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部落格大獎

花開花落—-部落格大賽得獎感言

首先感謝每一位支持「他方的他方」的網友,以及評審團的辛勞。得獎了很開心,然而,每一位「他方的他方」的同志都很清楚,我們的目標不是這裡。

 

部落格此一媒材的出現,使得「他方的他方」這種極度個人化的言論成為可能。以往高度集中的媒體權,被打碎分散到每一位部落客手中,初期是散亂而無秩序的,也就是Andy Warhol所預言的「每個人都能紅15分鐘」的普普世界。但是部落格世界的進一步發展,翻譯軟體的持續進步,卻有可能將我們帶往一個極度專業分工的「新專家時代」。

 

對某一個領域、某一個議題有興趣的網友,只要他是真的有興趣,搭配翻譯軟體,他應該能在網路上找到該領域的全球最佳部落格。對園藝有興趣,就能找到全球最好的園藝專家部落格來做老師,每一個領域都找到最好的老師來當家教,只有該領域的專家言論才真正具有超越國界的影響力,改變了以往只要佔據主流媒體就能偽裝是專家的時代。

 

每個人可以在部落格寫出自己的所思所想,然後被搜尋。精緻分工、見識不凡的各種真正精細的達人世界,正是部落格此一媒材最重大的意義:原來在遠方,有人跟我一起呼吸,我並不是獨自存在這個世界

而這一切的發生,如同一個部落格的出生、成長和死亡,將如同花開花落般自然。

 

我對於這樣的一個世界充滿期待。

081935e1af26e0d82499f723c551951b

初選入圍2008全球華文部落格大獎賽感言

這是一篇初選入圍2008全球華文部落格大獎賽,指定必須發表的感言。

2008年三月成立「他方的他方」這個藝術評論部落格以來,半年來得到很多網友的鼓勵和批評。剛成立時很重視部落格的人氣,每天都盯著yahoo的計數器,遇有留言,不論是鼓勵或批評,總是喜不自勝。後來yahoo把計數器統計人數,從人次統計改為五分鐘內相異IP的不精確人數統計,從此計數器前進非常困難,yahoo同時也推出了站長工具用以觀察精確的相異IP數。雖然人氣及訂閱數是持續平穩上升,但網友回應反而變少?網友們偏好沉默潛水,我本身在網路瀏覽別人文章也很少說話。

聽說當紅的部落格,一天內就能有上萬個相異IP登陸,我目前最好的一天也只有近兩百個相異IP,以人數來說,「他方的他方」是一個非常弱小的部落格。

        人氣畢竟是個虛幻的東西,人聚人散,誰能花紅百日呢?回想成立這個部落格的初心:一是要建立華人的美術史,二是要改變華人藝術世界的面貌,給真藝術掌聲,撻伐假藝術。為此,難免得罪了一些收藏界的朋友。

我只能看著網友的留言和站長工具裡的入口關鍵字安慰自己 (新網友進入這個部落格所使用的搜尋關鍵字,幾乎全部都是藝術家的名字啊!):這個部落格果真能改變華人藝術世界的面貌嗎?我相信可以,只是需要長一點的時間。

對藝術有興趣的朋友,十年、二十年總也能找到這裡來的。而這裡的看法,許多都是前所未見,或是美學派高手間的不傳之秘。華人收藏界的大問題就是:有些人是看不懂;看得懂的人不願意講出來。華人的藝術圈,要趕上西方的美學水準,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要縮短這個差距,美學派的高手們必須無私地把自己真正的看法分享出來。

做事要以實踐力,加上一點點夢想的氣質,改幾句村上春樹說的話作結語:「這個部落格果真可以改變華人藝術世界嗎?我相信可以,你最好也相信。」

   

【附錄】回顧部落格卷頭語遷變、年表、ailleurs暱稱的由來:

「他方的他方」,剛成立時卷頭語是:

「談文論藝,煮酒論英雄。」

犬助理招呼語是:

「要如何對抗淺薄無聊的文化?就是指出他們的淺薄與無聊。」

一個月後卷頭語改為:

「愛與直覺的藝評,不抄襲他人的看法,不賣弄已死的知識。」

犬助理招呼語改為:

「唯有建立華人的美術史,才能對抗胡鬧式的炒作。」

2008/8/19卷頭語沒改,犬助理招呼語改為:

「我想讓我的眼光,變成華人的普通常識。」

BLOG History

2008/3/3 成立BLOG 他方的他方。

2008/4/7 榮獲中國時報嚴選優格。

2008/4/10為確立只評藝術家的中心思想,刪除一篇文章「我評馬維建2008年4月號SMART雜誌「藝術投資市場即將崩盤」一文」,這是惟一貼出來又刪掉的文章,刪文章時刪到了「就是那個光」、「doglover」兩位的留言,非常抱歉。 

2008/7/13「永遠的童年—-談談Paul Klee」刊載於中國時報人間副刊,副刊並告知藝術評論並不適合副刊調性。

2008/9/30迄今榮獲中國時報一日嚴選好文共13篇。

附錄: ailleurs暱稱的由來

ailleurs於2008/05/15 19:20回覆

是的。 所以我這個BLOG譯成法文是ailleurs d’ailleurs。

典故是喜歡 Milan Kundera的 “生活在他方” ( la vie est ailleurs ),Kundera說這句話是Arthur Rimbaud說的,為此我特別去讀Rimbaud的法文詩,卻怎麼樣也找不到這ㄧ句。最接近的只有Rimbaud “地獄ㄧ季” 裡的”Quelle vie ! La vraie vie est absente. Nous ne sommes pas au monde.”(什麼生活嘛!真正的生活不存在於此處,我們不存在於這個世界)。

Kundera又說 Rimbaud這句話被Andre Breton引作”超現實主義宣言”,為此我又去看”超現實主義宣言”,Breton說的是existence est ailleurs(存在在他方)。

我的結論是la vie est ailleurs不是Rimbaud的詩,應該是他日常生活裡隨便說的ㄧ句話,原文應該是la vraie vie est ailleurs。至於是在何時何地說了這句話?有待Rimbaud專家來指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