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Moses

Moses_Church

祖母的眼睛—-談談Anna Mary Robertson Moses

Anna Mary Robertson Moses (1860-1961)生於紐約州的美國素人畫家不曾接受過學院訓練以素樸天真的純淨風格打動全球的心台灣以前把她翻譯做「摩西婆婆」(Grandma Moses)說「摩西婆婆」知道的人應該比較多。

Grandma Moses同時也是一位年逾百歲的人瑞,畫家的壽命平均而言似較一般人長壽,不知是否是因為畫畫的人,心靈有寄託的緣故?不過影響壽命的因素太多,這個歸納毫無意義。Grandma Moses百歲壽誕時,由美國紐約州長宣布當日為Moses Day,以榮耀這位傑出素人畫家。

未成名時的Grandma Moses,以台幣100元左右的代價為親朋好友畫畫,二OO六年十一月在紐約ChristieGrandma Moses的「採糖」(如下圖) 以約合台幣 4488 萬拍出。

Moses_Sugaring off

Anna Mary Robertson Moses  Sugaring Off  1943

        Grandma Moses的畫面,可能參考過荷蘭文藝復興畫家Pieter Bruegel (1525-1559),如下圖Pieter Bruegel 「有捕鳥陷阱的冬景」,外形很相似,但是實際上差異頗大。Bruegel的作品世故;Grandma Moses天真。這個差異是Grandma Moses無意間創造出來的:
Bruegel_Winter

Pieter Bruegel  Winter Landscape with a Bird Trap  1565

        Grandma Moses整個畫面是卡通平面式的,有遠近區別,但是沒有實質的意義。背景採用調過顏色、具層次感的色彩,前景人與動物的活動,一定用點綴式的簡單原色,在視覺上就會造成一個天真活潑、世界雖然複雜,觀點卻很單純的感覺 (如第一圖「採糖」、如下圖「老橡木桶」、如下第二圖「1940年」、如下第三圖「上教堂」);相對的,景深遠近在Bruegel畫中是具有實質意義的,而且Bruegel連前景也調色,畫面就顯得世故多了 (如上圖)
Moses_The Old Oaken Bucket

Anna Mary Robertson Moses  The Old Oaken Bucket No.1093

下圖「1940年」命名了兩次,一次取名「1860年」,一次取名「1940年」,Moses老祖母糊塗了,其實繪畫雕塑的題目不是很重要,統統叫無題也可以。

        單純地觀察技法,可能會覺得要畫出Grandma Moses這樣的畫面並不困難,那為什麼全世界還是只有一位Grandma Moses呢?機械模仿很容易,要畫出天真的神韻卻是難上加難。而且「天真」是天生的,沒有辦法經過修練得到,Grandma Moses的珍貴之處,就在於她擁有一顆不會老的心。
Moses_Year 1860 Year 1940

Anna Mary Robertson Moses  Year 1860 / 1940 

        Grandma Moses細膩地刻劃日常生活的細節,以協調性高的色彩配置,統一了整體氣氛。畫面輕鬆有趣,就像老祖母娓娓訴說著那年代久遠,一切都暈上一層朦朧懷舊的老故事。透過老祖母的眼睛,我們這些子孫們得以再次看見那些逝去的美好年代,二十世紀初美國的生活樣貌。

Moses_Church

Anna Mary Robertson Moses  We Are Coming to Church  No.1336

素人藝術家要成功,會比經過學院訓練的藝術家遭遇更多的困難,因為不會有人關注素人藝術家。像Grandma Moses這樣的素人藝術家必須真的非常特別,持續很長一段時間,才能在美術史裡留下印記。當真能到達如此特別境界的素人藝術家很少,但往往能帶來比學院藝術家更多的驚喜。

藝術不是學術,把藝術弄成學術,足以扼殺藝術。同樣的,分析美感,適足以破壞美感,一個真正的藝術評論,只需要感受創作者的表達,說出觀者的感受 (Mark Rothko的藝評標準),就已經足夠了。

More Help

dog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