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藝術品交易

「藝術品交易管理法」立法勢在必行

 

(本文寫於OO七年十二月,為筆者二OO七秋拍總觀察)

( 2008/4/10 中時嚴選好文 )

        二OO七年十二月的藝術品拍賣市場,在拍賣業者持續激增,拍賣紀錄頻創新高下熱熱鬧鬧地收場。以前門可羅雀的畫廊,現在萬頭鑽動,乍看以為是個菜市場。廣電與平面媒體也不斷討論藝術品做為股票、房地產之外第三種資產的可能。在這喧嘩的榮景之下,台灣藝術家的春天果真來到了麼?多數嚴肅意義的收藏家會給你搖頭的答案。虛假混亂的哄抬價格,偽作、劣作充斥於市場,人民平均鑑賞力的不足,都使得華人藝術品市場的榮景,僅僅是表現華人驚人的經濟實力成長,並不具有美術史的意義。

 

        藝術品的收藏植基於對藝術品的愛,如果要把藝術市場當成股市,買進是為了尋找下一手買家,那麼當有一天華人經濟回檔時,多數劣質的藝術品便會迅速崩盤。西方對藝術的愛,並不僅僅表現在畫作的高價,西方重要的作家、畫家、導演、舞蹈家、音樂家乃至小劇場,都得到很大的敬重,台灣其他領域卻幾乎都陷入飢餓邊緣,這說明台灣或華人的當代藝術熱,根本是個炒股票的假象。大家心裡做著要跟國際四十億、五十億比價的美夢,卻沒有能力分析華人藝術跟Mark Rothko的水準,相距有多麼遙遠。短期可以炒炒股票,長期在未來的全球交流,同台較勁之下,誰是真金誰是垃圾,歷史必會定價。

 

        要導正目前台灣市場亂象,治本的做法當然是美學教育,從提升全民鑑賞力做起,但此非二、三十年不為功,治標的短期辦法便是「藝術品交易管理法」的立法,此一法律應規範下列問題:

 

        一、拍賣法明定拍賣規則,消彌內線交易、關係人交易:拍賣場要取悅VIP無可厚非,但須明文佣金標準,給予大交易額者明定的大折扣,不可私下再亂給折扣,所有公告的交易均須執行,政府據公告價額向拍賣場課稅。拍場本身不可進場喊價,是流拍就公布流拍,哄抬價格不是不可以,但要支付佣金,不可以做免成本的哄抬價格。藉由稅制和強制執行的設計讓交易價格透明化,讓收藏家可以信賴拍賣價格。

 

        二、贓物問題:由政府成立一贓物公告網,讓所有失竊的藝術品公告登記,使其無法公開交易,失去流動性,大大降低偷竊的誘因,也可便於追贓。此一做法在國外早已施行,頗有成效。過往的贓物是否可以申報?如何防止亂申報,需要立法時精密設計。

 

        三、偽作問題與鑑定師、鑑價師:拍賣品需註明來源,由政府認證的鑑定師、鑑價師來做鑑定鑑價工作,發現偽作即訴追、法辦、公告。

 

        四、活絡第三市場:設計一個公開交易平台,讓第一市場畫廊和第二市場拍賣場以外的藝術品,長年性地在公開規則下公開流動和交易,藝術品想正式成為資產,流動性是第一要件,可以類似股市公開上市公司般天天公告公開交易行情。

 

        五、拍賣師專業資格:拍賣師應當具有一定的美術史觀,應由國家舉辦考試選拔,不應僅由學位認證,打瞌睡混來的學位多得很。因為拍賣場具有篩選作品訂價的權力,對拍賣場經營者的資格也應做出資歷要求。

 

        六、非營利組織、稅法:國際藝術品的高價,有一個部分是靠非營利組織支撐,否則沒有人天天有二十億買Rothko。應以稅法設計,鼓勵非營利組織與藝術品的交易。

 

        七、營利型藝術基金:免稅、抵稅等規則明確,購買藝術品列財務報表的價格,鑑定的價格可以信賴,才有可能談及營利藝術基金的設置,藝術品貸款、抵押等才有可能。雖然筆者認為藝術之愛是要收藏一輩子,甚至當傳家寶,其實不太適合要求短期獲利的基金。

 

        台灣有一些收藏家水準極高,兼具美學鑑賞力與財力,筆者非常期待在他們之中出現國際重量級鼓勵文化藝術的非營利基金、美術館。「藝術品交易管理法」的立法,是導正市場亂象,讓資深者有法定規則可循,讓新進者不致受傷,是藝術品收藏最重要、最基本的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