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大羽_京劇韻律

即是當時種樹心—-談談吳大羽

吳大羽 (1903-1988),江蘇宜興人,留學法國,任教於林風眠所主持的杭州藝專,是朱德群吳冠中趙無極席德進趙春翔等大畫家的老師 (席德進先就讀重慶藝專,後遷回杭州藝專,與吳大羽重疊僅一年,席德進主要是林風眠的學生)。朱德群曾經真情流露地說「大羽老師是我最尊敬,使我受益最多的一位,說他是我的恩師,沒有一點言過其實」。吳冠中也說「吳大羽以中國的韻,去消化西方的形與色,經過幾代人的接力,必將創造出奇觀」。二OO六年五月在香港Christie,吳大羽的「花之舞」(如下圖) 以約合台幣 2621 萬拍出。

吳大羽_花之舞

吳大羽  花之舞

「繪畫是屬於感覺,由感覺達到思維。」朱吳趙席趙所就讀的杭州藝專,林風眠是校長,管理教育行政,杭州藝專真正的旗幟、真正站在第一線授課,教育學生的前線大將軍,其實是吳大羽。也因為教學的緣故,吳大羽留下許多有趣的畫論。

        畫論屬於藝術教育,和藝術創作成就無關,我們直接來看吳大羽的作品,如上圖「花之舞」。「花之舞」嘗試以抽象來表達花朵綻放的朝氣與芬芳,花朵的綻放有如花的舞蹈,筆勢挾有書法的勁道,花形混入中華傳統雲紋圖樣,試圖融合中西文化,但是還略有生吞活剝的扞格感。
吳大羽_無題

吳大羽  無題

「人格的鍛鍊,及於官感;官感的鍛鍊,及於人格。」吳大羽提出的觀念,倒是筆者從未想過的,原來感官跟人格是有關聯性?筆者一直想肯定創作與人格的關係 (參見拙作「人生何價?此身何寄?—-談談Vincent van Gogh),吳大羽更進一步,居然想建立感受性跟人格的關係?這需要多一點的證據。不過感受性與人格很可能是有關係的:一個能敏銳感知他人的情感和苦痛的人,理論上可能比較不願意加諸苦痛予他人。從這點出發,感受性很強的人,能感受遠方人類的苦痛,希望不要為人類帶來苦痛,可能會鍛鍊自己的人格?但是這只是正相關,感受性強的人,人格可能較佳,並不能說感受性差的人,人格可能不佳,這樣的逆相關並不存在,筆者確信有許多感受性差的人擁有美好人格。

        以上論點是筆者的獨創,希望上面這段文字,能建立創作與人格的正相關論據,也就是第一流藝術家必定是品格高尚的;品格卑下的人,不可能創作出第一流的藝術作品。

吳大羽_色彩的韻律

吳大羽  色彩的韻律

「氣韻之見識,色之質,氣之力,量之變,躍躍即語言。」

吳大羽許多作品無年份可考,無法判斷他是否是華人抽象先驅?應該不是,因為吳大羽的高徒朱德群,來台灣時畫的還是具象畫,朱德群是在由台赴法,1956年看到 Nicolas de Staël 畫展後才轉為抽象,而吳大羽1956年所繪「紅花」,仍是具象作品,因此我判斷吳大羽並不是華人抽象先驅,至少朱德群就比吳大羽早。在台灣,李仲生的諸位徒弟也在1953年至1958年間一一進入抽象,雖然李仲生的徒弟,重要性無法跟朱德群相提並論。

誰是先驅不是很重要,重點是誰的作品好?吳大羽揚棄了西方重科學性的色彩,以帶有中華文化感的、甚至是京劇臉譜的用色入畫,如第二圖「無題」、第三圖「色彩的韻律」、第四圖「京劇韻律」。所謂「京劇韻律」,更不只是京劇臉譜用色,還試圖表現京劇的唱腔、動作、肢體。可惜吳大羽用色的精準度不佳 (有可能是顏料品質不好,不耐久放而變色),對形與色的關係認識模糊:色彩之間必須要建立一種關係,使色彩能互相支持而不是互相抵銷,吳大羽的色彩整體缺乏協調性,有點像是被硬擠在一起、彼此不太愉快的顏色。吳大羽知道具象不可為,但是在抽象裡也沒找到出路。

