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Frida Kahlo

Kahlo_Roots

不能承受之痛—-談談Frida Kahlo

                                                                                           ( 2009/1/12 中時嚴選好文 )

        Frida Kahlo (1907-1954),出生於墨西哥,與丈夫Diego Rivera (1886-1957) 同為美洲重要的藝術家,Kahlo的藝術成就,更遠在丈夫Rivera之上。二OO六年五月在紐約SothebyKahlo的「根」(如下圖) 以約合台幣 1 8533 萬拍出。

Kahlo_Roots

Frida Kahlo  Roots  1943

        Kahlo幼時罹患小兒麻痺,18歲又遭遇重大車禍,造成下半身行動不便,肉體的苦痛與精神上所受的折磨,成為Kahlo一生的主題。如上圖「根」,Kahlo把自己「根植」於母土,除了表現出對土地的眷戀,並以藤蔓繞生體內,產生刻骨銘心的痛楚感。植物本應站立,但是Kahlo受到病痛的折磨,只能橫臥在地。「我不是生病,我是破碎掉了。但是只要還能畫畫我就還能快樂。」Kahlo說。

        下圖「心」,Kahlo的心癱在地上淌血,整個人痛得恍恍惚惚,飄浮在空中,身體已成空殼,全靠無生命的衣服撐持著。「我不是一個超現實主義者,我從不畫夢幻的東西,我畫的是屬於我的事實。」

Kahlo_Le Coeur_1937

Frida Kahlo  Le Coeur  1937

Kahlo的丈夫Rivera時常出軌,這種習慣性的外遇深深折磨著Kahlo的精神,Rivera染指了Kahlo的妹妹後,兩人終於分居、離婚,之後兩人又意識到彼此為終身之伴侶而復合。肉體的病痛加上丈夫不忠的精神折磨,使Kahlo感到生命已完全破碎,如下圖「水中所見」。浴缸中泡澡的Kahlo,看著自己傷痕累累的身體 (手術疤痕),彷彿臟器四處飄浮破碎,生命中的細節,就像這破碎的肉體般在水中浮沉 (此作水中飄浮的元件,分別來自Kahlo十二幅作品),海螺 (心之隱喻?) 穿孔漏水,火山疼痛地爆發了,苦難的生命令Kahlo又恨又愛。

Kahlo_Ce Que Je Vis dans l'Eau

Frida Kahlo  What I Saw in the Water  1938

Kahlo筆下的畫面總是頑強憤怒的,如下圖「自畫像」,似乎是男性的靈魂居住在女體內 (傳言Kahlo為雙性戀者),活著對Kahlo來說就是戰鬥,荊棘緊勒胸膛,橫跨眉心的一字眉,僅僅是活著,就需要很大的力氣了。

        「如果我能飛,怎麼還會需要腳呢?」Kahlo藉著作畫來飛翔,對抗她不良於行的現實。
Kahlo_Self Portrait_1940

Frida Kahlo  Self Portrait with Thorn Necklace and Hummingbird  1940

        一個女人所能承受的苦痛,Kahlo大概都嚐到了,肉體從小就充滿病痛,深愛的丈夫持續性地不忠,最後還跟自己的妹妹上床。流產、離婚,任一項都足以使一個深情的女人發瘋。無怪乎許多的Kahlo自畫像,都是自虐的畫面,如下圖「鹿」。Kahlo已經知道生命是徹底孤獨一個人的,沒有任何象徵公鹿 (Rivera) 存在的符號了。

Kahlo_Deer_1946

Frida Kahlo  Deer  1946

Frida Kahlo的成就,雖然無法和BrancusiRothko等第一流大師相提並論,但是Kahlo率真、不矯情地傳達了她精神與肉體的苦痛,「真」也是接近藝術的大道。在中南美洲,乃至全球藝壇,Kahlo可說是領袖群倫的女中豪傑,女性藝術家的最高峰之一。

Kahlo所表現的痛楚,跨過了個人的肉體,震撼了所有觀者的精神,數十載之後,依稀猶能聽見Kahlo的吶喊。也許就如張愛玲 (1920-1995) 所說:生命是一襲華美的衣袍,爬滿了蝨子。

More Help
dog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