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德進_蹲在長凳上的老人_1969

活著,就是這麼地熱情!—-談談席德進

席德進 (1923-1981),出生於中國四川,1948年赴台灣任教職,主要創作活動均在台灣的大畫家。二OO六年十一月在香港Christie,席德進的「林中鹿」(如下圖) 加上「婦人畫像」,兩件一組,一起拍了約合台幣 757 萬。「林中鹿」與「婦人畫像」這兩件作品不是組作,卻被硬綁在一起拍賣,這樣的作法大概是怕單件會流拍吧?這實在是對大藝術家不夠尊重。舉辦一次拍賣會的成本太高,未來網路世界應該會解決這個問題,網路藝術品拍賣可以有效降低藝術品流動的成本。

席德進_林中鹿_1959

席德進  林中鹿  1959

席德進風景畫裡銀鈎鐵畫的線條,是學習自法國畫家Bernard Buffet (1928-1999),如上圖席德進的「林中鹿」。用複雜卻異常協調的色彩來表現生機蓬勃的森林,襯比出林中三隻線條簡單悠閒的鹿,也就是「色」很複雜但「線條」很簡單,虛化實景,寫意而傳神。

筆法方面雖然是學習Bernard Buffet,席德進已經完全找到自己的靈魂。有了靈魂,枝微末節的技法就不再重要了。席德進自Bernard Buffet脫胎而出,成就不在Bernard Buffet之下。學習他人技法,表達自己的靈魂,最後將他人的技法和自己靈魂緊密地結合,因為結合得夠緊密,實質上已經變成席德進自己的技法。

如下圖「魚塭」,朦朧中有細緻;細緻中又朦朧 (如果是較平庸的畫家,朦朧中還是朦朧),前景、背景自然融合,深淺動靜變化又整體地融入大自然之中,宛如時光的再現者,再現那一去不回的一九六八。

席德進_漁塭_1968

席德進  魚塭  1968

        席德進踏遍台灣大小城鄉寫生,寫盡台灣城鄉風情,堪稱是真正愛台灣,筆繪台灣魂的大畫家。下圖「群牛」以單一背景色統一場景,畫面洋溢著溫馨、休憩的氣氛,在土色有如母親的大地上,幾位老農盤腿圍坐,彷彿正和靜謐的大地對話。用色極少卻不覺單調,構圖簡單寧靜但寓意無窮。從寫實走到寫意,古早味的台灣風情,已被席德進化為永恆。

席德進COW

席德進  群牛  1969

        習慣上我們稱朱德群吳冠中趙無極趙春翔林風眠四大弟子,事實上,席德進也是林風眠的弟子。席德進師從林風眠三年,曾說「我是在林風眠老師的教導下,才走向藝術的正確道路」。席德進可說是林風眠晚年最鍾愛的關門小弟子,而席德進的成就,也確實不辱師門。林風眠的這個門派,朱吳趙席趙俱有可觀,五大弟子至少都在第三品A-以上,華人藝術第三品以上人數極少,五大弟子即佔五人,可說是華人藝術最強大的門派。林風眠、林風眠聘請的名師吳大羽,及其五大弟子都將有專文討論。

席德進_蹲在長凳上的老人_1969

席德進  蹲在長凳上的老人  1969

席德進早已突破傳統文人抒情的文人畫狹隘格局,在席德進的畫裡,不僅看到強韌的個人生命力,如上圖「蹲在長凳上的老人」,連大自然裡的花草都是枝勁葉挺,活得理直氣壯,如下圖「絲瓜花」。

「蹲在長凳上的老人」背景脫胎於傳統廊柱圖騰,加入現代藝術的比例切割與艷色,長凳橫木與直向背景對比平衡,映寫出老人堅毅的生命,就算是生命的最後一天也要朝氣蓬勃!這個畫面在筆者眼中,熱情得彷彿就要燃燒!

