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陳庭詩

陳庭詩_東海之晨

陳庭詩「東海之晨」

陳庭詩 (1916-2002),藝術史十五位大師之一,參見拙作「大律希音—-談談陳庭詩」,本篇欣賞的是陳庭詩1980年的雕塑作品「東海之晨」(如下圖),此作展出於2002年陳庭詩紀念展北美館「大律希音」及2005年高美館「天問」。

「東海之晨」原作一件100*90*49 cm,另有一件巨型放大版為城市地景藝術,建置於台灣高雄勞工公園 (如下第二圖照片),縮小紀念版尺寸36*32.5*18 cm,編號十二件、陳庭詩親贈鎔鑄師傅的藝術家試印版Artist Proof 一件,共十三件。

陳庭詩_東海之晨

陳庭詩 東海之晨 1980 100*90*49 cm

兩道優雅的弧線,描述出洶湧的海浪,難以逼視的朝陽,升起於東海之上。唐人張九齡有「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東海之晨」乃是海上生朝陽,正與明月相互輝映 (陳庭詩另有一作,名為「霽月」)。

日本浮世繪,葛飾北齋的「神奈川冲浪裡」,費了好大的勁,才工筆描繪出巨浪的張牙舞爪;「東海之晨」僅僅兩道弧線,即抓住事物的抽象本質,此即大藝術家與工匠之分野。

下方照片引自雄獅家庭美術館「陳庭詩」P106,書上描述「陳庭詩威風凜凜地立在作品<東海之晨>上」,此照片背景應即為1980年代的高雄縣勞工公園附近,如有網友知悉此地,歡迎提供新的照片至 lavieamere@gmail.com,謝謝。這件巨型<東海之晨>,在廣場上「受風霜與勞碌年復年年」,狀態可能不會太好。

陳庭詩照片7

陳庭詩 Photo

Non-Commercial Use, Education and Analysis Only

Extended Reading:

大律希音—-談談陳庭詩 including陳庭詩「AS326」(天照)

陳庭詩「星座」

陳庭詩「迴聲」

陳庭詩「鍊」

陳庭詩「格子窗的春天」

陳庭詩「生機」

陳庭詩「AS557」(結構)

陳庭詩「AS627」(星圖)

陳庭詩「AS144」(形影)

陳庭詩「F35」(花火)

陳庭詩「約翰走路」

陳庭詩「支頤的女人」

陳庭詩「鳳凰」

陳庭詩「睥睨」

陳庭詩「記錄」

陳庭詩「未完的樂章」

 

陳庭詩_未完的樂章

陳庭詩「未完的樂章」

陳庭詩 (1916-2002),藝術史十五位大師之一,參見拙作「大律希音—-談談陳庭詩」,本篇欣賞的是陳庭詩1997年的雕塑作品「未完的樂章」(如下圖),此作收錄於台中國家美術館2003年出版的「陳庭詩遺作彙編」,編號AS476。

陳庭詩_未完的樂章

陳庭詩 未完的樂章 (正面) 1997 66*40*17 cm

一抹神秘的雲彩 (背景塊面),將陳庭詩的助手們 (正面為土叉,背面為刨土耙,背面圖如下圖) 重組在樂譜架上,陳庭詩彷彿努力耕耘的指揮者,與他的助手們一起演奏出生命<未完的樂章>!

如果雲彩是隱喻時間,那麼<未完的樂章>部分創作意念,可能相近於陳庭詩的另一作品<時間、記憶> (參見拙作「大律希音—-談談陳庭詩」),希望將不斷流逝著的珍貴時光保存下來,凝結在記憶裡,化成樂譜與音符。

陳庭詩_未完的樂章2

陳庭詩 未完的樂章 (背面) 1997 66*40*17 cm

下方照片引自雄獅家庭美術館「陳庭詩」P151,拍攝者為陳庭詩友人洪龍木,陳庭詩手中的短耙,可能就是「未完的樂章」背面的得力助手。

陳庭詩照片17

陳庭詩 Photo by 洪龍木

Non-Commercial Use, Education and Analysis Only

Extended Reading:

