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Gustav Klimt

Klimt_Portrait of Adele

黃金傳說—-談談Gustav Klimt

Gustav Klimt (1862-1918),生於奧匈帝國的維也納,維也納分離派 (Vienna Secession) 藝術領導人,同時是Egon Schiele的精神導師 (參見拙作「何事眉頭皺?—-談談Egon Schiele)。二OO六年,Klimt的「布洛許包爾夫人像」(如下圖) 以約合台幣 44 5500 萬私下交易,創下世界畫作的天價之一。這個交易,買賣雙方姓名均已公佈,增加了可信度。

 這件作品的價格這麼高,可能因為這是奧地利的國寶,也可能因為一個糟糕的理由,因為畫面用的是真黃金金箔。材料不應該影響藝術作品的價格,可以把材料費跟藝術作品的價格分開,例如說這作品材料費是A,作品本身價格是B,所以定價A+B

Klimt_Portrait of Adele

Gustav Klimt  Portrait of Adele Bloch-Bauer  1907

 Gustav Klimt對黃金材質的運用,以黃金裝飾映襯擬真肉體的作法,確實達到了Klimt所要的奢靡、物欲橫流的效果 (如上圖「布洛許包爾夫人像」),同樣的作法出現在下圖「JudithHolofernes的頭」,對中心的肉體極端寫實,搭配周圍夢幻華麗的紋飾,這情欲灼熱得好像要把人燙傷一樣。

Klimt_Judith

Gustav Klimt  Judith and the Head of Holofernes  1901

下圖「吻」與下方第二圖「處女」,也是同樣的作法,雖然中間的主題已經不再像上方二圖般寫實,基本上仍然是扭曲人體,追求幻覺式的表現力,而衣服與背景則以形式化的雕飾風格來襯托中心。

Klimt_The Kiss

Gustav Klimt  The Kiss  1908

 其實不論是「中心寫實」襯比「背景荒謬」,或是「中心荒謬」襯比「背景寫實」,都只是偏向工藝性的小技巧而已。用這個小技巧,可以一下子就創造出迷人的畫面。

大家可以自己動手做做看,中心荒謬背景寫實,或中心寫實背景荒謬,會因為強烈的反差,取得一個「表面的表現力」,可以立刻吸引觀眾。筆者也承認,第二圖「JudithHolofernes的頭」乍看之下是很誘人的。可是我們要追問的是,在這些小技巧的背後,有沒有什麼真正耐人品味的情感或思想?

 反覆地看Gustav Klimt的畫冊,我必須悲傷地說:沒有,就是華麗的肉體而已。

Klimt_The Vergins

Gustav Klimt  The Vergins  1913

 黃金加肉體,本來就幾乎是所有人最喜歡的東西,拜物的、愛錢的、好色的、重情的 (人類的感情與肉體有一個部分交織在一起),除了四大皆空的高僧外,Klimt的畫面幾乎可以吸引所有人,也可以吸引尚未四大皆空的高僧。

 Klimt用這麼強烈的手段來表現情欲,就好像蘋果日報壹週刊一樣,肉體加屍體 (此為蘋果日報老闆黎智英名言,Klimt所繪的肉體,現在也已成了屍體),一定會暢銷,會風靡當時的社會。但是這個強烈手段,一旦重覆使用,除了立即暴露出其工藝性的本質外,也令藝術鑑賞者感到不耐。

 Gustav Klimt是個表現情欲的高手,但所表現的只是表面的情欲、皮膚上的情欲。Klimt缺乏真正洞察生命、感動人類、啟發後世的藝術能力,也沒有辦法真正在藝術史裡留下印記。對於Klimt高不可攀的天價,筆者只能說「All that glitters is not gold」。

 More Help:壹週刊好像很好看

dog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