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el_The Moon_1953

八千年的春天—-談談Nicolas de Staël

Nicolas de Staël (1914-1955)出生於俄羅斯帝國時期的聖彼得堡 (St. Petersburg)歸化法國籍的大藝術家。有書將Staël稱為第二代抽象大師,此種稱呼應該是把Wassily Kandinsky (1866-1944) 當做第一代抽象,不過Staël本人倒不認為自己是純粹抽象畫家,也拒絕跟其他同輩抽象畫家一同展出。OO八年六月在倫敦ChristieStaël的「馬賽雪景」以約合台幣 1 1352 萬拍出。

Stael_La Vie Dure

Nicolas de Staël  La Vie Dure  1946

筆者喜歡Staël,是從上圖「困頓生活」開始的。電腦圖的解析度太差,把影像都模糊掉了,請有興趣的讀友一定要自行找Staël的畫冊。此畫原作現藏法國巴黎龐畢度中心,要等Staël回顧展才會出來。

「困頓生活」作於Staël的第一任妻子剛剛過世之時,生活貧苦又痛失極為照顧Staël的愛侶,Staël以他簽名式的桿型線條,對我們描繪了精神與物質雙重的「困頓生活」。一種在崩潰邊緣的平衡,將觀者圍困在Staël的坎坷筆觸中,總覺得這幅畫隨時都要壞散瓦解一樣。

「你並不是畫你所看見的或你所想到的,你畫的是真正震動你的事物。」Staël解釋道

Stael_Composition_1949_97x130

Nicolas de Staël  Composition  1949

到了上圖「構成」,Staël改用色塊來架構真實的空間,強烈的明暗對比營造出畫面的透視感和景深,論者謂「面對飽含深意的激情,瑣碎的細節不再有價值」,確實直取Staël的精要。「飽含深意的激情,去除瑣碎的細節」,Staël全部的畫作,都可以以這兩句話來理解。能講出這兩句話的藝評家,真是一位相當好的藝評家。

Staël眼中視野所及皆是色塊,如下圖「足球員」,每個球員都是一個色塊,足球運動是色塊與色塊間的激烈碰撞,用顏色本身的重量對比及塊面構圖來形成飽含張力的動勢,沒有急促的筆法,但是整個畫面卻充滿碰撞感。

我常常思考,這樣的力量是怎麼得來的?要表現速度與碰撞,並不是直接在畫面上畫速度與碰撞。好比少年時是「為賦新詞強說愁」,到真正識盡愁滋味時,卻是「欲說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天涼好個秋顯然是更深刻更純粹的感情。感情進入更深的一層,自然會出現得魚忘筌式的表現方式。Staël飽含深意的激情,充滿了深厚的人文觸動,有如大音無聲級的天籟。

Stael_Les Footballeurs_1952

Nicolas de Staël  Les Footballeurs  1952

        「面對一個物像,同時會受到在旁其他物像無限重疊的關係所干擾。於是我試著去畫一些比較簡單的形,去找出一種自由的表現。」用這段Staël所說的話,來體會Staël的空間感受性。原來在Staël心中,物像間或者說色塊間是無限重疊的。也就是說,在我這樣的凡人之眼裡,空間中的獨立一物,在Staël的眼中,是複雜地與周圍萬物相互干涉。兩個物件間有一個關係,三個物件有ABACBCABC四個關係,四個物件有ABACADBCBDCDABCABDACDBCDABCD等關係……。隨便一張風景畫,空氣、下一秒鐘的空氣、光線、下一秒鐘的光線、樹林、第一棵樹、第二棵樹、小屋、道路……,物件多得不得了,相互重疊干涉,一想頭都暈了。只有把它們簡化、再簡化,概括與歸納。如下圖「屋頂」,簡單的形、自由的表現、法國北方Dieppe的天空,無限的人文與抒情。
Stael_Les Toits_1952

Nicolas de Staël  Les Toits  1952

        Staël較晚期的作品「月」(如下圖),這件作品格外能引起東方人共鳴。中華文人傳統喜歡望月,「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糾兮,勞心悄兮」,月亮是一切精神性的美好想像,月圓月缺更是充滿象徵。Staël以獨特的用色,極簡的畫面,細緻的色彩敏銳度,表現出精神上的哀傷。下半部的紅色割線,要解為觀月者也可以,但我認為那是「哀傷」的抽象化具體表達。這件作品等於宣告了:顏色才是繪畫的核心。

        「繪畫的空間是一面牆,全世界的鳥在其上自由飛翔,進出各層深處。」Staël說。

Stael_The Moon_1953

Nicolas de Staël  The Moon  1953

本文標題引自莊子逍遙遊:「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歲為春,八千歲為秋,此大年也。」八千年也只是一個春天,這是大度大器的大年,大年裡的春秋,當非朝生暮死之輩所能理解。

Staël深厚的人文內涵,與純粹抽象裝飾畫派做出了區隔。Staël始終堅稱他不是一位純粹抽象畫家,雖然我認為,是否純粹抽象其實不重要,惟一重要的,就是作品帶給人的感受。

Staël的作品,藉由絕頂的細緻色彩,敏銳地捕捉了人類的精神層面,是真正觸及存在根本性的大器之作。「面對飽含深意的激情,瑣碎的細節不再有價值」,Staël的作品,足以超越小年小歲。沉醉在Staël的繪畫世界,也許這一小時、兩小時Staël斑剝的色塊裡,能將我們的精神生命、朝菌蟪蛄般的人生,帶往八千年永恆的春天。

