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浮世繪

東洲齋寫樂

美麗的日本與我—-談談浮世繪

                                                                                                ( 2009/3/18 yahoo精選 )

        日本的浮世繪,是中世紀日本的庶民畫,商業目的且大量印刷,嚴格說來只是當時相當於戲劇海報 (能、狂言、歌舞伎、淨琉璃) 之類的東西,古董價值大於藝術價值,創作者本身是否認真看待浮世繪也有問題 (例如就有人認為東洲齋寫樂是一群畫師的集合稱),本來不是本部落格所要討論的標的。但浮世繪流傳百年之後,卻成為記錄當時日本風土人情,傳遞古日本風情的重要媒材,更影響了Vincent van GoghGustav Klimt印象派諸位畫家。

筆者對日本文化有種非常個人式的喜愛,在外國讀書時,我是以看日本電影來緩解思鄉之情 (因為當時華人的藝術電影,我多數都看過啦)。即使是二、三流的日本藝術電影,我也看得津津有味,在異鄉就是渴望看見黃種人的生活,加之當時Pompidou中心館藏有近千部日本藝術電影,著實撫慰了他方遊子的心。日本的一切,對我來說就像第二個文化原鄉。

        擬以本篇概略談談浮世繪的重要作者:菱川師宣 (1618-1694)、東洲齋寫樂 (生卒年不詳,假設他是一個人,這個假設本身不穩)、葛飾北齋 (1760-1849)、歌川廣重 (1797-1858,即安藤廣重) 四人。二OO二年十一月在巴黎Sotheby,葛飾北齋的「富嶽三十六景之御厩川兩國橋夕陽見」以約合台幣 6858 萬拍出。

菱川師宣_美人圖

菱川師宣  回眸美人圖

菱川師宣號稱浮世繪的元祖,上圖「回眸美人圖」,展現了水準以上的工藝技巧。這個東西沒有個人情感的表達,從當代藝術的眼光來看,不是藝術品而是工藝品。但是這畫面呼喚了我對神秘美麗日本風情的想像,尤其日本女性精緻的和服,繁複華麗雍容華貴,在全球服飾史裡戛戛獨造卓然不群。除了美人圖,菱川師宣也畫了不少春宮畫,算是日本情色文化的祖師吧。

        下圖東洲齋寫樂的「奴江戶兵衛」,是浮世繪中比較大膽表現的型態,用完全不符比例、怪異唐突的手來表現主人翁偷雞摸狗的個性,是把藝術融入工藝商品的一個例子。東洲齋寫樂因為在極短的時間內創作太過大量的作品 (浮世繪是版畫印刷,製工極為繁複、耗時),加之風格變幻不定,被懷疑是一群畫師的集合稱,筆者也認同東洲齋寫樂並非一人。
東洲齋寫樂

東洲齋寫樂  奴江戶兵衛

葛飾北齋以「富嶽三十六景」系列名動當時,如下圖「富嶽三十六景之神奈川沖浪裡」。這幅畫是浮世繪裡的表現主義,象徵化的雲彩,不可思議的巨浪,充滿東方風情的構圖,必定會使歐洲畫家們眼睛一亮。

        「神奈川沖浪裡」浪花的結構非常死板,像巨大、靜止的珊瑚。日本拘謹放不開、「有禮無體」的個性表露無遺,也有一種死板的樂趣在。(「有禮無體」,台語,禮貌非常周到、繁文縟節,但是一轉眼又是AV女優,褲子馬上脫下來,筆者友人形容為「有禮無體」,甚傳神。)
葛飾北齋_神奈川沖浪裡

葛飾北齋  神奈川沖浪裡

出生在葛飾北齋之後的歌川廣重 (即安藤廣重),名作「東海道五十三次之內」、「富士三十六景」,與葛飾北齋並稱兩大最重要浮世繪風景畫家。如下圖「大橋驟雨」,上半部畫得非常有力量,憑著畫面切割就讓人感覺到雨大雲黑、雨橫風狂,雨勢把小人物都壓得抬不起頭來。很可惜,下半的橋梁與橋墩線條不恰當,又把整個畫面軟掉了。如果把橋墩處理好,這個畫面本來可以更強勁的。

Vincent van Gogh對這幅浮世繪印象深刻,臨摹了一張油畫版的「大橋驟雨」。
歌川廣重

歌川廣重  大橋驟雨

浮世繪是一種偏於工藝價值的古董,反映中古日本的生活風貌,觀之令人頓發思古幽情。浮世繪的筆調接近漫畫,其摹寫的外在世界不夠真實,也缺乏藝術家個人的表意能力,藝術價值並不高。古畫比古畫,浮世繪如與北宋大畫家范寬 (950-1026)「谿山行旅圖」一比,雲泥立判,我中華文化博大精深,非日本一隅之島可比。

近代日本自明治維新之後,一直都是一個教育水準高、文化精緻的國家。就算因為敗戰而短暫陷入貧窮,也立刻能富強。日本是學習型的國家而非創造型的國家,在油畫、雕塑方面沒有太大的成就,不過文學與電影倒是頗有可觀。日本文學家川端康成曾說「藝術家不是一代能夠產生的,有時甚至要經過三代的孕育,才能開花結果」。物質科學、經濟的落後,一代的努力就趕上了;文化的落後,需要好幾代來追趕。

本文標題引自川端康成,接受諾貝爾文學獎時的演講題目「美麗的日本與我」 (志文版譯作「美麗日本的我」,好像把「美麗」給當動詞了?探求全演講稿真意,川端康成說的是「來自美麗日本的我」,也就是「美麗的日本與我」)

日本的美麗、日本的哀愁,在川端康成的筆下得到極致的發揮。一邊捧讀「織田信長」,佐以菱川師宣、東洲齋寫樂、葛飾北齋、歌川廣重四大家的浮世繪圖鑑,古老日本風情躍然紙上,彷彿又回到那狂來說劍、怨去吹簫的浪漫日本古戰國:

「人生五十年,

如夢似幻,

有生斯有死,

壯士何所憾!」(敦盛,織田信長最愛之曲,本能寺絕命詩)

與當前日本極富活力的動漫、偶像劇、情色文化兩相對照,不禁令人拍案:世代交替,每一個時代都會創造自己的文化面貌,人類的生命真是無盡的豐富寶藏!

 More Help:看我的萬花筒寫輪眼!( 岸本齊史「火影忍者」)

dog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