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0

Munch_The Scream

北歐的吶喊—-談談Edvard Munch

                                                                                                  ( 2010/6/22 yahoo精選 )

        Edvard Munch (1863-1944),生於挪威,表現主義的先驅人物,也是北歐最重要的藝術家。二OO八年十一月在紐約SothebyMunch的「吸血鬼」(如下圖) 以約合台幣 12 5936 萬拍出。

Munch_Vampire

Edvard Munch  Vampire  1894

Munch聞名全球的名作,如下圖「吶喊」。流動不安、與前景相衝突的背景將前方精神病患造型的主角,直推到觀者面前,簡潔的面部表情,有力地表現出個人情感痛苦與精神的狂亂。

Munch幼年母親早逝,身體孱弱,長年為病魔所苦,家族可能有遺傳性的精神病史,從Munch的作品可以看出Munch的精神狀態不是很穩定。

幼年困厄的小孩,大多會被造就出敏感早熟的心靈,「國家不幸詩家幸,賦到滄桑句便工」大抵也是這個意思。

        Munch自己談「吶喊」道:「這是對自我靈魂的研究。」
Munch_The Scream

Edvard Munch  The Scream  1893

又如下圖「青春期」,直覺傳神的畫面,有一點面對未知的驚慌、一點點不知所措。青春期或是初經的少女,知道自己從今以後,和過去已經永遠地不同了,不再是一個小女孩了。牆上巨大的頭髮陰影,籠罩著少女的心情,彷彿是來日即將遭逢大難。這幅1894年的作品,說明Munch對「感受性」的掌握,達到了現代藝術的等級。

Munch對於「感受性」的重視,從他這段話可以看出來:「一把椅子就像一個人一樣有趣,椅子必須先被人所感受,必須在情感上影響人,讓觀看椅子的人也達到繪者觀看椅子的感受。不是畫那張椅子,而是畫那張椅子所帶來的感受。」

        只要在藝術裡一引入感受性,馬上就會離開寫實路線,走向現代藝術的境界。寫實是平板、缺乏深刻感受性的工藝技能,但是寫實是繪畫雕塑的基礎,要先能熟練地掌握寫實,然後不滿足於寫實,才能在寫實之上發展出種種比寫實更寫實的流派。要畫椅子,只需要一台照相機就夠了,但是要畫椅子所帶來的感受,便是藝術家千變萬化、不可思議的能力。「吶喊」與「青春期」這兩件作品,直接宣告了Munch乃是表現主義的先驅。

Munch_Puberty

Edvard Munch  Puberty  1894

        下圖「病童」的筆觸非常戲劇性,由直刷而下的背景、色調、肢體動作聯合造成的壓迫感和緊張感,氣氛凝重但是線條彷彿在顫抖,Edvard Munch從自身的經驗出發,不愧是最瞭解「病痛」為何物的藝術家之一,這件「病童」,畫的就是「病痛」的本身。

Munch_The Sick Child_1907

Edvard Munch  The Sick Child  1907

        Edvard Munch是我學生時代最喜愛的畫家之一,高中時在圖書館準備聯考,百無聊賴之餘,翻看圖書館館藏畫冊,就是Vincent van GoghEdvard Munch。在我成長的那個年代,台灣藝術人文教育極度匱乏,可說是完全沒有。台灣進行的是「獨尊智育」,教小孩如何演算數學,越早會算微積分越好,但是沒有教小孩如何喜愛這獨一無二、一去不返的生命。

過去教育的不足,造成目前假藝術橫行的現狀,可是台灣居然還是華人文化最領先地區耶? (海外華人都是單打獨鬥個體戶,沒有形成區域性文化力量;台灣因為被現代化日本統治過,1949年時基礎教育就勝過中國大陸,之後台灣走上自由民主之路,中國則是大規模政爭不斷「文化大革命」毛澤東鬥劉少奇、「六四天安門」可視為主殺派與主和派,向鄧小平爭奪繼承權的結果。終於將偉大文明古國惡整成全球最巨大,人口第一、土地第三的落後國家。) 連靜下來創作的生活環境都沒有,華人藝術狀況之慘可以想像。

要彌補這個虧欠,除了依靠個別家長的覺醒,提供下一代優良的人文教育外,政府的施政必須要有「文化視野」,維護經濟成長固然重要,賦予生活「內涵」更加地重要。是因為我們喜愛這個生活,所以才去賺錢維護這個生活,人類並不是出生來當賺錢機器的。

在歷史裡的Edvard Munch,孤單單地在北歐進行他靈魂的研究,雖然在世界藝術史裡,Edvard Munch並非舉足輕重的大師 (參見拙作「藝術史十五位大師),但Munch的作品真誠無矯飾,是「精神上的寫真」,在北歐三國裡找不到任何對手。說他是「北歐之王」,一點都沒有過譽。

More Help
dog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