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林風眠

林風眠_白衣仕女

華人最強門派掌門人—-談談林風眠

        林風眠 (1900-1991),廣東梅縣人,留學法國,創辦杭州藝專,延聘具有現代藝術觀念的吳大羽為教授,作育英才無數:朱德群吳冠中趙無極席德進趙春翔皆為其學生,朱吳趙席趙五大弟子加上吳大羽、林風眠兩位老師,此七人平均而言,為華人現代藝術最強門派。華人藝術中,能勝過此七人者,屈指可數,林風眠堪稱是華人最強門派掌門人。二OO九年四月在香港Sotheby,林風眠的「漁獲」(如下圖) 以約合台幣 7942 萬拍出。

林風眠_漁獲

林風眠  漁獲  1950-1960

林風眠受到文化大革命迫害,作品的保存情況不是很好,許多作品創作年份不可考,增加了在歷史中定位的困難度。大致而言,林風眠的作品可視為傳統中華國畫走向現代藝術的過渡性作品,用西方技法彩繪東方情調,如上圖「漁獲」,是Picasso「亞威農姑娘」立體主義的東方學習版。橢圓橄欖球式的尖臉形與古代東方女子細眉鳳眼的氣質頗為搭配,同樣的臉形出現在下圖「白衣仕女」,畫中的仕女是虛無缥緲,不存在於現代生活的。林風眠的抒情,還停留在風花雪月、雲端過日子的中華傳統文人抒情。

        中華水墨是歷史寶貴遺產,但是這媒材已經走入歷史,無法再承載我們當代的感情。現代人不寫現代詩,還在創作唐詩?情感上既不誠懇,美學上也無成就可言。同樣地,把水墨仕女圖硬生生地用油畫來畫也只是生吞活剝。如何繼承傳統,再造新局,請參閱拙作陳庭詩常玉、朱德群、吳冠中諸文。
林風眠_白衣仕女

林風眠  白衣仕女

        所謂東方文化內涵,並不是東方人的外型或是起居用品,或是「太極」這種東方符號,這都只是表淺的東方文化內涵 (參見拙作「太極之外還有什麼?—-談談朱銘)。東方文化內涵的深度表達,是東方人如何看待萬事萬物,東方的思想如何融合在生命裡的一切事物之中。一位東方大藝術家如何看月亮,跟一位西方大藝術家是不會相同的。林風眠的作品裡,常常出現獨特的東方情調,如上方兩圖,如下圖「秋山圖」,人物有時就像從京劇裡走出來一般,但是這個東方情調,還停留在比較表面,比較「看圖說故事」的淺層。

林風眠_秋山圖

林風眠  秋山圖

        林風眠的山水畫,以西方油畫技法來帶中華水墨的畫面,從中透出華人對自然的觀察力,如上圖「秋山圖」。又或是完全學習西方,幾乎找不到東方情調的靜物畫面,如下圖「靜物」。不論是上圖的中西合璧或是下圖純學西方,都只取得平凡的成績。下圖「靜物」的構圖和裝飾性線條 (窗台、桌緣的X形線條),畫得非常草率,整個畫面想追求平面化的裝飾性,但因焦點渙散而失去了該有的神采。

林風眠_靜物

林風眠  靜物

        吳冠中、吳大羽、林風眠,在文化大革命中皆飽受迫害,或數年停止作畫,或躲起來偷偷畫小畫,主題也有許多禁忌,無法自由發揮。三人的藝術生命受到不自由社會的巨大傷害,這是華人現代文化史的悲劇。繪畫雕塑和文學不同,文學拿一枝筆偷偷寫,藏起來不發表誰也管不了你。可是繪畫雕塑需要一間工作室,需要不褪色的好顏料 (文革期間,吳大羽僅有狹小陋室,無法大畫,也沒有像樣的顏料,後來朱德群寄了一批顏料給吳大羽),繪畫雕塑不勤於練習會立刻退步。文化大革命對吳冠中、吳大羽、林風眠的傷害是無法彌補的,傷害此三人,就是永遠地傷害了華人藝術三大系譜 (台灣、中國、海外華人) 裡的中國部分。

        可能是校長俗務太忙,林風眠投在創作上的時間不夠多,許多作品用筆潦草,戲筆極多,即使是林風眠較佳的作品,其成就也次於吳大羽,僅能將之列為華人第四品,置於吳大羽之後。

        林風眠是一位教育家,而非天才創作者。林風眠的貢獻,是引入歐美現代藝術,提供學生國際化的視野,堅持讓學生走在自由創作的正確道路上,對抗徐悲鴻所走的僵硬倒退路線,為華人藝術埋下了麥子不死的種子 (參見拙作「放下你的銀子—-談談徐悲鴻)。林風眠本身無甚可觀,不過林風眠的五大學生 (朱吳趙席趙),實在是非同小可,成就既高,人數又多,為華人當代藝術平均素質最高的門派。林風眠以徒為貴,在筆者心中林風眠佔有一個師長級的特殊地位。

        林風眠本名林鳳鳴,取名風眠,據說有眠於風中之意。林風眠的學生如此爭氣,不但是當代華人藝術的最強門派,未來三十年,華人藝術也不可能出現另一個門派能跟林風眠等七人相比,有徒如此,林風眠這位校長畫家應該可以風中含笑而眠了。

More Help:待我研究一下

dog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