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zanne_Rideau

所有畫家的父親?—-談談Paul Cézanne

Paul Cézanne (1839-1906),法國後印象派畫家,立體主義的遠祖。Cézanne被藝評家稱為「現代繪畫之父」,是從印象派走向廿世紀現代藝術的橋樑。一九九九年五月在紐約SothebyCézanne的「簾幔、錫罐和高腳盤」以約合台幣 19 9650 萬拍出。

Cezanne_Rideau

Paul Cézanne  Rideau, Cruchon et Compotier  1894

Picasso曾經說「Cézanne就像我們大家的父親一樣」,除了Picasso,好多位傑出的大藝術家也都下過功夫研究Cézanne。上圖「簾幔、錫罐和高腳盤」是Cézanne的「視點移動」良好範例,傳統的景深與透視對Cézanne來說是不重要的,Cézanne的眼光隨意移動,每一點都在聚焦,以畫中每一個物件為中心重畫一遍,等於這幅畫反覆畫了數十遍。這種看事物的方法,也啟蒙了後來的「立體主義」,從不同的視角去分解目標物,將所觀察到的同時展開在同一平面上,像是一張「全視圖」。

筆者心裡有個疑問:一位完全沒學過畫畫的人,提起筆來描摹外在世界,如果他忠於他眼睛所看到的世界,那自然會出現透視法;如果他是個專注於近物,把每一樣東西消去遠近,統統當近物畫,那就會形成「視點移動」。也就是說,「視點移動」的出現,是一種極其自然的演變,不能當做一項成就來表揚。若有小學美術老師在看此部落格,可以實驗一下,上課第一天叫全體學生寫生:可能有一兩張生澀的透視法、一大批完全亂塗亂抹的,然後其餘都是「視點移動」。

Cezanne_Self Portrait

Paul Cézanne  Self Portrait  1875

Cézanne的「自畫像」,如上圖,以非現實的背景來輔助主題人物抒情,背景沒有細節,再次印證筆者的看法,Cézanne是一位只看近物,不會畫透視法的近距離觀察型的畫家。下圖「牌戲者」一樣是背景朦朧帶過,讓畫面的主題更加突顯,藉由紅桌來統一畫面,色彩凌駕於形象之上,隱隱有現代藝術的概念。

「當顏色很豐富時,便能充分表現造型。」Cézanne畫中的空間感,是透過色調變化來產生,自然景觀沒有具體的輪廓,這一點對後世具有啟發性,也是Cézanne為人稱道的地方。可是這不是什麼新的東西,詩人畫家William Blake (1757-1827) 早就說過「自然沒有輪廓,但想像力有輪廓」,仔細思考William Blake這句話,Cézanne全部畫藝都被包含在這句話裡。

Cezanne_Les joueurs de carte

Paul Cézanne  Les Joueurs de Carte 

Cézanne最著名的作品是下圖「大浴圖」,Cézanne晚年不斷反覆琢磨此一主題,事物的形狀不是固定的,一切都是色彩相互渲染的結果,遠近並不明顯,有一種想將觀者引入畫裡的企圖。浴女畫得非常沉重,龐大卻不肥胖,似乎想擺脫寫實,進入寫意的領域。

對這幅畫的看法,筆者認為,如果是要表現「一切都是色彩相互渲染的結果」這一個現代藝術的觀念,那麼十八世紀的Joseph Mallord William Turner (1775-1851) Cézanne要高明得太多,也重要得太多了,未來筆者將以專文談論Joseph Mallord William Turner此位十八世紀最重要的藝術家。

Cezanne_Les Grandes Baigneuses

Paul Cézanne  Les Grandes Baigneuses  1905

        我想Cézanne的重要性是這樣子的:一、Cézanne出現得夠早,在輩分上,Cézanne就是廿世紀所有藝術家的父親。二、Cézanne改變了之前的繪畫技法,Cézanne將「複製自然」的古典藝術帶往「思考自然」的現代藝術境界,注意到主觀真實比客觀真實重要,視點想放那裡就放那裡,啟發了BraquePicasso的立體派。雖然立體派究竟有何成就,受到筆者很大的質疑?立體派和印象派一樣,接近科學式的機械方法,只要把握原則,立刻可以畫出來,不需要太多感情的。但是我們必須考慮,立體派剛剛出現之時,等於是從一個全新的角度看待物體,開拓眼界之功仍不應抹煞。

        Cézanne 身居繪畫從古典走向現代的樞紐位置,屬於「得天時」的浪潮兒。藝術走到那個時點,本就是山雨欲來,必然有天翻地覆的改變,沒有Cézanne,也會有另外一位畫家來接「現代繪畫之父」的寶座。

