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Jackson Pollock

Pollock_Lavender  Mist

Jackson Pollock「淡紫之霧1950年No. 1」

Jackson Pollock (1912-1956)藝術史十五位大師之一,參見拙作「重新定義繪畫—-談談Jackson Pollock」,本篇欣賞的是Jackson Pollock 1950年的作品「淡紫之霧1950No. 1(如下圖),此作現藏美國Washington D.C.National Gallery of Art

Pollock_Lavender  Mist

Jackson Pollock  Lavender Mist: Number I 1950  221*299.7 cm

「我的繪畫裡沒有偶然」Jackson Pollock在答覆關於他的作品是否是「自動書寫」時如此表示,Jackson Pollock意指他的作品是精心控制的結果,並非「自動書寫」。老子有云「飄風不終朝,驟雨不終日」,天地間的狂暴都難以持久,猛暴型的作品極少是上乘,Jackson Pollock卻是個例外,他是個猛暴而上乘的例子。

 Jackson Pollock喜歡站在畫上創作,作品尺幅巨大,韻律感強勁又鮮明,彷彿我們就置身於Jackson Pollock作品之中。下圖是創作中的Jackson Pollock照片,有一個紀錄片,拍攝者請Jackson Pollock在透明的地板上做畫,拍攝者從地板下向上拍,清楚地看到Jackson Pollock的肢體運動和韻律感,有興趣的讀友可找來參考。

Pollock

Photo of Jackson Pollock 

Non-Commercial Use, Education and Analysis Only

Pollock_Autumn Rhythm_1950

重新定義繪畫—-談談Jackson Pollock

Jackson Pollock (1912-1956),美國抽象表現主義代表人物,也是二戰後的美國欲與歐洲爭奪世界文化中心地位,所推出的代表性畫家。二OO六年十一月,Pollock的作品「No.5, 1948(如下圖) 以約當於台幣 46 2000 萬私下售出,是目前全世界最貴的一幅畫。

        私下售出的行情,比較不容易取信於人,鑒於美國的查稅、會計制度嚴謹,發生這麼大的新聞,想要是一個假交易 (不移轉或移轉後再轉回大筆金錢) 並不容易,相信這個價格有一定的參考價值。如果這件事發生在亞洲,筆者很難相信;發生在美國,則信賴略大於疑惑。

Pollock_No5_1948

Jackson Pollock  No. 5 1948

撇開價格不談,Pollock的作品,確實當得起世界第一流的評價。從早期「速記的人物」(如下圖) 開始,Pollock獨樹一格的韻律與平衡感已經顯露無遺,雖然以這個畫面來說,Pollock還不很清楚自己要追求什麼?短短幾年之內,Pollock很快就找到了自己。

第一次看到Pollock「速記的人物」這幅畫的歐洲大畫家Piet Mondrian (1872-1944),告訴Peggy Guggenheim (1898-1979,創建古根漢美術館的古根漢家族成員之一) :「我正試圖瞭解這裡發生了什麼事情?我想這是美國到目前為止,最有趣的作品,妳一定得看住這傢伙。」

Peggy Guggenheim當時看不懂Pollock的畫,只覺得怪異可怕,但是她信賴Mondrian的眼光,開始了她收藏Pollock之路。

Pollock_Stenographic Figure_1942

Jackson Pollock  Stenographic Figure 1942

「每一位好的畫家,都是在畫自己。」如下圖1948年的「Painting」,看似混亂的線條中表現出極佳的運動性和韻律感,色彩的分布使觀者似乎處身在巨大的空間裡。

Pollock將畫布平鋪於地,手持油彩在畫面上奔走的滴彩潑灑創作方式,引起了這是否是「自動書寫」的討論。藝評家Pepe Karmel電腦分析重組Pollock的創作過程,發現Pollock實際上是非常仔細地控制畫面構圖,以意識在作畫,有別於「自動書寫」。筆者同意此一看法,即Pollock的作品是Pollock有意識地喚起韻律的創作行為。

仔細一想,這樣的討論意義不大,如果有藝術家能像Pollock般持續拿出驚人的完美作品,那麼那些作品是否來自「自動書寫」已經無關緊要了。重點是要持續地、非偶然地一直創作出好作品,誰能持續地、非偶然地一直創作出好作品,就是一位大藝術家。

電腦人工智慧一直試圖使電腦創作出有意義的藝術品,但截至目前為止,並無值得一提的成績。沒有一件「自動書寫」的作品,曾經達到Pollock的高度。筆者認為有生命的創作跟無生命的電腦創作是無法突破的界線,科學在這裡是徒勞的。電腦 (computer) 是「計算者」,不是創造者 (creator)。如果真能賦予電腦創作的生命,那人類跟造物者上帝就達到同一地位了。

Pollock_Painting_1948

Jackson Pollock  Painting 1948

        「我毫不恐懼地改變、破壞影像,因為繪畫有他自己的生命。」Pollock自述。如下圖「秋之韻律」,狂躁的外表下,隱藏著細膩的詩意,開拓了筆者對於「秋天」的固有想像和陳腐的審美觀。第一次看見Pollock的作品,確實令我有耳目一新大開眼界的感覺。

Pollock_Autumn Rhythm_1950

Jackson Pollock  Autumn Rhythm  1950

「有藝評家認為我的繪畫,既沒有起點也沒有終點,他並不是要稱讚我,但我認為他是在稱讚我。」沒有起點也沒有終點,如下圖「藍竿」,Pollock解釋他的創作方法:「畫面平鋪在地板上我覺得更輕鬆,我覺得跟畫面更親近,更屬於畫面的一部分。我可以行走於畫面上,從任何一處工作,我就在畫面之中。」

Pollock為了改變油彩潑灑的流速,在油彩中混入玻璃碎片、弦線、沙子、碎屑、釘子、銅板、鈕扣、香煙、火柴等雜物,改變了畫面的質感。電腦圖表現不出原作的層次感與厚度,Pollock的某些作品,一定要看原作。

這些瘋狂的畫面,毫無疑問是來自一個狂亂的心靈。凝視這些畫面良久,在瘋狂的表象之下,精密森嚴的秩序感油然而生,好像這些作品是從莊嚴的大自然裡擷取下來,是大自然的一部分。

Pollock_Blue Poles_1952

Jackson Pollock  Blue Poles  1952

站在Pollock的畫前,恍如置身無垠浩瀚的宇宙之中,處處閃耀著驚奇。宇宙本質的韻律隨著呼吸一樣自然,整個人幾乎要被吸進畫面裡。Pollock的作品像自然之力,能量豐沛,閉上眼睛仍是久久不忘,狂風暴雨般的筆勢如宇宙的黑洞,彷彿能吸納人間的一切。

Pollock以無比英勇的雄姿,重新定義了繪畫藝術,不僅是前所未見的畫面與創作方式,在整個創作觀上也打破了傳統的界線,是平面繪畫,也是行動藝術、觀念藝術,甚至帶點雕塑的味道,徹底突破觀者既有的美學窠臼。無拘無束的自由韻律、平衡的色彩,創造出無與倫比的想像力空間,讓觀者回到創造宇宙萬物之時,驚見造物的神奇與瘋狂。Pollock一個人,便創造了一個宇宙。

More Help:長路將盡
dog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