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Duchamp

Duchamp_Fountain_1917

一切都是藝術?—-談談Marcel Duchamp

                                                                                           ( 2008/12/2 中時嚴選好文 )

        Marcel Duchamp (1887-1968),法國達達 (Dadaism)、前衛藝術的代表人物。Duchamp的「一切經由人手製作之物皆是藝術」的觀念,深深影響了後世。二OO二年五月在紐約Phillips de PuryDuchamp的「腳踏車輪」(如下圖) 以約合台幣 5816 萬拍出,此件原創作於1913年,後因遺失,Duchamp1916年重製了一件。

Duchamp_Bicycle Wheel

Marcel Duchamp  Bicycle Wheel  1916

上圖「腳踏車輪」,Duchamp以「現成物」來創作,要表現的是「現成物」本身就是藝術的達達 (Dada) 精神,除了「現成物就是藝術」這個觀念本身外,並沒有創造新的意義,與後來的藝術家各自以現成物創作,創造新的意義,有極大的差別,首先需加以區分。

Dada運動一開始是個反戰運動,Dada這個名稱源自嬰兒初次發聲的聲音,借指Dada是原生性的、追求創造的,是人類的第一次發聲。後來Dada轉為強烈攻擊所有既存的價值,反對資產階級所喜愛的藝術。Dada主張所有經由人類之手製作的物品,都是藝術。

早期的Duchamp曾經有傳統意義的繪畫,如下圖「下樓梯的裸女No.2」,把不同時間的動態放在同一畫面上,這應該是源於立體主義 (興盛於1908-1911) 的靈感,如果說立體主義是空間的分解圖,那麼Duchamp做的是時間的分解圖,這在1912年來說,是個非常有趣的想法。可惜Duchamp很快就放棄傳統意義的繪畫。

Duchamp_Nude Descending a Staircase

Marcel Duchamp  Nude Descending a Staircase No.2  1912

Duchamp最有名的作品,如下圖「噴泉」,直接取一件便斗,命名為「噴泉」。Duchamp自己解釋:「是否經由自己的雙手來製作此噴泉,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選擇。採用了一件日常生活物品,使它原有的實用意義消失,在新的標題與觀點下,為它創造了新思維。」Duchamp又說,他對現成物的選擇是「沒有美也沒有醜,無關美學」。為什麼是便斗?為什麼是腳踏車輪?沒有原因,便斗是為了把藝術從高高在上的殿堂拉下來,所以也可以用其他一切表示褻瀆的事物來取代便斗。

日常生活之物皆為藝術,這個觀念非常有啟發性,但是必須建立如何以這個觀念來抒情?才算建立一個宗派。便斗命名為噴泉,當成藝術品,只是一種腦筋急轉彎罷了,中心思想還是一樣:一切事物都是藝術,打破美的神聖性,美並不特別高級;也不特別下流,美在日常生活的萬事萬物裡。

如此一來,筆者手上的滑鼠,所坐的椅子,萬事萬物皆為藝術;筆者也可以把「糞便」安個腦筋急轉彎的名字,命名為「生之慾」,同時表現了「慾望」的有機性、一瞬性、腐敗性、令他人不悅性、不可或缺性,「糞便」本身又是食慾的產物,筆者這件作品同時抓住了三、四種前衛藝術運動的精神,像這種耍小聰明的無聊之作,一天想個十件出來都沒有問題。這是藝術嗎?這只是腦筋急轉彎。

只要一個人打著「革命」的旗號,大概所有的大藝術家都不會反對他,因為所有的大藝術家本質上都是在革命。Duchamp以革命之姿,佔據藝術家之名,在當時引起一陣旋風。激情沉澱之後,我們關注的重點,仍然是革命之後我們要建立什麼?破壞容易建設難,用這麼激進的手段,Duchamp究竟想把我們帶往那裡?

