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王攀元

王攀元_歸向何方

似訴平生不得意—-談談王攀元

王攀元 (1912~),出生於中國江蘇徐家洪,1949年後完全在台灣創作的畫家。王攀元個性誠篤耿介,一生際遇極為坎坷。在讀友們看了這麼多位藝術家的創作後,可以瞭解到,其實生命中的起伏,只是個人小我生命的順逆,最終藝術家是以其一生的追求來定高下,富貴貧賤都不會動搖藝術的核心。一九九二年三月在台北Sotheby,王攀元的「風景」以約台幣100萬元成交。

OO九年三月廿四日至四月一日止,王攀元老先生將在宜蘭縣文化局舉辦「不朽與孤獨」畫展,謹以本文敬祝畫展成功。

王攀元_北大荒

王攀元  北大荒  1965

        王攀元的作品,脫胎於中華水墨畫,主要構圖是左上右下式或偏居一邊 (如上圖「北大荒」、如下圖「落日」、下方第二圖「歸向何方」、下方第三圖「月如鉤」),用筆極為精簡,中間大幅度地留空,可能是用以表達情感的無所依歸。
王攀元_落日

王攀元  落日  1969

        「我喜歡繪畫多留空白,我喜歡對人說話應有餘地,我喜歡靜思反省不與人爭。」王攀元自己解釋他的畫風。王攀元人格與畫風一致,筆觸的感情相當豐沛,畫面簡約有力,是非常不錯的作品,惜乎感情幾有氾濫收斂不住之勢。藝術創作的情感表達,必須是精準收斂意在力先,方為上乘。無感情一定是不好的作品;感情太過泛濫而無法收斂,也會損傷作品。

王攀元_歸向何方

王攀元  歸向何方  1980

之前曾經談過單一中心思想與單一畫面的問題 (參見拙作「如果你有負我們這些死去的人們—-談談張曉剛」),單一中心思想並非單一畫面,王攀元也犯了相同的錯誤:主題與表達方式都過於單調。主題不外思鄉與情感的漂泊,構圖多數雷同,感情氾濫無法收斂,漂泊而無所歸宿。這許許多多的作品,在筆者眼中只是同一件作品。同一件作品不要緊,卻又似乎無一足以成為代表作?如此便成為王老絕學裡的缺陷。

        儘管有這樣的缺陷存在,王攀元的作品還是比第五等的張曉剛高出甚多。王攀元的作品,是一位真誠藝術家的艱苦追尋。雖然困在死胡同裡,這些真誠追尋的痕跡,仍然是真真正正的藝術,跟第五等B以下的假藝術不可同日而語。
王攀元_月如勾

王攀元  月如鉤  1993

欲了解華人藝術的全貌,我給大家寫個Road Map。華人藝術共分三大系統:

一是台灣,要先看完台灣雄獅圖書家庭美術館第一輯所選的陳庭詩等五十位前輩藝術家。筆者覺得這五十位選得很有代表性,好像只遺漏了藍蔭鼎而已 (可能是因為藍蔭鼎的資料太少,藍蔭鼎的資料少到沒有辦法為他寫一篇文章,央圖裡也沒有藍蔭鼎的畫冊)。當然這五十位前輩良莠不齊,甚至有C級的。可是身為一個台灣人,對自己土地的藝術要有比較深的瞭解,連C也必須看過 (連C也知道,就是愛台灣啦!)。

二是中國,可看吳冠中吳大羽林風眠等人的畫冊。

三是海外華人,可看常玉朱德群趙無極丁雄泉趙春翔、朱沅芷等人的畫冊。這三大系統都看完以後,您可說是一位懂華人藝術的人,這時候就可以看看目前還在努力中的一些年輕藝術家,例如說蔡國強等人。

本文標題來自白居易「琵琶行」:「轉軸撥弦三兩聲,未成曲調先有情。弦弦掩抑聲聲思,似訴平生不得意。低眉信手續續彈,說盡心中無限事。」整體來說,王攀元的作品太過悲苦,少了一份釋然,若讀過王攀元傳記的讀者,當知何以如此,筆者不忍深責之。

以王攀元老先生九十載獻身於斯,其情感與努力俱有可觀,可說是現存的台灣一人,真真正正的國寶 (張義雄定居海外,勝過張王兩位的台灣藝術家,俱已謝世),筆者身為後輩,本不應多說什麼。然筆者既欲手刪美術史,春秋責備賢者的微言大義,王攀元老先生當能見諒。

在台灣雄獅圖書家庭美術館所選的台灣五十位前輩藝術家中,王攀元的成就和廖繼春、張義雄相當,是華人美術裡有真功夫、真感情的真藝術之一。

More Help:

dog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