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on_Painting_1978

肉體直達心靈—-談談Francis Bacon

Francis Bacon (1909-1992),出生於愛爾蘭的大畫家。歷史上還有另外ㄧ位哲學家Francis Bacon (1561-1626),以前第一次看到Bacon的畫冊,還以為是哲學家也畫畫,後來看到年份不對,才知道畫家Bacon是哲學家Bacon的旁系子孫。

        目Bacon作品的高價,三連作「Triptych」(如下圖),二OO八年五月在紐約Sotheby以約合台幣 26 億 7530 萬拍出,「教宗英諾森十世研究」 (如下第二圖),二OO七年五月在紐約Sotheby以約合台幣 16 億 5921 萬拍出。

Bacon_Triptych

Francis Bacon  Triptych  1976

        Bacon擅長以扭曲的肉體來表達精神上的困境,如下圖「教宗英諾森十世研究」,以教宗為肖像主題,從早期1953年開始,一路演變到1962年的下圖,強烈戲劇性的背景色彩,奇妙的畫面分割,使教宗彷彿坐在舞台上演出心理劇一樣。人心本來隔肚皮,深不可測,但Bacon將人的精神面外翻出來讓我們觀看,不僅充滿原始野獸的野性力量,也有一種凝視自己內在的恐怖震撼。

Bacon_Study from Innocent X_1962

Francis Bacon  Study from Innocent X  198*141.5 cm  1962

在面對自己的同性愛人時,Bacon走到了更深處,如下圖「談話中的George Dyer」。封閉而孤立的存在,透過扭曲的肌肉與動作傳達出來,肉體似乎成為一種風景,直接進入觀者的心靈。

        Bacon長期地籠罩在二戰的陰影之下,戰爭已經內化到Bacon的精神裡,愛與生之苦悶,寫實燈泡與對稱背景下扭曲的肉體,反差出「人即野獸」般的野蠻、殘暴與孤獨。「我表現暴力,因為我把暴力視為存在的一部分。」Bacon說。

Bacon_Portrait-of-george-dyer-talking-1966

Francis Bacon  Portrait of George Dyer Talking  1966

「最困難與最令人激動的,就是要觸動到真實的核心。」Bacon這句話,把筆者多年的體會說了出來。繪畫與雕塑的良莠,不是簡單地區別具象、抽象、寫實、非寫實。好像市面上有種說法,說抽象一定比具象好?這個說法是錯誤的,並非抽象一定比具象好,而在是否「觸動到真實的核心」。能「觸動到真實的核心」的作品,不論具象抽象寫實非寫實,就是第一流的作品。

這樣說也許太抽象,我再以作品的第一次感受,說明為何多數的寫實具象作品不是好作品。因為多數的寫實具象作品「先作用在知識領域,告訴你這個造型是什麼」,而藝術應該是「先作用在知覺領域的」。藝術不是知識性的,藝術是愛與直覺,用筆者的定義,是「真誠的抒情」。如果有藝術家能把寫實具象作品「先作用在知覺領域」,那也是一流的作品,我們以後會談到一流寫實具象畫家雕塑家的例子。

下圖「開燈的男人」,整個人癱在像床又像手術台的平面,微弱地抓著吊燈,「一頭傷心的獸」這樣的感覺很詭異地直襲筆者心中。先產生了這樣的感覺,我才開始去理解這個畫面,這就是第一流藝術「先作用在知覺領域」的例子。

只要一個色調,或是一點顏料就能完全地改變影像的含意。」Bacon說。「攝影完全改變了具象繪畫,優秀的藝術家知道攝影可以做記錄的工作,於是藝術家原本用於記錄上的努力,便改變為如何透過影像開啟知覺。」