        英雄有兩種,一種是創造歷史、斷裂歷史的英雄;另一種是運氣,承天時而起的弄潮兒。Cézanne這種乘時而起的英雄和杜甫這種斷裂歷史的英雄不同,沒有杜甫,是人類文明史永遠的損失,是歷史裡的不連續,沒有人能接杜甫的位置。

盱衡藝術史,Cézanne的整體成就,就是「輩分上是所有畫家的父親」,我也以此十一字做為Cézanne的定評。

More Help
dog11

9 thoughts on “所有畫家的父親?—-談談Paul Cézanne

  1. 憤怒的92

    Dear Pinkfloyd

             誠哉斯言! 看到Pinkfloyd也讓我想起Deep purple 說不定我們是同時代的人呢!
    從創作者的角度出發,Cezanne真的開創了許多可能性,也難怪格主會稱之為所有畫家的父親

            但是格主以欣賞角度出發,感受是不看身份地位也不是人云亦云,而是誠懇的面對作品,還有,面對自己
    您博學多聞,若能分享欣賞的心得,一定是一大樂事 啊
    [版主回覆02/03/2010 21:48:24]嗯嗯,Cezanne 有地位,但是沒有到真正大師的水準。

  2. pinkfloyd

    1.透視可說是寫實繪畫的第一課,基本上已經包含在素描觀念裡,我不曉得怎樣的圖符合您"傑出透視法"的素描,http://www.art-child.com/Photo/famous/sm/200808/18114.html
    您覺得功力如此的人會不會透視法?如果他真的不會,那真枉費年輕時一再接受各種素描訓練,還曾待過素描學校學習,如果會,為何時而不用?
    Cezanne的畫面也不是完全沒有透視,西方藝評不只認為Cezanne放棄透視法,這樣說是不準確的,更多是有條件的捨棄,如果正確的造型透視妨礙他所追求的效果,他便不在乎改變或捨棄。

     

    2.請問置中的蘋果是畫完剛好這麼巧拉兩條對角線不偏不倚在中央,還是先在中央畫蘋果?學院認為主角不能置中,視覺上會鎖住焦點無法移動,紅背心的少年中拉長的手臂是因為不會透視所以異常的長嗎?您可知玩牌者大約畫了五張,有幾張都是有背景的,後面還站有旁觀者的,旁觀者脖子上高彩度的紅色領巾是畫面最暖的地方,拉回了背景空間,您貼的玩牌者裡冷色負空間中那塊抽象的紅正是領巾的位置,那塊紅在畫裡與桌子呼應架平空間,其他平面構成的安排就不提了Cezanne研究繪畫面的各種問題實在太多,您卻懷疑這些是偶然的效果,將他貢獻說成是文藝復興就有的移動視點。

     

    3.我再重申移動視點在"da Vinci的蒙娜麗莎"就有了,這些寫實畫裡的抽象安排,早不是什麼新鮮事,如果Cezanne的貢獻是這個的話,他就不會是現代繪畫之父了。

     

    4.我不否認Matisse平面性節奏律動比Cezanne高明,就像文藝復興三傑的畫面也比Giotto高明,但Giotto才是西洋繪畫之父,Cezanne是現代主義之父,那些晚30年以上的藝術家接受他的研究成果當然有做的更好的本錢,您說Matisse喜歡Cezanne是因為研究相近的題目,您推崇的KleePollock也崇拜CezanneGiacometti說Cezanne是教他最多的人Morandi唯一一次出國就是去看Cezanne的畫展 ,
    難道這些大師們分辨不出何謂藝術、何謂偶然?

     

    5.說Cezanne的成就是偶然,就跟有人說Pollock只是偶然性沒什麼兩樣,我覺得Cezanne的作品不只感動且非常耐看,Gombrich說世上只有藝術家沒有藝術 ,當觀者視覺能力不夠,再傑出的作品在他面前也沒有藝術,所以藝術有條件的存在,三角構成的浴婦是 Kandinsky眼中了不起的藝術目標,是Matisse的精神支柱,而這作品還是感動不到您吧

    [版主回覆02/01/2010 23:23:47]1.您舉例的那張素描,並沒有透視法。誠然透視法只是ABC,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東西,但是Cezanne 硬是不會。

    2.您舉例本文中的 "玩牌者",背景的抽象紅,更是一個Cezanne不會透視法的例子:前景桌子使用了透視法,人物卻畫平面式,造成第一個不協調,Cezanne 無力處理這個不協調,只好在背景亂塗一塊抽象紅,但是一個不協調無法以另一個不協調去平衡,結果就是這幅畫非常不協調,不算佳作。

    3. 本部落格不是人云亦云的部落格,不是Giacometti、Pollock 怎麼說,就得怎麼說,一切全憑作品說話。當然我會很尊重15大師的說法,會再反覆考慮。如果Giacometti 這麼說,那就是他說錯了。

