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Gerhard Richter

Richter_Two Lovers

在回憶中老去—-談談Gerhard Richter

Gerhard Richter (1932~),生於德國的Dresden,在德國統一前由共產東德投奔至西德,致力於研究照相、繪畫之間的關係的藝術家。二OO八年五月在紐約SothebyGerhard Richter的「抽象影像」(如下圖) 以約合台幣 5 0031 萬拍出。

Richter_Abstract Image_1990

Gerhard Richter  Abstract Image  1990

上圖「抽象影像」雖然色彩斑斕,卻有一種掩不住的機械重複感,彷彿是一段電腦遞迴程式 (recursion) 執行的結果?Gerhard Richter的作品跟照相技術、機械有很深的關係,照相取代了古典繪畫藝術家寫實的功能,那麼畫家們能不能跟照相機爭奪一些地盤呢?

        如下圖「兩情人」,想留下腦海裡回憶的殘影,再現眼睛曾看過的人或物,卻發現掌握不住事物的全貌,總有地方是模糊的,像透過毛玻璃看東西一樣。真實的場景與內心的感受相混合,用油畫來模仿照相機柔焦鏡的效果。Gerhard Richter等於是在大聲宣告,照相機能做的事,油彩都做得到;油彩能做的事 (如上圖「抽象影像」),照相機可不一定做得到。因為油彩是隨心所欲的創造性媒材,能夠走到人類最深處的抽象心靈。照相機要做抽象畫面相當吃力,受到器材的物理限制很多。
Richter_Two Lovers

Gerhard Richter  Two Lovers  1966

 用油畫、版畫等傳統媒材來模擬現代機械 (照相機、電腦) ,是Gerhard Richter的拿手好戲,Gerhard Richter的作品,彷彿是一幅幅捍衛偉大油彩抒情傳統的宣言 (油彩絕不輸照相機啦),又像是未來機械時代的哀歌。如下圖「1025色」,Gerhard Richter將傳統色譜色彩彼此的呼應、層次關係都去除,展現了機械時代的機械韻律感。

Gerhard Richter的「色譜系列」,和Piet Mondrian (1872-1944)的原色音樂有極大的不同:Piet Mondrian做的是大自然與內心韻律的無限性,其根源來自大自然;Gerhard Richter展示的則是機械的無限性,其根源是我們所處的科技時代。

油彩、版畫能做一切機械 (電腦、照相機) 能做的事,那麼再反過來呢?機械能不能做所有油彩能做的事?應該有一個創造性的部分是只有人 (使用油彩) 能做,而機械永遠不能做的?但同時人類心靈是不是也有一個極為機械化的部分?重複與單調有助於穩定心靈,從某些宗教的誦念與儀式中也可以感受到這一點
Richter_1025 Colors

Gerhard Richter  1025 Colors  1974

        下圖「蠟燭系列」可能是Gerhard Richter最負盛名的作品,Gerhard Richter選擇了很好的標的「蠟燭」。安詳、寧靜、莊嚴,一下子就很輕鬆地表現出來。這件作品雖屬佳作,但商業氣息太濃厚,像是刻意要販賣這個fu (台灣俚語,feeling之意)?刻意要販賣這個畫面?抒情上沒有第二圖「兩情人」誠懇。「寂寞是一件好商品」,事實上所有的情感都是好商品。但我們必須要區別,從內心的需求出發而創作的是藝術家;從想要銷售的心理出發而創作的是甜甜圈推銷員。「蠟燭系列」的銷售性格稍重了些。
Richter_Three Candles

Gerhard Richter  Three Candles  1982

        局部清晰,總體卻不清晰,就像在我們的記憶裡,一張容顏的局部 (眼、眉、鼻、唇……) 非常清晰,整個容貌卻始終模糊 (記憶整個面貌是一件困難的事!),面容在回憶中模模糊糊地老去。如下圖「木件」,我們可以辨識這個畫面,某個部分的細節也是清楚的,但是整體必定有模糊之處,沒有辦法整體全部都清楚,「木件」再現了記憶的真貌,同時也做了Gerhard Richter的中心主題,油彩與照相機的對抗。
Richter_Wood Pieces

Gerhard Richter  Wood Pieces  1987

Gerhard Richter不僅畫藝高超,他的寫實能力逼近一台照相機,還可以用油彩做照相機的特效,可比一台功能強大的相機。照相機並不是重點,許多美術系的學生都有照相機般的寫實能力,重要的是Gerhard Richter的中心思想,他真誠地在探索繪畫與照相、繪畫與機械的邊界。

歐美的當代藝術,如Damien HirstGerhard Richter等,與中國的當代藝術有很大的不同:歐美的當代藝術,一看就是走過整個藝術史的,背負著千年藝術史傳統的;而中國的當代藝術則進退失據、膚淺無依 (參見張曉剛岳敏君王廣義諸文),因為目前的中國藝術家,既找不到傳統,也看不見未來,又沒有自由思想的勇氣 (參見蔡國強一文),徒然從事一些淺薄無聊的玩鬧,不足以銘記歷史。華人三系 (參見王攀元一文),還是寄希望於自由思想的台灣與海外。來自中國的讀友不要罵我,我想中國未來會出大藝術家的,但那是在中國成為自由民主社會之後的事。

 Gerhard Richter認真又嚴肅地宣告,油彩繪畫此一擁有千年傳統的媒材,遠在近世的科技小發明照相機之上。油畫不僅不會被照相機取代,反而會在照相機上孕育出新的生命。因為最難的照相 (造像),乃是人類心靈的照相 (造像),而這惟有通過藝術家,而非通過照相機,才能到達。

More Help
dog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