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Mark Rothko

Rothko_ORY

Mark Rothko「橘紅黃1961」

Mark Rothko (1903-1970)藝術史十五位大師之一,參見拙作「可能勝過畢卡索—-談談Mark Rothko」,本篇欣賞的是Mark Rothko 1961年的作品「橘紅黃」(如下圖),二O一二年五月在紐約Christie,此作以8,688萬美金,約當於台幣256,296萬元拍出。

Rothko_ORY

Mark Rothko  Orange, Red, Yellow 1961  236*206 cm

「陰鬱的畫是從1957年開始的,幾乎像是一種強加於我的力量。」

上圖1961年的「橘紅黃」,複雜的情緒,憤怒、沮喪、殺氣騰騰地襲來,往後的十幾年,Mark Rothko再也沒能走出這樣的情境。

「最有意思的繪畫是表達一個人所想,而非所見。」Rothko的作品,以空無統攝萬有,恰恰是哲學家Jean-Paul Sartre所說的 Fullness is emptiness given direction. (「有」是給定方向的「空」)。空有兩種,一種是沒有給定方向的空、沒有內容的空;另一種是萬有之空,無所不包之空,後者即藝術大師們所在的境界。

下圖是Mark Rothko站在自己作品前 (應該是1960年的No.7) 的照片,有如「包覆」在自己的作品裡。數年後,Mark Rothko因肉體與精神雙重疾病自殺身亡。

Rothko

Rothko_White Center

可能勝過畢卡索—-談談Mark Rothko

                                                                                           ( 2008/5/14 中時嚴選好文 )

        Mark Rothko (1903-1970),出生於拉脫維亞 (Latvia, Russian Empire) 的猶太人,活躍於美國的畫家。Mark Rothko的「白色中心」(如下圖),二OO七年在紐約Sotheby以大約折合台幣 24 億 3400 萬元拍出,是為文時Rothko作品的最高價。距離Picasso最高價台幣 34 億還落後 10 億。筆者個人認為Rothko是在Picasso之上,站在平面繪畫世界的頂點,與站在雕塑世界頂點的Constantin Brancusi,一同俯瞰著平面繪畫與雕塑這兩門藝術世界。

Rothko_White Center

Mark Rothko  White Center  1950

        電腦的圖檔跟Rothko原作相差頗大,細膩度差了很多。筆者有幸在國外的美術館看過Rothko原作,乍看有如中酒般微醺,那一整天都處在陶陶然的狀態。畫冊的功能只能大約地讓讀者感受Rothko的追尋,欲盡情體會Rothko的精妙,一定要動身去全球各大美術館。

        Rothko早期 (大約1949年之前) 曾經畫過一些有稍可辨識物體的畫面,1949年之後,Rothko從事的是最本質性的探索 (如下圖「橘與黃」,如下第二圖1960年No.14,如下第三圖1963年No.14,如下第四圖1968年的「無題」)。

Rothko_1956

Mark Rothko  Orange and Yellow  1956

Rothko自述:「我不對顏色、形狀或其他元素之間的關係感興趣,我只有興趣表現人類基本的情感。」「一幅畫不需要任何人來解釋那幅畫是什麼。如果是幅好畫,畫本身自能表達,試圖去加上任何意義的批評家是非常自大的。」「我們今天需要的藝評,只需要讓人寫下對畫的反應。」(哈哈,筆者就是這樣做的,謝謝Rothko。)

        筆者在談談常玉一文中就提過,真正好的作品是無法評論的。差的作品我可以指出它那裡不好,或是抄襲何人;但是好的作品是一切,是無窮,如果我試圖詮釋,反而侷限了作品,更何況每次看感受也不太一樣。Rothko的藝術家朋友Barnett Newman (1905-1970)曾有名言:「美學對藝術家就像鳥類學對鳥,我在鳥類學做過一點研究,我從來沒碰過一個鳥類學家認為鳥類學是為鳥做的。」
Rothko_No14_1960

Mark Rothko  No.14  290*267cm  1960 

Rothko畫作的尺寸都非常巨大,對此Rothko有過解釋:「歷史上巨幅畫的作用,是要表達一種莊嚴偉大和華麗的感覺。我的作品卻是要表達一種非常親密、人性的感覺。」「畫小幅畫是把自己放在自己的經驗之外,好像從一面立體鏡或縮小鏡來看自己的經驗,畫巨幅的畫,你自己就在裡面,這不是你決定的事。」「作品是經驗本身的一部分,而不是思考經驗的反映。」

   

        筆者認為,Rothko的作品具有強大的包覆性,驚濤駭浪中隱含無邊無際的安全感,類似包覆在子宮中的潛意識經驗。巨幅尺寸是Rothko琢磨出來,形式與內容統一,必然的做法。
Rothko_No14_1963

Mark Rothko  No.14  1963

      「我想對那些認為我的畫寧靜的人說,不論他們的出發點是友誼還是觀察,我在每一寸畫面上暗藏了最強烈的暴力。」Rothko談自己的作品,不會從意義面下手,他談的是感受性:「比較正確的形容是『即將爆炸的寧靜』。」

        Rothko高度地肯定直覺,與以往哲學家認為直覺與理性對立有所不同,Rothko認為:「直覺是理性的最高表現,兩者並非相對。直覺是已死的知識的反面。」「我的作品有一種前所未有的統一。」「一旦你寫下來,一旦你有系統地陳述,藝術就死了。」

        我引金剛經裡的話來解釋Rothko的畫與話:「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所以如何看待Rothko的作品呢?「應無所住而生其心」,也就是「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筆者在這裡做一下版權宣告,Rothko的畫就是金剛經的這幾句話,我是全球第一位這樣說的。

Rothko_1968

Mark Rothko   無題  1968

        「高貴、巨大和喜悅都是空的柱子,不可信任,除非它們內在填滿原始野性,滿到幾乎突起的地步。」「只要迷醉就夠了,藝術沒有迷醉就不存在。」

李碧華編劇,由陳凱歌導演的「霸王別姬」裡,段小樓 (張豐毅飾) 對程蝶衣 (張國榮飾) 嘶吼道:「你還真是不瘋魔便不成活呢。」筆者當年看到這裡,眼淚當場掉了下來,程蝶衣的藝術較段小樓為高,不言可喻。「不瘋魔便不成活」、「沒有迷醉就不存在」,Rothko所帶來的感動,對我而言,勝過了Picasso,是我心中平面繪畫的頂點。

筆者一生心事,就是想要擁有一張Rothko,現在看來必須連中十次威力彩才有可能,Rothko的作品根本是凡人無法想。

        24億台幣這樣的價錢,到底算不算貴呢?我的思考大約是這樣:一件不錯的作品,可以值凡人的年薪;一件大師級的作品,可以值凡人一生積蓄。畢竟凡人聚一生之力,也做不出一件大師之作啊?曠代的大師,例如Rothko,就不應該是凡人可以想的東西。Rothko在人類史上只有一位,24億台幣這個價錢,在全球來說,卻是很多富豪出得起的,全球首富的資產早已破兆。從這個假設人類很愛藝術的觀點來看,Rothko的價格還是不算貴的。Rothko的價格,也是筆者觀察人類 (主要是歐美),有多喜愛藝術的重點指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