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laminck_Paysage

飛白體—-談談Maurice de Vlaminck

Maurice de Vlaminck (1876-1958),出生於巴黎的法國畫家,與Henri Matisse (1869-1954)André Derain (1880-1954) 並稱為野獸派三大領袖。雖說三人之中整體藝術成就以Matisse為最高,Vlaminck反而是最能發揮野獸派色彩熱情的大畫家。野獸派這個名詞是藝評家偶然的一句話,用以描述MatisseVlaminck這群人當時的畫風,本身倒沒有嚴謹的定義,泛指用色大膽、筆法狂放,以表現為中心的畫法:「你覺得陰影是藍色嗎?那就塗上深藍!」

        為藝術家歸類流派,只是說談之趣。李白屬於那一個詩派?很重要嗎?直接品味作品才是王道。二OO二年二月在倫敦ChristieVlaminck的「在夏圖的塞納河」(如下圖) 以約合台幣 3 3358 萬拍出。這一件屬於Vlaminck早期作品,Vlaminck真正的個人風格還不明顯。

Vlaminck_La Seine a Chatou

Maurice de Vlaminck  La Seine à Chatou  1906

        「我提高所有的色調,把所有感覺都轉化為色彩的交響,我是一個溫柔又充滿暴力的野蠻人。」如下圖「雪景」,如下第二圖「田野」,如下第三圖「茅草屋」。Vlaminck的風景畫,瀰漫著空氣的濕度、雲彩的厚重感,天空不平靜,地面也不平靜,彼此唱和,連平靜的景色也有風起雲湧的感覺。
Vlaminck_Paysage

Maurice de Vlaminck  Paysage Enneigé  1922

        在不平靜的空氣裡,樹木也張牙舞爪露出猙獰的面目。「悲哉秋之為氣也,蕭瑟兮草木搖落而變衰」在Vlaminck筆下,四季都是秋天,遙接自Vincent van Gogh的狂躁筆觸,將大自然的暴力感野獸地呈現出來。

        「好的繪畫就像美食,可以品嚐,無法解釋。」Vlaminck也不贊成解釋繪畫,繪畫與語言,是兩種大相逕庭的媒材。
Vlaminck_Le Champ

Maurice de Vlaminck  Le Champ  1932

Vlaminck的風景畫,不由得讓我想起日本導演北野武 (1947~) 所說的:「我的電影,因為我的暴力,所以顯得更溫柔。」狂暴反襯溫柔,從狂暴中突顯溫柔,Vlaminck與北野武倒有異曲同工之妙。

        Vlaminck精神上以Vincent van Gogh為一生的老師,筆法確實也得到Vincent van Gogh的真傳,兩人的畫面一樣地激烈,熱情地讓畫布幾乎承載不住。
Vlaminck_Thatched Cottages

Maurice de Vlaminck  Thatched Cottages  1933

        把畫風景的手法用來畫花,Vlaminck的靜物花卉充滿死亡的氣氛。如下圖「瓶中花束」,一瓣白花在紅瓶前飄落,萬物即將腐朽的感覺,彷彿就是花朵凋謝前夕,稍縱即逝的一刻。
Vlaminck_Bouquet de Fleurs

Maurice de Vlaminck  Bouquet de Fleurs dans un Vase

「飛白體」本是中華書法的一種字體筆法,相傳為書法家蔡邕 (132133-192) 所創。「上言加餐飯,下言長相憶」,深情款款的蔡邕,寫起書法來也是一把好手 (關於加餐飯、長相憶這首「飲馬長城窟行」版本有數種,相傳為蔡邕所作,也有一說佚名)。「飛白體」書寫時運筆讓筆頭不完全出墨,使部分呈枯絲、留白。北宋書法家黃伯思 (1079-1118) 解釋道:「取其發絲的筆迹謂之白,其勢若飛舉者謂之飛。」後人把書畫的乾枯筆觸部分泛稱飛白。

此處借「飛白體」指Vlaminck風景畫裡那神乎其技的一抹飛白 (參見Vlaminck的畫冊,大約1920年後即大量出現「飛白」),狂風驟雨裡的一抹飛白,因為狂亂,所以顯得更溫柔。

More Help:我係光頭
dog39

4 thoughts on “飛白體—-談談Maurice de Vlaminck

  1. shyang

    看這篇好幾次卻有點無從回應的感覺,因為每一張畫似乎都帶來不同的感受,又都那麼強烈卻無以名之
    野獸派的名字定的妙,但派別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畫作能直指人心,帶來感動
    Vlaminck有許多的名言,例如他以從未到過羅浮宮為榮,因為「參觀博物館會使個性變劣,就像與神父交談會喪失自已的真誠」,他覺得自已很邪惡,如果不是利用畫布發洩,說不定會放炸彈攻擊…愈看愈覺得他就像是一個尚未發病的van Gogh,一樣是一位從骨子裡尋求發洩的人,只差沒把耳朵切下來而巳

    說到這裡小弟對標題有點困惑,西方畫作裡的白,應該是有用顏料的,中國風的留白,則是真正的空白。這二種「白」似乎仍有區別。
    [版主回覆12/16/2008 14:52:13]

