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Klein

Klein_Le Saut Dans le Vide

與火同行—-談談Yves Klein

                                                                                           ( 2008/11/7 中時嚴選好文 )

        Yves Klein (1928-1962),生於法國尼斯 (Nice),偶發藝術、觀念藝術的先驅,Klein自稱他的一生行為,構成一件藝術品,這樣說來也是一種行為藝術。二OO八年五月在紐約SothebyKlein的金色金箔單色畫「MG9」,以約合台幣 7 3039 萬拍出。

        Klein最有名的單色畫,並非金色單色畫,而是他的「國際Klein藍」( IKB, International Klein’s Blue,如下圖)。金色單色畫系列使用金箔,材料本身就昂貴,或許容易高價。以昂貴材料創作,前有Gustav Klimt (1862-1918) 也使用金箔作畫,後有Damien Hirst (1965~) 鑲滿鑽石的骷髏頭。筆者一直認為材料不應該影響藝術品的價格,應當探索的是藝術家所使用的材料,是否與其所要表現的主題緊密結合,而有其必然性?

        以下我們就來看看Klein的作品,能不能當得起這種世界級大師的價錢?

Klein_IKB 79_1959

Yves Klein  International Klein’s Blue 79  1959

一系列深深淺淺,不同色調的藍色「國際Klein藍」,是Klein與他的建築師女友合作,以顏色固著劑實驗調製出來的特別的藍色,命名為「國際Klein藍」。

單色畫並不是Klein首創,Klein第一件單色畫在1955年,Robert Rauschenberg (1925-2008) 1951年就有全白的繪畫,次年有全黑的繪畫,Ad Reinhardt (1913-1967) 也在1954以相近色呈現單色繪畫的概念。Klein的單色畫,出現得比以上兩位晚,但是做得比以上兩位系統化一點,Robert Rauschenberg做幾幅單色畫後,就覺得單色畫不可為,轉往其他領域去了。Klein以波斯吹笛人的老故事解釋他的單色畫:「吹笛人一直吹同一個音,因為他已經找到了這個音,而其他吹笛人還在找。」

        筆者曾在外國美術館某一件「國際Klein藍」原作前看了很久,想要感受Klein所說的「會合地與天,消除地平線的純粹冥想的藍」,是有一點點趣味啦,也有一點被開啟知覺的感覺,但是我心底始終有個清晰的聲音:不夠,這樣還不夠,藝術比這樣更多、更豐富。
Klein

Yves Klein  1960

Klein在赤裸的模特兒身上塗上顏料,然後由模特兒直接以身體印在紙上,這是Klein所謂的「人體測量圖」,如上圖,工作中的Klein照片,照片後方牆上的壁紙,即模特兒身體印上去的「人體測量圖」。

        這樣的作品重點在觀念,至於印成什麼樣的圖形完全是偶然的,也不具有抒情表意的能力,算不上一種成熟的媒介。我想Klein只是要告訴大家,「人體測量圖」也可能是藝術的一種,如此而已。

        接著,Klein進行了一項「躍入虛空」的行為藝術,如下圖「躍入虛空」的照片。這張照片是合成的,Klein沒有墜地而亡,下方安排有人接著。以前在「星漢非乘槎可上—-談談陳澄波」一文曾經談過,如果有為藝術信仰獻出生命的,是有可能加分的,但因為Klein並沒有為「躍入虛空」而殉道,這件作品的感染力,對我而言,馬上從宗教儀式級變成路邊小雜耍。

        當然,我沒權利勸Klein為「躍入虛空」犧牲生命,但對我來說,這是這件作品誠不誠懇的問題。藝術到底是誠懇抒情還是譁眾的綜藝節目?必須做出區別。這件作品不應叫「躍入虛空」,應該叫做「表演躍入虛空」。說句不客氣的話,跳這個如果下方有人接還蠻好玩的,如果下方有人接,我也想跳一跳,回想起來似乎我童年也玩過類似的遊戲。Klein不跳還好,這一跳筆者登時心中雪亮:「原來他功力不過爾爾,這幾下抖鞭成圈,比之我武當的太極拳功夫可差得遠了。」(金庸「倚天屠龍記」,俞蓮舟看周芷若的武功)

Klein_Le Saut Dans le Vide

Yves Klein   Le Saut dans le Vide  1960  Photograph by Harry Shunk

Klein喜歡以一切自然元素,金木水火土風雨來創作,如下圖「火牆與火之雕塑」,由地下瓦斯管吐出三公尺高的火焰及五十個本生燈打出火的牆。

火可以當作雕塑,這個觀念筆者也想過。僅僅指出火可以做雕塑是不夠的,問題在於如何增強、加深火雕塑的表現力?如何控制火的形狀?如何去掉偶然的部分,讓火雕塑完全是藝術家心智的產物?開發一門新的藝術,最主要就是要讓該門藝術能承載抒情,這些問題Klein都沒給出答案。

又一次,Klein只是要告訴我們,火也可以做雕塑,就僅僅是說這樣而已,沒有更多了。

Klein_Wall and Fire Sculpture_1961

Yves Klein  Wall and Fire Sculpture  1961

Klein用單色來開啟知覺、人體複印、躍入虛空、火之雕塑,這些都很有趣,令人耳目一新。Klein是聰明的,或者也可以稱為「職業搞怪手」。但是藝術並不只是聰明與搞怪,藝術需要更深刻的東西。Klein成功地挑戰了我們的美感,但是挑戰完之後呢?Klein是否建立了一個新的美感體系?真正的大師,例如BrancusiRothkoPollock等人,都是破壞又建設,建設性地破壞。

單音不成曲,三兩句不成調,音樂不是要找出「那個音」,而是要找出和諧共振的曲。同樣地,藝術也並不只是蜻蜓點水,人體複印可以是藝術,再來呢?如何有意義地抒情?把Klein的作品和Mark Rothko (參見拙作「可能勝過畢卡索—-談談Mark Rothko) 一比,立刻可以看出前者是在搞怪,後者是誠懇地抒情。Rothko本人非常討厭KleinKlein認為Rothko的作品,是單色畫的先驅,一直想認識Rothko,但Rothko看到Klein的畫展,馬上掉頭就走。我想Rothko心裡想的是:我奉獻一生的藝術,豈容你Klein耍寶戲侮?

最近看一些中國大陸網站在報導藝術市場種種作假內幕,「美學派」其實不需要研究拍場內幕,對我而言破解之道很簡單:高明的作品高價就是真的;糟糕的東西高價就是假的,就是幕後有黑手。如此簡單的原則,可解市場一切虛妄。

Klein的單色畫,有它的趣味在,筆者受到一點點吸引。但評論一位藝術家,要以整體成就來論斷。Klein玩金箔、玩單色、玩水 (水流畫)、玩火、玩風、玩土、玩雨 (星雲暴風雨圖),玩一切自然元素,玩了個不亦樂乎。在Klein短短卅四年生命裡,有創意而無建樹;愛搞怪而不見深意,與其說Klein是一位玩火的行為藝術家,毋寧說Klein本身就像一把熊熊大火,燒完之後,什麼也沒剩下了。

More Help:同一笑
dog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