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張義雄

張義雄_零

百年磨一劍—-談談張義雄

張義雄 (1914~),生於嘉義,留日習畫,晚年定居法國、日本的台灣大畫家。張義雄一生命運多舛、孤苦飄零,但是個人的小歷史,從來沒有影響張義雄對美術大歷史的追求,幾近一百年的奮鬥,張義雄終於將自己寫入台灣美術的大歷史裡。二OO六年六月在台北Ravenel,張義雄的作品「合歡花」(如下圖),以台幣 894 萬拍出。

張義雄_合歡花

張義雄  合歡花  1992

        由於張義雄長期處於生活困頓、心情淒苦的環境之中,筆下常出現沉鬱憤懣的黑色,或物件邊緣使用黑色線條包圍住,這便是為人所津津樂道的「黑線條時期」,如下圖「萬華秋天」,嚴謹平衡的構圖,偏暗的色調反射出張義雄心中的秋天。筆觸似粗實細,氣氛統一而完整。

張義雄_萬華秋天

張義雄  萬華秋天  1957

        到了晚期,張義雄的作品出現明朗開闊的調子,如下圖「靜物」。白花映襯紅花,更顯嬌艷芬芳。背景的分割巧妙地搭配朱紅色的桌面,為畫面注入了現代感,白牆紅桌分別與花朵的顏色呼應唱和,既細緻又優雅。就寫實花卉而言,這是一件巔峰之作。

張義雄_靜物_1990

張義雄  靜物  1990

        在巴黎的張義雄,曾因創作靈感枯竭的困境,一度想要結束自己的生命。如下圖「零」,試想這件作品的創作過程:在找不到出口的狀況下,張義雄脫下自己的長褲,直接貼到畫布上,然後在褲腳畫了兩隻上吊的腳丫。不但是發自內心的誠懇之作,心酸中帶有幽默地自我解嘲,以拼貼的做法,直接反應張義雄的心境。近九十高齡還能不斷突破自己,實在令人讚嘆。

這個突破,不是在玩弄潮流或是以奇技炫人,而是完全出自內心的需要。仔細體會張義雄從以景寫情的敘述性技法到這件長褲拼貼,便是美術史演變「由外功而內功」、「不足勝有餘」的本來面目。美術史具體而微地體現在張義雄這位誠懇的創作者身上。

        美術似乎是越陳越香,常有畫家、雕塑家在晚年創高峰;相反地,文學、電影的傑作平均來說出現在中壯年,「詩」則巔峰之作出現的時間更往前挪一點。這個有趣的現象,不知是否跟媒材的特性有關?

張義雄_零

張義雄    2000

        老實說,筆者喜歡張義雄這一路的東西。基本功紮實,情真意切,毫不浮誇。筆者非常討厭藝術家裝神弄鬼或者抄襲。就像美國總統Abraham Lincoln (1809-1865) 所說「你能長久地愚弄一部份的,也能短暫地愚弄所有,但你無法長久地愚弄所有人」。真藝術假藝術,隨著時間過去,一定會清清楚楚。我們不區別出來,子孫也會幫我們區別出來。

張義雄雖然沒有令人太過驚艷的天才,但是作品誠懇、實在、不抄襲、不裝神弄鬼,忠於自己的情感,一步一步地踏出去,一步一步地前進。雖非百代宗師,卻足為一代之才匠。在華人美術史裡,張義雄會有他應有的位置。看張義雄的作品,讀張義雄的生平傳略,是知藝術可為一生的追求。

More Help:飛狗?
dog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