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國強_Head

期待新的火花—-談談蔡國強

蔡國強 (1957~),出生於中國福建省泉州市,為極少數受到西方注目的中國當代藝術家。二OO七年十一月,蔡國強的「APEC景觀焰火表演14幅草圖」(如下圖,300*200cm五件、300*400cm八件、300*600cm一件) 在香港Christie以約合新台幣 30887萬拍出,創下了蔡國強個人的高記錄。

蔡國強活動甚勤,中國奧運、中國建國六十周年國慶都有蔡國強的表演,等於在做「指定題目」的創作;來到台灣時,也盡量和政要、媒體名人、名模搞在一起,陸海空三軍發動,熱鬧非凡。或許這是蔡國強迎合這個時代的手段?媚俗手段可以有,但是不能太超過,不能讓媚俗的心反過來動搖到作品本質。撇開這些和藝術無關的周邊手段,我們直接看看蔡國強的作品:

蔡國強_APEC

蔡國強  APEC景觀焰火表演14幅草圖

蔡國強APEC這套作品共有14 (如上圖),理論上這套作品應該不會拆開分售,還是先把它們當做一件來看待。

(第一排左起:明珠耀東方、紅黃藍牡丹、飛碟、歡樂頌)

(第二排左起:紅燈籠、百舸爭流、紅地毯、太陽系銀河系)

(第三排左起:噴泉、錦冠、火箭昇空、飛龍在天、來自天上的賀禮、天梯)

        蔡國強的火藥爆破藝術,嚴格說來是個「事件」,像節慶一樣的嘉年華會。用火藥繪圖形,點燃,在紙上留下燒灼的痕跡,同時結合了行動藝術、觀念藝術與平面審美,把火藥當畫筆,也不一定要在紙上,可以在天空,可以在海上、土地上,可以在任何地方。論者謂,這已經是把Marcel Duchamp的「現成物」演變到人體寫生及山水畫表演般的「現成事」。

        但是不管是行動藝術也好,觀念藝術也好,都已經是發展了五十年以上的老舊東西。Duchamp已經說過「一切都是藝術」(參見拙作「一切都是藝術?—-談談Marcel Duchamp),在Duchamp之後,開發媒材已經沒有意義了,因為一切都是藝術,Duchamp之後的多媒體藝術,重點在「意義」而不在開發媒材。

蔡國強的火藥爆破,是一種大眾參與型的藝術,是一個團康遊戲,開開心心地帶你放鞭炮,現場有稍縱即逝的火藥爆破景觀,然後在紙上留下燒灼的痕跡。論者謂「蔡國強的爆破,不只是一種藝術呈現的手段,更是一種想要突破自我限制的精神。千萬不要把蔡國強僅歸類至爆破專家,因為作品中所散發出的那股震撼力,並非爆破,而是一種藝術的本質」。

這種說法是對藝術史無知,莫名其妙亂陶醉。蔡國強所有的火藥藝術,把天地當畫布的概念,Yves Klein全部都明示或暗示過了。Yves Klein不只玩火,更進一步玩火雕塑,Yves Klein還縱身一躍「天地就是我的畫布!」。Yves Klein把身體當畫筆,搞「人體測量圖」,遠比蔡國強的火藥當畫筆激進、革命、創新,時間上也早了蔡國強快五十年 (參見拙作「與火同行—-談談Yves Klein)

蔡國強的「隕石」畫,其觀念更是直接來自Yves Klein的行星浮雕、地貌浮雕系列 (參見Yves Klein畫冊)。蔡國強不過就是Yves Klein觀念的追隨者,既沒有破壞也沒有創新,也沒有揭露什麼藝術本質,相反地,蔡國強的作品是充滿遊戲精神的,以「無傷大雅的小玩笑」來描述蔡國強的藝術最為恰當。

中國沒有言論自由,每一位有良心、誠懇的行為藝術家、觀念藝術家,都應該向中國政府爭取言論自由,應邀放放國慶煙火小雜技的蔡國強,其藝術跟「破壞」、「創新」是一點關係都沒有的。