大律希音—-談談陳庭詩 including陳庭詩「AS326」(天照)

陳庭詩「星座」

陳庭詩「迴聲」

陳庭詩「鍊」

陳庭詩「格子窗的春天」

陳庭詩「生機」

陳庭詩「AS557」(結構)

陳庭詩「AS627」(星圖)

陳庭詩「AS144」(形影)

陳庭詩「F35」(花火)

陳庭詩「約翰走路」

陳庭詩「支頤的女人」

陳庭詩「鳳凰」

陳庭詩「睥睨」

陳庭詩「記錄」

陳庭詩_記錄

陳庭詩「記錄」

陳庭詩 (1916-2002),藝術史十五位大師之一,參見拙作「大律希音—-談談陳庭詩」,本篇欣賞的是陳庭詩1984年的雕塑作品「記錄」(如下圖),此作現藏台灣台北市立美術館。

陳庭詩_記錄

陳庭詩 記錄 1984 61*51*21 cm

綿延不絕的履帶,像記錄時間流逝的打孔記錄紙,又像是滴滴答答流逝著的時間本身,廢鐵材質透出的蒼涼歷史感,切合著「時間」此一亙古永恆的主題,搭配右方象徵空間的塊面,為緊密交織的時空,留下最完整的「記錄」。

下圖為陳庭詩在廢鐵場玩耍的照片,「世故後的天真」(參見拙作「永遠的童年—-談談Paul Klee」),是真正大藝術家的質素。

陳庭詩照片2

陳庭詩 Photo

Non-Commercial Use, Education and Analysis Only

Extended Reading:

大律希音—-談談陳庭詩 including陳庭詩「AS326」(天照)

陳庭詩「星座」

陳庭詩「迴聲」

陳庭詩「鍊」

陳庭詩「格子窗的春天」

陳庭詩「生機」

陳庭詩「AS557」(結構)

陳庭詩「AS627」(星圖)

陳庭詩「AS144」(形影)

陳庭詩「F35」(花火)

陳庭詩「約翰走路」

陳庭詩「支頤的女人」

陳庭詩「鳳凰」

陳庭詩「睥睨」

陳庭詩_睥睨

陳庭詩「睥睨」

陳庭詩 (1916-2002),藝術史十五位大師之一,參見拙作「大律希音—-談談陳庭詩」,本篇欣賞的是陳庭詩2000年的雕塑作品「睥睨」(如下圖)。

陳庭詩_睥睨

陳庭詩 睥睨 2000 64*28*20 cm

用雕塑來表現抽象的心態,困難度相當高,如果對該特定心態掌握度不夠,或是表現力不夠,極易導致作品失敗。

「睥睨」先以鼓脹的弧線帶出趾高氣昂的姿態和高傲的俯視感,然後在這高傲的姿態上佈著兩團神秘的糾結 (情結?),將「睥睨」斜視輕賤他人的神情和內在的扞格狀態同時刻畫出來。

下圖是陳庭詩於廢鐵廠工作時,開心地擺Pose的照片:

陳庭詩照片8

陳庭詩 Photo

Non-Commercial Use, Education and Analysis Only

Extended Reading:

大律希音—-談談陳庭詩 including陳庭詩「AS326」(天照)

陳庭詩「星座」

陳庭詩「迴聲」

陳庭詩「鍊」

陳庭詩「格子窗的春天」

陳庭詩「生機」

陳庭詩「AS557」(結構)

陳庭詩「AS627」(星圖)

陳庭詩「AS144」(形影)

陳庭詩「F35」(花火)