        席德進的花鳥畫,全都是抬頭挺胸,枝葉都灌滿了力氣一樣,如下圖「絲瓜花」,枝葉鏗鏘有力,葉脈清晰可辨,大自然在席德進的筆下呼吸,一切都像席德進般神采奕奕。

席德進_絲瓜花_1977

席德進  絲瓜花  1977

        席德進的藝術市場,一直都是一個真正的專家市場。因為仿冒席德進的假畫非常多,而且假畫中有模仿得很好,只有少數專家才能分辨的所謂假A貨,這不是初學入門者可以碰的東西。假畫問題,長久以來困擾著華人藝術市場,前一陣子中國大陸剛剛判決了一個賣吳冠中假畫,拍賣場不必負責的案例,嚴重地傷害了收藏市場,這個判決會使全體藏家對拍賣場失去信心,據報導這個判決已經被上訴,有待上訴審決定。要解決這個問題,大陸「拍賣法」必須做出合乎法律感情的解釋,藝術拍賣並不是一般拍賣,藝術拍賣是強烈暗示畫作為真品的拍賣,不可以一般拍賣原則來判決。台灣則是需盡快立法,全體華人必須有足夠的素養和道德勇氣,指出那些是假畫。

        看席德進的畫,不僅看到一位大畫家生命的熱情,更能看見台灣前輩,把路走得更長更遠的決心。雖然出生於中國四川,席德進對台灣這塊土地的付出,沒有少於生於斯長於斯的正宗台灣人。「他鄉即是故鄉」,席德進的藝術,豐富了台灣這塊土地,也為台灣是否是一個獨立的文化體這個問題,提供了有力的辯證。「愛台灣」被政客們喊得震天價響,如果沒有文化、藝術?沒有保存良好的大自然?請問「愛台灣」的內涵到底是什麼?要先懂得台灣的藝術、文學、電影、音樂、戲劇舞蹈,才有資格說「愛台灣」。席德進一生不曾喊過一句「愛台灣」,席德進默默以他的作品,提供我們愛台灣一個堅實的基礎。在華人藝術的三大系譜 (台灣、中國、海外華人)、雄獅美術所選五十位台灣前輩中,席德進是名列前茅,極為重要的一位。

        「活著,就是這麼地熱情!」恰如席德進的作品,也恰如席德進的生命。

More Help

dog38

14 thoughts on “活著,就是這麼地熱情!—-談談席德進

  1. 有所思

    仔细看了每一个留言,省得相似的问题再让您回答一遍。

    前一阶段去公立图书馆看荣宝斋出版的画册,一些二流画家的风景画,题材类似杏花春雨江南的,画面都是“朦胧中还是朦胧”,如白开水般淡而无味。
    [版主回覆08/16/2011 23:11:32]辛苦了,您會發現留言板與各篇的回應,確實頗有重複之處。

  2. 請問:將來有機會看到您有關前輩李石樵及楊三郎的看法嗎?受教了!謝謝!
    [版主回覆03/05/2011 22:25:18]不客氣,未來將把全副心力放在建構十五大師所形成的藝術史上,年底十五大師出齊後,可能變成十五大師的作品一一欣賞,可能無暇兼及其他,還請見諒。

  3. 廖繼春的粉絲

    文中所提『席德進風景畫裡銀鈎鐵畫的線條,是學習自法國畫家Bernard Buffet (1928-1999)』,出自何處?
    [版主回覆09/30/2010 21:04:41]雄獅美術家庭美術館席德進,page 96。

    又您比較Bernard Buffet 的畫冊亦可知。

  4. 小子

    ~『活著,就是這麼地熱情!』~是阿~就如席老師四川人的個性~直率!!找尋了很久~原來台灣是如此的美!美景~鄉土~盡在畫中
    [版主回覆05/31/2010 22:12:14]是,某幾位台灣前輩藝術家,比中國當代亂七八糟的假藝術要高明太多了。

  5. bigbangecstasy

    謝謝他方兄的回應,真的學到很多:

    1.其實後來多爬更多文章,就會慢慢看到他方兄的理路,其實文學的上好作品有時候也是很難被解讀或分析的(譬如我很喜歡的顧城的某些詩)。所以我可以理解您的苦處。然而在針砭缺點的時候,還是可以看到您審美留意的尺度,我想這就解答了許多問題了:)