        如果小時候放鞭炮,你的玩伴放完鞭炮,拿著鞭炮灰要賣你三億,那你不海扁他一頓才怪呢?好玩的是放鞭炮這件事本身,買鞭炮灰幹嘛?還好,火藥畫根本不是蔡國強的重點,蔡國強真正的巔峰之作,是下圖「Head On」和「迴光」:

蔡國強_Head

蔡國強  Head On

Head On(如上圖) 是一件令人打從心裡開心的妙品,一群野狼歡天喜地、前仆後繼地撞向一道無形的牆,撞的時候在笑,撞完了似乎還打算回去排隊再撞一次。群眾的衝動、盲目,被蔡國強很幽默地表達出來。

本部落格助理「犬助」也是一隻盲目的狗:犬助小時候常愛拔腿狂奔,有一次居然迎面撞上人行道的石柱,明明撞得頭昏眼花,卻還回頭對著我笑,帶著一點不好意思,因此我對「Head On」這件佳作情有獨鍾,有很親切的「既視感」。可惜「Head On」雖然很有趣,內涵失之太淺;幽默感足夠,但是一眼就看完了。

        「Head On」在台北展出時,可能因為場地太狹小,把狼群做成了一個撞完又跑回頭的迴圈 (非上圖,上圖為柏林展出版本),這樣作品衝擊力就弱掉了,顯得冗蕪雜亂,狼群的「痛楚感」也減低了,倒像是扮家家酒的遊戲。
蔡國強_迴光

蔡國強  迴光_來自磐城的禮物

另一件傑作「迴光」(如上圖),副題「來自磐城的禮物」(磐城位於日本福島縣,在日本戰國時代,這是獨眼龍伊達政宗統治的地方),用一艘磐城挖掘出的殘破廢船,繞上大量的中國泉州瓷器碎片,形成一個「沉入海底的文明故事」。

「迴光」這件作品不僅充滿了詩意 (照片只有單一角度,請讀友看原作,灑落一地的瓷器碎片),寧靜而耐細品,更有中國與日本文化交流和解的寓意。

然而蔡國強留學日本,中國與日本長年的恩怨情仇,又愛又恨又想相互佔有的複雜感情 (日本文人普遍都有仰慕中華文化的情結,除了佔領過中國的領土,製造南京大屠殺、東北活體實驗等駭人聽聞的慘案,日本也霸佔了不少中華文化,例如漢字、圍棋、茶道、建築等),中日之間糾葛沉重的歷史,在蔡國強手下卻只是互相送個禮物了事?

這是一件美麗的禮物,像古代中國互贈一對金絲雀般在表面上搔搔癢?漂亮而膚淺。原本期待留日的蔡國強對中國與日本的關係,做出獨到的詮釋,釋放沉重歷史的我 (因為「迴光」呼喚了考古意像,既然呼喚歷史,卻沒對歷史有任何詮釋,立刻顯得空洞),期待的心一整個落空。

蔡國強_Move

蔡國強  Move Along, Nothing to See Here

其實蔡國強多數的作品都嫌太過淺白,太過普普藝術 (Pop Art,參見拙作「反對普普藝術—-談談Andy Warhol),如上圖「前進,沒什麼好看的」,戳來戳去檢查行李,小心會戳到一隻大鱷魚呢!明明是個大事件,卻又說「沒什麼好看的」,調侃了一下觀眾。又如另一件作品「Flying Carpet」,飛毯上插滿了弓箭,如果在今天你還相信「飛毯」這種古老神話,那你就倒大楣了,或中箭落馬或屁股被捅得稀爛。

        下圖「草船借箭」也一樣淺白,「草船借箭」真的就做「草船借箭」?直接把成語圖像化?然後飛起來?草船借箭不限在海裡,在天空也可以?這每一個小孩都想得到,缺乏新的詮釋,也缺乏創造力。中華文化許多成語都帶有很強的圖像感 (蔡國強「Flying Carpet」其實做的就是中華成語「如坐針氈」 ):「二桃殺三士」、「飛鴻雪泥」、三十六計啦,要把成語圖像化,隨隨便便都可以做一大堆。

