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hter_Two Lovers

在回憶中老去—-談談Gerhard Richter

Gerhard Richter (1932~),生於德國的Dresden,在德國統一前由共產東德投奔至西德,致力於研究照相、繪畫之間的關係的藝術家。二OO八年五月在紐約SothebyGerhard Richter的「抽象影像」(如下圖) 以約合台幣 5 0031 萬拍出。

Richter_Abstract Image_1990

Gerhard Richter  Abstract Image  1990

上圖「抽象影像」雖然色彩斑斕,卻有一種掩不住的機械重複感,彷彿是一段電腦遞迴程式 (recursion) 執行的結果?Gerhard Richter的作品跟照相技術、機械有很深的關係,照相取代了古典繪畫藝術家寫實的功能,那麼畫家們能不能跟照相機爭奪一些地盤呢?

        如下圖「兩情人」,想留下腦海裡回憶的殘影,再現眼睛曾看過的人或物,卻發現掌握不住事物的全貌,總有地方是模糊的,像透過毛玻璃看東西一樣。真實的場景與內心的感受相混合,用油畫來模仿照相機柔焦鏡的效果。Gerhard Richter等於是在大聲宣告,照相機能做的事,油彩都做得到;油彩能做的事 (如上圖「抽象影像」),照相機可不一定做得到。因為油彩是隨心所欲的創造性媒材,能夠走到人類最深處的抽象心靈。照相機要做抽象畫面相當吃力,受到器材的物理限制很多。
Richter_Two Lovers

Gerhard Richter  Two Lovers  1966

 用油畫、版畫等傳統媒材來模擬現代機械 (照相機、電腦) ,是Gerhard Richter的拿手好戲,Gerhard Richter的作品,彷彿是一幅幅捍衛偉大油彩抒情傳統的宣言 (油彩絕不輸照相機啦),又像是未來機械時代的哀歌。如下圖「1025色」,Gerhard Richter將傳統色譜色彩彼此的呼應、層次關係都去除,展現了機械時代的機械韻律感。

Gerhard Richter的「色譜系列」,和Piet Mondrian (1872-1944)的原色音樂有極大的不同:Piet Mondrian做的是大自然與內心韻律的無限性,其根源來自大自然;Gerhard Richter展示的則是機械的無限性,其根源是我們所處的科技時代。

油彩、版畫能做一切機械 (電腦、照相機) 能做的事,那麼再反過來呢?機械能不能做所有油彩能做的事?應該有一個創造性的部分是只有人 (使用油彩) 能做,而機械永遠不能做的?但同時人類心靈是不是也有一個極為機械化的部分?重複與單調有助於穩定心靈,從某些宗教的誦念與儀式中也可以感受到這一點
Richter_1025 Colors

Gerhard Richter  1025 Colors  1974

        下圖「蠟燭系列」可能是Gerhard Richter最負盛名的作品,Gerhard Richter選擇了很好的標的「蠟燭」。安詳、寧靜、莊嚴,一下子就很輕鬆地表現出來。這件作品雖屬佳作,但商業氣息太濃厚,像是刻意要販賣這個fu (台灣俚語,feeling之意)?刻意要販賣這個畫面?抒情上沒有第二圖「兩情人」誠懇。「寂寞是一件好商品」,事實上所有的情感都是好商品。但我們必須要區別,從內心的需求出發而創作的是藝術家;從想要銷售的心理出發而創作的是甜甜圈推銷員。「蠟燭系列」的銷售性格稍重了些。
Richter_Three Candles

Gerhard Richter  Three Candles  1982

        局部清晰,總體卻不清晰,就像在我們的記憶裡,一張容顏的局部 (眼、眉、鼻、唇……) 非常清晰,整個容貌卻始終模糊 (記憶整個面貌是一件困難的事!),面容在回憶中模模糊糊地老去。如下圖「木件」,我們可以辨識這個畫面,某個部分的細節也是清楚的,但是整體必定有模糊之處,沒有辦法整體全部都清楚,「木件」再現了記憶的真貌,同時也做了Gerhard Richter的中心主題,油彩與照相機的對抗。
Richter_Wood Pieces