    2.其實有些小說是很詩意的,或者反過來說,有些散文詩極其小說,集大成的或許是一手寫詩一手寫短篇小說的波赫士。我很喜歡的近代作家廢名也是用唐人絕句筆意寫小說,所以我想不能一竿子打翻談藝術性。但是就視覺藝術和禪宗直指核心明心見性這點來說,我可以理解你強調的詩意。

    3.所以他方兄認為內心才是真正終極的表達所在,外顯的造型都只是表象或工藝技法囉?就這點來說,我很好奇你對El Greco、Hieronymus Bosch或Francisco Goya(甚至Pieter Brugel)這類的畫家會有什麼感想呢?他們似乎是比較早在畫作中展現出另一種玄想情調的畫家(不好意思我對怪力亂神類的畫家和對童心的畫家一樣感興趣,雖然我也一直看達利看不出感覺)。我以往一直以為造型本身有著造型本身的美學,喚起的直觀感動不一定是情緒性的,而是各有美感。否則現在的design重新被翻出來討論甚至廣義工藝被納入美術就很難成立了。我很難想像米開朗基羅或Klimt被當成純粹的工藝來看,當然Mucha可能可以這樣看,是工藝類藝術的普遍美感。雖然我可以體會也很支持你推崇的這部分,不過就造型審美來說,我還在思考是否只有一種情調可以談。

    4.趙春翔那篇我讀了,大部分我都很贊同,只是對現代抒情部分我有點疑惑。為什麼油畫就可以畫當代景物,水墨就不行,水墨不能畫,為何油畫能畫捷運?同樣都是媒材,文藝復興時期的油畫家也一定沒畫過輪船或汽車,不是嗎。更何況他方兄推崇的是內心情感的風景,大師最後畫的也都不是實景,而是物象提煉出來的美,那就更和水墨的題材有沒有侷限無關了。水墨是中性的,就抒情來說我想會不會只是有沒有開發的問題。近年來,我在思考的都是或許西方人早年大膽不會被綁手綁腳,所以可以直接把浮世繪和東方書法入油畫,而我們因為一直緊追在西方美學之後,所以沒有想到反過來用水墨表現西方和世界,失去媒材的話語和詮釋權,所以才會感受到不搭調。就音樂來說,其實我可以舉出一些很棒的例子(其實音樂的直觀和抽象繪畫很相近),譬如殷承宗在文革中為了替西方樂器平反的鋼琴版紅燈記,就非常完美的融合了鋼琴和京劇樣板戲,把鋼琴玩得出神入化表達出東方的情感,簡直就像是為了京劇設計的樂器。我很期待將來水墨之類的媒材也可以出現類似的突破,如果一直侷限在窠臼中認為自己搞不出來,說不定哪天洋人沒包袱還比我們自己玩得出名堂,畫出水墨新意也說不定。我不認為要為水墨而水墨,刻意賣弄東方情調,因為我們也不是過去的東方人了,在這部分如他方兄所說,和文化話語權和我們華人的生活型態西化實在很難脫干係,但是我還是覺得所有媒材都是中性的。真要比較的話,我比較想聽他方兄談談水彩為何遜於油畫的問題,因為都是西方畫材,或許可以放在同樣天平上。不過近體詩的確如您所提,一旦碰觸當代景物似乎就有點尷尬,可是這和我們自己的文化斷裂有關,像是清末大外交官黃遵憲是用近體詩寫過登艾菲爾鐵塔,打電話,搭輪船等等真實體驗的。我們對於古典素材的隔閡感,和我們缺少失落的環節可能有關,這也是我對水墨一直抱著傻瓜般期待的理由。這可能就像現在印度還是可以穿莎麗,日本還是可以穿和服,我們雖有清朝的民族服飾旗袍,但是要穿寬袍大袖的漢裝看起來可能就像要演古裝片似的。總覺得是我們自己變了。很期待你什麼時候寫水墨現代化完全失敗的專文,很想聽聽專家意見。