蔡國強_草船借箭

蔡國強  草船借箭

在蔡國強一系列的脈絡裡,可以感受到藝術家玩耍的心,無傷大雅地開點玩笑,博君一粲。「我本質上也許是無聊而膽小的人,所以藝術上才這樣張揚。」蔡國強的自我剖析,頗見誠懇,蔡國強的作品不會無聊,應該說蔡國強是幽默而膽小。

        撇開蔡國強種種媚俗手段,冷靜下來思考,整體而言,蔡國強的作品趣味有餘而思想不足,很好玩,但也就只是好玩而已。如果蔡國強要的是在世的風光榮華,那麼蔡國強已經辦到了;如果蔡國強想要寫進藝術史,跟陳庭詩常玉別個苗頭,那蔡國強還有很遠的一段路要走 (讀友們能想像常玉畫國慶致賀圖嗎?真正的藝術家是不做指定題目創作的,除非是碰巧對該指定題目很有想法)

        蔡國強還年輕,「Head On」、「迴光」這兩件蔡國強最好的作品,說明了蔡國強具有潛力。憑著這兩件作品,「他方的他方」鄭重地評定蔡國強為「華人第三品末位」。同樣是玩樂的藝術,為何蔡國強輸給了丁雄泉?因為蔡國強的作品太過膽小。所有重要的藝術家,在美學裡都是一個革命者,丁雄泉突破的勇氣、前衛的程度都遠在蔡國強之上。在追求藝術的純淨度上,蔡國強也還遜於廖繼春張義雄王攀元趙春翔諸人。

並不是使用多媒材就叫前衛,蔡國強使用的是現代國際藝術語言,一如趙無極使用的是趙無極時代的國際繪畫語言 (參見拙作「無極的界限—-談談趙無極),但是否前衛是以在美學上有沒有突破而定。蔡國強的作品自我思想檢查很嚴重,小心地躲開了一切革命,雖然蔡國強是一個幽默的人,可惜對知覺與思想缺乏挑戰力。(幽默又有思想的藝術家,參見拙作「永遠的童年—-談談Paul Klee」、「究天人之際—-談談Henri Matisse)

如果蔡國強往後少做媚俗的事,多思考創作,加深自己的思想內涵,未來新作推出時,能再有「Head On」、「迴光」的水準,會將蔡國強晉升到華人「第三品首位」;但是如果蔡國強又在炸他玩不膩的火藥,這樣將令期待蔡國強的人失望。

蔡國強的火藥畫,是蔡國強所有創作裡比較弱、比較無聊的一部分,但是節慶嘉年華式的爆炸,卻吸引了最多嘩眾的目光,名模、藝人都上來搭一腳。也就是說,當沉靜的「河流」(蔡明亮導演) 和「奪命終結者」一起上映時,吸引目光的總是滿場爆炸的「奪命終結者」,炸得頭暈目眩腦筋一片空白,但會進羅浮宮 (Louvre) 典藏的,是蔡明亮。

More Help:好多大人喔
dog65

25 thoughts on “期待新的火花—-談談蔡國強

  1. 能仔

    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但是這個世界還沒有足夠的細膩,去發掘每一個人的獨特性。

    我喜歡這句

    [版主回覆02/20/2012 23:13:43]謝謝。

  2. 能仔

    突然很想知道板大對村上龍的看法
    [版主回覆02/18/2012 18:47:57]您應該是指藝術家村上隆?如果是文學家村上龍,我只看過他一本小說,不適合由我來評論。

    如果是藝術家村上隆,我並不欣賞他的作品。

  3. 健華
    歡迎光臨  YAHOO色相花花世界 
                                鑑 賞 :  大樓災難煙火秀  

    [版主回覆01/07/2011 10:06:44]呵呵,小弟沒去看101煙火秀,後來看新聞,蔡國強有解釋,火藥還在公海上嘛。

  4. 晴廬主人

    大而無腦  !  譁眾取寵吧了  !
    [版主回覆07/11/2010 10:34:07]嗯,某個部分恐難逃此議。

  5. angellucia

    現代人附庸風雅者多  勇於提出看法者少  能像您這樣獨到的見解又搔到偶們的癢處的如鳳毛麟角啊…
    [版主回覆06/23/2010 10:41:42]多謝誇獎,嚴格地說,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但是這個世界還沒有足夠的細膩,去發掘每一個人的獨特性。