吳大羽_京劇韻律

吳大羽  京劇韻律

吳大羽的抽象繪畫,和廖繼春一樣,略顯雜亂而無頭緒 (參見拙作「重劍無鋒,大巧不工—-談談廖繼春),未臻成熟之境,事實上吳大羽的成熟度比廖繼春還低一些。吳大羽和廖繼春知道正確的道路在那裡,可是時間與才能沒有容許他們走下去;認識玄功妙法,卻還未能真正掌握個中高境。

吳大羽敗給廖繼春的可能原因是,吳大羽在文化大革命時受到嚴重的迫害,阻礙了藝術進程。筆者不知道,如果沒有文化大革命,吳大羽能不能畫出真正成熟的抽象?上帝不擲骰子,歷史不回答假設性的問題,歷史是既莊嚴又殘酷的。

本文標題引自清朝詩人查慎行 (1650-1727)「陪飲詩」:「三十年來培護深,階除手植盡成陰。可知今日憐才意,即是當時種樹心。」第一次看見此詩是金庸「鹿鼎記」回目,引起了幼小的我對查慎行的興趣,找了查慎行的詩來讀。可見通俗文化對推廣high art的重要性。筆者甚至認為,最高等通俗文化如金庸者,勝過第二等的high art。通俗文化與high art如何分界?未來專文談論之。

吳大羽春風化雨,手植成蔭,帶給學生遼闊的視野,自由創作的精神,座下五大弟子朱德群、吳冠中、趙無極、席德進、趙春翔,全都是華人藝術了不起的人物,在華人藝術史裡,具有不可磨滅的師長級貢獻。

More Help
dog64

18 thoughts on “即是當時種樹心—-談談吳大羽

  1. 有所思

    jackso2000 :  "想四川地震至今,受害家庭數萬,戶餘一人者必以數千,鰥寡孤獨之中,無一人憑家亡之恨,任俠之氣,當此不公之世,見當事貪官諸一人以利天下。"

     为四川灾民说句话:那些坚决想为自己亲人讨个说法、追究政府豆腐渣工程的受害者亲属,已经被判刑。罪名大多是聚众闹事、扰乱社会治安。

    在大陆,越来越多的人看到合法申诉的渠道已完全断绝,便走向了以暴抗暴的道路。虽然他们的结局大多是很惨烈,我仍不由佩服他们的勇气。这些壮举你们是很难了解的,因为即使当局判刑,罪名也经常和真相完全无关。

    当然,我也承认,愿意苟且偷生的人仍然占多数,否则一个残暴的政权如何能继续维持下去。
    [版主回覆08/16/2011 23:08:27]在以往的歷史裡,華人忍耐力很強,不到餓死的絕境,通常不會起來反抗。華人的個體,絕對非常優秀,但對群眾之事似乎就冷淡一些。

  2. Joe Chou

    沒有看過他的原圖。 從這篇評論的這幾張看來, 他的畫實在是平平而已。以圖論圖, 不以歷史功績來評價。 兩千六百多萬的冤枉錢。。。有人願打, 有人願挨。 沒話說。
    [版主回覆06/11/2011 23:00:23]吳大羽主要是一位教育家,弟子很傑出,他的作品確實平平,但他是認真在研究藝術,和抄襲的混混畢竟不同,敝格評他第四品應屬公允。

  3. tiffyyliu

    版主你好
    這2天才發現到你的部落格 欲罷不能 有空就拜讀 幾乎每篇讀後感想都是 一針見血 拍案叫絕 
    藝術–我絕對是門外漢 老實說 我認識的藝術家絕不超過10位 很奇妙的是 我卻了解你的觀點 很多時候也認同你的評論