    5.「對我而言,想像力是情感的延伸」這句話說得真好,拜收了。或許這也可以用來解釋前期的蒙德里安看起來沒感覺,後來的就越來越有味道。
    [版主回覆05/22/2010 14:21:57]bigbangecstasy兄博學多能,佩服。小弟謹回應如下:

    1. 文學分有詩和小說,詩多半不能分析,靠近繪畫雕塑。詩化的小說,到底是詩還是小說?可以爭議,或許也無區分實益。

    2. 外顯造型不能只是模擬外在,否則就有所不足,偏向於工藝性。例如說Giacometti 做過一件雕塑 "狗",充滿了靈魂與感情,就不是一個單純的外顯造型。單純外顯造型,沒有辦法達到這樣的高度。外顯造型就像個照相機而已。模擬外顯造型是一種技能,是一個可以反覆練習的工藝,但是表達感情的才是藝術,一要表達感情,就會發現模擬外顯是不夠的。古典大畫家Turner, Rembrandt 其實都發現了這一點,也做了突破,只是他們為時代所限,所做的是比較局部性的突破。

    3. 造型本身的美,正是和人類情感呼應後才產生,情感並不是情緒。藝術之所以和工藝區別,在於藝術除了一切工藝技巧之外,還必須表達人類的感情。宋瓷是登峰造極的工藝,但你不能說一只宋餈表達了工藝師個人的思想和感情。

    4. 為何油畫可以適應現代,而水墨不行,我覺得原因有二: 一是東西方文化的根本差異,東方講究與自然齊一,西方想要征服自然,水墨是一種與自然齊一的媒材,他沒辦法適應征服自然。事實上我覺得傳統中華文化有刻意在延緩科學的發展,奇巧淫技向來被主流傳統鄙視。第二個原因是水墨是深植於中華傳統文化的,結合越緊密的,越沒辦法分開,唐詩英譯比英詩中譯失去的多,水墨一離開中華傳統文化就死掉了,這也回答了為何律絕不能寫捷運,為何現代不會有水墨大家,因為一位水墨大家,必須在完全的古老中華文化中產生。

    5. 殷承宗用鋼琴來玩京劇是可以的,因為鋼琴所能玩的音階曲式都比京劇使用的配樂寬廣,寬廣的可以吃狹窄的。但反過來不行,二胡若想模擬小提琴、交響樂團可能就蠻吃力的。這也同時回答水彩和油畫的問題,水彩是二胡,油畫是小提琴,這是媒材本身表現力和寬廣度的問題。

    6. 現代有很多富貴閒人穿唐裝也很好看啊,我們確實是變了,不過倒不只是在衣著上,應該說東西方文化的角力,在最近的五百年,是征服自然的西方壓倒了齊一自然的中華。未來五百年會如何不曉得,但是在我們這一代,應該沒有扭轉的機會。

    7. 您太客氣了,水墨總論我要再對宋朝的水墨多下功夫後才寫,宋朝的水墨繪畫藝術與工藝,達到了中華文明的最高峰。最近小弟為俗務所困,比較忙一點,有空歡迎多研討。

  6. bigbangecstasy

    今天查Cy Twombly的時候爬到版主的文章欲罷不能讀了一陣子,不過讀著讀著有幾個疑惑很想要請教:
    1.「真誠的抒情」的確是美感最根本的價值之一,可是版主單用主觀、直覺、先驗的說法標舉十五大,推廣是好(看傑作看得神清氣爽),在描繪神髓上感覺就搔不太到癢處。
     雖然不拾人牙慧是很棒的態度,但是這種感想性的心得(就別談評論了)實在很難對有心解讀或分析創作的人有進一步的感受幫助。
     有趣的是,您在罵人的時候比較會出現作品分析,譬如瑪格莉特或塞尚。不知道版大對於解讀作品這件事情有什麼看法?
     身為一個純粹的觀眾除了直接面對作品之外,我想還是會有想要看門道的時候。
     而對於同樣從事文藝領域工作,卻非美術本科的人來說(就是我啦),其實也很好奇不同領域間美感的關聯性
     譬如象徵主義詩派從版大很常提到的Blake等先驅起到馬拉美的時候延伸啟發了德布西,
     我很愛象徵主義的神秘詩韻,更愛德布西音樂的朦朧意象與色彩,可是對於同時期象徵主義畫派的圖卻總覺有種故弄玄虛之感(惠斯勒倒是不錯,不知版大會不會談)。

