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Raoul Dufy

Dufy, Raoul_Nogent

輕藝術—-談談Raoul Dufy

Raoul Dufy (1877-1953),出生於法國Normandy,受Henri Matisse啟發,與Henri Matisse (1869-1954)Maurice de Vlaminck (1876-1958) 同為野獸派的一員。Raoul Dufy的弟弟Jean Dufy (1888-1964),也是一位畫家,畫風和哥哥相近,是藝術史罕見的水準兄弟檔。二OO七年二月在倫敦SothebyRaoul Dufy的「洋蔥市集」(如下圖) 以約合台幣 2 6743 萬拍出。

Dufy, Raoul_La Foire_1907

Raoul Dufy  La Foire aux Oignons  1907

 

「我是在音樂與海的懷抱中長大的。」

 

        Raoul Dufy的自述,充分說明Dufy的藝術何以如此歡欣快樂。一位藝術家的成長,觀察和親近大自然應該是最重要的。如下圖「Cowes划船比賽」,Raoul Dufy用一個明亮的顏色做為主軸,統一整個畫面。不細描的平塗短筆觸快速地勾勒海面與帆船,筆觸輕鬆,就像主題一樣輕鬆,觀者也輕輕鬆鬆地飄浮在畫面上,揚著輕帆出發。
Dufy, Raoul_Regatta at Cowes_1934

Raoul Dufy  Regatta at Cowes  1934

 

「繪畫無關計算與推理。」

 

        從創作面來說,繪畫雕塑和詩一樣,並不具有邏輯推理性,音樂的邏輯性很強,小說文學也含著邏輯成分。藝術的三大支柱 (音樂、文學、繪畫雕塑,其餘的藝術或多或少是以上三者的組合,此三門藝術得形式之最純粹,例如表演+文學+音樂 = 戲劇或舞蹈、表演+文學+音樂+攝影+繪畫 = 電影等等),音樂和小說文學屬於邏輯性,繪畫雕塑和詩文學屬於非邏輯性。

從賞析面來說,音樂似乎沒有辦法用邏輯來鑑賞?這我不確定,要請教樂評家。音樂是三門藝術中最貼近感官者,似乎也比較少人問「這音樂為什麼好聽」?

 

媒材本身就暗示著,繪畫雕塑並不適合理性解析,如果要寫繪畫雕塑的藝術評論,最好能不是解析式的。但不是解析式的藝術評論真的不好寫,一不小心就會變成濫情空洞的堆砌。

        「Nogent-Sur-Marne(如下圖),巴黎東郊的一區,Raoul Dufy運用裝飾風格,房屋只虛描輪廓,把房屋跟背景暈染在一起,土地上活動的人們,竟是在划船游泳?不愧是海洋的小孩,隨意浪漫的風格,人人如魚得水,這是一個水的世界,輕鬆又開心。
Dufy, Raoul_Nogent

Raoul Dufy  Nogent-Sur-Marne  1935

 

        下圖「紅藍五重奏」,潦草幾筆勾勒出整個音樂場景,單純地用顏色來平衡畫面,雖然略顯輕佻,卻因為整體風格的統一,不至淪為劣作。這件作品應該是生活裡的隨筆小品,海洋與音樂,毫無雄心但是快樂的法式生活。如果對這幅畫囉嗦指點:「畫成全純粹抽象會高明一點」,就牛頭不對馬嘴了,因為Raoul Dufy根本不是要展示高明,Raoul Dufy只是要告訴我們,繪畫與生活,本身是多麼快樂的事!
Dufy, Raoul_Le Quintette

Raoul Dufy  Le Quintette Rouge et Bleu  1948

Raoul Dufy這些作品的背後,沒有什麼嚴肅偉大的思想,沒有什麼高深複雜的技巧。甚至,在藝術史裡,Raoul Dufy也算不上重量級人物。Raoul Dufy就是一個喜歡畫畫的人,輕輕鬆鬆地畫他熱愛的生活。這種單純和率真,應該就是我們的猿人老祖宗們,第一次在他們安居的洞穴石壁上,第一次在疲累整天之後難得的短暫休憩時光裡,信手塗鴉記錄他們喜愛的周遭一切,宛如人類與藝術初識初戀之時,雖然「輕」,但是真的藝術。

 More Help
dog15