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der_Hanging Apricot_1950

動如參與商—-談談Alexander Calder

Alexander Calder (1898-1976),生於美國賓州,工程師教育背景,以「動態雕塑」聞名全球的大藝術家。二OOO年十一月在紐約SothebyCalder的「劍龍」以約合台幣 1 3813 萬拍出。

Calder_Croisiere_1931

Alexander Calder  Croisière  1931

早年的Calder,喜歡彎曲鐵絲做一些小童玩,原本是一個完全工藝性的領域。Calder很快就厭倦了一成不變的工藝性,逐漸走向抽象思考,如上圖「航行」,徹底擺脫低階的工藝性,走向精深的純粹藝術

論者謂Calder的雕塑「好像將動態的連續性,壓縮成一個站立的整體物件,藉以形成生動的圖像。」

Calder的動態雕塑,靠的是自然風動,與後來的藝術家,例如Jean Tinguely (1925-1991) 直接在雕塑裝上動力源不同,比較接近中華文化的風鈴,只是中華的風鈴未曾從工藝性走向藝術性。筆者友人因此大發議論,認為華人缺乏抽象思考的能力,關於此一問題,筆者將另文談論。

「我以形狀來畫畫。」為什麼雕塑不可以是動態的?Calder把空間當成畫布,以鐵絲為畫中的線條,從取悅小孩的童玩一路玩到娛樂成人的藝術,娛樂成人,是世界上最困難的事情。據說「航行」展出時,大科學家愛因斯坦 (Albert Einstein 1879-1955) 也在此件作品前流連良久。

Calder_Swizzle Sticks_1936

Alexander Calder The Swizzle Sticks 1936

離開鐵絲之後,Calder更自由地探索各種媒材,如上圖「調酒棒」,藉由風吹動前方的細棒造成影子在紅色背板上搖曳,光影虛實交錯,命名為「調酒棒」,叮叮咚咚彷彿在觀者心中調酒,令人忍不住打起節奏來。

「對材料本質的正確對待是一種知識,也是一種共鳴。」

        除了動態雕塑,Calder也有比較靜態的作品,如下圖「有四邊形的星群」,此作原作是彩色的,電腦圖變成黑白略為失色,請有興趣的讀友參閱Calder作品集。宇宙的絢麗與遼闊,被Calder以簡單的幾何元素,充滿想像力地表達出來。「潛藏在我作品下的形式意義即是宇宙的體系,或是宇宙體系的一部分,宇宙真是一個巨大的模特兒!」
Calder_Constellation with Quadrilateral_1943

Alexander Calder  Constellation with Quadrilateral  1943

Calder以幽默與童心,把Fernand Léger (1881-1955) 所強調的機械化或甚至是Bauhaus學派的機械光榮,從嚴肅僵硬中解放出來,Calder說:「我要做的藝術,是看起來好玩的。」如下圖「懸垂的杏樹」。

色彩在視覺上本來就有它的重量感,在Calder的立體動態雕塑中,著色元件在空間裡又有真正的重量,Calder以幽默童心尋求兩者之間的平衡,像一位編舞家一樣,安排色彩在空間中舞動,形成一個個視覺上愉悅華麗,趣味性很高的作品。玩鬧藝術家Marcel Duchamp (1887-1968) 也讚嘆道:「Calder的藝術,是樹與風的昇華。」

Calder_Hanging Apricot_1950

Alexander Calder  Hanging Apricot  1950

「我全部的藝術理論,便是形式、質量與運動間的不均等關係。」Calder作品的題材,常常取自他對大自然的觀察,例如上圖「懸垂的杏樹」、下圖「星星」。星群中有一群人類熟悉的 (紅色塊);有一顆是最亮的 (橘黃星形);有人類不熟悉的或亮度較暗的 (黑色塊),最左邊則是無垠未知的蒼茫宇宙 (大黑色塊面),簡簡單單,卻是可愛、自然又雋永。

就像我們組合色彩與形來畫畫,我們同樣也能組合運動狀態。」Calder說。

Calder_The Star_1960

Alexander Calder  The Star  1960

存在主義哲學家Jean-Paul Sartre (1905-1980) Calder的評論是:「動態是不能被歸類的,因為它有太多的可能,Calder的動態雕塑是感性創作與理性技巧的完美結合。」Calder在百花盛開的當代藝術流派中另闢蹊徑,別人的雕塑都不能動,都是無可更易的絕對位置,講究的是崇高、深奧;偏偏Calder的雕塑在跳舞,是動態、活潑、輕鬆、有趣的。藝術史翻到Calder這一頁,真有眼晴一亮,會心一笑的效果。