    昨晚本來想過要留言 (但我實在太習慣淺水了加上自己藝術程度太淺 怕你笑話了)  本來想請問你有沒有聽說過宋冬(Song Dong)?
    前年(2009)暑假我在紐約的MoMA看到他的作品Waste Not (物盡其用) http://www.moma.org/visit/calendar/exhibitions/961
    一開始很震驚 我去了2趟一直徘徊在他的作品中 臨走前突然間那感覺就沒了 其實說穿了 就是藝術家把在北京老家的垃圾搬來紐約而以 現在回想 一開始的驚艷或許跟我研究興趣有關連 我對於中國人在短短50年從生活在文革時期物資極度缺乏到如今已變成世界強國之一生活在這樣環境下人民的那種轉變心態很有興趣 (當然不是所有中國人的日子都變好了 但無關 在此不討論了)  感覺雖短暫 印象卻很深刻 所以想知道你的見解

    剛剛看到這一篇你說 [上帝不擲骰子,歷史不回答假設性的問題,歷史是既莊嚴又殘酷的。]  我又有衝動想留言 之前忘了唸到哪位學者的文章 引用了愛因斯坦這句名言 God does not throw dice 那時我不懂意思但覺得這句話很有意思 沒想到今天我會在一個藝術評論的部落格找到了答案 你短短幾句話讓我了解了 後來往下看又看到你跟網友狂戀杜普蕾的對話看到他提到康德/傅柯/德希達 我決定留言  我只是個"半腳"踏在學術界的人 不敢說我對這幾位哲學家有多了解 但是這位網友引用這些哲學家的角度很難令我理解 真是可惜沒有早點發現你的部落格 沒趕上加入你們的意見交流

    不好意思一下次說了那麼多 我會持續來拜讀你的作品的 謝謝你的分享!
    [版主回覆12/26/2010 11:38:15]

    多謝您的熱情支持!

    宋冬這種觀念型的藝術,使用一個idea在做作品,總有單薄與思想不足的感覺。藝術並不是靈光一閃,觀念藝術常常有陣仗太大,說得卻太少的問題。未來會談一位我喜愛的Robert Rauschenberg,再請您參酌指教。

    與狂戀杜普蕾君的爭論,已經是一年前的事了,那時還有憤怒的92兄加入混戰,現在回看,真有恍惚之感哩。

  4. 狂戀杜普蕾

    這段發言算是最後對這個議題的回應, 1.想脫離倫理學的範疇來談良知,其難度就跟想脫離美學的範疇來談藝術一樣高,不是不可為,而是需要相當的論述功力,至於是否有這個功力,問自己最明白,特別是一個標榜自己'不賣弄已死知識, 從不抄襲他人看法'的人,會讓人有更高的期待和要求來檢驗所講的每個言論。所以看到格主你用一個粗糙的嬰兒實驗來回應我,老實說,有點失望。格主你自己也無法肯定那個實驗的正確性吧,所以你的回文才會出現"傾向認為…."這種沒把握的文字。連醫生自己都沒把握下定論的事你拿來跟學院派的對陣,  這是看不起對手還是?我只點你一下,畢竟我是客人。

    2.對於根本性,究極性的探究. 三種人最在行,一個是藝術家,一個是哲學家,另一個就是神(棍).  當自己還無法用深刻精準的語言讓人理解你所說的根本性00xx為何時. 還是乖乖讓藝術品自己說話,評論時盡量避免濫用這種高深莫測的詞彙,一來可以藏拙,二來可以表達誠懇。  

    [版主回覆01/15/2010 10:34:48]1. "傾向認為" 是因為現代醫學有很多因果關係都無法確斷,例如有很多cancer 找不到原因。因此負責任的醫生會說,我們找不到其他原因,我們傾向認為是這個原因。

    2. 我本來就不喜歡演化論式的科學推論,因為這樣破壞了生命的崇高與神秘。是您前面先要求我不准用直覺跳躍。事實上邏輯推論是無法接近藝術的。
    我寧願相信,其實良知就是天生直覺,是美的普遍性的根源,是造物賦予人類一部分的神性。

