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Andy Warhol

Andy Warhol_Marilyn_1967

反對普普藝術—-談談Andy Warhol

                                                                                                  ( 2009/2/18 NOWnews )

Andy Warhol (1928-1987),美國普普藝術( Pop Art) 之王,二OO七年五月在紐約ChristieAndy Warhol的絹印畫「綠色車禍」(如下圖,車禍現場的連環照,路人甲冷漠地從左方走過) 以約當於台幣 23 6610 萬拍出。Andy Warhol高舉普普藝術大旗,認為藝術應該工業化生產,大量複製,讓每一個家庭都能擁有,這樣的價錢,恐怕Andy Warhol自己也始料未及。

Andy Warhol_Green Car Crash_1963

Andy Warhol  Green Car Crash  1963

普普藝術的定義,根據Richard Hamilton (1922~),是指低成本的、大量複製的、耍小聰明的、短暫的、性感的,而且通常意味著龐大商機。Andy Warhol的並置物品系列,如下圖「一百個罐子」,將普普精神「我喜歡無聊的東西」、「如果每個人都一模一樣就太好了」,具體實踐出來。

有謂此作係挪用自草間彌生 (1929~) 的作品「Aggregation: 1000 Boats Show」,牆上貼著999張同一艘船的照片。筆者的看法是Andy Warhol與草間彌生的中心思想根本是兩回事,草間彌生的999艘船是要表達無垠的宇宙,以及迷航其中的人類,和Andy Warhol的一切平面化、去深度、大量複製,是截然不同的意義,最多只能說草間彌生的畫面啟發了Andy Warhol的靈感罷了,這是兩位藝術家相互激盪,和抄襲是不相同的。所謂抄襲,必須「中心思想」與「表達方式」都相同才叫抄襲。

Andy Warhol_100 Cans_1962

Andy Warhol  100 Cans  1962

「如果你想了解我,不要往深處想,我就在最表面的地方,背後沒有東西了。」Warhol自己解釋自己的作品:「我是超級膚淺的。( I am a deeply superficial person. )」(如下圖「Liz」,如下第二圖「瑪麗蓮夢露」,如下第三圖「毛澤東」)

Andy Warhol是討厭內涵的,毋寧說他了解到人類本質上是懶惰的,多數人喜歡輕鬆不用心的生活。「用情」、「感動」都是很累、容易白頭的事,普普藝術可以迎合多數懶得動腦筋的人。

Andy Warhol來說,人類根本是一座一座的孤島 (「自從有了電視以後,我不再在意與他人的親密關係了。」),各自在自己的房間,透過電視觀看世界 (網路時代電視改為電腦),機械式地來到這個世界,機械式地活著,然後機械式地死去。不,Andy Warhol不認為人類會死去,「死去」對Andy Warhol來說,不過是去逛另一間百貨公司。「這不是很美妙嗎?某種程度來說,美術館,你可以將它視為一間百貨公司。」

Andy Warhol_Liz_1963

Andy Warhol  Liz  1963

        請大家思考一個問題,大家認為諾貝爾物理獎得主可以用全民投票選出麼?這樣恐怕會由演藝或體育紅星得獎吧?應該沒有人會認為可以吧?還是要由物理專家來投票才對。那為什麼藝術可以全民投票?(由全體人類任意購買、選擇藝術,基本上正是全民投票) 難道是藝術比物理膚淺?還是說藝術人人都懂?一位一輩子都在欣賞藝術的人也只有一票,他不見得比從不接觸藝術、亂點鴛鴦的路人甲更有錢。在藝術市場裡亂點鴛鴦的路人甲如果比欣賞藝術的人多,就會出現高價品是劣質品的狀況,何況還有心懷鬼胎的炒股份子在鬧場。

