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sseau_Carnival Evening

一個人的旅程—-談談Henri Rousseau

Henri Rousseau (1844-1910),法國素人畫家,以海關關稅員為業,在公餘周末及退休後才作畫,號稱無師自通,僅以自然為師的畫家。一九九三年十一月在倫敦ChristieRousseau的「Joseph Brummer肖像(如下圖) 以約合台幣1 4592 萬拍出。

Rousseau_Portrait of Joseph Brummer

Henri Rousseau  Portrait de Joseph Brummer  1909

Rousseau最大的特色,筆者認為是「獨樹一格的天真」和「對未知世界的美好想像」,如下圖「嘉年華之夜」,如下第二圖「自畫像」,如下第三圖「夢」。在「嘉年華之夜」裡,樹林出奇地高大,人物渺小,是現實的場景,卻恍如童話世界。夜晚的樹林,一般來說是未知而危險的,但在Rousseau筆下,未知卻不危險,充滿了童趣,整個畫面詭異地美麗、和諧。

        Picasso非常喜歡Rousseau,掛了一張Rousseau的人像畫在家裡的餐廳。Picasso喜歡樸素天真的作品,也說過「我花了一輩子,學習如何像小孩般畫畫」。樸素天真是沒有辦法學習的,也許Picasso本身太聰明太世故,所以才這麼喜歡純如璞玉的Rousseau
Rousseau_Carnival Evening

Henri Rousseau  Carnival Evening  1886

Rousseau把下圖這種人物肖像與背景風景結合的作法稱為「肖像風景畫」,跟古老肖像畫背景多在室內不同。Rousseau把自己畫得比艾菲爾鐵塔 (Eiffel Tower) 高大,頭部幾乎頂到天上的雲,背景的人物還沒有Rousseau的皮鞋大?Rousseau自視甚高,對自己的藝術有絕對的自信。

從這幅畫看來,Rousseau是個我行我素,孤零零地走在自己的路上的藝術家。現實生活裡的Rousseau,有一點像老頑童,還曾因不諳世事兩次觸犯刑法,第二次法官竟然以「不要用監獄迫害這個天真的藝術家」釋放Rousseau,連法官都相信了Rousseau的天真。

Rousseau的天真,不是筆者以前說的「世故後的天真」(參見「永遠的童年—-談談Paul Klee),而是與世事格格不入的不成熟的天真,比較接近小孩沒有長大的型態。一個沒有長大的小孩,卻學會了畫畫。

Rousseau_Self Portrait_1890

Henri Rousseau  Self Portrait  1890

 從沒有到過真正的叢林的Rousseau,以想像的系列叢林畫揚名藝壇,如下圖「夢」。這是一幅對未知大自然毫無敵意,夢想與大自然融合的作品。從林間細縫探出頭來的皎潔月亮,映照著花比人頭大,土人像雕像般站著吹笛的靜謐叢林。

面對未知的大自然,歐美的態度本來是戒備與企圖征服的,未知的大自然是危險恐怖的,叢林更是毒蛇猛獸麕集之地。在Rousseau的畫面裡,一切變得可親可即,坦誠相見,對於未知大自然充滿尊敬與喜愛,彷彿把自己縮小再縮小,鑽進花叢葉底和大自然嬉戲,一切事情都是和平自然的。( Rousseau另有一些獅子咬死鹿、老虎咬死水牛的作品,一點血腥感都沒有,被咬死的動物似乎也沒有疼痛與仇恨,一切都是自然地發生,自然地進行著。)

Rousseau_The Dream

Henri Rousseau  The Dream  1910

因為沒有師門,沒有弟子,Rousseau在畫壇像個獨行俠般,靜靜地上班、靜靜地退休、靜靜地作畫。雖然個性孤獨,Rousseau是喜愛朋友的,他會參加畫展,會在家裡舉辦三五好友的文藝派對,應該說Rousseau只跟藝術同好來往。這位一個人走在道路上的天真苦行者,一樣需要被瞭解、被欣賞、被讚美。

藝術家和媚俗者的差異在於,藝術家表現出真實的自我,希望能找到可以欣賞的知音,得之為幸,不得為命;媚俗者則是心中無思想,隨時把自己變化成大眾喜愛的樣子,如果欣賞者少,就發動種種與藝術無關的造勢手段,也就是說在媚俗者心中,「藝術」不重要,「紅」才重要。媚俗者愛的是「紅」,而不是「藝術」。