    2.版大在品評超現實和立體派等缺乏價值時是用長時間能否流芳萬世的眼光來看,甚至在千年間只選了近代十五人,不把布勒哲爾、米開朗基羅等人放在眼內,這點眼光相當新鮮
     繪畫在攝影出現之後開始轉折是物質歷史也是美學上的一個重大變化,從外在真實轉向表達內心真實我想是帶著這兩百年的時代性
     能否單就當代的時代性來評判過去的時代性好壞,這點我有點質疑?
     對我來說,物象的繪畫和現代描繪內心的繪畫簡直是兩種文體,版主國學根基深厚,想必不會用現代詩的美學去批判近體詩認為其無大師才對。
     我們身為現代人,有著現代的感性和美學,但似乎不該以此評判古代的美學無成?混為一談有點令人困惑,很想聽聽版主在這方面的觀點。

    3.針對席德進這篇想到一些相關的問題,版大認為水墨和水彩是沒前途的畫材,不知道背後是基於什麼樣的想法?
     您在另一篇談吳冠中也提到「雙燕」若用油畫來畫會成就更高,在媒材這部分我是大外行,很想聽聽版大在這方面的意見。

    4.形式的創新雖然不是絕對,但是在「滿足人類的好奇心」這部分我一直有點猶豫是否只能用單一標準來判斷。
     版大在過去文中曾經提到Calvino,他正是一個非常往知性前進的小說家。
     版大引用的昆德拉更是對於純粹抒情帶有保留,他追尋的是一種有距離的美感,帶有幽默智慧,追求降格、反對崇高。
     在文學領域上,近百年似乎認為抒情已經有點浮濫,所以想要找尋新的表達方式和新的題材,往智性更加靠近。這是我個人非常喜愛但是也不斷在思考的問題。
     雖然各個藝術領域的美學有所不同,我知道有單純淺薄的超現實,但是我也知道有深刻的幻想與思考,那絕對不僅止於抒情。
     在視覺領域方面,單用抒情來解讀克利或似乎有點摸不著邊際,對我來說,他具備相當豐沛的想像力。
     相反的,我個人常年從小到大對梵谷則是一直沒有什麼共鳴。
     在我個人的審美系譜裡面,根本性的感動和根本性的想像是兩條方向不太相同的路,在這方面我很想聽聽版大的意見。

    話多了,還請別見怪。
    [版主回覆05/19/2010 23:13:21]您提到的點很多,我分項答覆如下:
    1. 繪畫與雕塑並不能被解讀或分析,和文學不一樣。小弟試圖要說清楚,但發現其實我說不清楚。如同拙作常玉一文所說,好的作品是一個完全體,沒有文字介入說明的空間,糟糕的作品容易評論,因為我只要指出缺點就可以了。

    2. 音樂方面我非專家,不多議論,Whistler 會談,不過在很久之後。不同領域的美感,個人看法是繪畫雕塑跟詩很接近,音樂理性多了一點,小說更加理性,小說是可以分析的,小說的藝術性跟繪畫雕塑南轅北轍。

    3. 繪畫雕塑的演變是一貫的,表達內心真實的抽象是近百年才發展出來的,這個情況與古典詩和現代詩不同,古典詩和現代詩,各是一個完整的載體,在杜甫的古典詩裡就已經走到內心了。但是繪畫與雕塑,卻是要以整個四千年人類史來看,才是一個完整載體,也就是說,在Turner之前的所有繪畫雕塑家,統統都只是初唐而已。直到Brancusi 和 Rothko,才走到古典詩杜甫的地位,繪畫與雕塑的最高峰。並不是以現代藝術去否定古典藝術,而是現代藝術才剛剛在這四千年的大歷史裡攀上巔峰,再來的繪畫雕塑要向下了,就像杜甫之後的唐詩一樣。