Bacon的作品,正是有能力開啟知覺,剝離敘事性的、直覺觸感式的,如同一把手術刀切割在細微情感的細緻差異上。

Bacon_Man Turning on the Light

Francis Bacon  Man Turning on the Light  198*147.5 cm  1973-1974

「我聽見鑰匙在門上轉動一回的聲音,而且只轉一回。」Bacon的愛侶George Dyer自殺後,Bacon陷入長期的傷痛之中,如下圖「Painting」,「所有我摯愛的人都離我而去了,我無法停止想念他們,時間並不能完全治癒這樣的傷痛,惟有將注意力放在一種癡迷上。」

經歷過戰爭殘酷場面的Bacon,對這樣的傷痛再熟悉不過,但當這種傷痛降臨在最親密的伴侶身上時,Bacon還是虛弱到只能以腳關門。

Bacon以瞬間的動作來表達各式各樣的情緒,對肉體有很深的執迷,肉體也是Bacon主要的抒情元素。肉體與心靈,就像時間與空間般不均勻地在四維空間緊密交織在一起,因此扭曲肉體足以抒情 (肉體的改變,必然改變心理狀態,例如截去一肢後,心靈產生變化)Bacon所走出的特異路線,為當代藝術開啟了全新的一頁,Bacon是一人建立一宗派的祖師級人物。

「我沒有受任何人影響,我也沒有影響任何人。」Bacon說。

Bacon_Painting_1978

Francis Bacon  Painting  1978

Bacon的扭曲肖像畫,植基於Bacon對人類獨特的洞察力,洞察力藉著這怪異的畫面傳達出來。「這個人到底像什麼?」所有人 (包含教宗) Bacon筆下,都只剩下以肉體表達的精神性存在,幾乎「無一不野獸」。如果對人類缺乏洞察力,貿然模仿Bacon的畫法,極容易得到東施效顰的結果。

        Bacon討厭純粹抽象畫,Bacon認為純粹抽象不是一種有力量的抒情。但是Bacon卻購買其他畫家的純粹抽象畫。Bacon的畫面是扭曲的具象,在筆者的分類裡,這也是抽象的,只是擁有具象的基礎,並非如純粹抽象般只以形與色表現。從Bacon畫面透露出的激情肉慾肌理來說,Bacon討厭純粹抽象畫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Bacon一定會覺得純粹抽象太不「感官世界」(大島渚的電影) 了。

Bacon用他的畫筆,呈現出人類極端孤立的存在,將人類最深的內裡,赤裸裸地外翻出來到觀者的眼前,以充滿肉慾的畫面,表現了存在的孤絕與封閉。也許有論者認為,這樣的藝術視野不夠開闊,我的看法正好相反,越是內視的反而越是開闊的。因為存在如果沒有賦予個人內在的感情,就完全沒有意義。這個世界如果只是冰冷地前進,就算移民去火星又如何?Bacon的作品,再次提醒人類去感受存在的本質,感受生命的慾望和不捨,感受肉體的甜美和空洞,對我而言,或許這就是全部了。

More Help:不要鍊我
dog2

9 thoughts on “肉體直達心靈—-談談Francis Bacon

  1. Pingback: W88

  2. Eddie

    我在1987-88初看到他的畫作時,

    就頗欣賞, 覺得必有大成就

    斯時,臺灣藝壇還沒有什麼多對他的研究與文章討論

    [版主回覆07/21/2012 21:01:24]過去台灣的繪畫雕塑界,確實缺少國際視野,現在已經在慢慢改善了。

  3. tiffyyliu

    剛才廢話一堆 又忍不住留言了

    看到你從Becon這句話「最困難與最令人激動的,就是要觸動到真實的核心。」延伸到 "藝術不是知識性的,藝術是愛與直覺,用筆者的定義,是「真誠的抒情」。我大概了解為何我能在你對藝術的見解中找到共鳴 冒昧把你這段話改成 [學術不是知識性的 學術是愛與了解]  或許也是我這幾年的體會吧

    再次謝謝你的分享 讓我認識到藝術的美 也謝謝助理犬分享可愛的表情


    [版主回覆12/26/2010 11:47:04]

