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常玉

常玉_枯梅2

常玉「枯梅」

常玉 (1901-1966)藝術史十五位大師之一,參見拙作「傾城之璧—-談談常玉」,本篇欣賞的是常玉的作品「枯梅」(如下圖),創作年分不詳。

「枯梅」為常玉1964年應邀赴台灣師大美術系任教,運送來台辦畫展的四十三件作品之一。台灣與法國於1963年斷交,1964年常玉準備在赴台任教前先去埃及旅行,天真的常玉誤信中共大使館的謊言,以為可先將中華民國護照換成中華人民共和國護照,埃及旅行後再換回來,誰知埃及旅行後,中共就不讓換回護照,於是常玉被台灣當成「投共人士」處理,不但師大任教之事作罷,連帶四十三件作品也遭沒收。常玉非常焦慮,積極向台灣教育部索還此批畫作未果,一直到臨死前都還掛念著這批作品。專制乃萬惡之源,台灣1987年解嚴後才變成民主政府,專制政府欺負華人偉大的藝術家,此為一例。

此作現被中華民國政府非法扣留在台灣台北國立歷史博物館。

常玉_枯梅2

常玉  枯梅  126*69 cm

以東方柔中帶剛的線條畫梅枝,韻味和西方藝術大不相同,常玉不以書法名 (華人繪畫雕塑藝術家,書法朱德群第一,陳庭詩次之,常玉書法未臻妙境),但這件「枯梅」卻蘊藏著一點點書法的涵養,應該是個喜愛園藝又內向的人吧。

下圖是常玉攝於約1932年的照片,常玉的照片乍看之下有點像「怪叔叔」。
常玉
常玉

Non-Commercial Use, Education and Analysis Only

常玉_花中君子

傾城之璧—-談談常玉

昔者有「和氏璧」,君王願以十五座城池交換,價值連城,是謂「傾城之璧」。如果換算成今日貨幣,購買中國大陸十五座城市,那價格肯定超過了50億台幣,傾國傾城的「和氏璧」,可說是最貴的古董。華人藝術家常玉 (1901-1966),正是現代與當代藝術 (modern and contemporary art) 的「和氏璧」。

        常玉的「花中君子」(如下圖),二OO六年四月在香港Sotheby以約新台幣11950萬拍出,該年十一月在香港Christie,另一件「青花盆與菊」又以12427萬拍出,生前作品乏人問津,晚年窮困潦倒的常玉,在過世後四十年,終獲藏家的肯定。

常玉_花中君子

常玉  花中君子

        常玉的高妙很難言傳,能言傳的部分不是真正高妙的地方。這東西有點像「禪」,每個人必須自己領會,旁人無從代勞。可以用手指著明月,但是「手指」並不是明月。以下我試著用文字描述常玉的高妙,讀者朋友就當做「手指」,參考參考就可以了,主要還是要自己看常玉的作品。

        常玉使用西方的媒材 (油畫),表達了傳統中國文人的情趣,媒材與表現力緊密地結合,線條流暢而自信,技法無拘無束,不僅渾然天成又自創一格,又沒有斧鑿的痕跡,已經達到了「神品」的地步。除了油畫這個媒材是西方的,技法、精神、題材都是絕對的東方,整個畫面透出東方特有的空靈之氣,有點像川端康成的「雪鄉」,又有「欲辯已忘言」的高境,是貫通東西,卓然立於藝術史上的傑作,足以與國際第一流大師分庭抗禮。

        要觀察常玉以簡馭繁、一氣呵成的流暢功力,「曲腿裸女」(如下圖)是個很好的例子:

常玉_曲腿裸女

常玉  曲腿裸女

        這件作品只有寥寥幾筆,卻遠勝旁人千言萬語。常玉的情色,帶有東方的幽默感。如果說Henri Matisse是裸體的音樂性,那麼常玉當是裸體的騷動性,如下圖,常玉的「四裸女」:

常玉_四裸女

常玉  四裸女

        一再化簡的結果,作品剩下的是精神性、本質性的存在,驚人的線條概括力、表達力,有如泰山之重,又如鴻毛之輕,不矯揉不造作,遊走輕重出入有無,這種直取事物本質,給予藝術家個人誠懇的、獨到的詮釋的能力,正是所有大藝術家共同的特色。

        常玉的題材,多為女體、花卉和動物,女體和動物部分常有適當地局部變形,兼具線條美與韻律感,為表現之所需,如1930年左右的「端坐仕女」 (如下圖)
常玉_端坐仕女

常玉  端坐仕女

        電腦畫面稍微有點走色,讀者朋友應設法觀看原作 (當然,現在要看到原作不是很容易,市面上假畫很多),或是套色精準的畫冊。最後來看看常玉的絕筆之作,1966年的「孤獨的象」(如下圖)

常玉_孤獨的象
常玉  孤獨的象 1966

        1966年,也就是常玉的最後一年,常玉告訴他的好友,畫了一張畫:「我先畫,然後再化簡它,再化簡它」,「那是隻小象,在一望無垠的沙漠中奔馳………,那就是我。」天地雖大,幾無容身之所,天地悠悠,一隻小象在奔馳。第一次讀到這段敘述,眼淚幾乎要掉了下來:是的,就是這樣子的,一隻小象,在無邊的沙漠裡奔馳,真難為您了………。

         該年八月,身無分文、足踝受傷行動不便的常玉,在工作室瓦斯中毒而死,得年六十五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