    4. 水墨沒前途,請參見拙作趙春翔一文。雙燕如果是水墨,匠氣比較重,如果是油畫,應該能有新意。

    5. 小說跟繪畫雕塑大異其趣,難以類比。對我而言,想像力是情感的延伸,Paul Klee 是用想像力在表現純真的情感,是情感打動了我,有想像力而無情感的,例如 Salvador Dali,被我痛貶,請您卓參。

    6. 我的觀念是:"如果有一種繪畫雕塑技巧,宣稱他是沒有情感的,那麼那是沒有價值的技巧",請參見十五大師一文。

  7. OS泡泡

    您好, 今天下午逛Blog想尋找蔡國強的資料時看到您的blog, 於是欲罷不能的接下去閱讀其它的文章, 先說說題外話因為對於藝術的鑑賞還在幼幼班的階段, 看了您對蔡國強的文, 深覺更應該去北美館瞧瞧, 對於程度不佳的幼幼班來說他也許是很好入門的藝術家吧~講回正題, 我曾在台中的國立台灣美術館欣賞席德進的畫展, 雖然之前沒聽過這位大師, 但對於席德進後期的畫作卻很有感覺, 我有幾個淺白的問題想請問您, 因為當時匆忙的看完展之後就忘了這事, 今天看到您這篇才想起當時的疑問:

    當時看席德進的作品時我發現一個很大的轉變是1970年代, 1970年之前席德進在歐洲不知道是拜師或是尋求自我, 畫風在這個年代之後有很大的不同, 1970年代以前, 不論是在台灣或是歐洲各地的畫作, 我的感覺是輪廓深硬, 怎麼看, 畫哪裡都像是台灣傳統畫家的筆觸(Sorry, 因為對台灣藝術知識的欠缺, 以我的程度看起來真的有點這種感覺), 但是在1970年代之後, 應該是回來台灣了吧~畫風一轉, 變得朦朧優美, 就像您在文中提到的 : "朦朧中有細緻;細緻中又朦朧 ,前景、背景自然融合,深淺動靜變化又整體地融入大自然之中", 不止您文中的畫作, 其它的山水、農田、花卉畫作也是如此……

     

    後期的畫作真的是非常優美, 讓我忍不住坐在展場中仔細感受, 同行的外國友人甚至衝去紀念品店買了複製畫想回德國當新年禮物送家人~!!, 我想這位大師幫我做了一次藝術國民外交~

    我想問的是, 1970年的轉變是什麼? 又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轉變? 是從歐洲流浪回來之後將西方畫作技巧融入傳統山水畫的極緻表現嗎? 或是體認了東方傳統繪圖題材的另一項可能?

     

    這是我的一點想法與問題, 還請您不吝指教了, 謝謝~!!

     
    [版主回覆12/01/2009 22:58:29]

    歡迎歡迎,鼓勵大家多去看各種展覽,蔡國強展當然去看。

    席德進在油畫、水彩、水墨皆卓然有成,1970年席德進嘗試開創新水墨,被認為是少數有自己面目的水墨。總體言之,席德進的做法是將水墨的技法用在水彩上,將水彩的技法用在水墨上,用水墨來寫生,再灌入超越Bernard Buffet的筆力,席德進很可能是華人水彩之最高峰。

    但個人認為,席德進的最高成就是在油畫。在水墨方面,我對水墨的看法是這個媒材沒有前途 (參見拙作趙春翔一文),席德進的水墨,雖因混入西方水彩技法,而呈現技巧上的面目一新,但是席德進在意境上,並沒有超越古人,沒有超越范寬,清朝乃至民國的水墨,全無可觀,因為都只是移植西方 (例如說用印象派來畫水墨畫、用Pollock來畫水墨、用Rothko來畫水墨等等),我用一句話就能講完一個水墨畫家,全都比范寬差多了。

