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0

Dali_The Persistence of Memory

解不了,名韁繫嗔貪—-談談Salvador Dali

Salvador Dali (1904-1989),西班牙超現實主義畫家,作品畫面炫目,常以怪異行為引起公眾注意,後因大量授權別人簽名代畫,引發不少代筆代簽名醜聞。二OO七年十二月在倫敦SothebySalvador Dali 的「我的裸體妻子凝視她的身體變成樓梯、廊柱、天空和建築」(如下圖) 以約合台幣 1 8899 萬拍出。

Dali_Ma Femme

Salvador Dali  Ma Femme Nue Regardant Son Propre Corps Devenir Marches, Trois Vertebres d’Une Colonne, Ciel et Architecture  1945

 

        Salvador Dali的作品,乍看之下很好玩,筆者學生時代曾經受到他的迷惑。而今回顧,Dali作品缺乏長久細品的深度。Dali的名作,如下圖「記憶的頑固」,憑藉著把時鐘軟體化的巧思,營造出炫目的畫面,當做商業設計是很有賣點,但是這個東西跟藝術沒有什麼關係。

        推測這些畫面的創作方法:先想出一個很炫的題目,時間的凝視啦、靈魂的苦笑啦、寧靜的吶喊啦,反正就是亂接一些看起來有深度的名詞、形容詞,然後以這個題目為出發點,做天馬行空式的自由聯想,盡量扭曲事物的常理,硬的就畫軟的、固態的就畫流動的、天上飛的就畫成地上爬的,把畫面塗得金光閃閃,凡事只要神秘怪異,越莫測高深越好。至於這些畫面到底有什麼意義?或者有什麼深沉的感受性?都不重要,我想Dali自己也不曉得。

Dali_The Persistence of Memory

Salvador Dali  The Persistence of Memory  1931

 

又如下圖「夢」,又是一個腦筋急轉彎,這個畫面可以是無數其他的標題:夢、疼痛、記憶與失憶、頑固的慾望……,反正沒有人知道夢是什麼,Dali怎麼做都對。畫面裝得神秘莫測高深,事實上是一點深度也沒有,投機取巧以此為最。

這個畫面用來做科幻卡通、電玩還不錯,可以當做某個魔王的造型,在最後一關讓大家陷入苦戰。但是如果說是藝術,那就「說藝術太沉重」啦。

Dali_The dream

Salvador Dali  The Dream  1931

 

        「天鵝倒映大象」(如下圖) 走到了超現實主義的最末流,墮落成哈哈鏡了。這種畫面是一個奇想,搭配把奇想畫出來的小工藝才能,大概每五十位美術系學生裡就有一位能做得不錯。這種小工藝商業設計,背後既沒有藝術家的靈魂人格,也沒有任何思想可言。同為超現實主義,René Magritte 還認真地思考一點事情,還會研究一點意符和意指的問題 (參見拙作「突破我執—-談談René Magritte)Salvador Dali的作品裝神弄鬼,徒然暴露出他哲學上的匱缺。天鵝倒映成大象?so what?我的倒影還阿狗勒。揭露萬物齊一的本質?那閱讀莊子「齊物論」比這精彩百倍。

Dali_Swans Reflecting Elephants

Salvador Dali  Swans Reflecting Elephants  1937

 本文標題引自金庸「天龍八部」第四冊回目「洞仙歌」,「解不了,名韁繫嗔貪」,本是譴責該回出現的鳩摩智諸人為名韁利索所困,做出種種荒唐行徑,本文用以責備Salvador Dali欺世盜名的行為。Dali取得商業上空前的成功,是巨富級的畫師,Dali的名字應當放在Forbes而不是藝術史。不過筆者承認Dali如果轉行做工藝商業設計是有賣點的,那個軟體時鐘 (如第二圖) 令人印象深刻。

Dali的畫面極盡諂媚,甜膩得化不開,一時之間迷人眼目,快速地銷售到全球。等到瘋狂的熱潮一過,靜下心來一看,不禁啞然失笑。這樣的作品,對人類心靈沒有探索力,跟多數的華人假藝術一樣,Salvador Dali這些東西的目的,所想要深入探索的,其實也就是您的錢包而已。

More Help:是我的錯
dog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