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o_Month of May_1963

實相非相—-談談Anthony Caro

Anthony Caro (1924~),生於倫敦西南郊區,英國抽象雕塑藝術大師,曾經是Henry Moore (1898-1986) 的學生,在筆者看來,Anthony Caro的成就更在乃師Henry Moore之上,列名於筆者心中藝術史十五位大師之ㄧ。二OO六年二月在倫敦SothebyCaro的「二」(如下圖) 以約合台幣 9293 萬拍出。

Caro_Sculpture Two_1962

Anthony Caro  Sculpture Two  1962

        上圖「二」是一件非常特別的雕塑,用雕塑來做「二」在藝術家心中的意義,「二」本來就是抽象數學概念,要雕塑數學抽象概念,難度非常高。Anthony Caro 1961年分別做了「三」和「七」,1962年做了第二個版本的「三」和「二」,筆者也不敢說真的看懂了這幾件,但是覺得這幾件是可堪玩味、非同尋常的。簡單來說,「二」是囉嗦的、不乾脆的、比一多的、瞻前顧後的,所有的「一」都受到干擾的,在所有的「一」上橫生枝節的,正中央似乎有做了一個「二」的阿拉伯數字象形。還不知道這件的題目之前,筆者的感覺就是「怎麼好像是兩件拼起來的?」,結果題目就是「二」,這就是Anthony Caro心中「二」的抽象意義。那「三」跟「七」怎麼做呢?請有興趣的讀友自行參見Anthony Caro作品全集。
Caro_Month of May_1963

Anthony Caro  Month of May  1963

        Anthony Caro以雕塑做季節的感受,如上圖「五月」。桃紅搭配橘色的上升線條,暗示著氣溫逐漸回暖,綠色植物也含苞待放、破土而出,線條間彼此延伸穿透,光線與陽光是飽滿充足的,Anthony Caro心中的五月,彷彿也感染了觀者。

        各種抽象意念,Anthony Caro都勇於挑戰,如下圖「漫遊」,劇烈的線條轉折與毫無目地的直線,一切都是不確定的,沒有目標,只是不斷地延展向外,漫遊在無垠大地上。
Caro_Wander_1965

Anthony Caro  Wander  1965

        下圖「芳香」又是一件令人激賞、前所未見的作品。以雕塑來做氣味,並以之命名,再次開拓了我們視野。以網格狀來描述氣味的微小分子,前方明確的粗線條映襯後方被網格模糊掉的較細線條,營造出空氣飄動的空間感,氣味分子由內擴散至外,又由外對流回內。輕盈流動,必是芳香而非濁臭,此件堪稱神妙之品。

        Brancusi的「雄雞」是以雕塑做外形和聲音,而Brancusi的「空間之鳥」是飛翔的形象、速度感、聲音,全都到位了。如果飛行有氣味,那就該是「空間之鳥」這樣子 (參見拙作「創造一切,理解一切,解釋一切—-談談Constantin Brancusi)。Caro這件「芳香」極為出色,但仍然可以從Brancusi的作品裡找到根源。所有雕塑的偉大成就,都可以回溯到Brancusi的作品裡。
Caro_Aroma_1966

Anthony Caro  Aroma  1966

「我不認為雕塑是像桌椅般的日常生活器物。」Anthony Caro這句話有兩個意思,一是他站在普普藝術以及Marcel Duchamp (1887-1968 ) 的對立面,二是「美」的本身是完全不具實用功能性的。事實上,實用功能性常常與「美」互不相容,筆者對建築藝術的最大批評就是建築藝術無法擺脫實用功能性,必須考量遮風蔽雨、排泄等功能,是一門非常不自由的藝術,嚴格來說,不是純粹藝術。一個建築如果會漏雨,大概就是零分了,而為了考慮「不會漏雨」這個實用功能,拘束了外型和想像力。物品一旦具有功能性,它的功能性部分就會被強調,就會演變為功能的競賽,所以純粹藝術不能有絲毫的功能性:「美」是震撼的,但一無是處。有實用功能性的都只是工藝而已。

        「雕塑不是像桌椅般的日常生活器物」,雕塑是比桌椅艱深的東西,但這並不表示Anthony Caro不尋求被理解:「觀者對一件雕塑如何回應,如何看待,是非常重要的。」藝術是否尋求被理解?幾年前台灣曾有作家爭論過,筆者的看法是,藝術確實是尋求被理解的,「知音」對藝術家來說是很重要的。嚴肅的藝術家和普普藝術家的差異在於,前者不會因為沒被理解而改變創作;後者則隨時改變以迎合大眾。

        下圖「桌之物件No.388」,Anthony Caro以雕塑來畫抽象畫,圓形、板形、粗細不一的線條,組成純粹抽象的美感。筆者當然可以附會出這是在做什麼具體物,但是筆者認為欣賞純粹抽象的流暢均衡之美,實在是比辨認具體物要重要得多。「美」不是在辨識具體物,而是線條能不能擊中觀者的內心?觸發觀者的直覺想像?整體是否是平衡與韻律的?藝術不是知識,可能比較遠離文學、哲學 (藝術的文學性、哲學性都不是主要目的,應該是偶然的附隨),接近音樂。
Caro_Table Piece No.388

Anthony Caro  Table Piece CCCLXXXVIII  1977

Anthony Caro隨心所欲地以雕塑做各種純抽象意念,觀者所見的外在實相,並非有意義的實相,而是Anthony Caro用以指涉內心真實的符碼,以指氣味 (例如第四圖「芳香」),以指季節,以指萬事萬物,生命裡一切屬於永恆的真理。

        在筆者覺得雕塑已被Brancusi窮盡的時候,Alberto Giacometti (1901-1966) Anthony Caro的出現,無疑地是「為往聖繼絕學」,再次探索了雕塑藝術無窮的可能性,再次地把雕塑藝術推向一個接近Brancusi的高峰。

More Help

dog7

5 thoughts on “實相非相—-談談Anthony Caro

  1. 了然

    實在精彩!
    小弟本身是古典音樂愛好者
    對於ailleurs兄在文中的描述,句句讀來,心有戚戚焉

    感謝ailleurs兄的分享!
    [版主回覆11/03/2010 23:54:46]

    歡迎歡迎,小弟正在當古典音樂的初學者,請多多指教。

    生命乃是為了發現美,其餘都只是某種形式的等待。

  2. 繼堯

    こんにちは

             分析有理

    [版主回覆10/23/2010 11:01:41]ありがとうようこそ

  3. 憤怒的92

    他方兄對於Caro之所以勝過其師的原因是?真想知道啊!
    [版主回覆10/13/2010 10:16:47]Henry Moore 有專文,近期就推出,敬請憤怒的92兄屆時指教。

  4. Sheron

    Dear Ailleurs

    很棒的報導,謝謝分享.

    Sheron

    [版主回覆10/11/2010 15:50:35]

    多謝支持,歡迎。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