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王廣義

王廣義_Rolex

第二個Andy Warhol有何價值?—-談談王廣義

                                                                                  (本文五張照片引自雅昌藝術網)

                                                                                           ( 2008/4/17 中時嚴選好文 )

        王廣義是中國大陸當代藝術的四大天王之一 (所謂大陸當代F4,係指張曉剛岳敏君、王廣義、方力鈞),雖說經過近兩年的演變,中國大陸四大高價藝術家已不再是F4,但這四人的作品總也都還是很貴。王廣義1999年的作品「大批判_可口可樂」(非下圖,但圖形類似,下圖是2002年的「大批判_可口可樂」,第二圖是「大批判_Rolex) 在二OO七年十二月的杭州西泠拍賣以約新台幣4100萬拍出。另外一件「毛主席AO (並非第四圖,但圖形類似) 在二OO七年十月倫敦Phillips de Pury以約合新台幣13103萬拍出。

王廣義_可口

王廣義  大批判_可口可樂 2002

        王廣義最熱門搶手的作品,就是他的這批政治POP,他的政治POP主要是在批判外來文化入侵中國的問題,論者謂:「這種矛盾的圖像方式準確地傳達出我們這個時代文化所面臨的真空狀態」。然而真的是這樣麼?

        王廣義是85新潮以來,政治POP藝術的領導者,先不論政治POP這個作法,從精神到技巧都來自Andy Warhol (又遇到一個Andy Warhol的孫子,我的眼睛實在是倦了),我們來看看王廣義有沒有把Andy Warhol學好:

        Andy Warhol (1928-1987) 的普普精神,是來自他個人對時代的體察與反省:富人與窮人買的是同一罐可口可樂、藝術可以大量複製、藝術就是金錢、金錢就是藝術,Andy Warhol總結了上一個菁英品味世代,預言了未來品味民主化的世代,看看他令後人引用不盡的名言:「如果你要花20萬美金買一幅畫,我建議你直接把20萬掛在牆上,這樣更有表達力,更動人」、「我喜歡無聊的東西」、「每個人應該像每個人」、「人出生就有如被綁架,然後被賣為奴」、「在未來每個人都能成名15分鐘」。

        在這麼早的年代,Warhol準確地預測了今日世界,成名15分鐘就正在我們網路時代發生著,Warhol對文化的反省可見一斑!Andy Warhol的作品是他文化體察的總實踐,精神上是誠懇的,技法很多都是開先河的,筆者雖不贊同他品味民主化的POP主張,但也不得不承認他的重要性。如果要談Andy Warhol的價值,筆者會以另外專文一篇來談。

         聽說王廣義的名言是「千萬別和我談錢」,這句話聽來頗為矯情,沒有掌握到他的祖師爺Andy Warhol的精神。做為Andy Warhol精神上的孫子 (因為王廣義不是Andy Warhol第一代弟子了),王廣義到底是傳達出我們這個時代文化的真空狀態,還是作品本身根本真空洞?

王廣義_Rolex

王廣義  大批判_Rolex

        模仿學習不是不可以,但是一定要融入藝術家自己的思想,從模仿中脫胎創造出自己的路。如果要模仿,就不能只是簡單的一加一堆疊,王廣義這種生吞活剝式的抄襲,不僅沒有良好地理解Andy Warhol,更帶不出深刻意義的批判。他的問題跟岳敏君一樣,太公式化、太機械式,抓住了一個小聰明,不斷地自我複製,只是像一個小孩子站在路旁大喊:「可口可樂來了!」、「Rolex來了!」,這是小孩很吵,說不上是什麼大批判。如果這個敢說是大批判,那真是比文學和電影膚淺得太多。事實上,真正的繪畫,並不輸給文學或電影。

        如果要我直接破題,第二個Andy Warhol有何價值?我的答案是,沒有價值。抄襲如果沒有加入藝術家個人的生命就沒有價值。再來我們檢視王廣義早期一點的創作,1996年的「驗血,所有人都可能是病毒攜帶者」(如下圖)

王廣義_驗血,所有人都可能是病毒攜帶者

王廣義  驗血,所有人都可能是病毒攜帶者 1996

        藝術不是裝神弄鬼,不要以為把東西亂丟上去,隨手塗鴉就是大藝術家,歌手Bob Dylan說得很好,「To live outlaw, you must be honest.(不依規矩而活,你必須誠懇),在做這種非傳統意義的審美觀念時,「誠懇」是絕對的要求,也是王廣義作品裡欠缺的東西。如果這是要預告普普精神,水準跟Robert Rauschenberg差得太多,還要跟Rauschenberg多學學。

        所謂的演藝圈F4,指的是沒有內涵戲演不好遭TIMES嘲笑「亞洲精神空虛」但是有票房的四張帥臉,中國當代藝術四天王,以F4為名,是否也是直指其沒有內涵呢?

王廣義還有幾張囚禁毛澤東的畫 (如下圖)

王廣義_毛澤東

王廣義  毛澤東AO 1988

        這種打破威權、囚禁偶像的作品,台灣有多位比較誠懇的藝術家在蔣經國去世前後 (1988113) 做過,如果放在世界美術史的脈絡則出現得更早。如果放在特定的時空場域,中國大陸早期貧窮、思想禁錮之下,這幅畫出現的次年,發生了六四天安門屠殺,有人肉身站在坦克車面前阻擋坦克車屠殺學生 (聽說後來被拖去水溝打死了?不太確定?),讀者覺得誰才是挑戰威權?打破威權?

        肉身坦克的畫面感動了全球,七年後我去法國念書,法國電視台還在播映肉身坦克的畫面,次日同學議論紛紛:「這是一位真正的勇者啊!」,讓我感到身為一個黃種華人的驕傲,那天上課格外地抬頭挺胸。如果肉身坦克向我募醫藥費,我一定會盡情捐助 (事實上,六四時我是台灣學生,全班同學都遊行捐款了)。這就是藝術品高價的來源,因為感動,可以用一生的積蓄交換一件作品。肉身坦克是一等一的行動藝術,真正所謂以生命書寫作品,生命本身就是一個美好的作品,當然我不該以「藝術」之名去褻瀆肉身坦克。

        六四有這麼多的參與者,足見當時的社會氣氛,早已在挑戰威權,王廣義不過是這個大潮流的跟隨者,甚至這個畫面,從精神到技法,也還是Andy Warhol的。

        更早期1985年的作品「溫柔的背影」(如下圖)
王廣義_溫柔的背部
王廣義  溫柔的背影 1985

        這張從精神和技法都是學習Balthus (我不再貼圖了,請有興趣的讀者自己買畫冊看),但學習得還算有點模樣,如果往後繼續這樣琢磨下去,說不定會出現一點自己的東西,但吊詭的是,王廣義畫了幾張Balthus以後,隨即轉去做拼貼了。

        為文之時看見藝人蔡康永買畫避稅被罰補稅的消息,蔡康永手上拿的正是王廣義的「大批判系列」。避稅確實一直是買畫的理由之一,就算是要避稅也可以選擇高明一點的作品吧?筆者沒有嘲笑蔡康永的意思,蔡康永的收藏廣泛而多樣,請蔡康永拿出壓箱寶來,並不是貴的東西就是好東西,別拿次貨戲弄大家。 

        綜觀王廣義1985年到2004年的創作,先學習Balthus,再短暫地玩了一段多媒拼貼,然後再學習Andy Warhol。別說BalthusAndy Warhol氣質差異巨大,非一體所能融合,最重要的是,他們都不是王廣義。我想問的是:王廣義,你自己究竟在那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