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09

成立中國簡體字分站

為方便使用簡體字的中國朋友閱讀,他方的他方於Baidu成立簡體字分站:

http://hi.baidu.com/ailleurs07art

 

在中國Baidu,我叫ailleurs07,因為ailleurs被註冊掉了,我只有在台灣yahoo叫做ailleurs

 

中國言論很不自由,首篇貼出的「換了頭就有思想?—-談談岳敏君」,其中有一段提到「天安門」,立刻被電檢刪掉。會去Baidu設分站,也是因為有北京的朋友告訴我,大陸常常連不上台灣的網頁。說實話,台灣也常常連不上大陸的網頁,大陸資訊封閉,藝術思想落後,比台灣更需要藝術教育。

 

革命已有初步成績,基本上華人藝術圈妖氣已經減低 (參見拙作「行過苦蔭之地—-革命一周年紀念文),但要進一步擴大革命的成果,需要組織化、系統化的行動。如果您認同本BLOG,願為提升藝術教育盡一份力,本BLOG長期徵求:

 

1.      幫忙英譯的朋友

2.      幫忙推廣的朋友

 

暫定無酬,因為無酬,我也沒有資格要求工作進度,工作方式是願幫忙英譯的朋友認領某一篇去英譯,沒有交稿期限。至於有何好處?我也想不出來,大約是架英文站時,會將您列為該篇的譯者,還有,我們的子孫,會生活在一個比較美的世界裡。 ^_^ (相當抽象的利益)

 

意者請EMAILlavieamere@gmail.com (翻譯與推廣專用信箱),謝謝。

趙春翔_夜靜月朦朧

中西合璧之走火入魔版—-談談趙春翔

        趙春翔 (1910-1991),出生於中國河南省,1948年來台,之後赴歐洲、美國深造,1984年後回到華人地區的畫家。趙春翔是林風眠吳大羽座下五大弟子之一 (朱德群吳冠中席德進趙無極、趙春翔),和朱吳席趙四人一樣,趙春翔也在進行他中西合璧的英勇探索。所不同者,朱吳席趙四人的中西合璧,可以說取得了相當的成績,而趙春翔卻逆練神功、天魔狂舞,終至走火入魔。雖然練功走火入魔,然趙春翔一生的追求,實有足稱道之處。二OO七年十月在香港Sotheby,趙春翔的「陰陽與群鳥」(如下圖) 以約合台幣 2424 萬拍出。

趙春翔_陰陽_1976

趙春翔  陰陽與群鳥  1976

趙春翔的繪畫,是一種中西合璧的嘗試。趙春翔使用西方現代藝術的構圖,來消化傳統中華文化圖騰 (如上圖「陰陽與群鳥」),中華花鳥、墨竹、太極、易經卦象,充滿了東方符號。

有多位評論者著重於解讀趙春翔所使用符號的意義,例如說鳥是家人、蠟燭是溫暖母愛等等 (如下第二圖「慈暉普佑())。之前在拙作「一切都是藝術?—-談談Marcel Duchamp」已經說過,所有的象徵與暗示符號都不能夠一廂情願,必須讓觀者不靠任何說明書,只看作品本身,就能感受到那是家人、那是母愛,才算是成功的符號,否則就只是機械式的意義堆砌。

趙春翔_夏之盛_1970

趙春翔  夏之盛  1970

        趙春翔的作品,總體而言,各元素的聯繫不夠緊密,例如上圖「夏之盛」,左右兩直軸色塊都剪掉,對作品也沒太大差別,又如下方第二圖「夜靜月朦朧」,色彩雖然很炫麗,整體卻缺乏必然性,協調感也還可再加強,有點像是中華與西方兩道好菜硬炒在一起,彼此的口感相衝突,缺乏共振。

趙春翔_慈暉普佑(二)

趙春翔  慈暉普佑()  1987

元素連繫不緊密與協調感不佳,這兩大問題幾乎出現在趙春翔所有的作品裡,之所以會有此一問題,因為趙春翔想要將中華水墨傳統與西方現代藝術融一爐而冶之。中華的偉大水墨傳統,要如何回應現代的衝擊?一直都是現代華人藝術最重要的問題。對這個問題的回應有全盤西化派、融合中西派和固守傳統派三種:

全盤西化派失去了自己文化的根,不可能是西方大藝術家的對手,其作品可用「浮萍」來形容;固守傳統派則是完全昧於時代的變化,請問能用水墨畫來畫捷運嗎?您可以試著畫畫看,就知道「笑果」。但如果用水墨畫馬,誰上班騎馬呢?明明是坐捷運上班,卻畫古道西風瘦馬,心手不一,是一種虛假的情感。中華水墨成熟在宋代,書法則以晉朝王獻之和唐朝懷素為尊,固守傳統派無法突破古人的意境,無法用水墨來表達現代的情感,是一個失敗的流派。

趙春翔_夜靜月朦朧

趙春翔  夜靜月朦朧  1988

例如「夜雨剪春韭」,好久不見的遠方好友到訪,我在雨夜冒雨剪下後院種植的春韭,準備親手炒一盤時令鮮蔬,和好友把酒敘舊,明朝一別,不知何時可再相見,一別極可能即是永訣,打在我身上滴滴答答的夜雨,就像我心中的淚水一樣滂沱。這是以手寫心,情與境交融,高雅又傳神的絕妙好詩。「夜雨剪春韭」寫在唐朝,是第一流大藝術家的手筆,但如果今天還在寫「夜雨剪春韭」,春韭去那裡剪?台北市幾家有後院種春韭?要春韭去超市買比較快。真的想念,請個假一張機票,不管你在地球的哪裡?24小時一定到你面前,物理上不會一別成永訣。喝酒我會起蕁麻疹,對肝也不好,大家就兩免了吧。「夜雨剪春韭」如果寫在今天,只能說這情感完全不誠懇,根本不是藝術,只能用「有花有草有小鳥」的無聊情詩來形容。

水墨找不出抒發現代感情的方法,這個媒材已經走入歷史了。但是偉大水墨傳統的文化修養,卻在融合中西派大藝術家的油畫中流露出來,這是筆者認為比較成功的東方現代藝術之路 (參見拙作「大律希音—-談談陳庭詩」、「傾城之璧—-談談常玉」、「鳳兮鳳兮,胡不歸?—-談談朱德群、「冠絕天下—-談談吳冠中)。也就是說水墨與書法的造詣,並非現代藝術,而是內化為華人大藝術家的內涵修養,無法做為媒材的主軸。

水墨何以無法現代化?宋朝之後的水墨何以幾無可觀?這是一個中華文化的本質問題,與中華文化不會產生工業革命有關,我將以專文談論,為何我認為「水墨現代化」完全是失敗的。

趙春翔身為杭州藝專名門高弟,不可能不處理中西合璧此一現代華人藝術最重要的問題。趙春翔在此一問題上投注了一生的努力,然才力所限,水火未濟,未能熔中西於一爐,晚年得了嚴重的迫害妄想症,終於走火入魔去世。趙春翔留下的作品,水準參差不齊,其中佳者大有可觀;劣者不忍卒睹。之所以會水準落差如此,便是中西合體失敗的結果。

「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趙春翔功虧一簣,未能取得全功,其努力令人感慨、令人掩卷太息。雖然趙春翔沒有走完他的道路,但他所致力的中西合璧之路,正是華人現代藝術真正的、唯一的康莊大道。趙春翔一生的追尋、趙春翔沒走完的路,將分別由其他華人大藝術家,以及趙春翔的師兄弟們,一起給出答案。

More Help
dog69

 

Cezanne_Rideau

所有畫家的父親?—-談談Paul Cézanne

Paul Cézanne (1839-1906),法國後印象派畫家,立體主義的遠祖。Cézanne被藝評家稱為「現代繪畫之父」,是從印象派走向廿世紀現代藝術的橋樑。一九九九年五月在紐約SothebyCézanne的「簾幔、錫罐和高腳盤」以約合台幣 19 9650 萬拍出。

Cezanne_Rideau

Paul Cézanne  Rideau, Cruchon et Compotier  1894

Picasso曾經說「Cézanne就像我們大家的父親一樣」,除了Picasso,好多位傑出的大藝術家也都下過功夫研究Cézanne。上圖「簾幔、錫罐和高腳盤」是Cézanne的「視點移動」良好範例,傳統的景深與透視對Cézanne來說是不重要的,Cézanne的眼光隨意移動,每一點都在聚焦,以畫中每一個物件為中心重畫一遍,等於這幅畫反覆畫了數十遍。這種看事物的方法,也啟蒙了後來的「立體主義」,從不同的視角去分解目標物,將所觀察到的同時展開在同一平面上,像是一張「全視圖」。