  6. jon

    台灣某些文化流氓和政治人物透過諂媚蔡國強來諂媚中國政府才是讓我最最不齒的。
    [版主回覆02/19/2010 09:43:35]

    嗯,這其中說不定也有蔡國強是馬英九總統女兒的老師的因素,北京太遠,台北剛剛好啦。

    不過小弟只對藝術家有良知要求,商人和政客逢迎諂媚,是生存之必須。商人要在大陸做生意,一定要討好當地政權,賺錢就是商人的道德。前一陣子google揚言退出中國事件,就引起兩派論戰,一派認為企業應該不斷地賺錢,向中國低頭;另一派認為企業應該捍衛理想價值,退出無言論自由的中國。這兩派到底誰對?也難說得很。

    回到蔡國強作品本質來說,"膽小、對知覺與思想缺乏挑戰力",蔡國強如果想要進步,要先從這點反省:藝術是永恆,政治是一時,Giacometti 沒有依附任何的政治,他將被記憶千年以上,蔡國強作品將如何被記憶?是蔡國強要認真思考的問題。

  7. jon

    今天終於去看展了,很同意您的說法!
    [版主回覆02/18/2010 10:03:07]

    安安,jon君,新年快樂!

    面對不公不義的政權,藝術家可以 1.保持沉默,遠離這個政權 或 2.站出來說真話,對抗這個政權。

    蔡國強身為中國當代藝術代表人物,與中共政權極度友好,在歐美也有發言地位,卻對劉曉波事件毫無說法,對中共箝制言論自由的現實無一建言,有負藝術家之名,有負藝術家乃社會之良心之名。

    中國是個連Obama演說都敢消音的不文明國家,藝術家不需要做烈士,但是至少要做到不向這樣的政權獻媚。

  8. boy2

    我喜歡 head on這個作品…但是我不贊同「真正的藝術家是不做指定題目創作的,除非是碰巧對該指定題目很有想法」這個論點…我覺得何謂真正的藝術家很難定義…基於每個人對藝術的感覺不同…每個人的定義應該都會不同…既然如此,我覺得一個作品只要能感動一個人,就已經是藝術了…如果藝術不是為了人而存在,那是為了什麼而存在呢?我看不出來指定題目創作有什麼不好的…是否指定題目創作與創作的好壞間並無必然關係。如果他創作的東西是棒的,指定題目又何妨!如果他創作的東西是爛的,不指定又如何!

    [版主回覆02/13/2010 11:31:17]藝術是為人而存在,但是藝術必須是感動誠懇的欣賞者 or person skilled in the art。

    舉例而言,小學生認為加減乘除就是數學了,大學生認為微積分才是數學,加減乘除與微積分都是數學,但兩者是不同等級的。

  9. 神遊

    感覺版主對蔡國強特別寬容
    [版主回覆02/04/2010 23:27:35]還活著的藝術家,總是還有期待可能性,不過我對於劉曉波被關,與政權交好的蔡國強卻在放無聊的煙火,確實相當不滿。下一回蔡國強推出新作,如果沒有新意,就會把他降為第四等。