    3. 何謂"根本性感情"?我在之前的留言或回應裡早已提出我的版本。下回沒細看敝格的提問,恕我就不回答了,因為我真的很忙。

  5. 狂戀杜普蕾

    雖然很不想繼續在良知問題上纏繞,但是看見格主的回答,有些話不得不說.用基因學派加上演化論來論證一些事,背後所預設的本質主義是個大問題.特別是你想用這個方法論來解釋人的社會行為時,那會孕育許多歧視和偏見而不自知. 我以前聽過一個基因學派論述,  企圖證明" 自私"是件天生的事,而且人應該越來越自私才是符合演化法則 (這就如同你想證明,良知是天生的事一樣),方法論相同,只是研究對象不一. 基因學派說, 人本身有自私的基因, 而且隨著演化的過程,人類學習到,越自私的人,活的越久,因為你自私,因此不會看見有人溺水就奮不顧身去救他,因為你自私,所以看見有人被搶也不會奮不顧身上去和歹徒搏鬥, 所以做為一個自私的人,可以有效避免遭遇他人的麻煩事,因此可以活得更久。所以在這樣的演化過程中,人越來越自私才是符合我們基因裡的遺傳和演化法則中"適者生存"的鐵律.    這樣的論述,如果閣主無法接受,就不要再用啥基因理論去論證良知.

    因為"善"如果是天生的,那"惡"絕對有比善更好的理由,讓我們面對演化過程. ps. (真的不想在這個問題上打轉, 但就當作互相漏氣求進步吧!)

    又,憤怒的92君,幹嘛說道歉, 我的回話裡沒啥責備的意思, 只是透過文字,或許不容易掌握其情緒,解讀容易失真,就跟看畫冊一樣.

     

    [版主回覆01/15/2010 10:13:34]以上的自私論述是錯誤的,因為"自私" 與 "生存" 的關係,是賽局理論(Game Theory) 的囚徒困境:出賣共犯,當汙點證人可以提早出獄,但是獄友出獄時會把出賣者殺掉,並不是演化成越自私越適於生存。

  6. 憤怒的92

    狂姑娘失敬失敬 真是不好意思 不過他方兄很nice的 不會計較那麼多 在這麼談畫聊畫我想是最恰當的 所以擅自作主轉移話題 倒沒有存著試探的意思 我不知道這兩幅畫的時間先後順序如何 若是色彩的韻律在後 我可能要對吳大羽打一百個問號了 色彩的韻律中 黑色線條突兀  未能和其他顏色和線條搭配 最後才用幾近童稚的筆觸亂塗鴉 強烈的不一制感另人懷疑這是剛開始嘗試抽象畫的創作 不但找不到線條色彩的方向 各個元素彼此傾軋 看得胸口發悶 腦袋天旋地轉       說到杜普雷 狂姑娘是發燒友還是電影狂呢  (印象中 他方兄是電影大家)
    [版主回覆01/15/2010 00:35:58]呵,小弟是曾經很喜歡電影過,但近年已沒那麼喜歡:電影是個大雜燴,說文學他不夠深沉,說繪畫他畫面不雋永 (有個導演Victor Erice 想把電影搞成繪畫,結果徹底失敗,哈,小弟露一手我的影評功力),說音樂他只是配樂助興,說劇場他有太多令人分心的東西,說舞蹈他絕不是以舞蹈為中心的東西,所以電影在六門藝術裡,是純粹度最差的一種。

    好了,就此打住,我不評論電影了,免得得罪電影圈的人,小弟評論藝術,已經把藝術圈的人都得罪光了。

  7. 狂戀杜普蕾

    憤怒的92君, 1.我是女的,請叫我狂姑娘, (很囂張吧! 還在別人地盤上.XD)    2. 你的問題不去問他方兄,跑來問我,是討教還是試探啊? 哈! 3.以我幼幼班的程度,吳大雨的那兩幅從電腦看來,  都有畫面被關住的窒礙感,體會不到流暢的韻律,  只是一個比較內隱,一個比較外顯罷了.至於孰優孰 劣, 跟你意見相同,有意識地藏拙那幅"無題"勝出.至於那個"色彩的韻律", 就跟神聖羅馬帝國一樣,既不神聖也不羅馬, "色彩"和"韻律"都是敗筆所在 .  報告完畢. 

