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丁雄泉

丁雄泉_do you like red roses

今宵酒醒何處?—-談談丁雄泉

                                                                                       ( 2008/7/2 中時嚴選好文 )

                                                                                          ( 2010/6 典藏投資 No.32 )

        丁雄泉 (1929-),別號「採花大盜」,據聞是華人藝術家中唯一承認自己熱愛嫖妓的藝術家〈筆者印象中還有其他華人藝術家宣稱自己熱愛嫖妓,但那些華人藝術家有些不是從事繪畫雕塑,有些等級不夠〉。丁雄泉一生忠於自我的感受,率真豪邁,熱愛女體,研究女體,也取得了相當的成就。丁雄泉的作品「哥雅的情人」(如下圖),二OO六年十二月在台北羅芙奧以台幣1141萬元拍出,是目前丁雄泉畫作的最高價。

丁雄泉_哥雅的情人

丁雄泉  哥雅的情人 127*178 cm  1977

     丁雄泉最知名的代表作品,就是這批油畫或壓克力的美女圖,如下圖「你喜歡紅玫瑰嗎?」丁雄泉的畫面,色彩斑斕,極具動感,以歡愉的情色畫面表現妓女精神上的哀傷,是一位獨樹一格的大家。

有論者謂丁雄泉的作品來自荷蘭畫家Kees van Dongen (1877-1968) (如下第二圖「肖像」),為此筆者特地研究了Kees van Dongen的畫冊。

Dongen以重點部位的色塊,搭配少量的勾邊,簡單幾筆抓住了優雅仕女的神采。丁雄泉確有若干筆觸 (例如眼睛) 和對色塊的處理,與Dongen有相似之處,但是不能說這樣子是抄襲。西方美術史如此浩瀚,任何人隨便畫一筆,大概都能被指出那一位大師用過這一筆。必須是「表現方式」與「精神」或者「中心思想」都一致,才叫做抄襲。丁雄泉的「歡愉」和「肢體情色感」,再從「歡愉」走到「哀傷」,都是Dongen所沒有的。有論者謂丁雄泉的藝術是「歡愉的藝術」,筆者以為「哀傷」才是真正的核心,類似「狂歌當哭」的心情。

  如果說丁雄泉抄襲Dongen,那等於是說丁雄泉的妓女內在精神本質,和Dongen優雅仕女的內在精神本質是一樣的囉?請女性讀者幫我駁掉此一劣說吧。
丁雄泉_do you like red roses

丁雄泉  你喜歡紅玫瑰嗎?  1983

     嚴格來看,筆者認為丁雄泉其實是Kees van Dongen揉合Jackson Pollock (1912-1956)的滴彩潑灑,然後再放輕鬆一點、情色一點。這麼多的揉合、修正,加上「輕鬆」與「情色」都是發自丁雄泉個人的生命,也就是說「中心思想」是丁雄泉本人內在發出來的。A+B加上自有的中心思想,產生了大於A+B的效果,這不是簡單的堆疊,筆者認為這已經完全跟抄襲無關。
Dongen_portrait

Kees van Dongen  Portrait

 再看看丁雄泉的水彩作品,如下圖「鸚鵡」。以相接近的色彩飽和度和粉紅色的色調變化,組合出韻律感十足、生動活潑的作品。丁雄泉告訴我們,就算不用Pollock的滴彩潑灑,他還是能畫出有趣的作品。

觀賞丁雄泉的作品,總令我想起柳永「雨霖鈴」後半闕:「多情自古傷離別,更那堪,冷落清秋節。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此去經年,應是良辰好景虛設。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

  丁雄泉待友豪邁,揮金如土,酷嗜女人,人格與作品一體,是一位完整的藝術家。
丁雄泉_circa

丁雄泉  鸚鵡 (水彩) 1981

  除了千種風情的女人和鸚鵡,丁雄泉還有對抽象的探索,如下圖「愛」。乍看以為是抽象作品,仔細一看是具象的口交畫面,實在令人拍案叫絕。這張外似具象實則抽象的妙品,色塊分布的平衡感極佳,三對角斜線四大塊的穩定構圖,韻律出一個非常有趣的情色畫面。丁雄泉又告訴我們,他絕對比Dongen懂得妓女。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丁雄泉  1968

筆者找不出丁雄泉抄襲西方大師的痕跡。在華人藝術界,只要沒有抄襲,有自己獨立成熟的語言,就已經是很難得的佳作了。若勉強要說丁雄泉的缺點,可能就是圖像雷同性太高,內涵稍微單薄了一點。一生只研究女體一件事,以女體為中心思想?但筆者完全相信,這正是丁雄泉忠於自我,誠懇的表現。筆者滿懷喜悅地將丁雄泉列為第二等A的評價。丁雄泉雖不是震爍古今的宗師手筆,但絕對是一方之雄。丁雄泉的例子說明了,一位藝術家只要誠懇,不抄襲,不論所思所見為何,必定能走出一條康莊大道。

  為文時「採花大盜」丁雄泉病況正篤,據聞已經無法作畫 (2007年台灣有一家拍賣場,竟放丁雄泉去世的假消息來炒作丁雄泉畫價,這家台灣拍場之不疼惜藝術家,可以想像)。「採花大盜」在世之時藝術生命如此精彩,此生應該可以無憾,您千秋萬世之後,魂魄也會是鬼界的豪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