    是,東西方的白並不相同,東方的白更哲學、更空靈一些。我喜歡東方的白勝過西方的白。

    小弟只是藉飛白體形容Vlaminck的美妙,事實上Vlaminck當然跟書法飛白體無關。

  2. 大毛

    看到<在夏圖的塞納河>時,錯覺的以為是梵谷的作品,原來,印象的大師,竟成了野獸的始祖~~

    之前對於 Vlaminck  並無所悉,但在看完ailleurs的介紹以及畫作後,

    我卻覺得留下一抹惹人遐想飛白的Vlaminck,要比馬諦斯更讓大毛喜歡~~

    發現~~犬助的身上也有著Vlaminck的一抹飛白呢~~

    [版主回覆12/10/2008 22:25:34]

    哇,又一位比較喜歡Vlaminck,看來我得好好介紹Matisse。Vlaminck 也很好,美術史裡的前百強,都是世界第一流的東西。

    犬助白褐相間,毛色在後腿部分彷彿穿了一件褐色低腰褲,頭上像戴頂瓜皮帽,只能說是"雜毛體"。

  3. scf2004tw

    "愛與直覺的藝評,不抄襲他人的看法,不賣弄已死的知識。"

    這是你的招貼話,我很喜歡。藝術創作是個人的事,藝術欣賞也是個人的事,自了,大家都是自了漢,自己過自己的日子,也都是單幹戶,自己玩,有需要就玩,想玩就玩,讓自己自在。創作要有深度要耐品最好有足夠的專業技巧支撐,至於欣賞,人世百業專工,一個人面對一件藝術品有對路的專門藝術技術素養來作為品鑒的基礎的可能性實在不高,所以大約也就衹能從愛與直覺出發了,然後儘量找理由胡說八道一番,給自己的愛與直覺圓上一圓,跟創作者喝一杯,自我滿足一番,這評論過程就是把自己的"情感與美感綜合體"在自己當下面對的藝術品身上圓而滿之,滿而圓之,這是個很美麗的過程。 —- 所以,無病呻吟幹什麼?抄別人的東西幹什麼?擺弄教科書上的知識幹什麼?藝術之心出於性靈,創作者如此,欣賞者當以一己之性靈迎之,否則欣賞者在欣賞什麼呢?!

    發揮了你的招貼話,覺得很舒服。 ^_____^

     

    [版主回覆12/06/2008 01:02:02]

    以下節錄自您的大作 "我不過是個茅十八 — 閒聊武俠小說名家",黑字為小弟註:

    武俠小說是娛樂,比之於娛樂電影和流行歌可也。此皆小道,然一眾藝術電影藝術歌中徒以大道名卻寡才乏味者多矣。此等俗物雖小道,實有可觀者,其佳者固寡,然吾甚愛之。

    ailleurs註:以大道名卻寡才乏味者多矣,深中要害。繪畫雕塑也有同樣問題,藝術歌小弟不瞭解,藝術電影小弟頗有涉獵,竊以為寡才乏味者並不能列入藝術電影之林,不過敝部落格要先專注談完美術史,在此之前不打算討論藝術電影,先按下不表。

    金庸才情第一,文筆第一,可愛第一,高級趣味第一,人情人性第一,耐讀第一

    ailleurs註:誠然如此!

    古龍才情之高很少對手了。小魚兒和李尋歡為獨到,深情有品,值得收藏。後來趨俗,文筆和內容都俗,還自我抄襲,徹底商業化,如瓊瑤。

    ailleurs註:李尋歡OK,絕代雙驕有這麼好嗎?我有空再重讀,小弟倒是以為"午夜蘭花" 頗具禪意。

    "深情有品" 實在是至高無上的稱讚,古龍偶有得之。然其太不尊重創作,泥沙俱見,此四字給金庸是否更貼?個人倒是覺得古龍 "狂情炫品"呢。

    一周後小弟即要談美術史裡的武俠小說,即相當於武俠小說的繪畫作品,再請指教。

  4. scf2004tw

    Vlaminck比Matisse強。Matisse不大能感動我。創新是可貴的能力,但"創新能力"不等於"藝術成就"。那幅雪景我很願意有一張複製品掛在牆上。莫奈的睡蓮我貼過一張,大都會買的,好大一張。

    [版主回覆12/04/2008 16:30:17]

    拜讀scf2004tw 君的文章,談柏楊、曹操、張愛玲、論武俠、詩歌均妙趣橫生,從文中推想您閱歷應比小弟大一輪 (12年) 以上,以下談文論藝,無分長幼,得罪莫怪:

    Vlaminck 非常好,是美術史前百強的人物,但 Matisse 更感動小弟,小弟會另以專文談談Matisse,屆時再請指教。

    您之前曾留言立體主義無價值,小弟答以那是個有系統的門派,那是幫立體主義下個台階,其實小弟心中同意您的看法。把立體主義評為沒有價值,這是用最嚴格標準來審視美術史,用這麼嚴格的標準,可以過關的人就不多囉,小弟對印象派有非常嚴厲的看法,屆時談Monet 也請指教。

    美術史浩瀚,一流有一流的價錢,二流、三流各有其價,別買複製品啦,小弟以為那不如買Vlaminck 的畫冊更佳,對於收藏不起的作品,小弟都是以擁有畫冊過過乾癮。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