Rousseau雖然算不上是啟發世代的大師,但是Rousseau的作品純樸天真,獨樹一格,帶給我們奇特美妙的賞畫經驗,就像是一個人,走在一個人的道路上,一個人的旅程。

More Help
dog36

10 thoughts on “一個人的旅程—-談談Henri Rousseau

  1. 王來來

    在此打擾了,我想請問一下,在blog某篇文章,您有提到火影忍者,不知道您對於現代漫畫的看法如何?
    雖說稱不上是藝術?但實在確有某些感動及影響人時物及文化的情節成份,還是這也如同蛋塔式的情感?
    如此一來我心裡又會有一個疑問,藝術除了是一件作品之外,能不能也是一種行為?如同井上雄彥老師繪製的灌藍高手,雖說短短數十集,但銷量在全球也破億本,
    它引發的青年文化及運動風氣,或許也不小於一件天價藝術品所帶給後人的種種思想,且更深入一般階層、門檻更低。想在此聽聽您的想法,謝謝。

    ps.另一提,您所整理的15大師,我對Nicolas de Staël 的畫最是喜愛,原因也無特別,就是最想把它放在家中。
    [版主回覆03/18/2013 11:30:57]漫畫是通俗文化,通俗文化當然也有令人感動的部分,但是這個感動比較淺層一點,我前一陣子又把小時候看的小叮噹、Snoopy、丁丁歷險記、白朗黛重看了一遍,其實並不是感動,而是懷舊,懷舊並不是藝術。

    火影忍者中,宇智波鼬和我愛羅的故事,我是覺得趣味性很夠,但是您也知道,後來的火影忍者自我毀滅了,已經變成亂畫了。就算火影忍者後來沒有亂畫,火影也說不上是藝術,只是一個有趣的故事。藝術的要件大約是 有趣+抒情 (最好的作品是觸及根本性感情),漫畫所抒的情比較集中在製造趣味上,缺乏對根本性感情的表述力。

    漫畫這個媒材,類似電影,因為不純粹,媒材本身限制性就很大。

    行為藝術是確立的一個藝術支派,我對行為藝術的看法,您可參見 Joseph Beuys 一文。

    Nicolas de Stael 是百看不厭的,隔一段時間再看都覺得很讚,但漫畫沒有辦法有這種力量,重看漫畫主要是懷舊和溫習當年的趣味。

  2. 王來來

    今天一次在這裡看了很多文章,喜歡。
    [版主回覆03/15/2013 11:13:36]歡迎!謝謝。

  3. 小鳴

    小弟本身亦是研習於台灣藝術學院下的學生,只是愈是讀下去,質疑就愈大,在台灣的藝術界,學院真的佔了很大的比重,年青的創作者想要走進這個圈子,仿佛必先要進入學院這個門檻,用一套傾向於方法式的論點去參加比賽(指的都是平面繪畫),再得到很多學院元老的認同,令自己的名氣慢慢被吹捧起來…………………這種有點遺背了藝術創作本質的事又很是大行其道……….也許是我不太懂台灣的藝術生態是如何,但此等風氣確實有夠要我感到氣餒……..
    [版主回覆10/03/2009 10:10:05]喔喔,藝術科系的學生真的很辛苦。雖說各行各業都是一個金字塔的階梯爬升結構,但是其他行業在金字塔底部,是有月薪的,藝術家卻沒有月薪。

    這是一個抉擇問題,迎合學院元老,在學院中爬升,可以成為一個可靠賣畫維生的畫師,但是如果沒有自己的東西,在歷史裡很難有什麼地位。可是如果像Van Gogh 這樣,專心發展自己的東西,卻有餓死的危險。最幸運的是看能不能碰巧以自己的東西感動學院元老,這麼幸運的事,連想都不要去想。

    Van Gogh 展要來了,有空去看看Van Gogh 展,思索一下自己的抉擇吧。

  4. shyang

    Rousseau的價值,在於他的獨樹一格,與眾不同。他的純真透過格主的描述,真的像是小孩子一樣,不懂得世故,不知道血腥。危險重重的地方可以畫得像是很安全的所在。我想這些如果受過學院派的訓練絕對沒有這種思維。真的非常特別。

    學院派並沒有不好,也不是不會教出天才或大師。不然前面的文章就沒有一門七傑的說法。只是別出心裁的表現手法或許可以透過理論去創造,但與眾不同的心志則根本無法在學院派存活(老師不會收),也無法被教導(如果可以教就會把他的心志改變了),所以這種特別的思維應該只能在素人出現。有點像是突變一樣。但這個突變也會回頭來影響社會,後來的「學院派」也會被改變吧!