  10. Ocean

    我覺得對有些人或有些藝術是要學習 舉Matisse的Dance為例

    光在這部落格就有人回應看不懂為何好 

    還有在巴斯奇亞展 曾經看到有媽媽帶小朋友看

    然後媽媽的評語是對小朋友說以後他亂畫的東西要好好保存什麼的

    藝術的學習門檻並不高 但教育與主動學習對於理解藝術內容是有幫助的

    如果本身會創作 當無主觀刻意仿照時

    如果創作出類似前人的藝術典型

    覺得會蠻接近原始創作那藝術典型的人的中心思想

    只不過對於這樣的作品 創作人要懂得捨棄又是一門功課

    扯遠啦 呵呵

    說到收藏 其實若非巨富 能收玩的藝術品本來就不會是那些高深藝術品 因為那些好藝術品總會有識貨的人加價上去

    而一般光講求藝術品增值的人為何會去買二流品呢  因為比較容易低價取得與方便炒作成高價套利  要炒作要有量的

    大陸藝術市場可惜就是因此淪為如此境地了 因為要拍一流品 光在歐美就有接手人且量也不多 不方便短期套利

    而目前傳播媒體的焦點取決於市場拍賣價格的多寡  這種媒體現狀也是華人畫市淪為怪異狀況的推手

    [版主回覆01/20/2010 12:20:54]藝術沒有門檻,有心就能入門;沒有心的人,就算是藝術史教授,仍然是個不懂藝術的人。小弟所謂不需學習是在這層意義上而言,多看多接觸藝術當然是會進步,從這一面來說,藝術又是可以學習的,不過我覺得後者的"學習",是喚醒本有的能力。

    中國大陸目前是落後國家,並沒有真正意義的收藏家,品味也極低劣。但是他們在富有之後,應該會好好學習文化,目前全球之所以關注中國,就是看上了 "潛力"。

  11. Ocean

    奈良美智的作品看得出有東西但東西不多

    很迎合每個人內心都有個脆弱小孩心理

    奈良美智把這心理以讓人容易接受的形象展示出來算是他的獨到處

    雖然奈良美智一直 copy自己  不過這樣的作品表現方式本來就是有局限性 

    後來展覽做小房屋在展場放置 則好像是硬要把作品變大點的感覺

    就市場言奈良美智這樣的作品是比較容易觸動大眾的所以有流行度也有廣泛性

    畢竟相對一些藝術品需經過學習才能懂得欣賞在現代言可能不符合目前的快餐需求

     

    ps:所以對傑克梅弟的評價高 因其人系列 覺得可能不須經過藝術學習薰陶 就能讓一般人感受到內涵

     

     

     

    [版主回覆01/19/2010 13:51:26]

    誠然如此,奈良美智的內涵有點少。

    高明的藝術全部都是屬於直覺的,不需要經過學習的,藝術不是學術,很多時候,山野村夫的鑑賞力都比哈佛教授強很多,例如小弟就發現哈佛版美術史錯誤很多。

     

  12. Ocean

    按照這個網誌應該是如此囉 畢竟對比藤田嗣治的作品草間彌生是有高度的

    其實也會好奇他方的他方如何談奈良美智與奈良美智的流行現象呢

     

     

    [版主回覆01/19/2010 13:47:20]呵,您的下一則留言已經自評奈良美智了。

  13. Ocean

    之前用詞不當啊 呵呵 只想到他的藝術沒考慮到他年紀

    與其寫藤田嗣治不如寫草間彌生這位日本當代藝術第一人吧

    藤田嗣治算是藝術史性質比作品藝術性高的人物

    草間彌生則是世界級傳奇藝術家 一位想用水玉布滿世界的之人

    [版主回覆01/15/2010 00:11:03]對,藤田嗣治不如草間彌生重要,那我們就取消藤田嗣治,只寫草間彌生囉?

  14. Ocean

    王攀元2001年有在國立歷史博物館展出個人展"攀圓追日" 