陳庭詩「約翰走路」

陳庭詩「支頤的女人」

陳庭詩「鳳凰」

陳庭詩_鳳凰

陳庭詩「鳳凰」

陳庭詩 (1916-2002),藝術史十五位大師之一,參見拙作「大律希音—-談談陳庭詩」,本篇欣賞的是陳庭詩1984的雕塑作品「鳳凰」(如下圖),此作與「約翰走路」一同展出於1998年西班牙巡迴展「鑄造一個空間 (Forging a Space)」,回國後陳庭詩即將該參展兩作品捐贈國家,此作現藏台灣台中國家美術館。

陳庭詩_鳳凰

陳庭詩 鳳凰 1984 109*73.3*42 cm

「鳳凰」是個由塊面來營造動勢的好例子,鳳凰是傳說中的百鳥之王,雄者為鳳雌者為凰,羽毛一般認為是赤紅色,與龍一樣都是神話傳說,想像中的動物。陳庭詩以立體交錯的塊面來表現鳳凰展翅瞬間形體的變化、動作的動感與力道,貴氣十足的中國紅 (接近紫禁城城牆的朱紅) 貼合著主題,描繪出陳庭詩想像中的鳳凰。

下方照片引自雄獅家庭美術館「陳庭詩」P50,此照片攝於1963年的版畫展,陳庭詩背後的六幅版畫作品,左三為「昇華」,左五推測是「障」,其餘四件推測應該是「永、化、現、解、祓、生」系列六作其中之四,因為這個展覽在1963年,這些作品應皆做於1963年之前,某些研究陳庭詩版畫的文獻,記載「永、化、現、解、祓」創作於1965年,應為誤植。

陳庭詩照片1963_昇華左三

陳庭詩 1963 Photo

Non-Commercial Use, Education and Analysis Only

Extended Reading:

大律希音—-談談陳庭詩 including陳庭詩「AS326」(天照)

陳庭詩「星座」

陳庭詩「迴聲」

陳庭詩「鍊」

陳庭詩「格子窗的春天」

陳庭詩「生機」

陳庭詩「AS557」(結構)

陳庭詩「AS627」(星圖)

陳庭詩「AS144」(形影)

陳庭詩「F35」(花火)

陳庭詩「約翰走路」

陳庭詩「支頤的女人」

陳庭詩_支頤的女人

陳庭詩「支頤的女人」

陳庭詩 (1916-2002),藝術史十五位大師之一,參見拙作「大律希音—-談談陳庭詩」,本篇欣賞的是陳庭詩2000年的雕塑作品「支頤的女人」(如下圖)。

陳庭詩_支頤的女人

陳庭詩 支頤的女人 2000 55*13.5*13 cm

「支頤的女人」以最低限的線條,描繪出支頤女人的優美形象,簡簡單單兩筆,直取事物的本質,作品本身完整且飽滿,形象栩栩如生,又留給觀者巨大的想像空間 (女子的容貌?女子在想些什麼?因為支頤的形象太突出,衣著完全被省略,不具任何重要性)。「真理至簡至深」,「支頤的女人」為這句話下了最好的註腳。

下方照片引自雄獅家庭美術館「陳庭詩」P94,陳庭詩在廢鐵場工作的情形,拍攝者為陳庭詩的朋友洪龍木。

陳庭詩照片12

陳庭詩 Photo by 洪龍木

Non-Commercial Use, Education and Analysis Only

Extended Reading:

大律希音—-談談陳庭詩 including陳庭詩「AS326」(天照)

陳庭詩「星座」

陳庭詩「迴聲」

陳庭詩「鍊」

陳庭詩「格子窗的春天」

陳庭詩「生機」

陳庭詩「AS557」(結構)

陳庭詩「AS627」(星圖)

陳庭詩「AS144」(形影)

陳庭詩「F35」(花火)

陳庭詩「約翰走路」

陳庭詩_Johnnie Walker

陳庭詩「約翰走路」

陳庭詩 (1916-2002),藝術史十五位大師之一,參見拙作「大律希音—-談談陳庭詩」,本篇欣賞的是陳庭詩1984年的雕塑作品「約翰走路」(如下圖),此作與「鳳凰」一同展出於1998年西班牙巡迴展「鑄造一個空間 (Forging a Space)」,現藏台灣台中國家美術館。