                              

    [版主回覆01/15/2010 00:18:34]狂姑娘您好,君其實是中性的啦 (細君=妻子),稱女性為君也沒有太嚴重的失禮,小弟之所以統統稱君,就是免了區分性別的麻煩。不過您要如何的稱謂,當然尊重您的稱謂。

    做個和事佬,兩位就別鬧意氣了。

  8. 憤怒的92

    "想要從美學的立足點去論證倫理學是件危險的事, 首先我們會陷入用美學成就來合理化心中偶像倫理上行為之情結而不自知" 不是他方兄的言論 所以靶不在格主 狂戀杜普蕾兄就勞煩您私信給小弟 我們一同切磋學問 閒聊南北  話說吳大羽在此篇的"無題"和"色彩的韻律"兩畫 狂戀兄以為如何? 小弟竊以為無題較優 色彩的韻律極差 改名為色彩的偏差韻律可能會好些 不知狂戀兄同意否?
    [版主回覆01/15/2010 00:12:47]呃,憤怒的92兄叫起陣來,把小弟給撇開了。

  9. 狂戀杜普蕾

    我非常喜歡這個部落格,格主的分享開拓了再下許多審美意識,但是對於一些想要從美學觀點而證成人格(良知)的論調,恕再下無法接受,可能在下是學院派的,因此任何想藉由訴諸直覺而得到正當性的論述都會非常小心面對,美這回事,"正當性"或許不是重點,但如果要扯到良知,"正當性"就是無法迴避的問題 ,因為對良知的探討就是在叩問倫理的應然.關於良知的判斷也絕非簡單用感受力可以處理, 他必然會牽扯到一些思考性的面對.特別是在面對倫理困境時.這並不是用直覺兩字就可以打發. 光是墮胎和性產業這兩個議題,就可以讓我們筆仗打不完了.  話說回來,人總是在相互說服中才能看見自己的得與失,謝謝閣主的回應,至於你說那個嬰兒例子,最大的問題是歸因本身,如何把嬰兒經歷的事件跟其日後的反應作上因果扣連,另外轉化出,嬰兒日後的人生遭遇是"良知反應"這樣的結論,中間有很多可以挑戰的地方,哲學上也有許多攻擊這類此科學的方法論的論述,但我不願在此多談,這裡畢竟是一個美的園地,不是學術辯論的場合, 至於"良知是否是種先天直覺"?和美是否有根源性的連接?就讓有興趣的人在適當的場和探問吧 , 我也不願再此深究下去, 還是讓大家把焦點聚焦在審美意識上的對話, 話說到此, 先前發言若有得罪處, 多請見諒.

     

    [版主回覆01/15/2010 00:09:26]不要客氣,敝格雖然用語專橫,但是是可溝通可討論的:

    四肢萎縮那個case 是這樣的,那嬰兒出生時是一切健康的,在目擊殺人場面後,腦部發育變得遲緩,四肢也萎縮了,醫生找不出任何病因,傾向認為是殺人場面的驚嚇,改變了腦部活動。

    其實從演化論也可以得出同樣的結論,先天良知與美的感受乃是鑲嵌在基因裡的,因為如果嬰兒面對殺人無法做出良知反應,那麼這樣的種族可能因殺人太過盛行而滅亡了,因此物競天擇後的我們,在基因裡就已經有討厭殺害生命此一良知反應了。只有天生的直覺良知這個部分才具有根本性,良知再接受後天教育及各種不同社會的薰陶後,所形成的倫理與道德,並不具有根本性。
    因此藝術所關心的,乃是良知,不是倫理與道德。

  10. 憤怒的92

    狂戀杜普蕾兄您好

           他方兄心中的美學價值並不是書本上的教條或是學院反覆引用辨証的理論
    藝術欣賞是主觀的 直覺的 有根本感情的 從這樣的角度出發 再加上他方兄
    對藝術的觀點 他方兄得出了他心目中的十五大師 這些大師 不是坊間書籍說
    他是大師就是大師 也不是一堆人說是就是 缺乏根本性思想和感情的 不會是
    他方兄的大師 至於什麼樣的行為屬醜陋靈魂 他方兄未曾言明 但我美學派人士
    都了解 那就是假藝術之名造做假藝術來騙人 至於倫理學上的善惡 我想不會是
    也從來不是我們要關注的焦點 

        他方兄對於藝術品有強大的自信和鑑賞力 您要挑戰的 應該是他方兄會不會失手
    (例如某人其實是假藝術或不是假藝術) 以畫論畫 以作品論作品 如果只是拿畫家進出
    妓院或酒吧來論 就失去原意了