    那次看到最好的作品記得就是當時展出年畫的 所以說對他後來的作品有期待會更好 

    藤田嗣治的畫有一年在台灣的國際畫廊展看到 網路還找不到那張

    主題是裸女 背景主要塗黑色調 黑調間有裝飾小圖

    這種細節裝飾常玉也喜歡用但是比較起來沒有藤田嗣治精緻

    所以說粗糙 是類似處理方式上 加上在那次展覽看到那張畫當場直覺聯想到常玉

    因此覺得常玉部份畫受其影響 畢竟藤田嗣治在西方成名較早 後來去的東方人不可能沒去看到他

    其實當然因為這部份也不是常玉迷人的主要部份 所以僅是提一提

    當常玉進展到宇宙大腿階段 自然又與藤田嗣治不同了

    常玉的畫覺得還有受到白玉崁雕的影響 如他的盆景畫 有些感覺如刀切白玉的白玉盆景崁件放大

    藤田嗣治的畫有無東方魂呢

    嗯~ 在畫作的細節上他明顯做出非西方表現手法 比較接近日本的藝術傳承

    但主題上的確是偏西方人思想的 

    蔡國強 嗯 很像是一場秀的主辦人啊 

    [版主回覆01/13/2010 23:27:33]1. 原來如此,小弟對王攀元老先生是喜愛的,但總不能對近百歲的人瑞說 "您很有潛力" 吧。^_^

    2. 因您一激,小弟決定要推出藤田嗣治專文,但是需要很久的時間,因小弟近來較忙碌,且未來12位藝術家都排好了。

    3. 刀切白玉麼?嗯,讓我想想。
    我想常玉筆下常常出現中華文化涵養,而且是well digested,跟其他投機取巧、生吞活剝的 "藝術家" 是大不相同的。

    4. 小弟對蔡國強的不滿之一:身為與政權交好的行為藝術家,卻對知覺與思想毫無挑戰力。
    中國民運人士劉曉波被判重刑,蔡國強在那邊放煙火?我越想越氣,這種non-sense 的作品根本就不夠資格放在第三品末位。

  15. Ocean

    蔡國強的作品看起來很空因為完成後他的作品就算是不完全品了

    畢竟蠻行為藝術也蠻有文件性質

    去北美館看展會產生有種現場看只有裝置還有趣味感的空虛

    以華山看《晝夜》製作過程為例 會覺得當時很滿足 因為當場看秀啊

    早期大型拍賣會賣蔡國強的作品是賣文件性質很強的爆破計劃書
    記得當時新聞報導的落槌價格也蠻不錯了 
    應該是有人很盡責的介紹給收藏者吧(還是收藏者很有遠見)
    後來似乎藝術家有做調整 將計劃書中的草圖作法變成做很大的藝術畫 
    嗯~變成很適合收藏~噗

    他算是已經在西洋藝術史找到自己定位

    "一位用中國方法演繹西方當代藝術思想的藝術家"

    火藥是中國四大發明之一囉   他   很聰明

    說蔡國強使用的是現代國際藝術語言  

    不如說是目前西方到東方或東方到西方的藝術資金經紀

    覺得好推的是這樣層級的東方演繹方式吧    

    文中其他藝術家 呵呵

    常玉有些畫像是粗糙的藤田嗣治

    看得出來受到藤田嗣治的影響  

    當然那些畫不是全部   但藤田嗣治風格的影響在部份畫作是看得到的

    丁雄泉 怎麼有些感覺像是畫色情素描的畢卡索玩水墨

    也有些影子啊  不過或許帶情色味道的作品有些相通應也自然

    趙春翔 因為實驗性質作品優劣差距太大 很多畫沒下決心銷毀掉很可惜

    有些畫經年的更改但是沒改到優秀還不如不改或是銷毀了 

    有些作品拉低他整體成就 不過優秀的作品的確雋永 

    王攀元 未來有潛力吧 但是作品的那種孤立感

    會讓他的作品比較不受一般收藏家喜好 但他的中心思想很明確了

    廖繼春 張義雄 嗯 有些不錯

    但是沒有將自己由西方藝術中獨立出來

    極大部分算是追隨者不是開創者 

    [版主回覆01/11/2010 18:45:29]

    您提的要點很多,我分點答覆:

    1. 以藝術史來說,在有Marcel Duchamp 和 Yves Klein 的情況下,蔡國強很難說有獨立的歷史地位,用偉大中華文化的符碼去套西方藝術,其實是投機取巧的做法。小弟對蔡國強的主要責備,是蔡國強整個作品並沒有中心思想可言。

    2. 簡單並非粗糙,常玉的作品精細有神,深情有品,非藤田嗣治可比,藤田嗣治並無東方魂。或許未來專評一篇藤田嗣治,再請您指教。

    3. 丁雄泉、趙春翔都同意您的看法。

    4. 王攀元老先生年事已高,難說還有什麼潛力,他的作品是真藝術,小弟文中已肯定。

    5. 是的,廖繼春、張義雄都不是開創者,但蔡國強也只是Marcel Duchamp與Yves Klein的追隨者,三個人在這點上是一樣的。且我文中是說,"追求藝術的純粹度",蔡國強及不上廖張兩人。

  16. nana

    你寫得真棒!這份殊榮非你莫屬。

    謝謝你用心分享你筆下的世界,我會常來的。

    新年快樂!

