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吳冠中

吳冠中_雙燕

冠絕天下—-談談吳冠中

                                                      (本文「雙燕」照片引自www.shuhua365.com)

        吳冠中,西元1919年生於中國江蘇宜興,是中國現存最重要的藝術家之一。近幾年來吳冠中的畫價屢創新高,為文時的最高紀錄是「交河故城」(如下圖)於二OO七年五月在北京保利以約當於新台幣17948萬拍出。冠中老人一生獻身藝術,有「要藝術不要命」之說。晚年終獲藏家肯定,可謂名實相符,實至而名歸了。

吳冠中_交河故城

吳冠中  交河故城  1981  102*106cm (國畫)

        近代中華藝術的主要問題之一,就是國畫與西畫如何調和的問題。一派是固守國畫傳統,一派是國畫西畫尋求融合,一派全盤西化。在尋求融合派中還有誰是「體」誰是「用」的問題。筆者不懂國畫,雖然筆者其實看過150本以上國畫畫冊,但還是沒有能力評論固守國畫派,目前正在下功夫學習,希望未來可以談談國畫。

        幸好吳冠中屬於「融合派」,多數融合派的大師使用西方的媒材或技法,但因他們的中華文化素養深厚,不知不覺在筆下就流露出傳統中華文化的內蘊,這些作品往往是當代藝術的頂尖之作,區別「傳統派」、「融合派」其實沒有太大的意義。品味吳冠中的作品,不需要拘於形式。吳冠中早已超越了西畫、國畫、具象、抽象之分,可以以觀賞者個人中華文化的素養加上西畫鑑賞的素養去理解吳冠中的精神。這一點在筆者讀到吳冠中的畫論「筆墨等於零」時,終於豁然開朗,在該文中吳冠中認為美術要以整體來欣賞,孤立的筆墨價值等於零。吳冠中此論引起很大的爭議,但筆者完全同意吳冠中此論,在讀到此文之前筆者一直是秉持此一信念。

        西方的藝評大師Herbert Read (1893-1968)認為,藝術鑑賞是一種直覺,取決於一瞬之間,作品在一瞬之間便已經告訴你全部的事情。拿放大鏡分析鑑賞是沒有直覺的人的行為,或者是有直覺的人在反覆享受當初那一瞬的直覺。分析是對美感最大的破壞,等我們把高潮分析清楚早就沒有高潮了。友人責怪我,我的BLOG罵人的太多,誇人的太少。其實是筆者面對偉大的作品無話可說,無須多言。如果要談它是如何地好,就落入了下乘。有人問Picasso的畫如何精妙?Picasso回答,早晨起床,聽見鳥鳴很美,你會問為何很美嗎?美在一瞬間直擊心中,不需要第二句話。面對陳庭詩常玉如是,面對吳冠中亦如是。

吳冠中_雙燕

吳冠中  雙燕  1981  70*140cm (國畫)

        上方的電腦圖「雙燕」,左右兩邊是拼接的,畫面變得混濁而不自然。欲體會接近原作的精妙,請另尋套色精準的畫冊。

        要欣賞吳冠中,便不得不提清朝的大畫家石濤 (1641-1718)。吳冠中致力於研究「石濤畫語錄」,闡釋評析了石濤的思想:「石濤,是一位十分重視自己的感受,並竭力主張畫法是依據每次不同的感受創造出來的。」這種「法無定相,氣概成章」的深刻理解,是極具現代藝術意義的。即使到了三百年後的今天,很多所謂當代的藝術家都還沒有弄清楚這一點。

        「雙燕」以國畫的留白和描邊技法,去掉所有不必要的枝節,呼應了西方抽象幾何的美感。造型極端簡潔,有力地表達出吳冠中對土地的深刻觀察和拳拳眷戀。什麼叫愛鄉土?什麼叫愛台灣 (或吳冠中的中國)?不需要把空洞的口號喊得震天價響,大藝術家默默地以作品傳達了真摯的愛。

        筆者竊以為「雙燕」如果用油畫來畫,會取得更高的成就,不過這已屬求全之毀,讀者參考參考就好。

吳冠中_鸚鵡天堂

吳冠中  鸚鵡天堂 1988 (國畫)

        到了「鸚鵡天堂」,中國水墨的線條得到更自由的發揮。這幅畫的構圖應該是參考Jackson Pollock (1912-1956) 1948年的「夏天,19489號作品A(如下圖)

Pollock_Summertime_48

Jackson Pollock  夏天,19489號作品A

        這是區別創造與抄襲的好例子,也就是筆者一再提及的,什麼是發自藝術家內在的生命?什麼是外部的添附?吳冠中的作品是發自內在的生命。

        吳冠中的「交河故城」、「鸚鵡天堂」和下圖的「春風桃柳」,都同樣地運用了Pollock滴彩潑灑技法,但吳冠中的線條和精神很明顯都是中華文化的,與Pollock美國式的狂暴激情截然不同。一個藝術家站在歷史裡的某一點,他就包含了所有的過去,包含了中華文化與歐美文化 (如果有接觸),他的創作是他全部的素養與人格的總體現。吳冠中已經完全找到了自己,過程中有學習任何大師不是一個問題,在我眼中只看到良好承接中華文化傳統的冠中老人,再也沒有Pollock的影子。

        「鸚鵡天堂」整個畫面呈現出自然歡快的氣氛、天真、無與倫比的想像力,是一位天才的誠懇、努力之作。藝術的三大要件:誠懇、天才、努力,在冠中老人身上全部齊備。

吳冠中_春風桃柳
吳冠中  春風桃柳 1999  45*48cm (國畫)

        本文格於篇幅,只引了吳冠中四張圖,其中三張是「Pollock型態」,一張是「雙燕型態」,沒能談到冠中老人的油畫和水彩,尚未能全論冠中之妙。電腦圖距離原作也太遙遠,盼望有興趣的讀者進一步研究。

        據聞冠中老人以九十高齡,仍創作不倦,欲將全部的生命化為藝術。真正的大藝術家就是如此,中華有吳冠中,就有了不成為三流民族的希望。

2011.9.16 增補

吳冠中先生,已於2010年六月去世,華人四天王,台灣陳庭詩、海外常玉、朱德群、中國吳冠中,僅餘朱德群一人在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