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趙無極

趙無極_向屈原致敬_1955

無極的界限—-談談趙無極

                                                                                        ( 2012/4 香港 ArtReview No.1)

        趙無極 (1920~),出生於中國北京,旅法的華人畫家,為繼朱德群之後,第二位法蘭西藝術院士。畫冊上記載1921年生,法國官方記載1920年生,本部落格依法國官方記載。二OO七年五月,趙無極的「14-12-59(如下圖) 在香港Christie以約當於台幣 1 2247 萬拍出。二OO八年十一月,趙無極的「向杜甫致敬」在香港Christie以約當於台幣 1 9500 萬拍出。

趙無極_14-12-59

趙無極  14-12-59

趙無極一生的作品,大致可分為三種形態,第一個形態是Paul Klee式的作品,如下圖「無題」,此時期的趙無極,被藝評家譏為「二流的Paul Klee」,確為允論。(參見拙作「永遠的童年—-談談Paul Klee)

趙無極到底是看過Paul Klee才畫出Paul Klee式的作品?還是沒看過Paul Klee之前就畫出來?單純是一個巧合?趙無極本人是說他到歐洲才看到Paul Klee,筆者對此存疑。但是筆者不想去考證這件事情,誰抄襲誰並不是最重要的事 (Paul Klee抄襲趙無極的可能性是零),重要的是誰做得比較好?如果偷學武功的人,武功比被偷學者還高,那麼主客就會易位,變成偷學者反而是發揚光大者。

Paul Klee形態的趙無極,沒有辦法跟Paul Klee相提並論,完全在Paul Klee籠罩之下,大家直接看Paul Klee就好了,沒有太多討論的價值。

趙無極_無題1952

趙無極  無題  1952

趙無極第二個形態,例如第一圖「14-12-59」,是參考英國國寶大畫家Joseph Mallord William Turner (1775-1851) 的作品,如下圖Turner的「奴隸船」。把Turner風景畫的畫面一角,例如說左下角,拿出來縮緊一點,就是趙無極第二形態的抽象畫基本型,同樣也是風、空氣、水之流動,從畫面到中心思想都是一樣的 (欲見更多例證,請參考Turner畫冊)。趙無極第二形態在基本型之外,還做了一點變化型,但是基底仍是Turner

千萬不要認為Turner是個普通寫實風景畫家,Turner是抽象先驅領航者,趙無極可以說是Turner的隔代追隨者。關於Turner這位大藝術家,將會有專文討論。

Turner_Slave Ship

Joseph Mallord William Turner  Slave Ship  1840

趙無極不是沒有努力,「把畫面緊一緊」,這句話說來簡單,實踐起來,就算是一位才能很好的畫家,可能也要十到二十年。企圖心不是沒有,趙無極也知道光靠因襲Paul KleeTurner,不足以青史留名,於是又走了水墨油畫之路,這是趙無極的第三種形態,如下圖「向屈原致敬」、如下第二圖「向Matisse致敬」。

趙無極早期不敢正視自己的文化,因襲Paul KleeTurner,卻不肯開誠布公地跟全體藏家剖析自己的創作歷程。為何趙無極不向影響自己更為巨大的Paul KleeTurner致敬?反向關係較遙遠的Matisse致敬?(看遍趙無極畫冊,沒有以「向Paul KleeTurner致敬」為題的作品) 刻意掩飾自己的來源?給我ㄧ種沒有開大門走大路的感覺。這樣的創作方式,我沒辦法放心。我沒有辦法像觀看常玉一樣,把自己完全交給這樣的作品。

趙無極_向屈原致敬_1955

趙無極  向屈原致敬

趙無極非常討厭「在歐洲畫水墨,回中國便畫油畫」,交互販賣異國風情的文化騙子,趙無極認為這完全是一種投機、討好的伎倆,因此趙無極決定絕不以中華趣味立足歐洲畫壇。筆者理解趙無極這個想法,筆者也討厭販賣異國風情的半弔子,「在歐洲賣中華風情,回華人地區賣歐美風情,把中華文化廉價地出售」,這種做法最是下流。

可是不以中華趣味立足,等於否定自己的前半生,前半生明明是個華人,除掉了中華趣味,趙無極還有什麼趣味呢?難道是當第二個Paul Klee第二個Turner嗎?說來諷刺,真正讓趙無極擁有地位的,還是第三形態中華趣味的水墨油畫。

討厭投機取巧可以認同,但是討厭投機取巧不構成掩飾文化背景的理由。趙無極刻意掩飾自己來自中國的文化背景,既不夠誠懇,也不夠勇敢。

大師要做的是立足在自己的文化根源上,打動全人類,不管是在歐洲,或是在中國,大師做的同樣是自己的中心思想 (參見拙作「大律希音—-談談陳庭詩」、「傾城之璧—-談談常玉」)。筆者在這裡回答趙無極的疑問:「不管是在歐洲或在中國或台灣,身為一個華人藝術家,應以中華趣味立足於全世界。華人藝術家,除掉了中華趣味,就什麼也不是了。」

趙無極_向馬蒂斯致敬_1986

趙無極  Matisse致敬

趙無極繪畫五十年,因襲半生最後終於走到自己的路,評論趙無極的成就,應當完全集中在第三種形態。就第三種形態而言,水墨油畫加上甲骨文的雕飾,中華趣味融入西方技法裡,其中西合璧的成熟度高於趙春翔 (參見拙作「中西合璧之走火入魔版—-談談趙春翔),雖然尚未達到隨心所欲的地步,仍屬不錯的作品,其才能與成績確有可觀。筆者謹將趙無極與席德進丁雄泉並列為華人藝術第二品。第二品席德進、趙無極、丁雄泉三位藝術家,席德進的情感最為真摯,丁雄泉創造力最高,趙無極的技巧、努力、國際視野最好,而且趙無極使用的是國際繪畫語言。在第二品這三位之中,情感最真摯的席德進,是我心中第二品的頭牌。(唯情是問,參見拙作「藝術史十五位大師)

本來我對於華人第三品以上的藝術家,基本調性是讚賞的,為何對趙無極如此苛責呢?因為我是以朱德群的等級來期許趙無極。朱、趙兩人系出同門,同在法國奮鬥,同樣是天才過人,然趙無極因襲的作品太多,沒有辦法寫進第一流的世界美術史裡。

「無極」本是哲學家老子用來指稱「道」的終極概念,乃是派生萬物、無始無終的本體,比「太極」更為原始的狀態。老子的「道」是哲學的追求,而哲學、藝術、宗教三者的關係,一直是近代人文研究的大題目之一。藝術內含哲學是無庸置疑的事,近世也有藝評家提出「藝術即宗教」的觀念,北大校長蔡元培 (1868-1940) 更曾倡導用美育取代宗教 (非常好的建議!)。無論藝術、哲學、宗教三者關係如何,其求「道」之心固一也。趙無極以「無極」為名,想必對自己的追求有很深的期許,以趙無極國際化的程度和知名度,趙無極甚至可說是背負著全體華人的期許。可是當我們震於「無極」之名,探索「無極」的同時,卻隱然看見了「無極」的界限。

More Help:

dog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