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rico_The Mystery

哲學家的頭?—-談談Giorgio de Chirico

Giorgio de Chirico (1888-1978),生於希臘的義大利人,接受希臘與德國的教育,活躍於歐洲的超現實主義藝術家。關於超現實主義,之前已經談過René MagritteSalvador Dali,本篇是第三篇超現實主義。

超現實主義在繪畫與雕塑的表現,遠不如在文學和電影來得傑出。超現實主義的重點不在「超」而在「現實」,就像魔幻寫實的「魔幻」只是糖衣,功力高下決定在到底運用魔幻「寫」出了多少「真實」。

OO八年十月在倫敦SothebyChirico的「內在形上學與哲學家頭顱」(如下圖) 以約合台幣 5595 萬拍出。

Chirico_Interno

Giorgio de Chirico  Interno Metafisico con Testa di Filosofo  1926

超現實主義在繪畫上的大問題就是,它把藝術簡化成謎題和解謎這樣簡單的遊戲。這完全只是腦筋急轉彎訓練,也許用來做想像力啟發的幼兒教材是不錯,但是如果要做為「撫慰成人荒涼心靈」的藝術,這遠遠不夠。

        又一次,我們遇到啞謎式的作品,如上圖「內在形上學與哲學家頭顱」,請問東倒西歪的神殿、畫中畫、臺座、哲學家頭像,和內在形而上學有什麼關係?就算有關係好了,這很重要嗎?對知覺領域有任何的衝擊嗎?(參見拙作「肉體直達心靈—-談談Francis Bacon)
Chirico_The Uncertainty

Giorgio de Chirico  The Uncertainty of the Poet  1913

藝術的真諦,並不是要去思考香蕉和無頭半身雕像與「詩人的不確定性」有何關係?(如上圖「詩人的不確定性」) 也不是要思考頭像、手套和圓球又與「情歌」有何關係 (如下圖「情歌」)

        那樣的思考接近推理、哲學而非藝術。誠然優秀的藝術作品都帶有哲學性,但藝術帶有哲學性乃是附隨效果,而非主要目的,兩者順序不可顛倒。(參見拙作「突破我執—-談談René Magritte)
Chirico_Love Song

Giorgio de Chirico  Love Song  1914

        除了解啞謎之外,Chirico也有一些碰觸感官的作品,如下圖「一條街的神秘與憂鬱」,總算是先作用在知覺領域上,喚起了荒涼、神秘、不可測的情緒,這件算是Chirico比較傑出的作品。

Chirico_The Mystery

Giorgio de Chirico  The Mystery and Melancholy of a Street  1914

人類花了千年的時間,才把藝術從工藝性帶往精神與思想的領域。單純模擬外在,只是一台照相機,印象派也只是柔焦的照相機。造型與色彩能直接和靈魂交談,並不需要透過知識領域。也就是筆者一再強調的「先作用在知覺領域,再作用在知識領域」,藝術不是知識和學問,藝術是愛與直覺、知覺。如果雕塑一隻鳥,就死板地直接雕出鳥形,那是廢話,那是簡單工藝,那是從知識面告訴你那是一隻鳥。Brancusi的「空間之鳥」之所以被筆者許為天下第一 (參見拙作「創造一切、理解一切、解釋一切—-談談Constantin Brancusi),因為那造型一看就直覺是跟「飛翔」有關,再看標題「空間之鳥」,更是妙中之妙,速度感、形象、聲音統統都跑出來,「空間之鳥」其實已經揭露了「飛翔」的本質。

在離開工藝性的初期,超現實主義走入了一條歧路,把知識與哲學強壓在藝術上面,末流如Salvador Dali者更成了個甜甜圈推銷員 (參見拙作「解不了,名韁繫嗔貪—-談談Salvador Dali)Giorgio de Chirico這些超現實主義者,已經瞭解到藝術不是工藝,但是他們卻掌握不住藝術真正高妙、真正難以言傳的本質。

Giorgio de Chirico想從表面圖像的知識性和暗示性去接近藝術,繞了好遠好遠的一段路,徒然累死了無數無辜的羊。

More Help
dog9

9 thoughts on “哲學家的頭?—-談談Giorgio de Chirico

  1. shyang

    開頭的這段話很有意思:超現實主義在繪畫與雕塑的表現,遠不如在文學和電影來得傑出。超現實主義的重點不在「超」而在「現實」,就像魔幻寫實的「魔幻」只是糖衣,功力高下決定在到底運用魔幻「寫」出了多少「真實」。很值得玩味的說法,因為這些作品都是要以「人」為核心,怎能脫離「真實」呢?

    有另一種說法,文字的想像空間>聲音>影像,所以在心理上文學作品的「完整性」、「可重讀性」遠較影像多。也或者可以這樣說,媒材表現的東西愈多,可以想像的空間就愈少。這裡應該有點這樣的意思。舉一個並非很恰當的例子是,不管誰來拍倚天屠龍記,都拍不出小說的原汁原味。因為我看完小說想像到的東西沒辦法被完整拍出來。繪畫雕塑這樣的媒材並不適合拿來表現哲學,它只適合表現感受。

    就本篇而言,隨便安個主題再把本不相干物品擺一起,真的看不出有什麼意義。大概除了題目隨意亂訂這件事有超現實的fu之外,也沒什麼直覺上的感受。也許他有表現出他自已的直覺但並沒考慮到喚起別人的。這些畫也就僅僅對他自已有意義而巳。

    [版主回覆03/27/2011 00:07:23]最高的感受性,就是最高的哲學性,"感性就是理性",這句話蘊藏著藝術的奧妙。

    當然,兩者只有在最高處才相逢,也就是,只有在十五大師的作品身上,才能印證這句話。

  2. ynn

    真是徒然累死了無數羔羊, 想當年還真被嚇死唬死, 可還真不明白他們在作什麼.

