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Kooning

Kooning_Woman III

繪畫是一種生活方式—-談談Willem de Kooning

        Willem de Kooning (1904-1997),生於荷蘭,廿二歲移民美國,美國抽象表現主義畫家。二十世紀中葉,美國吸收了一戰、二戰來自歐洲的移民,紐約乘勢成為世界文化中心之一。美國抽象表現主義傑出人物極多,隨便一點名,就有好幾位藝術史裡的大人物:Mark Rothko (1903-1970)Robert Motherwell (1915-1991)Jackson Pollock (1912-1956)Franz Kline (1910-1962)等。

        二OO六年,Willem de Kooning的「女人III(如下圖) 以約合台幣 45 3750 萬私下交易,創下繪畫雕塑的三大天價之一 (另外兩位為Jackson PollockGustav Klimt (1862-1918) )。

Kooning_Woman III
Willem de Kooning  Woman III  1953

 女人系列是Willem de Kooning里程碑級的作品,美國抽象表現主義如Mark RothkoRobert MotherwellJackson PollockFranz Kline等人,本已完全脫離具體形象,Willem de Kooning將抽象表現主義又帶回有具象基礎的形象繪畫,如上圖「女人III」,Willem de Kooning創造了一種新的大地之母形象:龐大的、肉慾的、生殖力旺盛的、狂暴的、齜牙咧嘴的、腦滿腸肥的、陽汙陰穢濁氣逼人的,不再將女性視為永恆理想的化身,而是世俗裡真真實實的、動物一般的存在

「我的畫,會讓我被認為是一個仇視女性者。」為了澄清,Willem de Kooning特別聲明他並不厭惡女性,並且責備藝評家無法看出他的幽默感。(筆者註:看不出女人系列的幽默感很正常好嗎?這並沒有什麼幽默感啊。)

Kooning_Abstract Painting
Willem de Kooning  Abstract Painting  1949

早期Willem de Kooning的純粹抽象,主調是輕鬆的,如上圖「抽象繪畫」,使用破碎的線條和色塊,迥異於Jackson Pollock的連續韻律,斷斷續續的韻律,創造出彷彿所有家具都在斗室裡漂浮,強烈的迷幻感 (說不定是吸毒後的感覺?)Willem de Kooning又強調「人必須保持自覺,秩序的概念只能在自覺的基礎上建立」,迷幻裡的秩序,也許就是Willem de Kooning對存在的理解。

        下圖「挖掘」代表美國參加威尼斯雙年展,為Willem de Kooning贏得了國際名聲。Willem de Kooning很清楚立體派沒有真正的重要性:「立體派畫家用不同角度看物體,並沒有新創出什麼東西。」因此Willem de Kooning對立體派做出了修正,用緊密的線條勾勒量體和空間,立體派手法轉而用來突顯群體的動感,一大群人正揮舞著十字鎬,不停地挖掘著!

        「繪畫在今日,是一種生活方式。」Willem de Kooning說。

Kooning_Excavation_1950
Willem de Kooning  Excavation  1950

演變到下圖「無題IV」的Willem de Kooning,抽離了所有具體的形象,純粹在思索不連續線條本身的表現力,「我在畫的時候,自己也不知道會有什麼結果,但是我認為這就是藝術最有趣的地方,讓事情永遠無法確定,無法預料,人生也是如此。」

Kooning_Untitled_IV
Willem de Kooning  Untitled  IV

思索著,思索著,Willem de Kooning卻走上了一條邪路,上圖最後發展成下圖,最晚期的無題形態,軟趴趴的畫面,完全沒有生命力,完全是一個死掉的畫面,而且背後的心態非常商業,非常普普藝術 (Pop Art)。純粹就是弄一些和諧的色彩線條準備銷售,這已經很難說是藝術了。甚至有藝評家認為,晚期的Willem de Kooning作品,並非Willem de Kooning手筆,而是助理代筆。

Kooning_Untitled
Willem de Kooning  Untitled

美國抽象表現主義,是藝術史裡最重要的一個流派,Mark RothkoRobert MotherwellJackson Pollock都是筆者心中藝術史的十五大藝術家Franz Kline稍遜一籌,可也是前百強的人物。Willem de Kooning色彩敏銳度佳,早期的抽象畫,如第二圖「抽象繪畫」,頗有獨到之處。但是從「女人系列」之後,一直到晚年的純線條嘗試 (如上圖「無題」),Willem de Kooning走向完全純粹線條,畫面失去了真正的觸動,淪為一種線條遊戲,不足以和Mark RothkoRobert MotherwellJackson PollockFranz Kline諸人相提並論。Willem de Kooning的超級天價,除了讓我們見識到美國的富裕之外,也看清歐美藝術市場極為市場派的一面。

More Help:我係蕭告 (閩南語)

dog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