    在水彩方面,水彩是一個局限性很大的媒材,是兒童的練習品,水彩的世界巔峰是Turner,但Turner的油畫比水彩更好,水彩不是一個正式的媒材,這是媒材本身的限制。水彩有點像是素描、草稿,就先按下不表。就水墨來說,以席德進如此天才,還是無法創造出具有世界藝術史意義的新水墨,其實是再次證明了我的論點:水墨已完全不可為。

    席德進的油畫成就很高,有技巧有真情,小弟將之列為華人第二品首位。席德進的水彩與水墨也都相當優美、書法也有情味。席德進乃是華人世界重量級藝術家,此點應屬確認。

  8. alice

    轉貼~~
    今年是藝術大師席德進逝世
    28周年。擁有1864件席德進作品,堪稱國內收藏大師作品最豐富的國立台灣美術館,特別推出《藝術的軌跡-席德進的繪畫世界》展,從館藏中精選170件佳作展出,內容有水彩、油畫及素描,展期到927結束。
    [版主回覆08/06/2009 17:00:25]要鍛鍊看真假眼力的讀友,這是看真品的好機會喔,市面上可是一大堆都是假的。

  9. Y!奇魔的部落格真難用!

    老實說我從來不認同有啥「華人藝術圈」這種鬼名詞,這種鬼名詞跟「東南亞藝術圈」、「巴士海峽兩岸藝術圈」、「金馬藝術圈」都沒啥意思,都是人編出來的。

    台灣畫就台灣畫,巴黎畫就是巴黎畫;台灣畫沒必要跟巴黎畫放在一起比價錢,席德進的畫價跟中國人的畫沒啥關係。

    對了,我不是藝術出身的啦,但我唸書的系出過一些美術教授,像顏水龍、郭柏川、馬電飛(席德進的西湖藝專的學長)、劉國松(郭柏川的助教),前面網友提到的王家誠也在我們系兼任過(他算是郭柏川的晚輩,寫過郭柏川研究);廖繼春還曾是我高中的代理校長(臨時的啦,沒有正式派令),我對與我有學術血緣關係的畫家比較熟一點。
    [版主回覆05/09/2009 00:05:18]

    這是你我看法不同的地方,政治上有許多分歧,華人有台灣人、中國人、香港人、美英日德法全球各個國家的華僑,但是中華文化乃是全體華人的共同遺產,我甚至認為,華人藝術不只是台灣、中國、海外三大系統要比拼一番,還要走出去跟歐美爭個高下呢。這就是我文中提及,好好推廣介紹席德進,可勝法國的Bernard Buffet的原因。

    小弟也不是美術科系,只是對鑑賞有興趣而已。原來廖繼春是您的臨時代校長,廖繼春也是台灣國寶,不可多得的真情好畫家,華人藝術裡的重量級人物。

  10. Y!奇魔的部落格真難用!

    >>他是我心目中永恆的偉大畫家,只是,現今台灣人似乎並沒那麼尊崇他的成就。

    我倒不認為台灣人忘了他。一直到最近幾年,席德進的畫展還不斷在舉辦,無論在國立的美術館,或者百貨公司附設的文化空間。

    席德進沒有組家庭,所以沒有子孫在幫他推廣藝術理念;還好他熱情好交朋友,有一群文化界重重人物老朋友在料理他身後之事。

    最後,請大家參考位於台中清泉崗機場附近的席德進墓園,是台灣常見的閩南式的,不是他老家四川式的。

    http://blog.kaishao.idv.tw/?p=119

    [版主回覆05/08/2009 21:49:39]

    安安kaishao君,現今最大的問題就是華人藝術市場已經黑白顛倒了,一件垃圾中國F4的作品,可以買200件席德進,您也知道,在成人世界,價格低就不受尊重。席德進畫展是有在辦,但是看的只是很少數的行家。