政治上接受民主是最不得已的做法,政治民主是為了防皇帝世襲、是為了不流血移轉政權,政治民主很少能選出真正傑出的人物當領袖。在美學品味上,毫無理由要接受民主。

在筆者看來,藝術是沒有門檻的,任何一位有心的人都能入門;藝術同時也是高門檻的,沒有心的人,不應該在藝術品味裡有任何發言權。

所以筆者的建議:應該要由欣賞藝術的專家扮演一個守門員的角色,精選出高品質的藝術來向大家推薦,再由大家慢慢品味、思索、討論。人類文明的方向不能決定在路人甲盲目的一票,盲目的一票會抵銷掉專家的一票,普普藝術的任意性,將把我們帶往完全無厘頭的未來。

至於誰是欣賞藝術的專家?又是另一個困難的問題。它不該由資歷或學位來決定,有人不必上學,一瞬間就是高手了;有人努力一輩子成為高手。應該由是否「誠懇地欣賞藝術」和「天生的鑑賞才能」來決定。

Andy Warhol_Marilyn_1967

Andy Warhol  Marilyn  1967

當今世界有個兩難之局,不普普、不媚俗,無法取得經濟力量;沒有經濟力量就很難繼續投入時間鑽研加強;沒有投入時間就導致停止創作或是品質下降。所以文學和電影的high art部份,已經面臨滅絕的危機,一切都從票房考量。繪畫與雕塑之所以有機會繼續維持high art的格局,因為它只需要很少數的大富豪支持,不論該富豪是因自身品味高明或是有很高明的顧問,結果都能讓人類繼續創造高品質的藝術。

這一篇文章似乎都在闡明個人的綜合性看法,缺乏對單幅畫的分析,事實上普普藝術沒有什麼可分析的,它就是表面所看到這樣:小聰明、討喜、性感。普普藝術最大的意義在於這個文化現象,而非單件作品。普普藝術只是藝術裡的一個派別,可以存在、發展,但是不應該所有的藝術都全面地普普化,普普藝術只應該佔據一個角落。

Andy Warhol_毛澤東_1972

Andy Warhol  Mao  1972

        反對普普藝術,並不是反對Andy Warhol。相反地,筆者認為Andy Warhol對人類文明史的影響意義重大。「在未來,每個人都可以紅15分鐘」這種話,乍看簡單,沒有深刻的自省和社會觀察是說不出來的,這是一流哲學家思想家的手筆。反對普普藝術,也不是反對Robert Rauschenberg (1925-2008) 等一眾普普藝術家,筆者所反對的是普普的核心精神:「藝術是為了暢銷,如果不能暢銷,就降低深度來讓它暢銷。」,以及反對全面普普化的世界,再次強調,普普只是眾多美術流派之一。

        筆者於東方哲學中偏愛莊子,個人認為,如果莊子有畫畫,他隨便幾筆都應該上億。Andy Warhol這位預言未來世界的大思想家,將他的思想實踐在畫布上,以一個保留人類思想光輝的角度就已價值不菲,更何況Andy Warhol的色感其實非常好。不過對於Andy Warhol一再突破新高的天價,筆者想要稍微提醒一下諸位藏家:當年Andy Warhol認為藝術品應該像康寶濃湯罐頭一樣,讓每一個家庭擁有,因此Andy Warhol作品是大量複製,數量非常嚇人。收藏的核心觀念,除了美學價值還要考慮數量問題,要買Andy Warhol,最好選擇複製數量較少的那幾件。

        西方是拿著世界一流的東西在玩炒股遊戲,然後有一群人文素養深厚的收藏家真心喜愛藝術,收進手裡不會輕言賣出。他們要把人類的極致成就世代傳家,或者開美術館給社會分享,並不是要喊高價賣給下一手 (當然西方也有很市場派的部分,未來也將談談西方的市場派),跟華人一片混亂的藝術市場根本就是兩回事。

        Andy Warhol是一位思想家級的畫家,在半個世紀前,他準確地預測了今日網路世界的面貌,「每個人紅15分鐘」,每個人都有一點點內涵,但是都只夠紅15分鐘而已,大家都喜新厭舊、缺乏細細品味的耐性。筆者已經厭倦了這「每個人紅15分鐘」的世界,半個世紀後的今天,誰來告訴我們,下一個世代的面貌呢?

More Help:露點拼票房
d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