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Chagall

Chagall_Birthday_1915

俄羅斯的夢境—-談談Marc Chagall

                                                                                        ( 2010/3/18 yahoo精選 )

Marc Chagall (1887-1985),生於帝俄時期,今白俄羅斯 (Belarus) 境內的Liozna,歸化法國的猶太裔畫家。Picasso曾經稱讚Chagall:「在Matisse死後,Chagall是惟一懂得顏色的畫家了」,這個褒獎今日觀之已有過譽之嫌。二OO七年五月在紐約SothebyChagall的「大馬戲團」(如下圖) 以約合台幣 4 5408 萬拍出。

Chagall_Le Grand Cirque

Marc Chagall  Le Grand Cirque  1956

        筆者和Chagall同屬巨蟹座,覺得Chagall的作品格外有親切感。對巨蟹座來說,最重要的事莫過於回憶。當下無法掌握事物的意義,往往是從回憶中去理解,泛黃的老照片,比什麼都更有情味。Chagall有如夢境的畫面切割 (如下圖「我與村莊」),將童年片段記憶一一在夢境中重現,小時候的村莊房舍、擠羊奶的女孩、荷著鐮刀的男人、山羊、結奇怪果實的樹枝,一切都比現在的現實還要清晰。對巨蟹座來說,現在的現實並沒有比回憶重要。

Chagall_I and the Village_1911

Marc Chagall  I and the Village  1911

又如下圖「生日」,用飛翔和不可思議的肢體來表達內心的喜悅,畫面非常甜美,一看就令人開心。「我只要一打開窗戶,藍天和愛,她和鮮花,就會飛進來。」Chagall對妻子的愛,幸福洋溢地留在畫中。

這個畫面很輕快、幸福,可惜這個做法只能偶一為之 (試想每張圖都這樣畫會怎麼樣?大家都旋轉脖子?),屬於取巧型的作品,表現的情感太淺層,無法反芻。何謂深層感情?何謂淺層感情?把下圖和Francis Bacon一比對即可知。(參見拙作「肉體直達心靈—-談談Francis BaconChagall「生日」中的肢體扭曲,為何遠遜Francis Bacon?因為Chagall的扭曲所表現的就是「快樂」,非常淺白;Bacon的扭曲是直覺與感性,蘊含深奧豐富的哲學。Chagall的扭曲是偶然行為;Bacon的扭曲乃是生命之扭曲,是貫徹中心思想的,同時也是碰觸根本性感情的。)

        「快樂」本來就很難表現,因為「快樂」有如海面的浪花般易碎易逝,真正隱藏在「快樂」之下的,龐然巨大的黑暗水體,才是生命的本質。藝術家如果無能觸及那黑暗巨大的靜止,那他所表現出的「快樂」就會偏向「幼稚」。表現快樂的藝術,例如說MatissePaul Klee (分別參見拙作「究天人之際—-談談Henri Matisse」、「永遠的童年—-談談Paul Klee),才是觸及根本性感情的「快樂」,Chagall的藝術,相較之下「輕」了很多。

Chagall_Birthday_1915

Marc Chagall  Birthday  1915

        即使是到了晚年,銘刻在Chagall內心深處的仍然是童年的畫面,如下圖「冬天」。反覆出現的山羊和童年印象深刻的物件的變形,原來不管成人世界閱歷再豐,Chagall還是那個俄羅斯農村的小孩。

Chagall_The Winter_1966

Marc Chagall  The Winter  1966

Chagall是俄羅斯的國寶,是一戰前後俄羅斯藝壇的領袖,Chagall所主張的藝術路線,與當時俄羅斯藝壇的另一位領袖Kazimir Severinovich Malevich (1879-1935) 所提倡的至上主義 (Suprematism,或譯「絕對主義」) 發生激烈的衝突,導致Chagall辭去美院校長的職位。ChagallMalevich路線之爭,筆者支持Chagall的路線。對至上主義的批評,會另以專文為之。

        Chagall所有作品,概括來說便是超現實的畫面包含著濃濃的懷舊情味,雖然無法與15位大師比肩 (參見拙作「藝術史十五位大師),但也算是誠懇親切,忠實地回憶,忠實地想念。這是「屬於巨蟹座的感傷」,我也以此八字做為Chagall藝術的總評。

More Help
dog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