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Diego Velázquez

Velazquez_Meninas

宗廟之美,百官之富—-談談Diego Velázquez

Diego Velázquez (1599-1660)生於西班牙的葡萄牙後裔,和Rembrandt van Rijn (1606-1669)大約是同一時代,為王室御用畫家以肖像畫名動當時及後世。廿世紀的大藝術家Francis Bacon (1909-1992)Pablo Picasso (1881-1973) 均曾對Velázquez表達過欽佩之意。二OO七年七月在倫敦SothebyVelázquez的「Saint Rufina(如下圖) 以約合台幣 5 5572 萬拍出。在天主教裡,Saint Rufina是四月六日的天使。

Velazquez_Rufina

Diego Velázquez  Saint Rufina

十九歲的Velázquez,就像尖錐破袋般迫不及待地嶄露鋒芒,下圖「煮蛋的老婦人」,十九歲的作品,成熟洗練的寫實功力卻令老畫師們都自嘆不如,Velázquez迅速地譽滿故鄉塞維爾 (Seville),旋即啟程往馬德里 (Madrid) 晉見國王菲利浦四世 (Philip IV)

「煮蛋的老婦人」可以說是「繪畫是光影的戲劇」這句話的良好詮釋,藉由婦人持湯匙的右手和少年握瓶的左手連繫住畫面,光影在婦人臉上、前景的小刀和碗、煮蛋的瓦盆和少年臉上跳動,光線所到之處就是感情傳達之處,這是一幅深情款款、心到手到,眼高手也高的大作。

Velazquez_Frying Eggs

Diego Velázquez  An Old Woman Frying Eggs  1618

身為一位宮廷畫師,Velázquez筆下的題材以貴族或宗教、神話居多,如下圖「教宗英諾森十世肖像」,如下第二圖「侍女」,如下第三圖「藍裝的小公主瑪格麗特」。

論者謂Velázquez藉由精細地描繪周邊的事物,例如教宗的華麗的袍服、王座、紅帽、左手持的文件、右手的戒指,來確定中心人物的存在感,整個畫面光芒四射,教宗栩栩如生,好像正瞪視著我們。大藝術家Francis Bacon (1909-1992) 從不掩飾他對Velázquez的癡迷,尤其是下圖「教宗英諾森十世肖像」,Bacon認為這是一幅最完美的肖像畫,Bacon反覆地臨摹、變化Velázquez的「教宗英諾森十世肖像」。(參見拙作「肉體直達心靈—-談談Francis Bacon)

     Velázquez對肉體質地的處理發揮得相當出色,不管是老婦、教宗、小公主、天使,都散發出一股肉感的魅力,觀畫人彷彿呼吸到肉體逼近又難以言喻的滋味。同樣對肉體相當執迷,無關乎Bacon會如此愛戀Velázquez的作品。

Velazquez_Innocent X

Diego Velázquez  Portrait of Pope Innocent X  1650

Velázquez和王室交情甚篤,Velázquez甚至把自己畫進了王室的生活場景裡,如下圖「侍女」,左側的畫師正是Velázquez自畫像,正中的白衣小公主,就是三年後的藍色小公主瑪格麗特 (如下第二圖)

  「侍女」畫面的縱深,很容易讓觀者產生身在畫中的錯覺,前景、中景、背景三層次毫不含糊,加上正中牆面映照出國王夫婦的鏡子,將觀者所處身的位置納入了最前景,彷彿觀者便是鏡中的國王一樣。這幅畫備受畫家們的稱讚,當時的畫家Luca Giordano (1634-1705) 稱這幅畫是「繪畫的神學」,Picasso也曾以立體主義重畫一次Velázquez的「侍女」,試圖解開這幅畫的奧妙。

Velazquez_Meninas

Diego Velázquez  The Maids of Honour  1656

Velázquez可說是把當時風行的巴洛克風 (Baroque) 發揮至頂點的藝術家,如下圖「藍裝的小公主瑪格麗特」。巴洛克風所強調的精雕細琢、富麗堂皇,用以描繪衣香鬢影的皇室再恰當也不過。

Velázquez對畫中人傾注的感情也令人動容,小公主瑪格麗特比之三年前「侍女」圖中的天真爛漫,多了一絲成長世故的哀愁。Velázquez細膩的觀察完全掌握住畫中人隨著歲月的變化。

Velazquez_Margarita Blue

Diego Velázquez  Infanta Margarita Teresa in a Blue Dress  1659

VelázquezRembrandt兩人等級相當 (參見拙作「所有的歷史都是現代史—-談談Rembrandt van Rijn),兩人的年紀也只差七歲,可說是十七世紀藝術的雙璧。如果敝部落格存活的時間夠久,會做VelázquezRembrandt的高下比較;但如果時間不夠,就只標舉美術史裡的佳作,讓各位讀友對比一下華人藝術,一起鞭策華人藝術前進就好了。

本文標題引自論語子張第十九:「譬之宮牆,賜之牆也及肩,窺見室家之好。夫子之牆數仞,不得其門而入,不見宗廟之美,百官之富。」本指孔子之道精深艱難,入門一窺堂奧者少。本文借「宗廟之美,百官之富」以形容Velázquez筆下輝煌,不管是皇室、庶民生活、宗教神話,Velázquez雍容大度,用他華麗無比的筆觸,突破時間的障礙,一一鮮活地釋放到我們的眼前。

More Help:江山如此多嬌
dog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