    4. Morandi 那次看展,連 Monet也看了,Monet 我也覺得不好。

    5. 其實從Giacometti 作品來看,他並沒有受Cezanne 影響,說受影響只是謙詞罷了,我認為這是Giacometti 人很nice 的又一表現。

    6. Cezanne 的作品,沒有觸及根本性感情,算不上好作品。您把Cezanne 的作品年份,都加個50年,立刻變成平庸之作,但是我列舉的十五大師,都加50年,仍然是世界最好的作品,這就是有沒有觸及根本性感情的差異,Cezanne只是早生50年罷了。畫了一堆山,連山的本質也沒有找尋到,沒有根本性感情的作品,就不會有本質性的探索力。

    7. Cezanne 跟 Pollock 完全不是同一水平的東西,Cezanne 從無一件作品到達Pollock 的水準。
     
    8. "他方的他方" 對Cezanne 的評價就是這樣,這可不是從教科書抄下來的見解。如果您不同意,可以10年後再回來看,到時候您就會知道本部落格是否具有洞察藝術本質的能力。

  3. pinkfloyd

    有看過塞尚的人體素描嗎?學院功力好極了,絕不是不會畫透視法的人.

    塞尚在畫面裡實驗繪畫的各種問題,包括主角置中 三角構成 .當他覺得透視法有礙畫面造形與色彩的和諧時,便會將之捨棄,所謂多重視點早在達文西的蒙納麗沙就有了,只不過隱藏在寫實畫的面具之下,畢卡索是看到了聖維克多山裡塊面形成的節奏次序,進而發展立體派.

    塞尚之所以被稱為現代繪畫之父,在於他還原繪畫的"平面性",造形 色彩 構圖 基本的繪畫要素已具有相當價值,聖維克多山後面一塊黑色為了拉平畫面空間,畫布留白處也在暗示這只是"一張畫布",這一步跨越才是造成現代主義起飛的重要因素,塞尚每一筆都有多重意義,這不是誤打誤撞或時勢造英雄,包括他晚年不斷琢磨的浴女圖,由於三角幾何構成的老原則被學院派濫用使之不具有任何內在意義,因此被拋棄不用了,而塞尚賦予它新生命強調純粹由繪畫構成,在此三角形不是群體和諧的催化劑,而是響亮的藝術目標.

    收藏塞尚最多畫的畫迷之一馬蒂斯還說過,"這幅畫是身為藝術家的我遭遇冒險的危機時,唯一能依靠的東西",不只畢卡索,在1907年塞尚回顧展中所有當代畫家都認同推崇塞尚,也包括馬蒂斯 傑克每弟 盧奧 維亞爾 高爾基等等,這是因為他的畫裡明確分析繪畫上的各種問題,套一句塞尚名言"我欠你的繪畫真理,我會在畫面告訴你" .

    [版主回覆01/28/2010 22:15:25]1. Cezanne 的素描並沒有良好的透視法啊?請直接舉例,那一張Cezanne 素描是傑出的透視法?一般西方藝評的說法是:"Cezanne 放棄了透視法"。

    2. 就回歸繪畫平面性與事物的內在節奏而言,Matisse、Morandi 都比Cezanne 高明多多,Matisse 喜歡Cezanne,因為他們研究的是相近的題目。

    3. 我並不是要否定Cezanne 的成績,而是要探究Cezanne 的作品到底有多少創造意識?還是偶然得到的效果?一位優等畫藝的畫家,忠於他自己的眼睛,放棄透視法,畫出來就是Cezanne 這樣子。這跟藝術真正的核心:愛與直覺,還差得很遠。不必把Cezanne 作品神格化,坦白地說,Cezanne 這些作品真的感動您了嗎?

  4. BB

    對塞尚一直沒有什麼感覺,很同意您講的塞尚是"時勢造英雄"下的藝術家,很期待您分析Turner的文章,我覺得他的成就超過後來印象派所有的畫家.
    [版主回覆08/18/2009 17:03:53]沒錯,Turner是印象派的父親、表現主義的父親、抽象藝術的父親,最近因為南台灣重災,沒有時間心情寫新文章,不過Turner是遲早一定會推出的,小弟要建立終極版美術史的決心不會動搖,敬請您稍候,謝謝。