本文標題引自杜甫「贈衛八處士」:「人生不相見,動如參與商;今夕復何夕?共此燈燭光。少壯能幾時,鬢髮各已蒼;訪舊半為鬼,驚呼熱中腸。焉知二十載,重上君子堂;昔別君未婚,兒女忽成行。怡然敬父執,問我來何方?問答未及已,驅兒羅酒漿。夜雨剪春韭,新炊間黃梁;主稱會面難,一舉累十觴。十觴亦不醉,感子故意長;明日隔山岳,世事兩茫茫。」

因為很喜歡這首詩,把全詩都抄了一遍。「動如參與商」本意是說,人生難得相聚,動輒如同參星與商星,各據天涯一方。Calder以「動態雕塑」聞名全球,Calder的「星群系列」尤為筆者所激賞,本文借用「動如參與商」,轉義為Calder的動態雕塑,一動即如參星與商星般莊嚴,各據天涯一方,為照耀一方之王者。

More Help:花枝亂顫
dog8

8 thoughts on “動如參與商—-談談Alexander Calder

  1. 神遊

    誠然如此,機械裝置很容易落入這樣的危險裡

    你提到的「純粹性」很有意思
    雖然不確定是否有哪種本質上的差異
    但變項更多的藝術創作的確更容易「出錯」(或說,不精準or不到位)
    (這些「很純粹」的三大支柱本身的變項f其實就已經夠多了)
    [版主回覆12/25/2011 21:01:52]嗯,說不定 "動" 反而減少變項? "不動如山" 是最大的變化,最後勢無窮。三大支柱本身非常純粹、莊嚴、凝重、幽默,電影 (motion picture) 比文學缺乏想像力,金庸連續劇不如金庸原著,大約也是這個道理。

  2. 神遊


    ㄍㄧ哩叩囉的Tinguely大概與你強調的愛與感動比較有距離吧

    [版主回覆12/20/2011 22:19:01]kinetic art 其實很難做,一不小心就流為 "機關設計師"、"工藝",kinetic 和雕塑的本質,有可能是相衝突的。小弟提倡的藝術三大支柱說:繪畫雕塑、文學、音樂,三者皆具有高度的純粹性,各自能表現其他媒材所無法到達的地方,因此成為支柱之一,而 kinetic art 有可能破壞了繪畫雕塑的純粹性,這是我目前的推測。

  3. 神遊

    不知道版主有沒有打算談談Jean Tinguely咧?
    [版主回覆12/19/2011 19:32:00]小弟只看過一本Jean Tinguely 的作品集,而且並沒留下太震撼的印象,我覺得會動的雕塑,應該是Calder 做得最好了。

  4. 憤怒的92

    Calder的作品幾乎都在他的foundation 數量嚴格控管 要在市面上買到 除了進拍賣場外 就是翻翻報紙看那個藏家發出了訃文 Calder獨樹一格 非常有趣 影響力也非常大 很多小學美勞教材都有類似概念的設計 可惜沒幾人知道這是他的概念
    [版主回覆03/10/2009 21:47:34]嗯嗯,Calder 在藝術史裡是獨樹一格的人物,跟 Matisse 一樣,也是偏向輕鬆快樂,看到 Calder 的作品總是很開心。我們要加強下一代的美育,其實高中美術課應該放進 Calder。唉,應該放的太多了啦,我們台灣的美術教育問題多多啦。

  5. shyang

    這一篇看了很多遍,但一直無法回應,心中有些想法但連自已都不清楚
    我一直以為是因為動態的作品,只看圖片無法感受的關係

    今天卻突然發覺,其實真正想到的是,自然的藝術性。理科的出身,讓我對數學物理探究自然的真理所得到的公式,充滿感動。我並不信神的存在,但我可把自然當做是某種神。Calder作品中擺動的棒子或錘子,不正是在對運動的力與美做出實證?如果能深刻的去理解,自然界的任一個存在,都是奇蹟,都令人感動。
    我知道我想起來的是拉格朗日的最小作用量原理了,用一個原理來解釋自然,沒有比這更簡化的了。這令人感動。