Duchamp_Fountain_1917

Marcel Duchamp  Fountain  1917

Duchamp曾表示「沒有藝術作品存在這回事,藝術作品必須經過觀者與創作者兩極碰撞才能產生火花,最後要由觀者來判決,因為傑作與否往往是由後世來決定的,藝術家對此不應太過關注。」這個說法在文學理論也有,藝術當然是為人類而存在的,但是藝術是否與觀者互動後才有意義?物離開了人有沒有意義?還有探究的餘地。既然Duchamp要求觀者「判決」,我們就來看一下Duchamp最複雜的作品:「甚至,新娘也被她的男人們剝得精光」(如下圖)

這件作品以銀箔、鉛箔、油彩等多媒材繪於兩塊大玻璃上,所以也稱為「大玻璃」。根據Duchamp解說,上方是新娘領域,下方是男人領域,中間被隔開 (論者謂這是慾望被阻隔?)。新娘領域上方橫向繪的是氣流活塞,左方中間為新娘,左下為新娘被剝下的衣服;男人領域左上方是男人們,男人們的下方是水磨機,水磨機右方是巧克力研磨機,巧克力研磨機的上方是剪刀和篩子。新娘領域與男人領域均分布著像蜘蛛網的玻璃裂紋。Duchamp是要觀者想像這些元件作動起來,用以暗喻性的追逐和命運。網路時代有人幫Duchamp做了動畫作動圖:http://www.understandingduchamp.com

明明是裝置藝術卻只畫平面圖叫觀者去想像 (Duchamp當年只做平面圖而已,上述的動畫是現代電腦科技輔助),筆者只好以平面圖評論。藝術作品本身必須完整,若要把上述的動畫當裝置藝術來評論,那是另一個問題,那並非Duchamp的作品。

 藝術作品如果需要借用文字說明來告訴觀者畫面是什麼,本身就已落入下乘。一件高明的作品是不需要文字說明的,它應該是先作用在觀者的知覺領域上,讓觀者覺得很妙,然後看文字說明 (應該只是作品題目),覺得更妙,這樣才是一件高明的作品。Brancusi的「空間之鳥」(參見拙作「創造一切,理解一切,解釋一切—-談談Constantin Brancusi),單看外形直覺就覺得很棒,看到題目「空間之鳥」,更覺得是妙中之妙。

如果必須說這個元件代表新娘,這個元件代表男人的慾望,這完全是下乘。藝術不是A代表BC代表D的連連看遊戲,象徵和暗示不能夠一廂情願,說是新娘,必須能讓觀者直覺地感受到「那就是新娘」,不能夠隨便做一團東西,就說那是我心中的新娘。

Duchamp這件作品缺乏感受性,只能說是兩組機械在想像中作動,有藝評家認為「這件作品又是Duchamp對觀者開的玩笑,當誠懇的觀者努力想賦予這件作品深刻意義時,也許Duchamp正捧腹大笑」,筆者認同之。

Duchamp_The Bride

Marcel Duchamp  The Bride Stripped Bare by Her Bachelors, Even  1923

Duchamp高舉「反藝術」的旗幟,如果Duchamp真的反藝術,那麼把Duchamp放進藝術的範疇來討論就沒有什麼意義了。可堪玩味的是Duchamp卻一直以「藝術」之名發表作品,難道是「打著紅旗反紅旗」?

Duchamp多件作品中,許多只是玩笑之作,或者只是表達「一切都是藝術」這樣的想法。「一切都是藝術」這個觀念,第一次出現是有突破性的,但是不能一生都只講這個單薄的觀念。要表達這個想法,只需要寫一篇文章就夠了,不需要重複做出那麼多作品。

綜觀Duchamp一生,開拓觀念有功 (雖然在筆者的看法裡,那個觀念只需要一篇文章),但是因為Duchamp並沒有深入進一步發展任何藝術觀念 (基本上Duchamp對西洋棋的興趣超過藝術)Duchamp對於藝術,多是以開玩笑、kuso (くそ=糞,在台灣是惡搞的意思) 的心情在玩鬧,任何認真看待Duchamp作品的行為,應該會反被Duchamp嘲諷。Duchamp在藝術史上的成就,筆者也以「玩笑」二字做為定評。

More Help: 這是什麼狗?
dog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