Gerhard Richter  Wood Pieces  1987

Gerhard Richter不僅畫藝高超,他的寫實能力逼近一台照相機,還可以用油彩做照相機的特效,可比一台功能強大的相機。照相機並不是重點,許多美術系的學生都有照相機般的寫實能力,重要的是Gerhard Richter的中心思想,他真誠地在探索繪畫與照相、繪畫與機械的邊界。

歐美的當代藝術,如Damien HirstGerhard Richter等,與中國的當代藝術有很大的不同:歐美的當代藝術,一看就是走過整個藝術史的,背負著千年藝術史傳統的;而中國的當代藝術則進退失據、膚淺無依 (參見張曉剛岳敏君王廣義諸文),因為目前的中國藝術家,既找不到傳統,也看不見未來,又沒有自由思想的勇氣 (參見蔡國強一文),徒然從事一些淺薄無聊的玩鬧,不足以銘記歷史。華人三系 (參見王攀元一文),還是寄希望於自由思想的台灣與海外。來自中國的讀友不要罵我,我想中國未來會出大藝術家的,但那是在中國成為自由民主社會之後的事。

 Gerhard Richter認真又嚴肅地宣告,油彩繪畫此一擁有千年傳統的媒材,遠在近世的科技小發明照相機之上。油畫不僅不會被照相機取代,反而會在照相機上孕育出新的生命。因為最難的照相 (造像),乃是人類心靈的照相 (造像),而這惟有通過藝術家,而非通過照相機,才能到達。

More Help
dog34

11 thoughts on “在回憶中老去—-談談Gerhard Richter

  1. Justin

    全文內容很有意思.
    但作者最後的結尾令我感到訝異,
    從談論Gerhard Richter 突然跳到談論中國藝術的失敗,感覺像是諷刺著而結尾. 可能也是對現代不甘的抒發吧?
    [版主回覆09/01/2012 18:59:01]是的,當代中國藝術的水準實在令人搖頭,而中國竟成了一個藝術交易熱烈的大國???可見其中充滿了虛假詐騙和胡鬧。

  2. Joe Chou

    Gerhard Richter被捧為活著的最偉大的畫家。我 看過了他各類的畫。不管抽象或超寫實, 只欽佩他技術面的高超。 卻怎麽樣也喜歡不起來。  他似乎屬於哲學味重的。 介乎觀念藝術和已經夭折的超寫實之間。 版主以感性為主軸, 理性解析性的推到旁邊。 我想大概是版主沒有隨風起舞, 大捧他的原因吧。

    怎麼沒有看到版主提Lucian Freud?   Francis Bacon對我來說, 表現太露了點。版主對生命坎坷的藝術家似乎情有獨鍾。我的觀察大概沒錯。

    [版主回覆06/12/2011 22:09:10]賦到滄桑句便工,對敏銳的藝術家來說,這個世界應該一直是極坎坷的內心經驗,無論他的物質際遇如何。

    肯定Gerhard Richter是一位有想法的藝術家,但他的高度難和15大師相比,是否是在世最好的藝術家?倒沒仔細想過。

    呵呵,對Lucian Freud,小弟的想法和您有差異呢,本要寫一篇Bacon vs. Freud 來說明小弟覺得Bacon 比較優,但近來俗務纏身,恐短時間難成。

  3. cuteuuu

    先前在格主的此篇文章,認識了這位德國藝術家
    正巧在漢堡要展出G. Richter 的攝影展
    http://www.kunstmeile-hamburg.de/de/gerhard-richtera.-bilder-einer-epoche
    星期天就要去看了
    真的是很幸運阿~~~
    [版主回覆03/18/2011 13:46:55]歡迎遠方友人,歐洲人文風氣興盛,藝術、音樂、戲劇電影文學,普遍人民心靈有寄託,和亞洲心靈空虛大不相同。蔡元培 "以藝術取代宗教" 的建議,實在是真知灼見,台灣已經具有實施蔡元培建議的條件,可惜主政者不具有這樣的文化眼光。