  5. shyang

    的確用科學來類比,和藝術實在有極大的區別,但你說的是歷史哦~

    我的意思是,「歷史」在發展上大致是有其方向,不論是政治、經濟、民生,文化等等,只要是一群人在一起就會發生的。例如從神權到君權到民權。誠然每一群人的時空及諸多因素,就以「神權」來舉例吧,不同的文化,都有神存在,其中心思想亦各異其趣。我會認為它們的創造者算是創造、斷裂歷史,但我亦認為沒有現在的這些特定始祖,仍可能會有其他特定的始祖出現(沒有穆罕默德,就會有另一個人;不是回教,就會有另一個宗教),因為沒有一種文化是沒有神的存在的。信仰是必然出現,只是信什麼不一定,而且信仰的「程度」的高低有別(套句ailleurs以前認定大師的標準:能否流傳百年以上)。當然不同的信仰,其具體的內容(例如不吃豬肉)確會因特定的人物、思考而不同,這部份算與創造者較有關係。退回來說文化的部份,唐詩、宋詞、元曲,是一種突如其來的流行?還是時空的必然?這當然很難講,但反過來說,由詩、詞、曲、小說,文字由文言文漸漸白話,並加入音樂,甚至變成故事,從文人普及到大眾,似乎有脈絡可尋,如果說把這個發展倒轉,由曲變詞再變詩,就不大通,因此我比較相信這是時空的必然(就如一定會有信仰的存在),但會有個引領風潮的人(創造者、發提光大者)。在歷史上任何領域的創造者並不必然是斷裂歷史的天才(制定唐詩體制的人不一定是天才),但發揚光大者一定是大師。

    杜甫毫無疑問具有獨特性,沒有杜甫何來杜詩?我亦對杜甫絕對的尊崇。但沒有杜詩或許有另一個「李」詩、「王」詩,就如不吃猪肉可能變成不吃牛肉一樣。藝術亦是如此,沒有「空間之鳥」,可能會有「汪洋之魚」?我對大師無絲毫不敬,只是想到一個邏輯上的問題,因為既然歷史巳經發生,我們如何能得知被創造的歷史是「突變」或是「應運而生」?

     

    [版主回覆08/09/2009 06:28:38]我們所聊的倒不是general的歷史,而是特定的 "藝術史" 和 "科學史"。

    您所指的問題,正是藝術之所以不是科學的關鍵,真正的藝術家,在藝術史裡具有絕對獨特性,也就是說,雖然人類從古到今,有百千億人之多,但是沒有兩個藝術家是重覆的 (華人那一大堆抄襲貨統統不是藝術 ),"汪洋之魚" 和 "空間之鳥" 會有巨大的感受性差異,但是另外一位愛因斯坦的相對論,仍然只能是E=mc2,科學是沒有個性的。李詩、王詩不會重覆杜詩,不能取代杜詩,所以小弟說,沒有杜甫,是文明史永遠的損失,但是沒有愛因斯坦,只是E=mc2 晚個幾年出現。供您參考。

  6. 尚文

    感謝大家,讓我有幸閱讀分享這麼美的饗宴。
    [版主回覆08/07/2009 23:10:52]歡迎,謝謝您的鼓勵。

  7. shyang

    原來塞尚的成就,在於「視點移動」和「一切都是色彩渲染」。承天時的人雖然幸運,但也得能把握時機,這部份仍不能抹滅他的價值。

    畫畫的大師與其稱為英雄不如稱為天才(或者英才),創作需要的是真心誠意並非勇氣,我相信再怎麼樣詩詞書畫亦不太能左右政治的局勢。

    同樣的我認同能創造、斷裂歷史的才是真天才,應時勢而生的只是幸運兒;不過嚴格來說,所謂創造、斷裂歷史又有二種,例如愛因斯坦這種可能只是把相對論發生的時間提前,並非沒有愛因斯坦就無人發明相對論,所以真正斷裂歷史的是「突變」,亦即沒有某人就沒有某種歷史。但反過來說,由於歷史早巳成定局,目前我們是無法驗證「某件事是否缺了某人就不會發生」,因此這種論斷依然不怎麼客觀。

    [版主回覆08/06/2009 16:42:07]真心誠意需要很大的勇氣喔,我反而覺得,追求個人利益、升官發財,倒不需要太多勇氣。政治是一時的,藝術才是永恆,唐朝的政治大概只剩歷史學家關心了,但是現在愛讀杜甫詩的人還是很多。

    用科學來類比,比較不準確,如果是科學,我相信是"時間提早",但是藝術跟個人感情與個人所處的時代緊密相連,應該可說是 "沒有杜甫就不會有杜詩",和科學的 "時間提早" 或有不同。也就是說到底是 "發現" 還是 "創造",應有不同。

  8. bonjour

    如你所提塞尚在藝術史上種種的貢獻 : 但我更佩服的是他沒有高調參與藝術界的活動(晚期)

    反而盡本份地一筆一劃架構他獨特的繪畫,也才能影響後來立體, 野獸….各派

    [版主回覆08/03/2009 20:01:44]嗯嗯,雖然我認為 Cezanne 不能跟 15 大師相提並論,但是 Cezanne 所為,乃是真正的藝術,這一點是毫無問題的。畢竟 "現代繪畫之父" 的尊名,也不是來亂混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