陳庭詩_Johnnie Walker

陳庭詩 約翰走路 1984 93.5*59*18 cm

「約翰走路」係模擬 Johnnie Walker 的品牌圖案 (如下圖),簡單幾個塊面即形塑出走路的動勢、風衣以及衣領飄動的感覺。

「約翰走路」被法國出版的Art of the 20th Century (by Jean-Louis Ferrier & Yann Le Pichon) 選為世紀藝術家1998年的代表作之一,如下圖,陳庭詩法文譯為Chen, Ting-Ché 英文為 Chen, Ting-Shih:

7934

此本Art of the 20th Century 評選頗具水準,封面為Brancusi,大藝術家 Giacometti, Rothko等均赫然在列。華人僅有陳庭詩與建築師貝聿銘兩位入選世紀藝術家,貝聿銘於1987年以羅浮宮金字塔計畫入選於建築類;陳庭詩於1998年以「約翰走路」入選於雕塑類,該書對「約翰走路」的評價極高:「從『約翰走路』的水準,我們可以知道,東方藝術完全不能忽視」。

johnniewalkerlogo

下圖為年輕的陳庭詩1959年攝於版畫展自己的作品前,右方為「魚」,中間為「在歡樂的日子裡」,左方那件看不清楚。這時候的陳庭詩剛剛起步,抽象表達並不成熟,還沒有走出自己獨特的風格。

陳庭詩照片1959

陳庭詩 Photo 1959

Non-Commercial Use, Education and Analysis Only

Extended Reading:

大律希音—-談談陳庭詩 including 陳庭詩「AS326」(天照)

陳庭詩「星座」

陳庭詩「迴聲」

陳庭詩「鍊」

陳庭詩「格子窗的春天」

陳庭詩「生機」

陳庭詩「AS557」(結構)

陳庭詩「AS627」(星圖)

陳庭詩「AS144」(形影)

陳庭詩「F35」(花火)

陳庭詩F35

陳庭詩「F35」(花火)

陳庭詩 (1916-2002),藝術史十五位大師之一,參見拙作「大律希音—-談談陳庭詩」,本篇欣賞的是陳庭詩雕塑作品「F35」,如下圖,此作在陳庭詩生前並未留下題目,展出於新苑藝術陳庭詩逝世後2002年「大音無聲」紀念展,在「大音無聲」的編號為「F35」。「大音無聲」全體作品在2003年前即已離開陳庭詩遺產,未收入2003年出版的「陳庭詩遺作彙編」,沒有遺作彙編的AS編號,只好以「F35」稱呼,此作創作年分不詳。

陳庭詩F35

陳庭詩 F35 93*30*22.5 cm

「F35」似乎是花火在空中爆炸的璀璨景像,或如火樹銀花,燈火輝煌,他方的他方先以「花火」名之,如果網友有更好的想法,也歡迎交流。

就純粹造型而言,「花火」巧妙且均衡,四支象徵火花的長條柱與煙火的核心,一起構成華麗中帶著淒涼的節慶感受,廢鐵材質又加強了淒涼感。下半部較短的鐵尺,不僅平衡畫面,也豐富了「花火」的層次。真正的華麗,永遠是淒涼的。簡簡單單五線條 (四長一短) 一核心,事物的本質性彰顯無遺。

下圖為陳庭詩於廢鐵場工作的照片,一位大藝術家要將表達與材質完美地結合,青銅、玻璃、布料、塑膠、木頭、鋼、廢鐵各有其最適表達,表達與材質相互激發,就對材質的掌握而言,陳庭詩做得非常、非常好。

陳庭詩照片3

陳庭詩 Photo

Non-Commercial Use, Education and Analysis Only

Extended Reading:

大律希音—-談談陳庭詩 including陳庭詩「AS326」(天照)

陳庭詩「星座」

陳庭詩「迴聲」

陳庭詩「鍊」

陳庭詩「格子窗的春天」

陳庭詩「生機」

陳庭詩「AS557」(結構)

陳庭詩「AS627」(星圖)

陳庭詩「AS144」(形影)

陳庭詩_形影

陳庭詩「AS144」(形影)

陳庭詩 (1916-2002),藝術史十五位大師之一,參見拙作「大律希音—-談談陳庭詩」,本篇欣賞的是陳庭詩的雕塑作品「AS144」(如下圖),此作收入台中國家美術館2003年「陳庭詩遺作彙編」,編號AS144,創作年分不詳,於2005年高雄美術館陳庭詩紀念展「天問」展出。

陳庭詩_形影

陳庭詩 AS144 89*36*30 cm

「AS144」展現了精確比例的抽象美感,陳庭詩沒有留下題目,這可能是一件純粹造型之美的作品,也可能是「形與影」或是「父與子」這樣的題目,他方的他方暫以「形影」名之。

拿尺一量圖片,右邊長柱果然是大自然裡最和諧美麗的黃金分割比例 (長邊+短邊):(長邊) = (長邊):(短邊) = 1.618,左邊短柱則頭略大了一些,形成「影」或「子」的效果。

下方照片引自雄獅家庭美術館「陳庭詩」P151,陳庭詩與另一位老人合照,巧合地頗有「形與影」的趣味。誰是誰的形?誰是誰的影?供讀友一哂。

陳庭詩照片22

陳庭詩 (圖右) Photo

Non-Commercial Use, Education and Analysis Only

Extended Reading:

大律希音—-談談陳庭詩

陳庭詩「星座」

陳庭詩「迴聲」

陳庭詩「鍊」

陳庭詩「格子窗的春天」

陳庭詩「生機」

陳庭詩「AS557」(結構)

陳庭詩「AS627」(星圖)

陳庭詩AS627

陳庭詩「AS627」(星圖)

陳庭詩 (1916-2002),藝術史十五位大師之一,參見拙作「大律希音—-談談陳庭詩」,本篇欣賞的是陳庭詩的雕塑作品「AS627」(如下圖),此作收錄於台中國家美術館2003年出版的「陳庭詩遺作彙編」,編號AS627,創作年分不詳,此作現藏台灣高雄市立美術館。

陳庭詩AS627

陳庭詩 AS627   137*108*32.5 cm

「AS627」有可能是和David Smith的「星籠」概念類似的作品,但「AS627」多了濃厚的航海意象和滄桑,斜倚的指揮刀,若以粗柱為主桅,整個右方結構就是揚帆出海,主桅右方的兩個圓圈更增強了揚帆的膨脹感與星空的開闊。

或許是揚帆出海的夜晚,天階夜色如水,一個人躺在冰涼的甲板仰望華麗星空?他方的他方謹將「AS627」命名為「星圖」。

下方照片引自雄獅家庭美術館「陳庭詩」P151,陳庭詩攝於其外曾祖父兩江總督沈葆楨所題的台南「億載金城」城門下。沈葆楨後代除陳庭詩外,尚有歷史小說家高陽、題寫新台幣「中華民國」四字的沈祖湜,沈祖湜長子即為現任駐美代表沈呂巡。

沈葆楨開台有功,不過沈葆楨的書法還真是有待改進哪,明顯不如五世孫沈祖湜的「中華民國」(如下第二圖)。

陳庭詩照片19

陳庭詩 Photo

Non-Commercial Use, Education and Analysis Only

cash

Extended Reading:

大律希音—-談談陳庭詩

陳庭詩「星座」

陳庭詩「迴聲」

陳庭詩「鍊」

陳庭詩「格子窗的春天」

陳庭詩「生機」

陳庭詩「AS557」(結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