    [版主回覆01/01/2010 10:02:22]多謝支持,祝您新年快樂!

  17. 快樂雲

    後天要去看他在台北的展

    不知道會是怎麼樣的展覽

    透過朋友說你得了今年華文部落格大獎

    來瞧瞧也來恭賀一下

    恭喜,也把格訂回家嚕

    [版主回覆12/27/2009 21:24:19]

    應當去看,多看多比較。小弟是覺得照片中柏林版的Head On 比較好啦。

    歡迎,謝謝您的支持。

  18. 燁子

    友人推薦才知貴寶地

    版主此篇說的好啊

    [版主回覆12/21/2009 14:45:04]歡迎,歡迎,謝謝您的支持。

  19. 憤怒的92

    敢對抗主流盲從的言論 無視漫天蓋地的行銷耳語 直接訴諸作品 以藝術史為經緯 鋪陳出合乎邏輯 思緒層層逼近演譯的賞析大作之人 目前惟兄一人耳

    一顆糖果 包了再多的包裝 裡面還是糖果 可是一般人只會看到包裝 還來不及打開 就迫不及待說了些什麼 這篇沒有很多回應的火花 想必深深刺痛某些人心中說不出的恐懼
    [版主回覆12/11/2009 21:33:07]

    多謝您的讚賞!

    既然已定位為建立永恆的藝術史,一時的寵辱就不太重要。不管人多人少回應多回應少,革命之路會繼續走下去。如有讀友認為有任何一篇寫得不對,都歡迎挑戰。

    無視寵辱,不過,得到您的讚賞,還是很開心。

     

     

  20. 滕天賜

    表演是非常非常古老的行為甚至我認為廣義與狹義來看都說得上

    蝴蝶生命很短暫進食與繁殖幾乎同等到不容許將時間分割那麼瑣碎與明確所以採蜜是瞬間繁殖是瞬間連躲避被獵食也是瞬間在每一次羽翼震動間都在為下一個行為作準備與練習蝴蝶的飛行我認為是表演蝴蝶之間也是表演飛行如同獅子的鬃毛是表演孔雀的尾翅是表演

    蝴蝶延續到今我認為不是羽翼的花式圖案是飛行能力能在瞬間在百花叢中找到最甜最滿的蜜用最刁鑽的飛行躲避獵食者用最頂級的飛行接近後繁殖蝴蝶用一種看來看飛行來盯著飛行來欣賞表演

    任何的造形藝術如果是紙上草圖是工作室的半成品是送往展場途中尚未卸下包裝成品都與最後的成品之間有著不完整當展場的門打開投射燈亮起時也是表演開始的時候語其靜態的表演那動態呢如同您所提過的動態雕塑也許雜類了牽強了不如此很難解釋很多意識或藝術現象與類別

     

    [版主回覆12/09/2009 03:23:54]

    藝術是人類最高等的心靈活動,目前沒有證據顯示其他動物能創作藝術,因此,到目前為止,只有人類的創作才名叫藝術。以前鬧過一下子的猩猩畫,我並不認為那是有意義的藝術。

    您要把蔡國強整個煙火表演視為行為藝術,當然也可以,我的意思是,這也不是高明的行為藝術。因為

    一、完全under and within Yves Klein

    二、沒有創造深刻的意義

    三、predicted by Marcel Duchamp

  21. 滕天賜

    報告版主

    首先要感謝版主戮力於關藝觀藝的書寫也由於版主的細膩才得知蔡國強除了爆破之外還從事了些其他品目

    首先以「APEC景觀焰火表演14幅草圖」這標題來看猜想是蔡SIR自訂的標題這或者也揭示了表演性的宗旨與限制

    表演可以莊嚴歡樂當然也會以譁眾取寵作為主項這不限定於發表的內容更及於形式手法與過程即便演說可能也可看到煽動更別說是以表演為主體的戲劇電影或是舞台活動其最後目的總在進行烙印至於烙痕是表演者的主思考或是不予思考這是任何一位施展表演者當觸及卻未必完備甚至能控制的受者的感官與經驗難道該放棄篩檢嗎

