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廖繼春

廖繼春_芭蕉之庭_1928

重劍無鋒,大巧不工—-談談廖繼春

        廖繼春 (1902-1976),出生於台灣豐原 (舊名葫蘆墩),台灣重要的前輩畫家。二OO八年五月在香港Christie,廖繼春的「花園」(如下圖) 以約合台幣 1 4561 萬拍出。有藝術價值的前輩,隨著時間過去,可以附加古董價值,繪畫與雕塑要先有藝術價值,才有古董價值。

        本BLOG的排名,將只針對藝術價值,不會考慮古董價值。考慮藝術價值時,必須考慮什麼年代出現什麼東西,也就是說在創作的當時,該作品是什麼樣的地位?合先敘明。

廖繼春_花園_1970

廖繼春  花園  1970

        從早期的自畫像 (如下圖) 開始,廖繼春的人格特質就從筆端流露出來,誠懇不玩花樣、堅定的追求,偏於木訥拘謹的個性。這幅24歲的自畫像,算是廖繼春初試啼聲,讓人可以期待他的未來。
廖繼春_自畫像_1926

廖繼春  自畫像  1926

        僅在26歲之齡,廖繼春就畫出入選日本帝展的「芭蕉之庭」(如下圖),廖繼春想要的氣氛,例如說寧靜、安詳,已經表達出來了,以寫實來說是一件水準之作。但是,廖繼春的才能,不會允許自己停留在這個地方,他很快地轉往抽象的探索。「畫抽象畫是自然的趨勢,因為現代繪畫已由外界視覺的,轉為內心感情的直接表現。」廖繼春說。
廖繼春_芭蕉之庭_1928

廖繼春  芭蕉之庭  1928

格於篇幅,沒有辦法把廖繼春一路抽象演變都貼出來,如果有學畫的朋友,看廖繼春的一路抽象演變,看一位大畫家如何由具象漸漸掌握抽象,會是一件非常有趣、有啟發性的事。筆者選了兩張比較晚期成熟的作品,如第一圖「花園」,如下圖「窗前靜物」。

美術界有句俗話「紅配綠,狗臭屁」,意思大約是大紅大綠一起出現在一個畫面,那大概就是一幅小學生的劣作,因為能將大紅大綠同時處理好並不容易,能將大紅大綠同時擺佈好的畫家,算是一位不錯的畫家了。廖繼春的作品同時有大紅有大綠,卻沒有俗氣的感覺,這是廖繼春琢磨色彩五十年功力之所聚。

        一九五七年,廖繼春的多位學生成立「五月畫會」,隨後「東方畫會」也接著成立,這兩個台灣美術史最為重要的畫會,直接促使廖繼春走往抽象之路。在那麼早的年代裡,廖繼春就能認識到抒寫內心真實的抽象之重要,可說是相當不容易。做為師長輩、在寫實中已取得優秀成績的廖繼春,虛心接納、學習新的思潮,可見藝術家胸襟之寬廣、思想之自由。(有成就的老師還會向學生學東西的,這多半是個好老師啊!)

廖繼春_窗前靜物_1968

廖繼春  窗前靜物  1968

在歷史裡,我們如何定位廖繼春呢?廖繼春的抽象畫是誠懇的探索,但是還沒有達到「個人化」的境界,也就是說,廖繼春武功雖高,還沒有到自創宗派的地步。整座「花園」(如第一圖) 落英繽紛、喜氣洋洋,但是稍嫌囉嗦、散亂,沒有為我們理出頭緒,冗雜而缺剪裁,也沒有使用更純粹的語言來表達「花園」的本質。

         很可惜,如果讓廖繼春再多活十年,他一定能把抽象語言走到「個人化」的境界。天不假年,我們沒有福氣,沒能看到這一天。

本文標題來自金庸「神鵰俠侶」,重劍是獨孤求敗的用劍之一。廖繼春當然還沒有達到獨孤求敗的境界,但是他誠懇、專注,為藝術獻身無悔。廖繼春的作品是台灣重要的藝術遺產,值得我們後輩大聲喝采,我鄭重將之列為第三等A-級。

筆者評等的基準是這樣子的:必須是使用個人化的語言才能列在第二等A級;必須有高深的中心思想、照耀百代的天才,搭配個人化的語言,才是第一等A+級;其餘誠懇努力、才能出眾的好畫家,筆者心裡喜歡,但是很抱歉,從史的角度,只能放在第三等A-級。

第三等的作品,已經是有價值、可傳之子孫的作品了。如果隨著時間過去,要對第三等作品做古董上的增值,筆者也沒有意見。

More Help: 麥啦 (閩南語)
dog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