        放下書本 拋下理論 先讓直覺帶領你 我們會發現更不一樣的世界 若有冒犯 敬請見諒
    [版主回覆01/14/2010 01:16:49]哈哈,多謝憤怒的92兄拔刀相護,我確實是不願意陷入無謂的論爭。

    我想狂戀杜普蕾兄有所誤解,我再解釋兩句:良知乃是先天根本性的,倫理道德是後天社會形成的。

    不尊重生命,爽完了想丟掉,這樣的墮胎 = 違背良知

    慘遭強暴,不願撫育恨的生命,這樣的墮胎 = 無違良知,即所謂抗暴蒙汙不愧貞是也,當然,這個東西也還可以吵,到底孕母能不能幫胎兒決定,胎兒幾個月起被科學認定有自主意識等,但這實在不是本部落格的重點了,呵呵。

  11. 狂戀杜普蕾

    想要從美學的立足點去論證倫理學是件危險的事, 首先我們會陷入用美學成就來合理化心中偶像倫理上行為之情結而不自知.所以在格主心中,上酒店,玩女人,就變成了一個可以原諒的事.和良知無涉.但你是否想過, 缥妓這回事其實也跟良知判斷有關,(其實男性往往忽略這個問題的重要性)否則基督教意就不會把淫邪和殺人,同列於十誡.  撇開宗教,用社會學的眼光,其實賣淫背後的社會暴力結構,對女性的社會壓迫,其實缥客也是共犯結構,所謂賣淫這回事還是要回到社會脈絡來檢驗,才有辦法釐清到底是個人身體的自由權,還是迫於經濟的無奈面對.而這些思考,不是簡簡單單 良知,道德二分論可以處理的。因此講極端一點,相對於殺人,或許只是糾結於性自主和性壓迫之間的倫理判斷 ,還沒深化到我們心中, 成為良知罷了, 成為一種反射性的倫理反應. 而且,殺人也有很多種,我墮胎算不算殺人,你又如何看待一個墮過胎的藝術家,其倫理的判斷正當性,難不成用藝術成就嗎?這些都是很難面對的倫理問題, 無法單單用感受性來論斷。我的立場是,任何我們看起來所謂天經地義的反良知行為,背後都承載了文化養成,社會化的過程,無法簡單歸因到直覺判斷.因為所謂的道德直覺背後,其實只是我們的一種自動文化反射,你在嬰兒面前 殺人 或缥妓,他是不會有良知反應的,也不會區辨哪個比較邪惡.只有對於一個"教化"過的人,才會出現倫理問題,也就是如何面對"應然". 而你所謂的良知,背後所預設的道德直覺,如何保證其來源,運作的普遍性,康德也沒提出令人信服的論述。或者退一步說,不同意他的人到目前大有人在,只要有稍微讀過當代思潮的話ex傅柯, 德希達。講了這麼多 只希望格主明白,美學的專業其實無法直接證成倫理學的專業,這個話題,如果貿然發言,是會讓一些人失望的。

     

     

     

    [版主回覆01/14/2010 00:20:14]

    1. 賣淫、墮胎這兩件事,無法簡單一概而論:

    逼良為娼、毒品控制的賣淫與嫖客=違背良知

    自願下海、不斷拉客、打毛線、銀貨兩訖、握手拜託下次再光臨的嫖客 =無涉良知

    墮胎也是一樣,要看情況,我不想寫得太囉嗦。敝部落格不是一個偽善的部落格,會誠懇地面對人性。賣淫對女性社會壓迫?賣淫不是只有女賣男耶,賣淫男賣女的case可能有四成耶。賣淫是一個人性的問題,但是逼良為娼是一個社會犯罪的問題。

    2. 嬰兒有良知反應,著名的case:嬰兒目擊殺人,一生四肢肌肉萎縮。嬰兒目擊多場性交,一生都性無能。

    3. 良知的背後,並沒有道德直覺。良知乃先於道德的概念,不是社會後天形成的,參見嬰兒的反應。

    4. 美學與良知具有根源式的聯結,這是在討論 "美" 到底是什麼的問題。您看見一個良知的行為會不會感受到 "美"?人類為什麼會追求美?又為何 "美" 具有普遍性?

