細體會張義雄從以景寫情的敘述性技法到這件長褲拼貼,便是美術史演變「由外功而內功」、「不足勝有餘」的本來面目。美術史具體而微地體現在張義雄這位誠懇的創作者身上。

        美術似乎是越陳越香,常有畫家、雕塑家在晚年創高峰;相反地,文學、電影的傑作平均來說出現在中壯年,「詩」則巔峰之作出現的時間更往前挪一點。這個有趣的現象,不知是否跟媒材的特性有關?

張義雄_零

張義雄    2000

        老實說,筆者喜歡張義雄這一路的東西。基本功紮實,情真意切,毫不浮誇。筆者非常討厭藝術家裝神弄鬼或者抄襲。就像美國總統Abraham Lincoln (1809-1865) 所說「你能長久地愚弄一部份的,也能短暫地愚弄所有,但你無法長久地愚弄所有人」。真藝術假藝術,隨著時間過去,一定會清清楚楚。我們不區別出來,子孫也會幫我們區別出來。

張義雄雖然沒有令人太過驚艷的天才,但是作品誠懇、實在、不抄襲、不裝神弄鬼,忠於自己的情感,一步一步地踏出去,一步一步地前進。雖非百代宗師,卻足為一代之才匠。在華人美術史裡,張義雄會有他應有的位置。看張義雄的作品,讀張義雄的生平傳略,是知藝術可為一生的追求。

More Help:飛狗?
dog72

6 thoughts on “百年磨一劍—-談談張義雄

  1. 小p

    祝版大端午節快樂

    [版主回覆06/16/2010 16:59:36]謝謝,也祝您端午節快樂。

  2. 非菲

    最近拜讀您的文章,大感豁然開朗,也期許自己能有此獨到的功力。

    今日留言,是稍來一則資訊:

    首都藝術中心展出「小丑人生」 張義雄創作個展

    展期:5/6~5/3

    地點:首都藝術中心〈台北市仁愛路43432樓〉

    開放時間:1000~1900〈週一休館〉

    希望您有機會能大駕光臨,雖然張老師本人現居日本,因身體健康因素無法返台,

    但是他最新尚未曝光的作品,都在現場展出,此外還有老師對於本展以及此生回顧的簡短紀錄片,

    期待您的蒞臨!

    [版主回覆05/10/2010 20:05:45]收到,謝謝您的邀請。

  3. shyang

           你能長久地愚弄一部份的,也能短暫地愚弄所有,但你無法長久地愚弄所有人。看似很有道理,事實上若沒有清楚定義何謂愚弄?就會像甘迺迪的名言:「不要問國家為你做什麼?要問你為國家做什麼?」最後成為政客玩弄手法的推託之詞。
           因為若沒有人知道所有人都被愚弄,怎麼算愚弄?直到有任何人發現是被愚弄,當然就無法愚弄「所有人」。而所謂的長久/短暫是多久?一世紀算不算久?多少撥亂反正的事蹟是超過一世紀的?如果想通這些,就明白林肯或尚有言外之意,就是請政治家們衡量自已的能力,這個能力就是你能愚弄多少人多久。當然這說法亦可套用到藝術領域,二等的畫作賣出一等的價錢,一流的畫家困苦潦倒,乃至於想穿一條褲子去上吊。美學被大大的愚弄了?這其中最令人感歎的是,這樣的愚弄
    似乎是常態。「他方的他方」能破解這種愚弄嗎?

         美術像老酒,愈陳愈香,因為掌握色彩線條是需要功力的,非數十年不為功。而詩文雖然也需要功底,但或許十數年就夠。這是基本功的差別。而好的畫作著重情感的抒發,「誠懇實在不抄襲」,生活經驗愈久加分愈多;好的詩文則著重創意,就會像天才發明總是年青人比較多一樣,愈不被既有觀念束縳才愈有可能發揮。雖然世事總有例外,但以上二點應足以解釋為何媒材的不同造成巔峰之作的時間不同。就好像籃球、撞球與高爾夫球的球員年紀不同一樣。
    [版主回覆09/05/2008 10:52:47]

    張義雄是一位好畫家,但不是一位天才畫家,在我的兵器譜裡是放第三等A-。以張義雄中上之才,誠懇追求藝術一生,也只能放第三等,由此可知藝術之艱難。

    "他方的他方" 想給真藝術一點掌聲,對假藝術不假辭色,然後放在網路上讓人檢索。藝術不是捧花旦炒股票,華人終將慢慢了解。最近看一些大陸網站,罵的聲音也慢慢出來了,雖然那些罵的聲音還沒能從美學面直指多數的華人藝術毫無價值,但我相信大陸已經在思考檢討了。

    Sotheby宣布取消在紐約、倫敦的亞洲藝術專拍,把亞洲藝術全部趕回去香港舉行,這個消息意義是什麼,明眼人都看得很清楚。小弟以前已經說過,西方美學派不可能要假藝術。罵人的話不多說了,華人要更加努力,提升美學水準才行。

  4. 養樂多-木艮

    其實,若不談畫家個人的情感事情,純以繪畫端視,都是印象派繪畫風格的表現;都可以看出是從西方印象派畫家的風格的轉變(模習…)。
    合歡花就像是立體派、萬華秋天就像是盧奧的風格
    [版主回覆09/03/2008 09:20:56]

    安安養樂多木艮君,筆者在丁雄泉一文有提到:西方美術史如此浩瀚,任何人隨便畫一筆,大概都能被指出那一位大師用過這一筆。必須是「表現方式」與「精神」或者「中心思想」都一致,才叫做抄襲。

    就那兩張而言,確實如您所說,但若以整批作品觀之,可知張義雄擁有個人獨立的情感與思想。所以應不能 "不談畫家個人的情感事情,純以繪畫端視"。

    技法與畫家個人的情感思想不可分割,技法可以學習,但是情感思想一定要是自己的。必須技法與情感思想都一致,筆者才會說是抄襲。

  5. Robin

    最近連續拜讀大作….陳澄波,張義雄,培根 , 論述精闢 , 令人目不暇給 ,衷心佩服.

    另,愚意以為培根與英國另一畫家佛洛依德(Lucian Freud)走的路線較相近,都偏好以人為描繪對象,佛洛依德作品雖較寫實但指向的也是人性的裡層,畫面上堆疊的肉體只是畫家意在言外的表象而已.

    [版主回覆09/02/2008 09:57:23]

    安安Robin君,感謝您長期的鼓勵!

    Lucian Freud會有專文討論,屆時會與Bacon做一比較,再請您批評指教,謝謝。

  6. doglover

    請問 "不足勝有餘" 可以當作通則麼?

    [版主回覆08/28/2008 18:51:01]

    對成熟的作品來說,"不足勝有餘" 是通則沒錯。

    但有另一種 "不足",是根本缺乏表達力,那是不成熟的作品。要注意區別這兩種 "不足"。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