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徐悲鴻

徐悲鴻_奴隸與獅

放下你的銀子—-談談徐悲鴻

                                                                                           ( 2008/6/10 中時嚴選好文 )

        二OO七年四月,徐悲鴻 (1895-1953) 的抗日募款作品「放下你的鞭子」(如下圖)在香港Sotheby以約新台幣29952萬元拍出,一個月後「珍妮小姐畫像」(如第二圖),又在香港Christie以約新台幣10383萬元拍出。徐悲鴻昂貴,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之前「奴隸與獅」(如第三圖) 在二OO六年十一月的香港Christie以約新台幣22800萬元拍出。

        記得拍賣會結束不久,在友人家中討論徐悲鴻到底有什麼好?友人戲稱:「這那裡是什麼『放下你的鞭子』,這是『放下你的銀子』!」一時在座四人皆莞爾。

        據聞有些徐悲鴻作品的交易,是大商人要買來捐贈給中國政府,做政商關係的禮物,所以也不能買便宜了,否則對送禮者、收禮者臉上都不好看。華人好像有個奇怪的風氣,看看政商巨賈在買賣餽贈什麼藝術品,就當做下一個潛力股。例如說連戰送了中國政府楊三郎的作品,那一位大商人買進了誰云云。殊不知送出去不就表示不被看好麼?除非是「寶劍贈烈士,紅粉贈佳人」,若是真正的傳家重寶,有可能餽贈給一般對象麼?

        越談越走上「市場派」邪路了,華山劍氣二宗一開始要是走上邪路,一輩子也成不了絕頂高手,馬上拉回我們「美學派」的正途。購藏背後的目的,我不便多做臆測,我們先來看看徐悲鴻這些億來億去的作品本身:

徐悲鴻_放下你的鞭子

徐悲鴻  放下你的鞭子 1939

        「放下你的鞭子」這幅畫,是徐悲鴻在新加坡為抗日募款而作,畫中人為徐悲鴻之好友,當時的知名女星王瑩,兩人正於當地宣傳抗戰,呼籲僑胞出錢出力,本意就是要叫人「放下銀子」,因此這幅畫也有時代見證的意義。

        使我感動的是抗日行為而不是這幅畫,藝術作品我希望純粹就作品討論,盡量不要被政治立場,以及作畫的周邊因素影響。如果要探討畫作的歷史古董價值,那不如到古董市場去買買宋瓷。

        這幅畫從任何一個角度看,都只是平庸而已

        人物表情呆板僵硬,用色單調粗魯缺乏感染力,前景寫實,背景卻沒寫實,好像搭一個假的布面背景在演戲。這幅畫若與西方寫實大師,例如徐悲鴻所景仰的Rembrandt van Rijn相比,連Rembrandt一成功力都沒有。

        徐悲鴻留法歸國後,先後主持大陸中央大學藝術系和北平藝專,又因其寫實主張與毛澤東「延安文藝座談」所指導的方針相符合,被拱成一代藝壇霸主。「延安文藝座談」毛澤東主張,文藝要為政治服務,毛澤東認為,文藝必須有一個很明確的政治目標,宣傳馬克思主義、宣傳階級鬥爭、宣傳歷史觀、宣傳革命等等,有一個政治方向。這種不知「美」為何物,卻又強為指導的政治介入,戕害大陸藝術,至今都還能看見它的影響。

        徐悲鴻的藝術主張,在法國與常玉打對台,回來主持北平藝專後,又與林風眠創辦的杭州美院打對台,徐林各自桃李滿天下。如今七十年過去了,拿開「寫實祖師」、「校長教授」這些外部的虛名,我們後人看得很清楚,徐悲鴻跟常玉孰高,徐悲鴻與林風眠孰高,已是一眼可辨。甚至弟子比弟子,徐門弟子也遠遠不能和林風眠五大弟子(朱德群吳冠中席德進趙無極趙春翔相提並論。
徐悲鴻_珍妮小姐畫像

徐悲鴻  珍妮小姐畫像

        為何在當前的西方美術,沒有寫實與非寫實之爭?因為根本就不必爭,寫實美術是在印象派出現以前的歷史遺跡,更早的年代裡寫實繪畫還扮演著照相機的功能。人類抒情歷史的發展,早已不以寫實為滿足。寫意或抽象都比寫實更寫實,因為寫意或抽象寫出了心中的真實。

        徐悲鴻在他的年代裡高舉寫實大旗,不免令人有今夕何夕之感。那些年代裡,古根漢美術館邀請Rothko做了展覽,Picasso老早走完了他早期七個時期,正以難以想像的勇健之姿在各個領域開疆闢土,Mondrian揭示了小色塊的音樂性,極爭議的達達 (Dada) 已經結束,世界正在尋找新的秩序。徐悲鴻作品政治味太濃,太像宣傳海報,刻板、教條、八股,一放進一九五O年世界藝術的脈絡裡,完全不能看,有如小學學生走進了博士班。

        論者謂,華人美術落後西方二十年到四十年,如果以徐悲鴻的表現來看,落後還不只四十年。

徐悲鴻_奴隸與獅

徐悲鴻  奴隸與獅  1924

        除了油畫外,徐悲鴻也從事國畫 (如下圖,「愚公移山),此畫另有油畫版本,下圖為國畫版本),徐悲鴻的寫實主張,在油畫和國畫間自相矛盾,他的國畫多係寫意作品。徐悲鴻的地位,來自於「校長教授」和政治正確,而非其繪畫上表現的創造力和突破。這些俗世虛銜,在我們「美學派」眼中是不會起作用的,作品好,你是素人也行;作品不好,就算是諾貝爾獎得主,我也會勸你別畫了。

徐悲鴻_愚公移山
徐悲鴻  愚公移山 (國畫)

        有謂這幅「愚公移山」的惟一貢獻,就是把裸男入國畫,是一大創舉,也是徐悲鴻一生最驚人的成就,又謂徐悲鴻的國畫缺乏神韻和意境,筆者不懂國畫不敢妄議,但觀諸徐氏油畫之拙劣,可知論者所論應非虛。

        徐悲鴻這些作品,大約中上資質的美術系學生,學畫十年就能取得這個成績。他的名聲與畫藝完全不相稱。就以寫實論寫實,徐悲鴻的徒子徒孫們也比徐悲鴻要精彩多了。看了徐悲鴻這些作品,筆者不禁「悲從中來」。

        徐悲鴻做為中國現代油畫寫實派的開山祖師,我們有資格跟他要求更多。如果徐悲鴻沒有取得如此重要的地位,我根本連談都不會談他,既然徐悲鴻地位如此崇高,徒子徒孫眾多,流毒甚廣,我們即有必要以「美」之名,把他逐出讀者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