    你的觀點和說明直接明確, 像那熟民歌—"揭起蓋頭來", 於是一切道理都清楚明白.

    "藝術帶有哲學性乃是附隨效果,而非主要目的"

    ynn

    [版主回覆10/10/2010 11:13:36]多謝支持。

    把哲學壓在藝術上面去創作,是一條歧路。藝術不僅包含哲學,而且藝術觸動人類感情,聯繫理性與感性,其實比哲學有趣。當然這樣說對念哲學的人不好意思。

  3. Michael

    所以您的意思是

    此畫(以Love Song為例)將同樣幾項物品依同樣構圖放置後用照片來呈現

    跟畫作所能呈現的意境並無不同?

     

     

    [版主回覆09/29/2010 15:32:11]

    不,倒不能如此推論,不同媒材表現會有一些差別。小弟想指出的是,Chirico的作品,是把哲學與工藝強壓在藝術之上的歧路。

    多媒拼貼,我們即將要談Robert Rauschenberg,照片狂人,我們也會談Gerhard Richter,小弟會在Robert Rauschenberg一文中聊幾句關於媒材純粹性的問題,敬請指教,謝謝。

     

  4. 睿圖

    那棵應該是亞氏的頭顱吧!! 總覺得形而上應該跟超現實的東西是最不搭嘎的 或許那個作者是想借由作品表達自己的某些看法 我也不會解讀這些東西 反正就是把自己的看法說出來 我想對自己說 (我說)之類 … 談到甜甜圈推銷員<==會不會是對(現實主義大師)的一種隱喻呢? 反正我覺得部落格裏面的這些畫都很漂亮 我只是這方面的門外漢 真是不好意思 說出來讓你見笑了 總之︰這些文章的看法都很精闢 看完之後讓人很有思考的空間 謝啦 …
    [版主回覆09/10/2010 17:26:13]

    沒有啦,甜甜圈推銷員是我批評Dali 作品太甜膩的玩笑話。

    能引起思考就好^_^,歡迎到處逛逛。

  5. 神遊


    你把這些關係整理的很清楚呢
    感謝這麼切中問題的回應
    [版主回覆09/08/2010 23:21:27]不客氣,歡迎常來逛逛。

  6. 神遊

    Ailleurs 你好

     

    很想聽聽你對於「作品名稱」跟作品本身、創作者、觀者之間的關係有什麼看法

    (雖然這個東西看來有點枝微末節而且可能跟藝術的感動關係不大,不知道強調唯情是問的你有沒有興趣談談)

    會這樣問,主要是看了你幾篇有提到作品名稱的內容

     

    像是Magritte:你用他不定的標題來說明超現實主義者常常自己也給不清楚自己要表達什麼。會這樣寫表示你覺得標題也(絕對)是作品不可切割的一部份嗎?(所以要跟「作品本身」有觀者可以充分感受的「必然性」?)

     

    Moses那篇指出:「其實繪畫雕塑的題目不是很重要,統統叫無題也可以。」是針對老祖母而言嗎?還是說,所有的雕塑繪畫的題目可以是手指,但重點是要帶觀者看到月亮,所以若作品本身可以讓觀者看到月亮,那麼題目是什麼就不重要了?

     

    這篇提到Brancusi的《空間之鳥》,雖然對作品的接觸一開始還是直觀的知覺感受為先,但看了作品名之後,似乎也肯定作品名稱的「作用」(「再看標題「空間之鳥」,更是妙中之妙,速度感、形象、聲音統統都跑出來」)若是《空間之鳥》改叫其他名字,那麼給觀者的感受是否大不相同?
    [版主回覆09/07/2010 15:02:37]

    安安,神遊君。

    如果題目有表現力的,那麼題目是作品的一部份;如果題目沒有表現力,那麼題目在可有可無之間。例如說中華古典詩裡,"無題" 許多都是情詩,如果那些無題詩安上了題目 "贈某某",表現力沒有太大差別,那其實通通叫無題就可以了。但Brancusi的"空間之鳥",如果題目改為 "羽毛筆",那就完蛋了,那就變成簡單寫實工藝了;如果"空間之鳥"叫"無題",還是可以,但是觀者會有點忐忑不安,觀者會害怕自己想錯方向、自作多情。

    繪畫雕塑的題目,起了一個指引的作用,帶領觀者一起探索藝術家真心所想,如果沒起指引作用的,就通通叫無題就行了。我對Magritte 的批評,意在指他內心沒有中心思想,只是在做畫面的堆砌,兩次下題目,都沒有讓我覺得切中事物的本質核心。

  7. ynn

    不得不說, 你對藝術各個門派的研究真到家了.

    一向看這種超現實的作品都說不出所以然,

    看你一講, 真是像突破了一層障眼的紗或霧一樣, 原形無所遁形.

    還有你的這隻狗狗, 真是幸運的 "寵物", 好聰明的樣子.

    多謝分享你的心得.

    ynn

    [版主回覆09/07/2010 11:09:56]

    多謝,超現實大概就談這三篇,往後不再談超現實了。超現實這個表現方式確實不太適合繪畫雕塑,超現實的表現,在文學最佳,電影次之,在繪畫雕塑是完全不行。

    犬助是很棒的助理!

  8. Susan L.

    寫得真好,很多地方都深感認同.
    [版主回覆09/06/2010 17:51:58]多謝,歡迎多逛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