筆者心裡有個疑問:一位完全沒學過畫畫的人,提起筆來描摹外在世界,如果他忠於他眼睛所看到的世界,那自然會出現透視法;如果他是個專注於近物,把每一樣東西消去遠近,統統當近物畫,那就會形成「視點移動」。也就是說,「視點移動」的出現,是一種極其自然的演變,不能當做一項成就來表揚。若有小學美術老師在看此部落格,可以實驗一下,上課第一天叫全體學生寫生:可能有一兩張生澀的透視法、一大批完全亂塗亂抹的,然後其餘都是「視點移動」。

Cezanne_Self Portrait

Paul Cézanne  Self Portrait  1875

Cézanne的「自畫像」,如上圖,以非現實的背景來輔助主題人物抒情,背景沒有細節,再次印證筆者的看法,Cézanne是一位只看近物,不會畫透視法的近距離觀察型的畫家。下圖「牌戲者」一樣是背景朦朧帶過,讓畫面的主題更加突顯,藉由紅桌來統一畫面,色彩凌駕於形象之上,隱隱有現代藝術的概念。

「當顏色很豐富時,便能充分表現造型。」Cézanne畫中的空間感,是透過色調變化來產生,自然景觀沒有具體的輪廓,這一點對後世具有啟發性,也是Cézanne為人稱道的地方。可是這不是什麼新的東西,詩人畫家William Blake (1757-1827) 早就說過「自然沒有輪廓,但想像力有輪廓」,仔細思考William Blake這句話,Cézanne全部畫藝都被包含在這句話裡。

Cezanne_Les joueurs de carte

Paul Cézanne  Les Joueurs de Carte 

Cézanne最著名的作品是下圖「大浴圖」,Cézanne晚年不斷反覆琢磨此一主題,事物的形狀不是固定的,一切都是色彩相互渲染的結果,遠近並不明顯,有一種想將觀者引入畫裡的企圖。浴女畫得非常沉重,龐大卻不肥胖,似乎想擺脫寫實,進入寫意的領域。

對這幅畫的看法,筆者認為,如果是要表現「一切都是色彩相互渲染的結果」這一個現代藝術的觀念,那麼十八世紀的Joseph Mallord William Turner (1775-1851) Cézanne要高明得太多,也重要得太多了,未來筆者將以專文談論Joseph Mallord William Turner此位十八世紀最重要的藝術家。

Cezanne_Les Grandes Baigneuses

Paul Cézanne  Les Grandes Baigneuses  1905

        我想Cézanne的重要性是這樣子的:一、Cézanne出現得夠早,在輩分上,Cézanne就是廿世紀所有藝術家的父親。二、Cézanne改變了之前的繪畫技法,Cézanne將「複製自然」的古典藝術帶往「思考自然」的現代藝術境界,注意到主觀真實比客觀真實重要,視點想放那裡就放那裡,啟發了BraquePicasso的立體派。雖然立體派究竟有何成就,受到筆者很大的質疑?立體派和印象派一樣,接近科學式的機械方法,只要把握原則,立刻可以畫出來,不需要太多感情的。但是我們必須考慮,立體派剛剛出現之時,等於是從一個全新的角度看待物體,開拓眼界之功仍不應抹煞。

        Cézanne 身居繪畫從古典走向現代的樞紐位置,屬於「得天時」的浪潮兒。藝術走到那個時點,本就是山雨欲來,必然有天翻地覆的改變,沒有Cézanne,也會有另外一位畫家來接「現代繪畫之父」的寶座。

        英雄有兩種,一種是創造歷史、斷裂歷史的英雄;另一種是運氣,承天時而起的弄潮兒。Cézanne這種乘時而起的英雄和杜甫這種斷裂歷史的英雄不同,沒有杜甫,是人類文明史永遠的損失,是歷史裡的不連續,沒有人能接杜甫的位置。

盱衡藝術史,Cézanne的整體成就,就是「輩分上是所有畫家的父親」,我也以此十一字做為Cézanne的定評。

More Help
dog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