    於是明白,作家藉由各種創作接近自然,刻畫自然,亦能令人心動
    雖然至今仍沒辦法僅由圖片去了解,為何Calder的作品是表達出童趣,但不同的觀者會有不同的感受,我又何必執著於作者的感受?
    I am touched ! That's enough !
    [版主回覆03/04/2009 14:33:14]

    數學與物理的公式,確實是美,但那是自然界推理式的知識,小弟比較喜歡直覺式的知識。

    仔細想一下 Calder 創作的出發點,其實就是小孩在玩玩具啊!體會不到童趣麼?那請您的小孩來看,說不定他會看到童趣^_^

  6. killerhoi2004

    不好意思,有個小小的問題想請教一下blog主

    小弟即將前往威尼斯和佛羅倫斯旅行,作為藝術愛好者不可能不去當地藝術館

    經自己的查找資料書後,得知威尼斯的Paggy Guggenheim Collection (blog主你最愛的空間之鳥也在裡面呢) 和 Ca' Pesaro,跟佛羅倫斯的Palazzo Pitti有現代藝術品展出,不知道還有沒有什麼值得一去的現代藝術館我是還未注意到的呢?

    Uffizi和Galleria dell' Accademia這些當然也是一定去的,雖然都沒有現代藝術品。可能是因為小弟對印象派前的藝術品的鑑賞力反而較低,之前巴黎旅行花了一整天在羅浮宮的畫廊轉,一開始還好,可是看多了就有種吃膩了的感覺,因為大部份作品都對我無感染力,題材風格又很狹窄,佳作雖然也不少,但跟平庸/劣作的比例很低。很快會令人感到沉悶。相反pompidou之旅卻充實至極呢。

    順便說說, 寫實派的畫家我唯一喜愛的就是Vermeer, 他的畫很能帶給人安祥寧靜的感覺,時間彷彿不再流動,靈魂像脫離了身體,一切變得空白,有如與神靈相交…人物的神色也深得我的喜愛.

    不知Vermeer有沒有也被blog主擺上「議程表」呢?

    [版主回覆02/07/2009 09:30:14]

    如您所說,Louvre 只能用 "很累" 來形容,我覺得Louvre 不應該全看,只要看有興趣的部分,在疲倦之前就應該離開。Pompidou 是好地方,小弟在裡面 "住" 了整整一個暑假。

    很抱歉威尼斯和佛羅倫斯,我沒有私房景點推薦給您耶,小弟是畫冊狂人,並非美術館狂人,我只有在待2天以上的城市才會開始逛美術館,那兩個城市我都只住過一晚…..。

    Vermeer 在議程表上,不過我要先處理Van Gogh之後的藝術,還有華人,最後才處理 "古董型" 的藝術,印象派前的藝術感染力比較弱,我完全同意,但是還是有個別出色的。油畫與雕塑這兩種媒材,我覺得是從Van Gogh 起進入極盛期,今日已經在下坡了 (今日都在玩多媒材了,純油畫雕塑要突破很困難)。

  7. killerhoi2004

    第一次來到這個blog, 你的藝評實在很有啟發性, 使我獲益良多. 外間有不少藝評都或多或少有穿鑿附會的傾向, 反而使讀者迷失方向

    我很喜歡kandinsky, 我個人偏愛他甚於rothko和pollock, 你有空可以談談你對他的看法嗎?

    [版主回覆02/06/2009 00:54:41]

    歡迎歡迎,Kandinsky 是第一代抽象,是被當作被學習的老師般尊敬,好幾位大藝術家都談到了Kandinsky的影響。一定會有一篇談他,只是目前名單很長,可能需要半年以上,謝謝支持。

  8. doglover

    "美學面與經濟面的雙重崩盤",在藝術市場崩潰的今日,回顧 ailleurs 言論,才知道此句話的遠見與洞見。

    Calder在台灣似乎很少見?

    [版主回覆02/01/2009 11:54:15]

    過獎了。

    Calder 在台是不常見,台灣連夠水準的展覽都有如鳳毛麟角,辦一個高水準的展覽,賠錢的機會很大,需要政府或非營利團體出來支持,如果只想辦賺錢的展覽,台灣的美術教育是不會進步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