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11

Soulages_7_Novembre_1959

一的總和—-談談Pierre Soulages

Pierre Soulages (1919~),法國畫家,不定形藝術 (Art Informel)、姿態抽象 (Gestural Abstraction) 的領導人之一,以擅於運用黑色聞名於世,藝評家讚譽Pierre Soulages「將黑色從黑暗中解放出來」。二OO八年十二月在巴黎SothebyPierre Soulages的「21_Juillet_1958(如下圖) 以約合台幣 7887 萬拍出。

Soulages_21Juillet1958

Pierre Soulages  21_Juillet_1958

 

        所謂的姿態抽象 (Gestural Abstraction),指的是像在書寫巨幅的中華書法般,身體姿勢隨著筆刷移動,有點像Jackson Pollock (1912-1956) 的行動繪畫,但比Jackson Pollock拘謹、規矩得多。Pierre Soulages1947年左右受到東方書法的影響,做了一陣子的姿態抽象,其後的作品轉為嚴肅厚重,塊面重於筆觸,筆觸反成次要問題了。(如下圖、下方第二圖、下方第三圖、下方第四圖)
Soulages_7_Novembre_1959

Pierre Soulages  7_Novembre_1959

        「繪畫是透明與不透明間的戲劇。」Pierre Soulages闡釋自己的繪畫觀念。如上圖「7_Novembre_1959」,劈削式的筆法,彷彿聽到了一把刀磨在石頭上的聲音,又如刀劈斧砍,質地又脆又硬,底蘊卻是黑沉沉的靜謐。

        「我希望當人們站在我的畫前觀賞時,能覺得他是和他的自我在一起。」

Soulages_16fev1964

Pierre Soulages  16_Février_1964

        脫胎自中華書法 (日本書道)Pierre Soulages筆下充滿了東方意趣、東方風格的裝飾性 (如上圖「16_Février_1964)。東方書法或水墨的「剛勁」,因為毛筆與東方顏料 (水與墨) 都是軟性,容易暈染擴散,乃是用軟媒材表現「剛勁」,隱含一種軟中帶剛的意趣;但是西方的媒材 (油彩),本身就是剛性,不會暈染,不會像水墨般輕盈流動,Pierre Soulages用油彩來表現東方的潑墨,如下圖「5_ Février_1964」,不僅呈現另一種剛中帶軟的趣味,構圖也頗具禪意。
Soulages_5fev1964

Pierre Soulages  5_ Février_1964

 

光線如何從黑色中映現?如下圖「5_Avril_1991」,一種Pierre Soulages稱之為「超黑(ultra black)」的繪畫。「當我還是個小孩時,我就愛用黑色畫畫,當人家問我在畫什麼,我回答我在畫雪,因為我以黑色將雪白襯映得更雪白。」

「我喜歡黑色的權威、黑色的厚重,黑色是最基本的顏色,我們在出生之前就認識黑色了。黑色也是繪畫的第一個顏色。」黑與白都是最基本的顏色,白是沒有畫,黑是所有顏色的總和,黑色在Pierre Soulages的手下,彷彿像所有其他表情豐富的顏色,閃耀著奇異的光芒。
Soulages_5avril1991

Pierre Soulages  5_Avril_1991

 

同樣是研究中華書法,Pierre Soulages走了一條和Franz Kline (1910-1962)截然不同的道路:Pierre Soulages的作品比較接近冥想和禪,沒有事物本來狀態的參考點,也很少有燥潤動靜的變化;Franz Kline則是以一件事物或對事物的感受為起點,不斷地用無數的黑白草圖去逼近,最後形成畫面上的個人結論。就原創性來說,Franz Kline略高一籌,Pierre Soulages的畫面似乎稍微呆滯了一點。如以書法來說,Pierre Soulages是中規中矩,表現有定例的楷書;Franz Kline接近自由不羈、隨興飄逸的草書。

 

Pierre Soulages 窮一生之力研究黑色,取得了一定的成就,其畫面雖簡約,但略顯不夠豐富,真理至簡至深,並不是「簡單」就是美,「簡單」有兩種,初學者的簡單是「貧乏的簡單」,必須是簡單中呈現出豐富的意涵,「豐富的簡單」才是高境,這跟「見山是山」,後來「見山不是山」,最高明時「見山還是山」的道理是一樣的。