    畫價會回饋到藝術家身上,所以好的藝術價格高,是鼓勵好的藝術家創作。原諒我如此市儈,市場必須鼓勵好的藝術,否則我們將被垃圾中國F4淹沒。

  11. shyang

    活著,就是這麼熱情

    席老因癌英年早逝,但哲人雖遠,典範永存

    不隨當時西化風潮堅持台灣本土的人文風情,走出自已的路

    並為之燃燒生命,至死不渝,光是作品巳令人感動,知道了作者的生平

    才明白再困苦的環境都不能動搖其堅定的信念,看那老人,看那花,都能直接感受到生命力

     

    不過再看到犬助就軟掉啦,你沒好好教兒子擺個好pose展現一下生命力的澎湃,沒有與本文相呼應,是本篇唯一的小缺點啦 !

    [版主回覆05/01/2009 07:39:00]

    台灣對待自己的國寶席德進,態度是如此輕蔑,然後捧一堆假藝術當國寶,在國際上被當笑話,殊不知好好推廣席德進,就足以勝過法國藝術家Bernard Buffet,也勝過中國大陸吳冠中以外的藝術家。

    哈,犬助有時候是煞風景用的。

  12. bonjour

    我很讚賞席德進用最後生命維持的膽汁來完成他藝術生涯!
    [版主回覆04/28/2009 13:59:10]"生如夏花之絢爛",在場數人皆淚下,席德進不只喝膽汁寫生,在生命的最後一刻,也還在畫素描。

  13. lwl

    席德進則是我第一個認識的西畫家

    和卡謬佬一樣

    他帶給我無比的震憾與感動

    原來水彩畫可以做到如此有意境且風格鮮明

     

    藝術市場的價格本就是人為在炒作

    所以價格的高低並不表示作品的優劣

     

    一生為台灣美術教育奉獻心力的王家誠也是一例

    他大學時代即有優異的表現

    他的大學同學如傅申 謝里法 李焜培等個個都是台灣美術界的有頭有臉的人物

    他卻因個性耿直 不屑奉迎 一生窩在台南教書 寫書

    而少有人知他獨樹一格的水彩技法

    一生賣出的畫作不多 畫價也不高

    將來他的所有畫作和研究資料均會捐給學校或博物館收藏

    所以 這樣也好 

    若好的畫作皆落入收藏家之手

    我們可能就沒多少機會可以親見珍品了

    [版主回覆04/28/2009 11:25:49]

    席德進"深情有品",繪畫世界如果從認識席德進開始,那是"藝術的正確道路"。

    確如您所說,藝術市場有很大一部分是炒作,去掉炒作這部分,剩下有一小塊真的部分,這才是收藏界的真貌。收藏家選擇正確與否,至關重要,Brancusi曾說 "我非常感激美國人,幸好這個世界有美國人的存在,我才得以經濟無虞,安心地創作,否則我恐怕已餓斃街頭",收藏家的選擇,其實也是決定文化風貌的力量之一。

    小弟會去找王家誠畫冊來看,謝謝。

  14. 卡謬佬

    第一次被畫作震和感動的經驗,是席德進給的。

    他是我心目中永恆的偉大畫家,只是,現今台灣人似乎並沒那麼尊崇他的成就。

    [版主回覆04/27/2009 10:09:39]

    安安卡謬佬君,席德進是真情、深情俱見,相當好的畫家。

    席德進藝術市場表現不佳的原因有二:

    1.華人藝術市場,炒股的比鑑賞家多,垃圾比真藝術價格高,華人寧願追捧媒體堆出來的假藝術,例如張曉剛、岳敏君、王廣義、方力鈞等F4及跟在F4後面那一大串,卻棄置華人真藝術席德進。

    2.假畫太多,真藏家不敢下標,席德進專家沒有出來指出那些是假畫。這也透露出華人藝術市場惡劣的一面:如果是假藝術,就發動媒體炒成天價來誆騙外行人;真寶貝呢就賣假的畫,把它搞到爛為止。說白了就是賣假藝術或是賣假的真藝術。

    敝部落格就是想改變上面這兩件事,借您的留言當一下 "憤青",幸勿見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