  4. Penny Wu

    咦?您誤會我的意思了啦~可能我講得太簡短。人類的韻律當然比機械高明,我的意思是透過機械,比如說使用數位相機拍攝出的影像,經過電腦處理,可以產生許多光是人類眼睛創造不出來的美感與特效,這種作品當然還是無法與用"手"和"心"創造的繪畫比較,但是藝術家卻有可能從中得到些甚麼靈感,或者是像Chuck Close的超寫實主義作品,如果沒有攝影的發展,相信也沒有他的作品的出現。

    [版主回覆01/27/2011 14:00:32]

    瞭解,確實如此,Chuck Close是個好例子。

    一位真誠地生活著的藝術家,會敏感地反映週遭的世界,我們身周的物質環境不斷在變化,機械大量地進入我們的生活。機械一定會為藝術帶來靈感,改變藝術的面貌,但所有這一切都必以 "人" 為中心,"人" 在感受機械時代的意義和情感。

  5. Penny Wu

    Richter&Twombly都出來了

    現在就等Peter Doig囉~

    感恩:)

    [版主回覆01/26/2011 12:10:45]

    Peter Doig 我只看過他一本畫冊,認識不夠,暫時還不敢談他。我會在近期多找一些Peter Doig 的畫冊來看。

    當代藝術目前只寫了Damien Hirst,就又要回頭談Robert Rauschenberg等人了,一年之內,敝格將變為十五大師的單品欣賞,這是未來比較可能的方向。

  6. Penny Wu

    其實在數位時代 機械與靈韻相互補足 已毫無相斥性 人機一體 兩者的整合 將產生更大的力量與美感
    [版主回覆01/26/2011 12:05:52]這一點小弟還無法認同,我覺得人的韻律還是比機械的高明,不過當然,科技與機械一定會進入當代藝術裡,沒有反應科技與機械的當代藝術,是沒有誠懇反應真實現代生活的。拿著iphone 畫水墨溪山漁隱,本身就是一件荒謬虛偽的事,但這並不阻礙我們欣賞宋朝的水墨。

  7. shyang

    因為最難的照相,乃是「直達」人類心靈的造像(建議不用雙關語,增加直達二字),而這惟有通過藝術家,而非通過照相機,才能到達。我想任何創作皆是如此,而任何媒材,不單單油畫,也都是如此
    [版主回覆01/13/2011 14:39:45]shyang 兄好久沒出現,問候一切安好。
    確實是任何創作皆如此,但有時媒材本身會限制創作,例如說照相機就是一個限制很多的媒材。

  8. 2400

    能夠逛到您的部落格真的是太幸福了。
    您文字運用之精到,套一下您對油畫與相機的對比,一如美術專書能告訴人,藝術家與美術作品的背景與其創作手法;而格主的藝評,已是該評論對象(作品甚至是藝術家)的內心呢喃,甚至他們的潛意識。在此真的學習非常多,感謝。
    [版主回覆01/08/2011 18:58:54]多謝您的讚賞,承當得起的部分我領受了,過譽之處就當勉勵吧,敬請長期支持。

  9. nannan

    謝謝分享

    材料媒介有限制

    大師的心是無限的

    [版主回覆12/30/2010 19:46:37]

    是啊,真正的大師會突破他的媒材,或者說他會不滿足於限制性媒材,直到他找到正確的媒材。

  10.   頭香拿不到 至少要板凳

    [版主回覆12/30/2010 19:01:36]

    小廟香火不旺,就這麼兩柱香,倒教您見笑了。

    PS: 門口的狗頭小沙彌都快掉淚了。

  11. ynn

    你說的都是至理, 畫筆是藝術家感情的管道, 所能表達的美感一定勝過機械的性能.

    這個觀點我欣賞.

    ynn

    [版主回覆12/30/2010 18:58:53]希望真是如此,人的機器性能 (演算、記憶、體力) 遠不如機器人,又好吃懶做、貪花好色,除了 "情感" 與 "創造力" 外,人沒有優於機器人的地方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