    個人認為演說的深化更大的成分是靠表演而非論述本體您想哪位獨裁者是靠呆若木雞的獨白是痛陳式的語彙來欺矇聽眾與觀眾這只限於反動或是反派腳色嗎尼克森輸給甘迺迪不在條理與理念不在藍圖與想像這不是我的見解而是前人標明了的舞台張力同樣的觀眾與聽眾會沒有能力欺矇表演者嗎才選完了的三合一候選人與助選員滿意嗎

    滕天賜

    後續

     

     

    [版主回覆12/08/2009 11:45:53]

    您所說的是表演藝術,不是造形藝術 (繪畫、雕塑、多媒材) 喔。

    如果要把蔡國強定位為演員或導演 (蔡國強確實是像演員),那就是另一種評論方法了。我文末其實也暗示了,把蔡國強藝術當導演和演員來看待的可能,所以才提到蔡明亮。

    表演藝術主要有三門,西方劇場東方戲、電影、舞蹈,此三門之外的表演藝術只屬於雜類,形式上不成熟。當把蔡國強視為一個導演或一個演員時,那評等會再向後。

  22. shyang

    ailleurs兄砲火重開啦~不過這次你謹慎多了,標題「期待」把一切的負面批評都轉化成希望,真有文才啊!

    蔡國強真的跟媒體走太近,我完全的認為他就是想走普普風,他所追求的就只是一瞬間,或是一個片段,他就只想嘩眾取寵,絕非是傳世之作。也因此他的作品基本上都是「規模」很大(視覺上、聽覺上),容易引起注目,但中心思想很「淺薄」。最好是觀者能被震撼一下,或者能會心一笑,目的就達到了,要再深入下去……那就是中國最後一位太監:下面沒有了。但蔡國強有沒有能力作出傳世之作?應該有「潛力」。但就像2012般用驚世預言超炫特效容易高票房一樣,要沉澱下來,不用炸藥來吸引大眾目光會比較難,那就要看蔡國強有沒有這樣的勇氣與決心,也要看他從什麼點再去突破。如果順著ailleurs兄的文意去猜測我想大突破目前是沒什麼端倪,畢竟要創新太難;但如果少一點嘩眾取寵,多一點誠懇,像迴光,雖然中日關係錯綜複雜,但沉船碎瓷的畫面也可以勾起許多聯想,總是比炸藥秀來得有深度,那樣的作品才會在歷史上有一些定位。

    2012,也就是現在會紅一點,以特效為主的片子過幾年再看就遜掉了,你不會想在未來重新看一次的。

    [版主回覆12/08/2009 11:29:32]

    呃,我是真的期待啊,蔡國強創作生命還很長,說不定未來會有不一樣的?

    中國當代藝術,除了吳冠中是上一代人之外,當代有集體思想貧弱的問題,這應該跟共產中國箝制思想有關,箝制思想是藝術的天敵。"迴光" 當然比炸藥秀好,可是還不夠,因為 "迴光" 對歷史是沒有詮釋力、沒有反省力的,光做一些外形美美的東西,如果沒有感情和思想,那只是工藝,不是藝術。

     

  23. 喜君

    恭喜你部落格大獎決選入圍~~~

    狗兒表情真妙~~~

    [版主回覆12/05/2009 15:52:22]

    謝謝,今年倒是沒收到EMAIL通知?

    犬助的表情千姿百態,相機不能得萬一。

    剛剛有一則好消息,又有一批台灣受虐犬被送往美國領養,擺脫地獄生活。台灣有不少狗狗正在受虐,這是台灣長期忽視美育所造成的問題之一,美育非一蹴可成,也許台灣應該把保護動物法令刑罰再重一點?讓傷害狗的人付出大一點的代價?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