    5. 至於良知如何地變成了倫理學,我並沒有興趣。

  12. 憤怒的92

    創作跟人格良知的連結性……………..嗯 藝術是美好的事物 如果一個崇美的殿堂充塞幽暗的靈魂 這是他方兄不忍親見的事吧 我突然有種更親近他方兄想法的感覺呢
    [版主回覆06/10/2009 23:31:33]感謝憤怒的92兄!

    是的,我沒有辦法接受醜陋靈魂卻創作出一流作品這種事情,這是不可能的,在我認許的15大師裡,沒有醜陋靈魂。我有這樣的信心。

  13. jackso2000

    他方兄,八九六四學運雖於大陸不成,然引蘇聯,東歐及波蘭之共黨倒台,利及“他方”,乃公論也。中共吏治之差,數歷朝實屬罕見,然政權當穩如昔,今民不如古也。 想四川地震至今,受害家庭數萬,戶餘一人者必以數千,鰥寡孤獨之中,無一人憑家亡之恨,任俠之氣,當此不公之世,見當事貪官諸一人以利天下。官民人心之敗,無以復加,蓋“榮景”安在?吾乃前英屬香港之民,中共累累“送禮”,實行賄賂, 構當今“榮景”之假象。觀乎中國之禮儀,人與人相處之誠,任俠之氣,幾十年間於故土消失,此間傷情非“榮景”可補矣。
    [版主回覆06/06/2009 08:53:49]

    如果考慮到對世界的影響,那六四當然是一個震動人心的運動,之前的討論是集中在對中國、華人世界的影響。

    小弟所說榮景,指的是未來而不是現在。中國的政治體制沒有現代化,貪腐橫行,不公不義的事隨處發生,這需要靠民主化和傳播媒體來制衡。中國必須先富裕,衣食足才能知榮辱,才會發展精神文明。身為華人三大系統的一支,我殷切地希望看到全體華人追上歐美。沒有一個種族是天生的低等種族,給華人好的教育和經濟條件,華人一定能有不輸歐美的表現。

  14. literary_youth

    學生們本身不夠組織化,到了後期在解還是不解散的問題上也發生了內訌,當中有很多較情緒化的份子。但對比起學生,中共是個高度組織化的政黨,打江山打了幾十年,執政執了幾十年,手握壓倒性的軍事能力,處事絕不應天真幼稚的。要驅逐學生,可以出動橡膠子彈、胡椒噴霧等鎮壓工具,而絕不應是解放軍。用人民的軍隊屠殺人民,學生們再錯,也錯不過中共的錯。

    今年香港的六四燭光晚會有十五至二十萬人參加,真的很震撼

    但這年六四也反映了兩代人之間對六四站立點的差異,經歷過六四的人很多都完全站在學生那邊,新一代則比較多人會希望對事件有全面了解,這造成了不少衝突。不久之前就有個大學學生會會長發表言論說希望大家檢討學生的做法,是否有更圓滑的手法,避免迫使中共屠城?結果被傳媒和批評放大了他的某些字眼,被指為擁護中央,遭受連日猛烈的批評,更被彈劾下台。結果是沒有人再敢討論「中共的錯」以外的東西了。我在支持平反六四、受學運激情感動之餘,對此也有不少擔憂。

    當然最擔憂的是更多年青人對六四不聞不問,所謂「好學生」就只會讀死書,以後要賺大錢,所謂「壞學生」就只會玩,其他事一概不理。而他們就是所謂香港的未來主人。

    [版主回覆06/05/2009 22:12:50]15~20萬人!我欣賞這份情!誰說香港沒有文化呢?能記憶歷史,就是文化的表現啊。

    我說六四學生天真,包含沒有認識到中共是獨裁政權這件事,鄧小平三上三下,靠的可不是跟學生求選票喔。獨裁政權政爭,向來就是血腥之極,劉少奇是國家領導人,他被玩得夠不夠慘?六四學生全都是讀過歷史的,殷鑑不遠,錯把中國當美國,就是這些六四學生太過天真。