    喔,您這個體會很特別,但您如何解釋學術具有很強的知識面。誠然許多傑出的學者,他們熱愛著他們的學門,說是愛與了解沒有問題;但是學術與藝術有一個很大的差別,就是很多學術沒有辦法抒情。例如說物理,熱愛物理大有人在,但是推導物理的過程是沒有個人化的抒情的;藝術則不同,如果是真誠的抒情,那就必然是個人化的,也就是 "地球上獨一無二,未曾重覆過的存在"。

    不客氣,敬請長期支持。我要的不是一朝一夕,我要的是非常長期的支持。

     

  4. ynn

    我是來上美術史的, 同時也在想, 如果這些理論挪到寫作上會如何?是什麼樣的表現法?

    只單純的敘述很不夠. 有的酌摩的.

    ynn

    [版主回覆11/29/2010 19:07:35]造型藝術 (繪畫雕塑多媒材) 先作用於知覺領域,後作用於知識領域,這應該可以列為藝術的根本原則。如果可以以知覺溝通,就不需要笨拙的知識,"相對於愛,知識顯得笨拙,而且多餘","無聲勝有聲" 大略指此。對於藝術,我們是要去感受它,而不是要去學習什麼。

    知覺重於知識此一原則,移到詩還是可以的,知覺的詩遠比知識的詩高明,大家應該馬上能理解;但是移到小說上卻變得很弔詭,小說似乎不一定知覺重於知識,這跟媒材本身有關,繪畫雕塑是接近詩遠離小說的媒材,因此繪畫雕塑裡的原則,移到寫作上,需先區分詩與小說,不可一概而論。

  5. Vincent

    比起維拉斯蓋茲的教宗英諾森十世, Francis Bacon的教宗英諾森十世, 更震撼! 大開眼界!
    [版主回覆12/23/2009 23:36:31]嗯嗯,Velazquez 是把外形的寫實登峰造極了;但Francis Bacon 畫的是內心的真實,難度更高。繪畫與雕塑,在20世紀攀上了頂峰,此為敝格所歸納的藝術史原則之一。

  6. http://tw.myblog.yahoo.com/fatuousislandmax-9898475151528476
    ↑↑這是我朋友的部落格

    想請朋友提出您們對於作品和他作品介紹的表現方式來說出他是以什麼畫風還有是〔抽象 具象 半具象 半抽象〕哪一個手法呢?還是有哪幾個兼具呢?

    還有就是請大大們說一下就是覺得比較抽象好呢?還是具體些好呢?想問此部落格的作品和介紹這樣比較好還是要讓觀眾有比較多想像空間呢?

    最後想請問的是,特色方面有哪裡需要改進呢?

    [版主回覆05/12/2009 10:08:59]請繼續創作。

  7. shyang

    Bacon的作品,再次提醒人類去感受存在的本質,感受生命的慾望和不捨,感受肉體的甜美和空洞,對我而言,或許這就是全部了。這段話令我聯想到「極限體能王先生」山田勝已當年參賽時所說:「我只剩下SASUKE了」,當時的他沒有工作,背負巨大壓力下全心準備比賽,挑戰失利下仍堅持再接再厲。不知道該算愚魯還是有毅力?但那一刻的神情憾動人心,包括後來的常勝將軍長野誠在內的許多人都因此而成為他的fans,那一刻的感動,直到現在我仍深銘五內。不亞於日後我看到常玉「孤獨的象」。
    先作用在知覺領域?其實有需要分先後嗎?理智與情感亦不總是對立的。小弟淺見:只要能引起強烈的情感共鳴,就是好的作品。而能引起多數人(特別是挑剔的美學派鑑賞家們)的情感共鳴,則可以成為偉大的傳世之作。例如小兒的塗鴉如果是在父親節的卡片上完成再送到我手上,對我而言就是不可否認的好作品。當然啦,想要感動多數人,沒有特別的堅持怎麼在平凡中脫穎而出?而要成為A級,除了必須感動人心,基本的美學素養又怎麼能不好?因為在激情過後仍是要讓理性來評分的。當然在表現的手法上,抽象比具象更容易引起情感共鳴,因為理性的層面巳透過非具象的手法先刪去一大部份。但即是再具象如攝影,仍然有許多的畫面令人震動,例如戰火洗禮下的孤兒,營養不良因而吃土造成肚子飽滿四肢卻骨瘦如柴,這能不令人心酸?又或例如蘇麗文在韌帶損傷腳趾骨折的情況下仍能奮戰不休的實況,理智與情感的對話,最終被情感征服,剩下感動與無言的淚。對我而言這些也都是很好的「作品」

