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朱銘

朱銘_單鞭下勢

太極之外還有什麼?—-談談朱銘

(本文三張照片引自嵐霆攝影,第四張為作者自攝)

( 2008/5/21 中時嚴選好文 )

OO七年五月在香港Christie,朱銘1996年的作品「太極大對招」(兩件,銅雕,版數1/8190*190*145cm  245*230*175cm,如下圖) 以約新台幣6324萬拍出,創下了華人雕塑的最高價,朱銘的「太極系列」,尺寸多樣,有木雕有銅雕有石雕,版數也多不是惟一,這樣的價錢,幾乎是朱銘的老師楊英風的七倍,已經是國際級二線的價錢了。

朱銘_大對招

朱銘  太極大對招 (兩件) 1996

第一次看到朱銘太極系列的「單鞭下勢」(如下圖),確實心中一動,以為自己又找到一位大藝術家了,筆者馬上四處搜尋朱銘的作品集、研究資料等,定睛一看,其實並非如此。

朱銘的太極雕塑,有幾個姿勢確實做得相當好,形神兼備神完氣足,動靜的平衡極佳,幾乎就讓人感受到太極在流動,遠遠勝過了他的老師楊英風。以太極的其中幾個姿勢,要說是一位藝術家是可以的,但要說是一位大藝術家,則還有段距離。
朱銘_單鞭下勢

朱銘  單鞭下勢

        單鞭下勢」的精妙已如上述,接下來我們要探索的是這樣的精妙來自何處?筆者這幾年來主要的進步,就是能夠區別,什麼是發自藝術家生命的力量?什麼是外部的添附?這個區別就是大師與凡匠的關鍵差異。「太極系列」是外部的添附,這一點,朱銘和他的老師楊英風一樣,不過是取巧於有表現力的傳統中華文化圖騰。

        為何說朱銘也是取巧於有表現力的傳統中華文化圖騰呢?筆者立論基於以下兩點:

        一、太極的姿勢,是中華文化極有表現力的傳統圖騰,筆者看過身穿道袍的太極拳譜,只要照這個姿勢把它雕塑出來,沒有一百分也有七十分,太極著道袍的拳譜圖有個巧妙的地方,取外形就自然得其神,做具象就會跑出一點點抽象的效果。

        太極之外,朱銘還有幾件零星的抽象雕塑。朱銘的抽象能力是低落的,曾有論者評論朱銘的抽象雕塑:「如對表現題材認識不深,或表現意念模糊,而一味往抽象的或大刀闊斧劈砍的路子走,恐怕也是朱銘目前值得考慮的一個問題。因為畢竟朱銘從傳統民間的寫實細緻雕鏤技法,一下子跳到現代造形技法,對於一種空間造形的虛實控制,尚未能完全把握。」

        誠哉此論,掌握不住抽象能力的朱銘,卻做出介於具象與抽象之間的「太極系列」(太極並不是真正的抽象雕塑,只是有一點抽象的效果),毋寧說是借力於傳統中華文化圖騰。

        西方沒有「太極」,一看見「太極」一定會驚艷,就這一點而言,是相當投機取巧的。不過筆者也要在這裡肯定,朱銘把外形模擬得非常好,而且朱銘本人也學習太極拳,對太極有一定的體會,若以工藝而論是第一流的,但若以藝術而論,因為缺乏前後一貫的思想,三個系列缺乏穩定的水準,在台灣雖是名列前茅,在世界雕塑家中還不是第一流的。

         二、「太極系列」是朱銘的巔峰代表,太極之前的「鄉土系列」(如下圖,「同心協力」) 以及太極之後的「人間系列」(如下第二圖),水準都跟太極相差太多。這樣的落差讓筆者確定,朱銘的雕塑缺乏一貫的中心思想,太極不過是取巧而得,朱銘真正的水準是鄉土系列與人間系列。