    中共殺人絕對是錯,但是六四學生應該想得到中共會動手殺。六四阻礙了全體華人的進步,如果沒有六四,華人榮景會再提早三年以上。

    學生的熱情與天真,所有民主國家的人民都會給予肯定,畢竟在二十年後的今天,熱情與天真已經很少見了。

  15. literary_youth

    六四了, 想起了你對「感受力」的論述

    新一代對六四冷眼旁觀, 再沒有與學運同一顆心的激情了, 再沒有對民主人權奮鬥的熱盛了…

    [版主回覆06/05/2009 14:25:49]一代比一代世故現實,一個文明老化了就是這樣。

    當年當然是支持學生的一份子,但是事過20年,我對六四已經有完全相反的看法。我認為學生是天真過了頭,而且也沒有準備給中國政府臺階下,到底是請願還是革命定位不清?如果是革命,請問孫中山革命可以用靜坐的方式嗎?這根本是找死;如果是請願,趙紫陽出面後就該解散,學生最後目的是什麼弄不清楚?徒然導致一個同情學生的好領導下台,中國倒退鎖國數年,一個天真熱情的學生運動,卻變成歷史的倒退力量,我認為六四是過大於功的。

    話雖如此,學生的天真與熱情還是肯定的,總比只關心私利要好一點,整個六四事件,我最有興趣的是阻擋坦克那個人。

  16. shyang

    吳大羽誠然是個好老師,可惜因文化大革命而受限,但他的妙論及將東方文化連接西方的技法,值得欣賞。

    不過談到感受與人格,個人持不同見解。感受強不見得是正面的感受,「刺激」還要經過思考、判斷等過程,才再「反應」成為行為,故只能假設感受強的人「反應」較強。這些反應可能是好的,可能是壞的。例如因為感受到自卑轉化成忿恨,感受到他人的優秀而先下手為強……。歷史上的「大惡人」應該也都是感受很強的,但他們的思考偏向負面罷了。

    至於大師一定人格高尚?我仍然覺得不見得。我們可以邏輯方式來回推:如果能稱為傳世佳作者除了一定具備感動人心的必要條件外,若還必須是正面的意涵(此條件是否必要有待商榷),則可再推論必須是人格高尚者方能畫出正面的作品,才配稱為大師,那麼上述理論成立。也就是說,關鍵在於佳作是否必須具有正面的想法?個人仍對此持保留看法。只是我閱歷淺薄,無法舉出那些大作是偏負面的而巳。

    [版主回覆05/22/2009 11:51:11]

    想將創作與人格良知聯繫在一起,是我個人的強烈企圖。如同在Van Gogh一文中所說的人格良知並不是道德,有些罪行是inherently wrong,例如說殺人;但有些罪行只是prohibited by law,例如說在有些國家嫖妓是罪。道德不佳無損於良知,杜牧"十年一覺揚州夢",不影響他大詩人的地位。

    至於您所說的,敏銳感受到全人類的痛苦,有人反應成救贖而成為聖嚴;萬一有人反應成應該殺掉全人類,變成Hilter怎麼辦?我目前的答案是:我認為反應成Hilter的,是沒有真正敏銳感受到痛苦的人,我的小證據是,Hilter是一位三流畫家,很低等的藝術家。

    不過我們需要多一點的論據,或許我應該再多瞭解一下我認定的15大藝術家的生平行為,我猜他們都是人格良知高尚的人。

  17. jackso2000

    當然啦,吳大羽大師仍是大師,我對他們一門極為敬佩的,各具風格,尢愛朱德群,他的畫和大家最近,“入境”需要的時間也最短 🙂
    [版主回覆05/10/2009 07:39:45]是啊,如果少了這一門七人,華人現代藝術可會失色不少呢。朱德群入境所需時間最短麼?呵呵,因為朱德群,讓我對法蘭西院士產生興趣,想看法國所有院士的作品。

  18. jackso2000

    吳大羽確有兩頭不到岸的情況,有抽象的意圖,有野獸派的影子,充滿山水的韻,還有點 jackson pollock 式的意識,太貪心。
    我懷疑吳大羽用 arylic 或水彩會好一點,速庹形的作畫還是要水感來表達好一點。
    [版主回覆05/09/2009 23:19:27]"兩頭不到岸" 是恰當的形容。不過吳大羽身為杭州藝專的旗幟,朱德群、吳冠中親口認許的恩師,歷史性的功績是不可抹滅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