Franz KlinePierre Soulages兩位研究中華書法卓然有成,同是計白當黑的高手。Pierre Soulages可說是繼Franz Kline之後,繪畫史裡第二位最佳的「黑色代言人」。

 

More Help
dog42

Tapies_Straw and Wood

不拘一格降人材—-談談Antoni Tàpies

Antoni Tàpies (1923~),出生於巴塞隆納 (Barcelona) 的西班牙藝術家,不定形藝術 (art informel) 的領導人物之一。不定形藝術,就如其它的藝術分類名詞一樣,並沒有一個太嚴格的定義,大概泛指二戰後的十幾年間,在巴黎所展出的「非形象繪畫」,不是任何具體物的再現,不受過往藝術史影響的,藝評家將之稱為「心理的即興」(Psychic Improvisation)

這樣的分界還真是很模糊?很多抽象藝術都不是具體物的再現?反倒是「心理的即興」這五個字較具表述力。還好分類流派並不重要,我們直接來看看Antoni Tàpies的作品。OO三年六月在倫敦SothebyTàpies的「紅色浮雕」(如下圖)以約合台幣 2699 萬拍出。

Tapies_Red Relief_1958

Antoni Tàpies  Red Relief  1958

「我希望能對我們相信是穩固確定的事物,逐漸失去信心,以便提醒我們,還有無窮的新事物等待我們發掘。」Antoni Tàpies的觀念如此,同時也說明了他的藝術,如下圖「鐵捲門與小提琴」。

        小提琴暗示著歡樂、音樂與創造力,橫貼在鐵捲門上,左邊被打了個「X」。歡樂與創造力被禁制、壓抑,仍然像小草般硬要破土而出,突出於鐵捲門之外。自由與創造,永遠在律法之上,創造力就是本身的律法。

Tapies_Metal Shutter and Violin

Antoni Tàpies  Metal Shutter and Violin  1956

Antoni Tàpies難以壓抑的熱情,如下圖「稻草與木頭」。稻草本身是可燃的、燃燒的,橫木想要壓住燃燒,卻不可能壓得住,稻草紛紛突破橫木,橫木材質本身也會燃燒,也會跟稻草共鳴,這是西班牙擋不住的春天。

        「藝術家必須能使觀者瞭解到,觀者的世界太過狹隘,必須打開新的面向。」

Tapies_Straw and Wood

Antoni Tàpies  Straw and Wood  1969

        政治意涵的作品,如下圖「加泰隆尼亞精神」,Antoni Tàpies借用了加泰隆尼亞 (Catalonia) 自治邦旗的圖形 (如下第二圖),同樣以黃色系為底,將自治邦旗四道橫紅柱轉為直向,在背景寫上鼓舞人心的話語,情感的表達非常澎湃強烈,一如西班牙熱情的傳統。四道血淋淋的紅柱恰到好處,多一道太多;減一道太少,畫面四處凌亂地拖曳著紅手印,又像盟誓又像犧牲,更為驚心動魄。

6

Antoni Tàpies  l’Esperit Català

「所有的藝術都不失為一種遊戲、一種陷阱,來讓觀眾重新認識和接受。」Antoni Tàpies說。

          Antoni Tàpies認為藝術是刺激觀者重新去感受的媒介,媒介本身可以千變萬化。在傳統的油畫、雕塑媒材,被Mark RothkoConstantin BrancusiAlberto Giacometti十五位大師窮盡至頂點的時候,藝術家轉而探索多媒材的表現力,是如同唐詩、宋詞、元曲、明清小說、民國白話文的演變,再自然也不過的事。在多媒材的領域裡,卓然有成的大家,Antoni Tàpies可算是其中之一。
catalan_flag

Flag of Catalonia

本文標題來自清朝詩人龔自珍 (1792-1841)「己亥雜詩」:「九州生氣恃風雷,萬馬齊瘖究可哀;我勸天公重抖擻,不拘一格降人材。」本是期待各式各樣的人才齊出,一起復興國家。本文轉指Antoni Tàpies的不定形藝術,不定形藝術在當時來說算是「出格」的做法,Antoni Tàpies本身也是一位「不拘一格」的「格外藝術家」。

 More Help:
dog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