        雕塑或者繪畫的靈魂都是在思想,技法是其次的問題。朱銘的雕塑缺乏中心思想,技法也說不上有什麼開創,有謂朱銘的技法來自日本藝術家「圓空大師」,筆者比對了朱銘與圓空大師的作品,沒有贊同這樣的說法。就算有點像好了,這也不是朱銘的主要問題,朱銘的主要問題在於沒有思想。這個關鍵問題,使他無法跟世界第一流的雕塑家相提並論。
朱銘_同心協力

朱銘  同心協力

        朱銘的寫實作品確有可觀,感情自然流露,生動樸實。但是寫實雕塑隨著羅丹 (Auguste Rodin 1840-1917)的去世就結束了。Brancusi在一九二四年已經把抽象雕塑發展到成熟,更別提後面的Henry MooreAlberto GiacomettiDavid SmithAnthony Caro把抽象雕塑玩到了什麼地步。「同心協力」作於七O年代末期,從美術史的角度說,又落後了西方六十年。我只能說,我不討厭這件作品,但也一點也不會為它感到激動。就算以寫實論寫實,把眼光縮小到台灣一個小島之內,這也不見得勝過了深情款款的台灣寫實雕塑之祖黃土水。

        藝術這東西就是這樣,不敢說強爺勝祖,但絕不能是把爺祖的東西拿來做一遍筆者能寫一篇跟李白「將進酒」很像的詩篇,但這有何意義?能叫我「詩仙」嗎?當然不行。每個人在歷史裡都是獨一無二的存在,藝術家必須發掘出那個獨一無二的存在,並將之表現出來。就算有人心智跟李白很像,放在今天網路時代,也會出現完全不同的面貌,反倒是今天還寫「將進酒」的我,心智應該跟李白差很遠。
朱銘_人間系列
朱銘  人間系列之一木雕 45*17*45 cm

        人間系列的拙劣,幾乎不堪聞問了。內涵空洞,造形、用色均屬可笑。難道朱銘以為大刀亂砍就可以製造抽象的感覺麼?人間系列還不如最早期的真情鄉土雕塑。好好的太極不做,改做起「福娃」來了?如果太極是發自朱銘內在的生命,那麼朱銘對事物的抽象本質應該有所思索,後面是不會做出這種娃娃系列的,這又是「太極」是借力於傳統圖騰的明證。

        朱銘的力量,應該還是來自純樸誠懇的大地,不會做抽象無法強求,朱銘應該好好思索什麼是他的文化的根,然後將他的理解誠懇地告訴我們。

        不是去國外辦辦展覽叫做國際化,不是開幾場金髮碧眼的研討會叫做國際化,也不是西方鯊魚買進兩件叫做國際化。大陸有個笑話說現在華人收藏家都改名為姓「歐」名「美」,「歐美藏家買進囉!」,這樣比較能影響其餘的華人。

        如何把東方文化打進西方人的心,讓西方人從心裡佩服,這才叫國際化。西方「美學派」功力深厚異常,許多第一流大藝術家的後代就是經營畫廊 (例如Henri Matisse),我可以想像這些畫廊收畫或雕塑時的驕傲:「我父親(或祖父)的作品是賣折合台幣六億,你這個不知道第幾流的作品想賣多少錢?」

        為什麼筆者可以在這裡說三道四指點英雄呢?因為筆者是紮紮實實在拿著自己一生的積蓄在購買藝術品的。凡人努力上班供養藝術家,藝術家享有榮耀、名聲與金錢。藝術家必須,也有責任,提供我們最好、最誠懇的作品,這是藝術家惟一存在的理由。藝術家的無能和懶惰,是對整個社會的一種侮辱。藝術家如果又想靠社交來哄抬他的作品,這個世界已經有太多社交的東西,我們並不需要藝術家當社交家喔。

        就憑著朱銘太極的其中幾件,ABC九品官人筆者先給他第四等B+的評價,如果未來的朱銘做出超越太極或是與太極相接近的水準,那麼筆者會將朱銘晉升一級到第三等A-,如果未來的朱銘又推出「福娃」或是沒有新作,那麼筆者將把他降到第五等B的等級。

2009.9.9 增補

由於朱銘後來的作品「科學家系列」水準太差,加上發現朱銘「太極拱門」有抄襲 Henry Moore 的嫌疑,已將朱銘降至第六等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