    [版主回覆09/05/2008 10:09:09]

    在特定的時空下,永遠有感人的時刻,例如shyang君說的體能極限王、蘇麗文、兒子的卡片。但藝術家必須能持續地、非偶然地、非倚賴特定時空地創造出動人作品。蘇麗文的拼勁,發生在奧運場上,我看得都快掉下眼淚,但這是倚賴特定時空,如果此一拼勁,發生在我家巷口,還是動人,但是就沒那麼powerful。

    藝術家作品必須普遍打動全人類,兒子的卡片是父親一生的記憶,但對其他陌生人而言,並不那麼意義非凡。如果就 "童真" 而論,"成熟的天真" 已在Paul Klee一文談論過。如果能在成人時還維持小孩的天真,那就是藝術家沒錯。Picasso說 "我花了一輩子學習像小孩一樣畫畫"。

    先作用在知覺領域或知識領域,是我解釋為何多數具象作品不是好作品的方法。一件鳥的雕塑,如果藝術家直接做一隻鳥給你看,那是廢話,不用你說我也知道那是鳥;但如果像Brancusi 的"空間之鳥" 抽象雕塑,必須經過觀者與藝術家思想情感的交融,才能理解,在交融的過程中,普遍性的感動就產生了。

    要解釋感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分析美感就是在破壞美感,所以如果不想區別知覺領域與知識領域也沒關係。藝術是直覺與愛,不是知識性的。

  8. doglover

    先作用在知覺領域是麼?小女子受教了,真想拜您為師學習鑑賞啊!
    [版主回覆09/02/2008 10:03:52]

    doglover君太客氣了,大道無親,應以己心為師喔。先作用在知覺領域,確實是好壞作品的關鍵分別。歡迎常上來切磋交流,謝謝。

  9. 沒有

    「最困難與最令人激動的,就是要觸動到真實的核心。」Bacon這句話,把筆者多年的體會說了出來。繪畫與雕塑的良莠,不是簡單地區別具象、抽象、寫實、非寫實。好像市面上有種說法,說抽象一定比具象好?這個說法是錯誤的,並非抽象一定比具象好,而在是否「觸動到真實的核心」。能「觸動到真實的核心」的作品,不論具象抽象寫實非寫實,就是第一流的作品。

    看到這讓我想起了王國維人間詞話中所說的境界 特別把它翻出來看看:

    "境非獨謂景物也 喜怒哀樂亦人心中之ㄧ境界 故能寫真景物 真感情者謂之有境界 否則謂之無境界"

    而王國維對"寫實家"(具象) "理想家"(抽象)之間 也認為沒有孰優孰劣之分

    ailleurs君說藝術是先作用在知覺領域上 在論述上我贊同 但在知覺上我較魯鈍

    我認為要看透畫的境界 大概要像有些詩人所說那樣得先經過"苦吟"的階段吧

    [版主回覆09/02/2008 09:54:26]

    您引人間詞話解我那段文章非常漂亮!

    取得功力的方法,可以李白縱酒,也可以杜甫苦吟。而且小弟認為,杜甫完全不輸李白,也許這就是絕招同途異路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