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11

陳庭詩AS326

大律希音—-談談陳庭詩

陳庭詩 (1916-2002),出生於中國福建長樂,1946年來台,一生在台灣創作,台灣最重要的大藝術家,也是世界一流的雕塑家、版畫家。陳庭詩的雕塑與版畫,兩者均完美結合東方文化精髓與西方現代藝術精神,名列筆者心中千年藝術史十五位大師之一。篇幅所限,本文僅談雕塑。二OO七年十二月在台北中誠,陳庭詩的版畫「晝與夜No.70(預定手印五十件、實際手印十四件),以約台幣 259 萬拍出。

陳庭詩AS326
陳庭詩  No.326  76*50*24.5 cm 

陳庭詩生前知音稀少,許多雕塑作品沒有展出沒有留下題目 (讓觀者費盡思量!),且創作年分多不可考 (第一件雕塑出現於1965年,1980年代陳庭詩將創作重心由版畫移至雕塑,致力於雕塑直到2002年逝世),標題只能依陳庭詩遺作彙編的編號,如上圖「No.326」。

No.326」四周如風吹亂髮 (以堅硬的鋼鐵,做出滄桑亂髮的感覺,化堅鋼為繞指柔,逆反物性指揮材質),空洞的中心沒有具體的容顏,時光不斷流逝著,被掏空的歲月剎那間凝結、保存了下來。

莊子「齊物論」有云「聖人不由,而照之於天」,聖人不爭論「彼」與「此」的相對觀念,一切依照事物的本然而行。直視時間的本質,從知覺領域傳遞出蒼涼的歷史感,或許「No.326」可以命名為「天照」吧?

陳庭詩_時間、記憶
陳庭詩  時間、記憶  67.5*34.5*14 cm

何凝視時間,將一瞬化為永恆,是陳庭詩的中心主題之一。上圖「時間、記憶」,時間的齒輪停止運轉,所有的事物瞬間靜止,記憶 (時間圓盤上的佈件),或許已經無法一一細數,但所有的記憶都銘刻在時間裡,絕妙的平衡、無限的暗示………。世事變幻被陳庭詩濃縮在時間之輪裡,古拙沉重,考古韻味十足。

陳庭詩_霽月 (2)
陳庭詩  霽月  38*22*16 cm

除了表現時間流逝,陳庭詩對大自然的觸感也極為敏銳,如上圖「霽月」(即雨後的明月),外圓內方的月亮,外圓呈現不規則狀,搭配內方渲染出月暈,讓明月整個鮮活起來。明月無語,「猶抱琵琶半遮面」,頭上一抹將要消散的橫向烏雲,月光點點滴滴從天上灑落到地面 (左方長條柱的大孔小孔),右邊較短的條柱對比左邊較長的條柱,將天空與地面的距離感拉開,右邊條柱上方較渾厚的部分,不僅平衡整個畫面,更將天空頂得好高好高。

        霽月」將中華文化自北宋大畫家范寬以來的偉大水墨傳統 (月之點暈、烏雲飄散、月光描點、頂天的處理方法、欲語還休的朦朧之境………),結合西方雕塑技法,發揮得淋漓盡致,既繼承傳統,又開創了中西合璧的現代雕塑。

陳庭詩_黷武者
陳庭詩  黷武者  1982  85*48*25 cm

上圖「黷武者」完美地結合廢鐵媒材本身的荒涼自棄感與主題思想、表現方式,彷彿讓觀者體驗了戰爭與殺戮:刺穿的頭顱、掉落地上的鋼盔、纏繞著的鐵蒺藜,身軀佈滿了彈孔,反覆訴說著戰爭的殘酷與頑固,右方脆弱的細鐵柱斜斜支撐住身軀 (是槍桿還是佩刀呢?),「折戟沉沙鐵未銷」,寧可繼續戰爭,也不願屈服,不願倒下,黷武者的戰鬥精神令人不寒而慄!

陳庭詩_燈
陳庭詩    1999  109*52*31.5 cm

具象」與「抽象」,真的是對立的觀念嗎?陳庭詩的作品挑戰了這條楚河漢界,如上圖「燈」。具象與抽象融會一體,外表似乎具象 (這件作品不必題目,就知道是燈),其實不是具象 (看看那些光暈和光圈!)。這是從具象裡表現抽象概念,看似具象不是具象,以為抽象又不是抽象,虛者實之、實者虛之,虛實交錯為用,以造型直取直覺,捕捉萬物本質。這種把具象抽象一體化的妙境,筆者以前從未想過。

所有高明的藝術家,都必須在他處身的世界找到自我的表達,到了最精微處,沒有一個時代、沒有一個人是相同的;無比貴重的時間,上一秒與下一秒也是不相同的。頂尖的藝術家確立人類存在的「獨特性」與「惟一性」,足以超越這無告的虛空。這也應是「虛空有盡,我願無窮」(聖嚴法師語) 的一解。

若將陳庭詩與常玉相比 (參見拙作「傾城之璧—-談談常玉),常玉乃華人油畫之最尊,在油畫此一西方媒材中找出東方精神,西方媒材是「主」而東方精神是「客」,整體而言稍有「隨筆」的性質,開拓的完整性不夠全面;陳庭詩則以東方精神去駕馭西方雕塑,東方精神是「主」而西方媒材是「客」,以主使客,如心使臂如臂使指,於華人雕塑、版畫不做二人想。

本文以陳庭詩1996年作品「大律希音」為題,其典改自老子道德經第四十一章:「明道若昧,進道若退,夷道若纇 (音「類」,平坦的路像是崎嶇),上德若谷,大白若辱,廣德若不足,建德若偷 (剛健之德卻像懈怠薄弱),質真若窬 (音「瑜」,質樸真實卻像空虛),大方無隅,大器晚成,大音希聲,大象無形,道隱無名。」,陳庭詩因童蒙時跌倒導致聽障,一生在無聲的世界踽踽獨行,華人藝術環境不比西方,不會給大藝術家任何鼓勵,陳庭詩這條路走得比Constantin Brancusi (1876-1957)Alberto Giacometti (1901-1966)Mark Rothko (1903-1970)艱辛得多。大律希音大音無聲,當是陳庭詩生命最好的寫照。

陳庭詩藉由組合元件來喚醒材質的內在,召喚出有機交融的新生命,展現無與倫比的創造力與美學高度,其作品深具東方文化神髓,足與西方一流藝術家比肩,堪稱華人藝術史第一人。

 More Help狐狸狗

dog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