    [版主回覆06/24/2009 01:05:12]沒錯,您點出了這個矛盾,"與眾不同的心志根本無法在學院派存活",因為他如果被學院馴服,那他就不是真正的與眾不同。

    學院有個厲害的地方,他如果收服不了你,就把你納入他們的系統,把你變成他們的一部分。收服不了Brancusi,就把Brancusi 收進藝術史,當作學院研究的目標。

  5. 憤怒的92

    文化有累積性 技藝會堆疊創新 學院派和素人絕不是放在天平的兩端一同討論 各自有各自的場域 但都可以在藝術之名下各自發展  素人畫家往往都可以帶給我們前所未見的世界和描述世界的觀點 我覺得那是很出世也很美好的事
    [版主回覆06/10/2009 23:36:07]嗯嗯,畢竟藝術是無限自由的,素人會帶來學院想不到的東西。藝術不是學術,藝術是創造力、生命力、野性、愛與直覺。

  6. BB

    我想學院本身沒有什麼不好,學校教的也是前人嘔心瀝血的成果,只是有人食古不化,拿著前人的成果當成自己的權威惹人厭,真正有才華的人,有正式的教育會得到更好的發展,而沒才華又不努力的人批判學院也只是拿來當成自己不努力的藉口而已.
    [版主回覆05/27/2009 07:24:57]說得也有道理,對學院不必有敵視的心。在教育如此普及的現代世界,學院跟素人也不好區分,也不必區分。

    在歷史裡,學院品味經常代表退步的力量,這倒是一個很弔詭的現象,為何一生浸淫在藝術裡的誠懇學者,反成了退步力量?藝術是很神奇的東西,它充滿了生命力、創造力、野性,而這三者,在學院中最易流失。如何平衡必要的學習和生命力、創造力,應該是學院的重要課題。

  7. bonjour

    我想只有在學院派打滾太久的人才會珍惜像盧梭和洪通這類未中毒很深的奇葩

    [版主回覆05/22/2009 12:18:48]

    呵呵,您認為學院都是毒是麼?讓我想想。

    學院確實會傷害大藝術家的獨特性,不過大藝術家會自己突破學院。對於洪通,小弟有獨特的看法,一年後會貼出洪通一文。

     

  8. cdlearth

    學校教不出大藝術家,但是臺灣各種學校裏教出來的一批什麼什麼家卻聯合把持著各自賴以吃飯的技藝領域互相吹捧呢。

    讀您這篇文本和回應頗有戚戚之慨。

    CDL卜向化致意

    [版主回覆05/20/2009 20:51:57]安安CDL卜向化君,其實我越寫藝評就對藝術家越添敬意,藝術不是一種職業,而是一種calling,藝術家是少之又少的天選者。一百年來諾貝爾文學獎都快100位了,但是百年華人藝術史,A+只有四位,A-以上人數也並不多,絕對不到20人,藝術這一行簡直是難混透頂。

  9. jackso2000

    素人幾年越來越厲害,已經有所謂 Outsider Art 的派別出現了,迫求的都是潛意識的原始感,以往是身體的祼露,現在是潛意識的祼體,比 Jackson Pollock 更進一步,很多藝術家都在"學"Outsider 畫畫,很是奇怪~~
    [版主回覆05/19/2009 18:27:16]其實可以不必區別是否素人,大藝術家是天生的,學校也教不出大藝術家。每一位真心誠意創作的人,都是藝術家。應該把素人跟上過美術學校的創作者,放在一起比較。

  10. doglover

    素人能達到Rousseau這樣的成績,也算是不錯了吧?

    [版主回覆05/19/2009 10:14:40]是,Rousseau在素人中是很出色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