More Help:在春天裡
dog44

7 thoughts on “八千年的春天—-談談Nicolas de Staël

  1. Emily Wei

    想認識Staël 所以來到了這裡

    謝謝你美好的分享

     

    [版主回覆04/26/2012 17:24:43]非常歡迎,Stael 真的很優。

  2. SODOMITE...開玩笑的

    我在想抽象的東西是否都要命題來做定位? 沒有了藝術家所下的名稱 是否就不一樣了? 所以藝術命名的功夫也要很貼切?
    或是他的命名要使藝術品有曖昧性?
    (表達能力不佳 我無法再說出更適合我想法的文字)
    [版主回覆07/22/2011 23:07:54]抽象作品的命名,是給觀者一個指引,"無題" 也可以,只是 "無題" 觀者可能比較無法看出作者原意。

    這個問題之前在回應或者留言版裡,有網友詳細討論過了,您可參考一下。

  3. mangoicestar

    月之下的紅色切割好像流血了,初看之時竟然徒生一股皮膚受傷之驚嚇感
    [版主回覆11/28/2010 19:59:37]真感情的作品,具有這樣的力量,半點也無法取巧。

  4. Boo

    版主您好:

    無意間發現你的部落 這篇文章讓我對於Staël 想更近一步認識

    想請請問一下  有認何關於Staël 的中文書籍介紹嗎?? 還是有甚麼網路資源 可以對他有多點認識的ㄋ??

    謝謝!!

    [版主回覆03/06/2010 09:20:40]您好:

    如果您在海外,各美術館附設書局有些很不錯;若在台灣,台北誠品、台北亞典都可代為訂購書籍。若書局裡無現書,可以先在網路書局挑定後,再請誠品、亞典訂進來看看,訂書沒有一定就要買下,看到現書時還可反悔。

  5. doglover

    進入決選了麼?一樣是恭喜與加油。您這篇stael真是難回應,看了您的評論後,我也喜歡stael。
    [版主回覆10/15/2008 20:53:37]喜歡就令人開心,標舉出好的藝術做為榜樣,說不定可以不用罵人,就自動淘汰不誠懇的藝術。

  6. shyang

    「面對一個物像,同時會受到在旁其他物像無限重疊的關係所干擾。」事實上連去觀測物體本身都會造成對此物體的干擾(不確定原理),因此抽絲剝繭,把不受干擾的核心找出來,成為「直指人心」的東西。就是一種masterpiece。
    筆者一位同僚是劍橋哲學博士(筆名陳真),看完本篇直覺的想到他寫的一段話,在此引述:「我們讀武俠小說,並不是想知道世上有哪些蓋世神功。武功高低是不重要的,因為那只是一種技術;一切技術性的東西對我來說都不重要。維根斯坦說得對,「一個東西,如果需要經過學習才能獲得,我就不感興趣。」這大概也是為什麼金庸小說的主人翁,武功越寫越低,理想抱負也越來越差,寫到最後,竟然來了一個不會武功、立志開娼館的韋小寶,但說不定這才是真正的俠。」

    說真的我並不能十分理解維根斯坦的話,有時語言並沒辦法傳達真實的心意。但我可以理解一部份的意思,例如技術本身不如人事物的本質重要。我亦能想像Stael想要撇開小枝小節直接震動人心的真誠企圖。顏色當然應該是stael的技法精要之處,但整個構圖、主題與表現方式,種種技法,不論如何,最終是要表現出畫家的心意,傳達給欣賞者,並「震動人心」。最後這「震動人心」,就是不受技法所限的,也是大師之所以為大師的精義所在。例如武俠小說,不論後繼者的筆法、格局、歷史觀如何出色,總難以超越金庸,或許就是「俠」的精神難以超越吧?拿小說與畫來比較似乎很怪。但心之所在,且分享與諸君。

    [版主回覆10/15/2008 09:05:42]

    嗯嗯,而且這個找出核心的過程,通過情感知覺作用的是藝術;通過理智作用的是科學。

    「一個東西,如果需要經過學習才能獲得,我就不感興趣。」這句話應該是再度強調了直覺的重要性,直覺是活生生的真知識,是已死知識的反面。直覺才能面對真正未知的問題,知識無法對付未知,小弟很能認同這句話。

    金庸大概已經終結武俠小說這個創作形式,金庸筆下旖旎的風土人情,來自那個時代從小的薰陶,這是無法複製、無法再現的,現代人寫不出古老中國的風光啦,武俠小說的時代背景又不能設定在現代。我所見的嵩山,和金庸所見根本不同,時代已經變了。

    類型小說限制很多,相對於純文學來說藝術價值不高,金庸算是把類型小說發揮到頂點的人,比二流純文學好。類型小說的問題,未來談論某位畫家時會聊。 

  7. tracy

     

    從你對藝術的評析 我試著對於所看見的及所想到的畫 真正震動的…有不同的學習

     

    Nicolas de Staël  Composition  1949 這幅畫 我感受到深層底極度黑灰

     

    面對一個物像,同時會受到在旁其他物像無限重疊的關係所干擾。

    這段話是非常好的思考題 在各種物質相依中 可以理出簡單的頭緒

     

     

     

     

    [版主回覆10/11/2008 22:35:06]

    Staël 值得慢慢品味,大家都應不受小弟拘束自由解釋。

    做為Staël的觀眾,除了有做觀眾的幸福感以外,也能體會現在的美術創作者,面對如此多的歷史大師,要突破有多麼困難,小弟再次向A+們致敬,也向誠懇但功虧一簣的A及A-們致意。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